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黄山溺亡事故救人者系家中支柱 景区安全引关注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0月09日 转载)
    来源: 澎湃新闻网
    
    黄山溺亡事故救人者系家中支柱 景区安全引关注


     高飞工作证
    
    黄山溺亡事故救人者系家中支柱 景区安全引关注


    陈海鸣遗像
    
    黄山溺亡事故救人者系家中支柱 景区安全引关注


    溺亡事故发生后,芙蓉谷景区在事发地入口处设立的隔离栅栏和警示标志
    
    黄金周过去了,但陈海鸣、高飞和舒雷三位游客却再也回不了家:10月3日,他们在黄山市芙蓉谷景区因溺水失去了生命。
    
    一天之前,陈海鸣从安徽宣城、高飞和舒雷从上海出发,目的地均是黄山。
    
    10月7日,黄金周最后一天,黄山市黄山区政府在当地殡仪馆,为因救人身故的陈海鸣、高飞举行告别仪式。黄山区有关负责人、芙蓉谷景区代表、陈海鸣和高飞的工作单位代表、生前好友及亲属参加。
    
    这一天黄山的雨下得特别大,是国庆黄金周7天来雨量最大的一次,馆内哭声裂肺。
    
    三位罹难者中,舒雷属不慎落水,高飞和陈海鸣则是主动下水施救。
    
    高飞和陈海鸣都正值盛年,均为家中顶梁柱。纵身跃水之时,他们或许并不十分清楚,其妻子女儿和年迈双亲,从此将失去自己的照料与陪伴。
    
    能在一定程度上告慰其亲人的是,黄山区官方已向社会公示二人为见义勇为候选人,并将为陈海鸣的烈士称号申报工作提供进一步协助。
    
    7日晚上,高飞和陈海鸣的亲属分别带着亲人骨灰回到了各自家乡。黄山芙蓉谷游客溺亡事故虽暂告一段落,但涉及景区安全管理问题的事故调查结果却仍未对外公布。
    
    “爸爸找不到了”
    
    高飞是舒雷的外甥,今年36岁。这次来黄山,是为参加亲戚的婚宴,顺带看看黄山的山水风景。
    
    高飞生前在上海通汇汽车零部件配送中心有限公司物流部工作。据其妻子王女士及姨父龚德根介绍,高飞工作尽责,常在假期值班。就在10月1日,他还加班到晚上10点,第二天早上从上海赶赴黄山。
    
    抵达黄山次日,10月3日上午,龚德根、舒雷、高飞及其女儿一起来到4A级景区芙蓉谷游玩。那天天气秋高气爽,是黄金周7天中黄山天气最好的一天,特别适宜出游。
    
    芙蓉谷是黄山市黄山区北麓耿城镇的一个峡谷类景区,以原生态、沟壑峡谷及瀑布、人体彩绘闻名,但不属于5A级的黄山风景名胜区范围内,在行政区划上隶属黄山区管辖。
    
    芙蓉谷是黄山山间水系的主要通道之一,近期黄山雨水较多,谷内河流流量充沛,加之地势险峻,多有瀑布等壮观水景可供欣赏。
    
    10月3日的溺水事故事发地,正在这样一处地方。
    
    据曾在事发现场的龚德根回忆,当天上午11点左右,约20多名游客正在芙蓉谷纵深处(《新安晚报》报道称在“春光无限”景点)游玩,舒雷在捡掉落的鞋子时突然落水。见此情形,高飞迅速跳入水中力图施救。
    
    由于水位较深且水温较低,加之有漩涡,高飞的营救不仅没有效果,且还因漩涡作用一同往下沉。
    
    来自安徽宣城的陈海鸣发现这一情况后,几乎没有经过太多犹豫,在水边看了看地形,就脱了鞋子跳了下去。
    
    陈海鸣的妻子张月红当时也在现场,出于亲情本能她曾劝丈夫不要轻易下水,但没有劝住。
    
    “看见陈海鸣正在费力地拉水中的两个人,感觉他们三个人都搅到一块去了。” 张月红事后回忆称,初始时陈海鸣还浮在水面,拼命将高飞和舒雷向池潭边推着,有两次眼看就要靠岸了,可又被湍急的水流冲了回去。陈海鸣又一次折回奋力游向他们,可能是池潭水太凉,也可能是没有力气了,他坚持了不到5分钟,就已动弹不得。
    
    “漩涡太急,没有救生圈、绳索等设备,再多的人下去都没用。”龚德根向澎湃新闻回忆说。
    
    依据陈海鸣和高飞家属的介绍,二人平素都是游泳能手:陈海鸣自幼在水乡长大,水性很好;而高飞,不仅身高马大,此前还担任过海滨救生员并曾成功救人。
    
    但这一次,无论是不慎落水的舒雷,还是水性很好、主动救人的高飞和陈海鸣,都再也没能从芙蓉谷的这潭水中爬起来。
    
    事发之时,亲眼目睹丈夫被漩涡“吞噬”的张月红马上就懵了,不知所措。她只能想到给最亲近的人打电话,先是自己的哥哥,再是陈海鸣的妹妹。通话急切,却又语无伦次、无能为力。
    
    同在现场的龚德根不会游泳,因此没有再下水。他还担心这一场景会刺激到高飞尚年幼的女儿(11岁),事发后拉着她避开了现场。
    
    因现场通信信号较差,在周边其他游客的协助下,才得以成功报警。随后,景区工作人员和当地公安、消防人员紧急来到现场,凭借绳索、竹竿、铁丝等设备,终于将三人打捞上岸。
    
    不幸的是,虽经抢救,舒雷、高飞和陈海鸣三人均因溺水身故。
    
    被带离现场、没有眼见这一幕的高飞女儿并不清楚爸爸已经去世了。当天下午1点左右,在给外公打电话时,她还只是说“爸爸找不到了”。
    
    告别仪式
    
    芙蓉谷游客溺亡事故发生后,黄山区政府立即启动了应急预案,并于当晚近10点发布了事故情况通报。
    
    通报称,10月3日11时许,黄山区公安110指挥中心接游客报警,称在黄山区芙蓉谷(位于浦溪河源头处),有3名游客落水。接警后,区政府立即启动救援应急预案,区公安、消防、医疗卫生急救、旅游等部门及所在地耿城镇政府,立即组织人员前往救援,虽经抢救,3名游客仍不幸溺亡。
    
    通报指出,事故发生后,黄山区委、区政府主要领导等赶赴现场指挥救援,并成立了事故调查工作组等若干个工作组。黄山区还决定,即日(10月3日)起重点对全区各景区点逐一进行再排查,确保各项安全措施落到实处,确保游客生命安全。
    
    黄山区相关负责人向澎湃新闻介绍,官方对事故的善后处理工作高度重视,总体进展也较为顺利。
    
    事故发生后,遇难者主要亲属在当天就抵达了黄山区,一边处理后事,一边与官方及景区商谈善后事宜。
    
    经过一番商议,双方就主要问题达成一致:黄山区申报陈海鸣、高飞为见义勇为候选人,获批后将依据相关法律法规进行抚恤;对于陈海鸣亲属要求进一步申报烈士的诉求,黄山区也将做好相关材料准备等工作。
    
    依据现行法律法规,见义勇为由行为发生地县级以上综治机构确认,而烈士证书则需由烈士遗属户口所在地的县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颁发。
    
    10月5日晚,黄山区综治委在该区政府官网上发布了两人的见义勇为事迹公示。10月7日上午,在陈海鸣和高飞的主要亲属和工作单位代表抵达黄山区后,官方在当地殡仪馆为二人举行了告别仪式。
    
    黄山区政府、综治委、区委宣传部等事发地官方代表,芙蓉谷景区代表,陈海鸣、高飞的主要亲属和工作单位代表等参加了告别仪式并献上花圈,黄山区相关负责人代表官方致悼词。
    
    现场的氛围压抑而悲壮。特别是在遗体运上灵车之时,两位逝者的家属多次欲留还送,观者无不动容。
    
    普通家庭
    
    事实上,今年分别44岁和36岁的陈海鸣和高飞,生养他们的都是普普通通的家庭。据二人亲属介绍,他们历来善良、孝顺、有担当,此次选择在危急时刻下水救人绝非偶然。
    
    陈海鸣老家在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水阳镇,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父亲今年75岁,母亲69岁,都是当地普通乡民。陈海鸣是家中次子,有一兄一妹。
    
    当日同在事发现场的陈海鸣妻子张月红是宣城一位小学教师。两人结婚20年,恩爱有加。育有一女,今年17岁,因艺术类专业学习需要,现在杭州读高三。
    
    陈海鸣本人在上海工作,是上海英伦帝华汽车有限公司国际物流部的一名业务骨干,一家人因此处于三地分开的状态。据其妹妹陈海霞介绍,陈海鸣对此多感愧疚,虽然上海的距离并不算近,他还是一有时间就回家,差不多一个月可以回来一次。他不善表达,回家后就主动干家务,当作自己对家庭的补偿。
    
    此次黄金周,陈海鸣原本也是打算利用假期带妻子出来走走,好好陪陪她,然后再去看望双方父母。
    
    在陈海霞眼中,哥哥从小性格就特别好,在家孝顺父母,在外从不与人争执。他还特别好学,从安徽师范大学专科毕业后,陈海鸣认为自己的学历不够,自学考取了上海高校的本科学历,事发前已在攻读硕士学位。
    
    溺水事故发生后,陈海霞、张月红的哥哥等亲属先行来到黄山区。由于父母已年迈,陈海鸣的女儿又年龄尚小,亲属们到最后才告诉他们,并把他们接到事发地,送陈海鸣最后一程。
    
    张月红的哥哥告诉澎湃新闻,在黄山区官方申报陈海鸣为见义勇为候选人并协助准备烈士申报材料后,亲属们才将其身故的消息告诉了陈海鸣的女儿,“这样她可能好接受一些。”
    
    与陈海鸣不太一样的是,高飞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家住浦东新区合庆镇,在上海通汇汽车零部件配送中心有限公司物流部工作,从事这一岗位已经10年。
    
    高飞是家中独子,父亲65岁,曾脑梗病发,母亲身体好一点。据高飞妻子王女士介绍,得知儿子发生意外后,高飞父亲在家一直呆坐不动,不言不语,也不吃饭。
    
    高飞的岳父岳母也告诉澎湃新闻,高飞对双方老人都非常孝顺,“这一下走了,他们家就成失独家庭了。”
    
    高飞妻子王女士原本从事服装销售行业,收入不高,家里大事和经济支出主要靠高飞承担。高飞还很疼爱女儿,经常带着出去玩,这次就是一起到黄山的。“她亲眼看到爸爸在水中不见了,刺激很大,现在情绪很不好,一直在想爸爸。”王女士说。
    
    “未开放区域”
    
    10月7日下午,在完成告别仪式和遗体火化后,高飞和陈海鸣的亲属已分别带着二人骨灰返归各自家乡,芙蓉谷游客溺亡事故暂告一段落。
    
    两位逝者家属对黄山区官方及芙蓉谷景区处理此事的态度和做法总体上表示满意,但对景区和官方表述中均将事发地称作“未开放区域”的说法,他们表示不能认同。
    
    据澎湃新闻了解到的权威信息,事发地点确为景区未开放区域,但其物理隔离设施已在此前的山洪中毁坏。
    
    另据曾在现场的龚德根介绍,事发地点不仅没有危险警示标志、没有景区工作人员值守,也未布置栏杆、绳索、救生圈等任何隔离和救援设施。
    
    10月7日中午,澎湃新闻在芙蓉谷景区实地看到,景区已在距事发地约100米的入口处设置了隔离栅栏,并悬挂了注明“未开放区域 游客止步 擅自闯入 后果自负”的警示牌。
    
    据景区工作人员介绍,上述栅栏和警示牌均为事发后芙蓉谷景区管理方所设置。
    
    澎湃新闻此前从黄山区委宣传部了解到,官方在事发后已对事故原因展开调查。但截至发稿,澎湃新闻尚未从官方获知调查结果,也未能从黄山区相关官方网站和公开报道中查询到这一结果。
    
    多位旅游界资深人士告诉澎湃新闻,每年的黄金周,全国游客高峰出行,景区相关安全准备常存在死角,政府的协调和监管也难避盲区,加之游客自身旅游经验特别是风险意识的欠缺,综合因素导致旅游安全事故时有发生。
    
    芙蓉谷溺水事故中,舒雷、高飞和陈海鸣三人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亲人们曾送他们欢快地离开,却再也无法迎接他们的归来。
    
    他们成了黄金周中的罹难者。这种罹难,某种程度上无关不慎落水或是见义勇为。 (博讯 boxun.com)
11513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黄山3人溺亡续:官方已为两名施救者申报见义勇为 (图)
·重庆一家4口被杀案嫌犯溺亡 公安部曾发A级通缉令
·男子救助落水儿童不幸溺亡 家属获百万奖励补助 (图)
·女律师在五星级酒店溺亡 游泳池最深处1.6米 (图)
·女孩溺亡尸体器官丢失 警方:船只螺旋桨搅动所致
·四川电视台女主播在杭州溺亡 事发前曾饮酒 (图)
·小学生水库溺亡 自来水公司索“尸体污染费” (图)
·乌鲁木齐4天发生6起溺亡事件 (图)
·东莞三名学生游玩落水 钓鱼男子救起1人后溺亡
·郑州7岁男童坠入无盖窨井 搜救42小时不幸溺亡 (图)
·广东汕头1名小孩落水 家人施救7人相继溺亡(图) (图)
·唐山丰润:乱挖沙造成多人溺亡,又死一人 (图)
·水库偷偷下水 邮政局长+银行行长溺亡 (图)
·福建一名邮政局长与银行行长水库溺亡
·福建泉州1名邮政局长及1名银行行长水库溺亡 (图)
·救女童溺亡河南大学生家人获76万元抚恤金
·河南警方还原事实:溺亡大学生确有救人行为 (图)
·6岁男童水沟中溺亡 家属:疑为他杀 曾接匿名电话 (图)
·四川发生一起交通事故 越野车坠鱼塘一家5口溺亡
·四川打工者一家三口在上海宝山区凌晨溺亡池塘,包括9个月大女婴 (图)
·佛山政协委员何剑锋抱美女溺亡:奸杀?
·刘逸明:荆州溺亡事件,有谴责更应该有反思
·关于《北京新圆明职业学院学生溺亡事件》的声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