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天安门母亲成员六四前受严密监控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6月04日 转载)
    
    明日(周四)是六四26周年,天安门母亲多名成员被当局严密监控。“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成员,亦遭当局软禁和失踪,而在广西,10多名维权人士从周三下午开始,绝食24小时,以悼念六四的死难者。(潘加晴报道)
    

    天安门母亲成员张先玲,周三晚接受本台电话访问时表示,从5月25日开始,当局就派人24小时在其住所外站岗,至少有7、8人,两部警车。来探访的人,都要登记。虽然他们可以离开住所,但每次出门都被人跟踪。
    
    张先玲表示,当局要求她承诺不接受记者采访,被拒绝后,就遭当局严密监控;其他天安门母亲成员,亦遇到同样情况。在六四前夕,成员之间不能见面。不过,张先玲说,即使被打压,他们都不会禁声。
    
    她说﹕确实是很悲痛,本来是很悲痛的日子,还对我家进行监视,我是很难过。但是,在这种环境下,我们没有力量能够冲破这种环境,我们还是要坚持抗争。我说你不杀我,我就坚持要说;你不让记者来,打电话能打进来,我就接着说;电话也打不进来,我会用可能的方法发出我的声音。你要把我关起来,发不出去,我也没办法,但这个心还是永远的。
    
    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丁子霖的电话,周三晚无法接通。丁子霖早前表示,今年无法到儿子蒋捷连中枪的北京木樨地地铁站出口悼念。
    
    北京地铁亦在官方微博公布,由6月2日晚6时起至6月4日晚,会采取临时封闭措施,呼吁乘客改用其他出入口,但公告未有说明出口封闭的原因。
    
    在广西,10多名维权人士从周三下午开始,绝食24小时,以悼念六四的死难者。其中一名参与者,柳州维权人士罗鸣对本台表示,公安在上周已找他谈话,他们为免被当局打压,决定自行在家中绝食,悼念六四的死难者。
    
    他说﹕上星期,派出所找过我一次谈话,叫我不要在网上转发有关六四的事情。今年,我会在家里(悼念),也不会到那里,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另外,据海外维权网报道,从5月20日起,“贵州人权研讨会”的全体成员,被贵阳当局软禁和失踪。目前确定有﹕黄雁明、莫建刚、张重发、廖双元、吴玉琼、李仁科、陈德富,他们的通信工具手机被收管,其他人员全部联系不上,无法知道具体情况。
    
    目前,只有徐国庆自己在广州旅游,还有曾宁被24小时监控在家。
    
    在北京,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三重申,在上世纪80年代末发生的政治风波,中国的党和政府早已给予明确的结论。
    
    她说,中国30多年改革开放的经验和成功,充分证明中国选择的道路是完全正确,也得到全体中国人民的真心拥护。
    
    有记者问华春莹,中国要求日本正视历史,以免重蹈覆辙,中国何时才能正视六四事的历史。 华春莹批评记者的问题,为何有这样的逻辑,又指日本70年前对中国发动侵略战争,国际社会早有公论,两件事完全不同性质 。
    
    来源:自由亚洲粤语部 (博讯 boxun.com)
28700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天安门母亲”促中共当局承担屠杀责任 (图)
·天安门母亲促中国领导人承担历史责任 (图)
·天安门母亲 六四前夕发表公开信
·天安门母亲呼吁中国领导人勿采用双重标准 (图)
·“天安门母亲”敦促中国领导人承担责任 (图)
·北京“六四”26周年临近 天安门母亲被公安看守 (图)
·六四临近天安门母亲谈26年伤痛 (图)
·天安门母亲坚称永不放弃诉求 山东11公民家庭纪念六四 (图)
·“天安门母亲”持之以恒 鲁民众纪念“六四”
·清明前夕祭亡儿 天安门母亲遭公安监视
·“天安门母亲”成员张先玲和丈夫祭奠儿子遭便衣监视 (图)
·天安门母亲 发声或不发声都受监控
·天安门母亲坚强活著待平反 (图)
·当今社会究竟谁怕谁——天安门母亲新春餐聚纪实 (图)
·当今社会究竟谁怕谁——天安门母亲新春餐聚纪 (图)
·徐友渔转赠人权奖金予天安门母亲 加拿大再有“六四”文件显示镇压细节 (图)
·天安门母亲:关于接受徐友渔先生转赠瑞典人权奖奖金的声明
·一封迟到的天安门母亲群体获奖感言—给齐氏文化基金会
·天安门母亲:我们的愤怒——读“德国之声”专栏作家泽林的文章
·天安门母亲群体:送别赵廷杰先生(完整版)(多图) (图)
·天安门母亲:新领导人不能再绕开“六四”
·上海段惠民家人贺“天安门母亲网站”成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