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二十一)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5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注:博讯收到目前在广东韶关监狱服刑的著名民运人士王炳章本人对其案件所写的刑事申诉状,由于这份申诉状有48页之长,博讯将分期发表: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二十一)

    
(2004年5月16日)

    
******

    
第五部分:关于程序公正

    
    三、我两次被捕而截然不同的结果,其中涉及很多程序问题。1998年2月份,我秘密回国,组建中国民主正义党后被发现,遭受通辑。我在安徽蚌埠被捕,被隔离在宾馆审查了三天。公安人员审查我的原因是“你危害了国家安全”。之后,我突然被送往上海虹桥机场。在机场内,举行了一个正式的驱逐出境仪式,由警官正式宣布:“我代表中国政府,现决定将王炳章驱逐出境。”此场面相当隆重,有录相为证。然后,我被强行送上了飞往美国洛杉矾的东方航空公司的班机上。时隔没几年,我被绑架到了中国。反而被判了“无期徒刑”。两次结果截然不同,按说,1998年我在安徽被捕时,这次判我刑的主要罪名——属于“危害国家安全罪”的“间谍罪”的所谓主要“事实”,那时就已“存在”。安徽公安人员也是以“危害国家安全罪”的罪名,对我实施了强制措施。但审查结果,中国政府并没有正式起诉我,而给了一个“驱逐出境”的处罚,根据法律的一个基本程序公正原则——一罪不二究,即不,能以同一罪名对犯罪嫌疑人进行反复追究审理处罚,这次(2002)年被捕,我就不能再受到“危害国家安全罪”的指控。我在与法官谈到此问题时,法官不相信1998年2月发生了“驱逐出境”的事。法官说:“那不可能,按照中国法律,公安机关没有权力将任何人驱逐出境”。可事实正是如此。录相带明确记录了这一事件:安徽公安人员“代表中国政府”正式宣布“将王炳章驱逐出境”。海外媒体也是如此报导的。这里出现了一个悖论:倒底是1998年我被宣布驱逐出境违反了程序昵?还是这次2003年被判刑违背了程序呢?中国政府总得二择其一吧!总有一次是违法吧!或者两次都违背了法律。而按照“一罪不二究"之基本程序公正原则,这次2003年的判刑,是违背了上述法律程序准则的。
    
    四、关于公民资格的认定。裁定书在第一页的开头,特别写上了一句:王炳章是“中国公民”。我不知道,除我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中国公民的法律判决书和裁定书上,要特别说明该人是“中国公民”这句话?我之所以指出此问题,乃因其中涉及公民资格和我的身份的法律认定的程序问题。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不是随意在纸上、特别是在法律文书上可以乱说的。
    
    我曾在上诉状中,要求广东省高级法院向我说明“我的中国公民资格是如何认定的,是何时恢复的,怎么恢复的。”但省高院的裁定书回避了这个问题,未予做答,我为何问及这个问题?原因是,1984年9月,我的中国护照到期。当时,我在美国。我到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去申请延期,理由是,我想保留我的中国公民资格。随时回国。为了此事,我还请了华盛顿的左派侨领黄企之先生做为中间人,去中国驻美使馆进行通融(黄企之先生的名字最近频频在《人民日报》上出现,因其近来在多种场合遣责陈水扁的台独分裂活动)。中国驻美使馆的官员在请示外交部之后,代表中国政府正式会见了我。答复日:“你的中国公民资格已被取消,护照因此被吊销,不予延期。”此消息曾见于报端。为了使我在美国的身份合法化,我不得不听从律师的建议,暂时申请了国际难民身份(否则,就会在美非法居留,触犯美国法律)。中国政府好象在近年签署了联合国《国际难民公约》(此点请律师帮助核查)。1989年元月份,我到中国驻纽约领事馆,正式要求回国,但遭到拒绝,理由是“接到外交部通知,不准你回国。”此事也被美国中文报纸报导过。1989年5月4日,我在日本东京搭乘日航班机,打算强行回国。但我被中国政府的外交照会阻拦。当时,我已经登上了日航班机,但被日航的一位负责人叫了下来,向我宣布了中国政府照会的内容。阻拦我回国的消息,国内的中央电视台和人民日报都做了报导,后来,中国政府拟订了一个禁止入境的“黑名单”第一批共49人,分两类。一类是海外人士;一类是八九民运通辑人员。我名列前一类之榜首。这一切都说明,中国政府早就取消了我的中国公民资格,否则,哪有不叫自己的公民入境之理?可到了2003年,要对我进行判刑了,中国政府突然承认了我的“中国公民”资格。我在此处,要向最高人民法院询问:我的中国公民资格是什么时候恢复的?是怎么样被恢复的?其程序如何?
    
    ******
    
    (未完,待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1612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二十)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九)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八)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七)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六)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五)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四)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三)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二)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一)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十)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九)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八)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七)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六)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五)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四)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三)
·王炳章本人撰写的刑事申诉状(二)
·王炳章本人杜写的刑事申诉状(一)
·释放王炳章请愿日记75/王玉华
·王炳章家书节选:加拿大的英雄
·王炳章家书节选: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路
·王炳章家书节选:青海玉树行医给我的刺激六
·王炳章家书节选:诱人的“天堂之路”
·王炳章(中国广东韶关北江监狱)/秦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