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天安门母亲”成员悼念蒋培坤先生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0月11日 转载)
    
    
     编者按:惊悉蒋培坤先生于2015年9月27日病逝于无锡,本刊全体同仁不胜悲哀!蒋先生是“天安门母亲”群体核心成员之一,他的逝世是“天安门母亲”的重大损失。我们在此集中发表一组“天安门母亲”成员以及其他人悼念蒋培坤先生的文章,以志纪念!

    
    20余年来,蒋培坤、丁子霖夫妇顶着种种压力和迫害,不屈不挠地抗争,为“六四”受难者伸张正义。愿蒋先生安息!愿丁子霖老师节哀顺变,保重自己!
    
    《中国人权双周刊》编辑部
    
    沉痛悼念蒋老师
    
    “六四”难属 吴丽虹、刘秀臣
    
    9月30日惊听蒋老师在中秋佳节突然离开了我们的消息,心情非常沉重,天安门母亲又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父亲。
    
    我们为这位父亲惋惜,惋惜他为自己的爱子,为天安门母亲群体坚持了26年,为“真相、问责、赔偿”三项诉求呐喊了26年,最终没有等到儿子昭雪的一天到来。
    
    中秋节公安的一位小伙子关心我,发短信祝我中秋节快乐!每逢佳节倍思亲,像我们这些失去儿女、失去丈夫妻子、失去父亲母亲的家庭怎么能快乐?我们家的月亮永远缺一角,怎么能快乐?
    
    回想中秋节那几天,天天下雨,老天都在为蒋老师的离去而哭泣,真不知道蒋老师的老伴丁老师怎么办呀!
    
    祝愿蒋老师一路走好!保佑丁老师坚强地活下去!!!
    
    悼蒋培坤先生
    
    天安门母亲成员 李雪文(“六四”遇难者袁力的母亲)
    
    惊悉蒋培坤先生溘然离世,深表哀悼。
    
    蒋培坤先生是我们天安门母亲的奠基人,他为天安门母亲群体做了大量工作,为六四惨案能够依法公开、公平、公正的得到解决,呕心沥血、鞠躬尽瘁。蒋培坤先生是我们每一位六四惨案遇难者家属的精神支柱,我为蒋先生于我之前离世,深表痛心和遗憾。
    
    我告诫自己要化悲痛为力量,要坚强地活下去,直到六四惨案依法公开、公平、公正的得到解决,以告慰蒋先生未完成的遗愿。
    
    悼蒋老师
    
    “六四”难属、伤残者王争强
    
    惊闻敬爱的蒋老师走了,心头一紧,丁老师可怎么办啊?他们是真正的灵魂伴侣!老天爷怎能如此无情?虽然和蒋老师没有见过几次面,但是碎片的记忆,像连接起来的电影胶片一样一幕幕地闪现出来。
    
    蒋老师是个非常和蔼可亲又优容的人,他是哲学美学教授。我有幸去过蒋老师的家,每件家具和饰品摆放得都是那么相得益彰,巧妙绝伦。墙上他和丁老师的生活照片也那样有艺术气息,透出超凡脱俗的审美趣味。
    
    蒋老师儒雅而不失文人特有的傲骨。我曾问他最看重什么?他说尊严!是的,在一个美学教授眼中,怎么能容得下丑陋横行?
    
    蒋老师安息吧!
    
    注:6月6日夜,作者及弟弟王争胜等七人出行,在南礼士路口遭到戒严部队枪击,三死两伤。其中王争胜死,作者本人伤残。
    
    捍卫真理:悼念蒋培坤老先生
    
    “六四”难属 李显远
    
    你的离去
    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悲痛
    你铮铮铁骨依然那么骄傲
    尊敬的蒋大哥你安息吧!
    挂羊头卖狗肉的继承者
    唱得再好听也是虚伪的
    我们一定要化悲痛为力量
    接下你的遗愿 抗争到底
    既得利益者美言飞满国
    为人民做实事却缺诚意
    我们誓将追随你的步伐
    为真理而战不会停息
    蒋老先生
    你一路走好
    
    注:作者的儿子李德志,北京邮电学院应用物理系88级研究生。6月3日夜,在复兴门遇难。
    
    沉痛悼念蒋培坤先生
    
    “六四”难属 张彦秋
    
    2015年9月27日下午2点53分,一位刚强老人蒋培坤先生离开了我们。噩耗传来,我们万分悲痛,中秋佳节他没能和家人团聚,却默默地独自走了。
    
    这位82岁的老人用他的铮铮铁骨为冤死的儿子讨回公道抗争了26个春夏秋冬,耗尽了他半生的心血,他走了,走的那么匆忙,那么急促,带着遗憾,带着没有了却的心愿离开了我们。
    
    蒋先生您走好,在另一个世界爱子在那里等着你,那里没有痛苦,没有悲伤,没有血腥,没有人间的争斗。
    
    蒋先生您走好,我们天安门母亲群体会继续沿着您的脚步向前向前!我们这些失去了丈夫的妻子们虽然都已年过半百六十有余,但是,我们绝不放弃,勇往直前,直到为死去的亲人讨回公道平冤昭雪的那一天!
    
    悼念蒋老师
    
    “六四”难属 周小姣
    
    丁教授您好:
    
    今天是2015年10月4号。我接到郭丽英、尤维洁的电话,听说您的先生蒋培坤老人已经不幸去世了,我们听到这个消息后心里感到无比的悲痛和伤心,眼泪止不住的留下来。他老人家生前和您身体都不好,身体不好的原因是儿子不幸遇难,悲痛难以化解,这些年眼泪都流干了。26年来,您们从没有过上正常人的幸福生活,伤心了一生直到离开人世的那一刻。
    
    这些年,您和蒋老师从未放弃要为六四惨案中被打死的孩子讨回公道的信念,总是为难属们排忧解难、问寒问暖与那些没有人性的政府作斗争,只想给死去的亲人一个公正、公道,让他们的灵魂得到安息。“六四”26周年了,26年来,蒋老师他老人家费尽了多少心血,伤了多少心。这些痛苦只有我们这些难友们才知道。他是多么的伟大、多么的让人钦佩,他还有很多未了的心愿未能完成,他还没有看到“六四”惨案得到解决的那一天到来,他老人家走得一点也不安心。
    
    让我们这些难友们来为他老人家祈祷吧!让他在天之灵得到安息吧!千古之年永垂不朽!老人家老父亲安息吧!
    
    丁教授,人死不能复生,我们和您要化悲痛为力量。您的身体也不好,不要把身体拖垮了,您还是难友们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母亲代表,有您和我们在一起,大家的心里就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拧在一起,您就像一棵永不倒的常青树在支撑着我们。后面的事情就交给后代们一代代做下去,直到政府作答复为止!
    
    周小娇在家里为您给蒋培坤老人致哀磕头了!
    
    写信人:周小姣(清华大学研究生周德平的姐姐)
    2015年10月4号
    
    悼念蒋培坤先生
    
    “六四”难属 王伟
    
    2015年10月6日,惊闻蒋培坤老先生于9月27日病逝,深感痛心!随后转告我母亲,她亦伤感不已。
    
    我们的兄弟姐妹在26年前遭受不白之冤,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我们的长辈只是为了儿女得到公平正义的评价而努力着,多年未果,太多人含泪九泉。我和我的母亲为我们失去这样一位无私奉献的老人感到悲痛。
    
    在此,也请丁阿姨节哀顺变。希望能由一天告慰我的长辈们在天之灵!
    
    王伟(齐志英之次子)
    
    悼 念
    
    “六四”难属 刘梅花、谢京芳
    
    昨天突然接到电话告知蒋老师因病去世的消息,我和母亲都非常悲痛。我们大家庭失去了一位受尊敬的好老师、好朋友、好难友。26年的日日夜夜蒋老师为“天安门母亲”大家庭辛苦忙碌,为大家争取权利和表达正当要求呕心沥血、为“六四”的纪念活动留取资料等等。现在,在大家需要他的时候却离我们而去,我们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表达此刻的悲哀心情,只有痛苦、哭泣······。只希望蒋老师在天堂快乐、安息!希望丁老师节哀、保重身体。我们永远会感谢蒋老师、记住他、怀念他!我们以后会一如既往的坚持下去,以实际行动告慰蒋老师的在天之灵!
    
    祝愿丁老师健康!
    
    2015-10-7
    
    怀念蒋培坤先生
    
    “六四”难属 熊辉、张彩凤
    
    惊闻蒋培坤老先生病逝的消息,我们全家人心情都异常地悲痛。蒋老先生是我们多年的老朋友,在我们一家人最痛苦无助的那段时光里曾给了我们巨大的温暖和支持。
    
    1989年,我们的儿子熊志明是北师大经济学院的一名优秀大二学生,也是我们全家及整个村庄的骄傲。可是,“六四惨案”中,他被无辜地打死。得知这一消息时,我们夫妻二人痛不欲生,难于接受现实。惨案发生之后的那几年里,我们全家人整天以泪洗面,每次看到和我们儿子差不多年纪的学生,我们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他。我的爱人张彩凤因为哭得太多,眼睛曾几乎失明,女儿也因为哥哥的离世而过度伤心,引起精神问题。值得庆幸的是,蒋老先生和他的夫人丁子霖女士向我们伸出了援助之手。为了联系我们,蒋老先生和他的夫人丁子霖女士多方询问,历经5年的辛苦努力,终于得到了我们位于江西一个偏远小山村的具体地址。自1994年开始,蒋老先生和他夫人每隔几个月就会给我们写信,鼓励我们全家振作起来,坚强地活下去,并号召我们化悲痛为力量,和所有天安门母亲的成员们一起努力,争取让“六四惨案”能够得到当局政府的公平公正的解决。我们当时经济条件不好,日子过得特别拮据,蒋老先生得知这一情况后,发动海内外仁义之士为像我们一样有困难的“六四惨案”受难家属捐款。在蒋老先生及夫人的帮助下,我们全家人慢慢地度过了儿子不幸离世的最黑暗的日子。
    
    每当想起蒋老先生对我们全家的这些帮助,我们心里总觉得特别温暖。可是,我们都还没来得及好好感谢他,蒋老先生就这么突然病逝了,愿他老人家在天堂安息。同时,我们也希望“六四惨案”真相能够大白于天下,公正地得到解决,以告慰先生在天之灵!告慰已经离世的天安门父亲,母亲们在天之灵!
    
    “ 天安门母亲”成员:熊志明的父亲熊辉、母亲张彩凤
    
    2015年10月7日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博讯 boxun.com)
28411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施英:一周新闻聚焦:沉痛悼念蒋培坤先生 (图)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会对蒋培坤先生的唁电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丈夫蒋培坤病故无锡家乡 (图)
·丁子霖丈夫蒋培坤逝世 好友:先生已矣,音容常在 (图)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夫蒋培坤去世多人欲追悼失联 (图)
·丁子霖被截断联系,江祺生前往悼念蒋培坤时失联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丈夫蒋培坤去世 享年82岁 (图)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丈夫蒋培坤因病去世享年82岁
·丁子霖 蒋培坤:我们抗议:你们凭什么剥夺我们去木樨地祭奠亡儿的权利 (图)
·丁子霖,蒋培坤撰文:悼许良英和王来棣
·沉痛悼念蒋培坤先生/六四难属 尹敏、叶向荣
·沉痛悼念蒋培坤先生/“六四”遇难者杨燕声遗孀 黄金平
·“天安门母亲”成员悼念蒋培坤先生
·蒋培坤先生抱憾赴天堂 (图)
·陈破空:这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度-悼蒋培坤先生 (图)
·余杰:爱是永不止息——沉痛悼念蒋培坤老师 (图)
·高洪明:蒋培坤之死验证党国六四镇压理屈心虚
·鲍彤:愿蒋培坤丁子霖教授的梦 也有实现的机会
·我们与晓波的相知、相识和相交/丁子霖 蒋培坤
·痛悼谢韬先生/丁子霖 蒋培坤
·杨承民:愿蒋培坤老师早日康复
·蒋培坤 丁子霖:我们给奥运腾地儿
·丁子霖 蒋培坤:“这个党救不了了”—想到哪里,说到哪里之六
·想到哪里,说到哪里—想起十七年前与汪道涵的一次会面/丁子霖 蒋培坤
·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关于英雄/丁子霖、蒋培坤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