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余文生律师被抓捕一周年向国务院等15个部门控告函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0月14日 转载)
     余文生律师在其被抓捕一周年之际向国务院、最高检等15个部门控告大兴公安分局等
    
    控告函
    
    控告人:余文生,48岁,北京市人,住北京市石景山区八角北路24栋6门107室,电话13910033651 。
    
    被控告人1: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
    被控告人2:北京市大兴区看守所
    被控告人3: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被控告人4:冯盛名,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警员
    被控告人5:韩超,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警员
    
    控告事项:
    
    依法追究被控告人1、4、5及其指使者对余文生实施酷刑的违法犯罪责任;
    依法追究被控告人1对余文生虐待及变相酷刑的责任;
    依法追究被控告人2、3对余文生虐待及饥饿的责任。
    
    事实和理由:
    
    余文生2014年10月13日因涉嫌支持“香港占中”被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分局抓捕,共被羁押99天。余文生被羁押期间,遭遇酷刑,家和律师事务所均被搜查,物品被抄,被关死囚牢61天,提审近200次,每天经常被提讯16、7个小时,无法保证睡眠,不能见律师。2014年11月1日左右大兴分局成立余文生专案组,对余文生审讯力度加大。专案组10个人三班倒对余文生审讯,从开始的谩骂,到把手余文生背拷在铁椅子上,直到后来给余文生使用酷刑。酷刑的使用,应该在11月2日晚到11月5日凌晨,一共用过三次刑,地点在北京市大兴区看守所。酷刑的方式是将余文生的手臂环绕铁椅子背上,由于余文生个矮臂短,手臂根本不能环绕铁椅子,后来手臂硬是被恶警强掰过来,带上手铐,并将手铐收紧,铁椅子又宽又高、有棱有角,手铐的环扣口较为锋利。当时余文生的身体的肌肉骨骼完全被拉紧,手当时就肿了,其感觉真是生不如死,而给余文生用刑的恶警冯盛名、韩超还不断拉动手铐,每一次拉动都带来余文生的惨叫。韩超对余文生说:“不会让你死,但会让你生不如死。”冯盛名对余文生说:“别怪我们,都是你逼我这么做的,你的事根本不叫什么事,领导就要你一个态度。”在以后的70多天一直有冯盛名、韩超审讯余文生,时时对余文生酷刑威胁,直到余文生离开看守所。11月15日左右,余文生发现自己出现小肠疝气症状,余文生在进大兴看守所体检时没有小肠疝气,2013年12月律师协会组织律师体检也没有小肠疝气,11月20日余文生转押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体检时,证实了余文生有小肠疝气。因酷刑虐待饥饿折磨,余文生取保候审出来后不足半月就住院动了小肠疝气手术,余文生被羁押前并没有小肠疝气。
    
    余文生在被羁押大兴区看守所37天期间,被要求坐板、限制大便、只能洗冷水澡、睡地铺等虐待,并始终在饥饿状态下生存。举例说明,余文生进大兴看守所前是中度脂肪肝,37天后转押北京第一看守所体检,脂肪肝已消失。
    
    余文生在羁押北京第一看守所61天期间,被押死囚监区死囚监室,与死囚和可能判死刑的人犯关在一起。在最初的一个月禁止采买食物,每天只能吃到不足5两馒头,不许与其他在押人员说话。在羁押期间被要求每天凌晨2点到4点值夜班,哪怕是深夜被提审回来,也要值夜班。
    
    鉴于以上被控告人践踏法律、灭绝人性。为了公平和正义,为了揭露被控告人的反人类暴行,为了将实施酷刑的恶警及其指使者绳之以法,余文生要求追究以上被控告人违法犯罪的责任。
    
    此致
    
    国务院 全国人大常委会 最高检察院 监察部 公安部
    北京市政府 北京市人大常委会 北京市检察院
    北京市监察局 北京市公安局 北京市检察院第二分院
    大兴区政府 大兴区检察院 大兴区人大常委会 大兴区监察局
    
    控告人:余文生
    2015年10月13日
    
    余文生律师被抓捕一周年向国务院等15个部门控告函


    
    余文生律师被抓捕一周年向国务院等15个部门控告函


    
    余文生律师被抓捕一周年向国务院等15个部门控告函


    
    来源:维权网 (博讯 boxun.com)
14207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记余文生律师被抓一周年 (图)
·余文生控告北京看守所 朱承志向湖南索要法律文书 (图)
·余文生律师起诉北京第一看守所,法院不受理上诉 (图)
·余文生律师递上诉状 诉海淀看守所拒收邮件、法院不立案 (图)
·余文生律师要求北京公安“九.五事件”信息公开 (图)
·北京大兴公安分局拒收邮件 余文生律师起诉违法
·海淀看守所拒收余文生要求信息公开邮件被起诉
·余文生行政诉讼海淀区看守所拒绝其公开邮件的违法行为 (图)
·余文生律师向国务院和监察部邮寄信息公开申请 (图)
·余文生控告北京警方虐待及变相酷刑 (图)
·王全璋转刑拘禁见律师 余文生传唤时遭折磨 (图)
·余文生律师发控告函追究被公安虐待
·余文生控告北京警方对其虐待及变相酷刑的行为
·余文生律师被警方传唤 曾声援王宇、控告公安部 (图)
·维权律师余文生被抓24小时后释放 (图)
·余文生律师深夜获释 (图)
·被刑事传唤的余文生律师已被释放 (图)
·维权律师余文生深夜被带走
·余文生妻子找派出所要人未果 决定权在高层
·警察可以随意抓任何人 請大家關注余文生律師 (图)
·马萧:中国大陆政治犯被囚生涯纪实调查:人权律师余文生(下) (图)
·马萧:中国大陆政治犯被囚生涯纪实调查:人权律师余文生(上) (图)
·无眠:对余文生被带走我有话要说
·余文生、许艳夫妇:关于王宇律师被刑事拘留的声明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我所认识的王宇律师
·为法治行公义他恪尽职守——记公义维权律师余文生/吴金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