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徐昕: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和更多的冤案
请看博讯热点:缺德、没人性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5月02日 转载)
    
    
    2015年4月28日,山东高院举行聂树斌案听证会,再次引发公众对此案及冤案的强烈关注。法院采取听证会的形式,听取冤案申诉人及代理律师意见,是法院在程序性裁决工作中的创新。冤案复查听证会相当于准庭审,对未来刑事申诉的处理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我参与过民事申请再审的听证程序,海南高院自称首创的这一制度,已执行多年。
    
    聂树斌案暴露出许多疑点和问题。诸如,卷宗显示聂树斌1995年4月27日被执行死刑,但聂手书的上诉状落款为5月13日;“口吃厉害”的聂树斌两小时交待了数千字;死者失踪的时间有多种说法;所谓的作案工具花衬衣存在多件;笔录中的案发地2001年才改名;卷宗六处签名涉嫌造假,法院确认为书记员代签;聂被抓7天后才出现有罪供述,该供述却是侦查卷的第一份口供;聂树斌明显遭遇刑讯逼供。
    
    特别是律师提出刑场照片、石家庄当年的气象资料和同监室人员证词等证据,证实聂树斌死刑日期疑为造假。刑场照片显示,聂树斌跪在雪地,穿羽绒服,现场工作人员穿着冬衣,而1995年4月27日,气象资料显示当天白天温度25.8℃,因此聂树斌绝对不是4月27号被执行枪决的。律师认为,聂树斌是在1996年1月至2月之间被执行死刑的。这背后有巨大的想象空间,真相可能令人震惊。
    
    
    
    这些疑点解释了河北方面为何压案十年,并一直拒绝律师的阅卷。因为正如呼格吉勒图案一样,只要一翻案卷,就能马上明白是一起冤案,而根本用不着真凶出现。但如果没有真凶赵志红或王书金的现身,且为媒体报道,公众长期关注,律师持续努力,学者不懈呼吁,这两起案件根本没有申冤的任何可能。
    
    还与呼格吉勒图案类似,聂树斌亲笔书写的上诉状也是有罪上诉。聂树斌的上诉理由是:量刑太重;年龄还小,没有前科,没有劣迹,是初犯;认罪态度好。我或许是民间最早查阅呼格吉勒图案卷的人,看到薄薄的案卷,看到呼格吉勒图的上诉状,我至今仍感到震惊,一个18岁的孩子会因为报案而在62天就被枪决。呼格的上诉状写道:初犯,少数民族,家族有精神病史,“我不想死,但也不怕死,但是总要死个明白因此,请对此案给予认真查证,我还小,刚走向成年,请给我一条生路。”
    
    综合案件的相关证据,聂树斌和呼格吉勒图书写上诉状时,明显处于心理极度恐慌之状态,上诉状根本不可能表达真实和完整的意思表示。因而,不仅不能据此推断聂树斌或呼格吉勒图构成犯罪或者认罪,而且更应透过现象看到被迫认罪背后的制度黑洞。
    
    司法人员的刑讯逼供和诱供是常态。警察、检察官、法官很可能都警告他们,认罪或有可能保命,翻供肯定枪毙,否则,两位无辜的年轻人为什么会承认有罪。而两起案件中律师的不负责,则导致被告人没有抓得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不禁想起去年黑龙江一对父母向我求助的案件,他智力低下的儿子被判死刑,最高法院正在死刑复核,律师称所有物证与案件的关联性很难确定,故作无罪辩护。但被告人却一直认罪,且在法庭上回答辩护人的提问内容极其荒唐,认罪态度一次比一次好。他在庭上说,从杀人现场到埋尸现场到借铁锹现场,距离多少步,都查着呢,并且是背着被害人查着步数。好在前一周,他母亲安某告诉我,最高法院已经发回重审。
    
    昨日,腾讯邀请我参与聂树斌案听证会的直播点评,我没有太响应。因为聂树斌案自最高法院2014年底确定山东高院复查时,我认为启动再审程序和改判洗冤已成定局,无需投入过多的关注。但即使如此,仍然希望聂树斌案尽快启动再审程序,尽可能回应疑点,接近事实真相——或许某些问题永远没有真相,如死刑执行与器官移植是否有关联。
    
    按照我的风格,以及所接触的大量冤案,我更关注的永远是下一个。故借全民关注聂树斌案的机会,呼吁民众更多关注无辜者计划尚未解决的更多冤案。例如,江西乐平黄志强四人特大冤案,当事人受刑讯生不如死,判死缓已关14年,无作案时间,无指纹鉴定,无犯罪工具,无埋尸现场,无分尸现场和痕迹,四人无身溅血迹陈述,无赃物去向,无共同故意,有的被告人之间没有交往,特别是有真凶出现,法院却长期不启动再审,也拒绝律师阅卷。又如,福建许金龙四人案,承德陈国清案,吉林景春案,山东东平性侵女童案,上海“精神病人”徐为案,山西访民宋桂青案等。
    
    除聂树斌案外,无辜者计划关注且已进入再审程序的重大冤案,还有海南陈满案,福建陈夏影案,贵州杨明案。春节前,最高检察院就陈满案向最高法院提起抗诉,福建高院决定再审陈夏影案,最近贵州高院启动杨明案的再审程序,最高法院指令浙江高院对陈满案进行审理。希望法院尽快审理改判,特别是陈满的父母年迈多病,倘若审理不加速,或许不能见到儿子洗冤出狱的那一天。
    
    文丨北京理工大学司法研究中心主任 徐昕 (博讯 boxun.com)
36702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聂树斌冤案复查 律师提证后忧安全 (图)
·雪地?沙地?聂树斌行刑照片曝光 (图)
·律师递申请要求鉴定聂树斌枪决照
·聂树斌案听证会视频曝光 15名听证人员参加听证 (图)
·石家庄声援团赴济南冒雨声援聂树斌妈妈(8图) (图)
·原办案单位回应"聂树斌25.8℃跪雪地被枪决"
·山东高院就复查聂树斌奸杀案闭门听证 (图)
·财经:聂树斌执行死刑时间依旧存疑
·聂树斌案听证会曝5疑点:25.8℃跪在雪地枪毙? (图)
·聂树斌母亲:到今天也不相信儿子杀人
·山东高院:将对聂树斌案举行复审听证 (图)
·聂树斌案4月28日将召开听证会
·山东高院决定将于4月28日召开聂树斌案听证会
·山东高院将召开聂树斌案听证会 律师称不多见
·聂树斌案频出重大疑点,是看不见还是装看不见? (图)
·聂树斌案追踪:律师提四疑点 请求再审
·王书金案办案人称聂树斌系屈打成招 (图)
·聂树斌案律师提交代理意见 指案卷存变造痕迹 (图)
·聂树斌案代理律师递交代理意见 称聂树斌被错杀
·律师发现聂树斌被处死16天后亲笔所写上诉状 (图)
·聂树斌案 被耗掉的是正义更是民心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