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父子拍县长收礼视频被指涉黑续:涉黑罪名消失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4月21日 转载)
    来源: 南方都市报
    
    汪冬根所拍万载县县长陈虹老家门口的送礼照片。 资料图片
    父子拍县长收礼视频被指涉黑续:涉黑罪名消失


    
    汪冬根。资料图片
    父子拍县长收礼视频被指涉黑续:涉黑罪名消失


    
    2013年中秋节,汪冬根和儿子汪金亮爬上了江西省万载县县长陈虹老家对面的房子,拍下了多人去县长家送礼的视频和照片。不料,拍完视频18天之后,汪冬根和汪金亮被万载县警方带走。
    
    万载县公安局去年6月出具的起诉意见书中指出,汪冬根利用其子汪金亮纠集“两劳”及社会闲散人员组成恶势力团伙,汪金亮和汪冬根均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对此,汪冬根的家人称是遭到了打击报复。但警方回应称,对汪氏父子涉嫌犯罪的调查早在2012年就已启动。
    
    时隔近一年,曾经轰动一时的汪冬根案拟在2015年4月23日开庭。不过,汪冬根与其子汪金亮已被分开起诉,而汪冬根被控罪名和罪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年前,警方对汪冬根的定性是黑恶势力团伙的头目,第一个罪名就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偷拍万载县县长收礼的行为也被归为黑社会犯罪中,但在如今的宜春市袁州区检察院的起诉书里,汪冬根所有的涉黑罪名都没有了,偷拍万载县县长收礼事件也随之消失在起诉书中。
    
    侦查起诉一波三折
    
    审查起诉期间,因为事实不清,检察院两次将案件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
    
    汪冬根偷拍县长收礼事件的起因,据其妻子郭业荣的说法是为了自保。现年55岁的汪冬根,起诉书上的身份是农民。早年他在建筑工地做泥水工,后来逐渐发展成手下有十来名建筑工人的包工头。2003年,汪冬根租下万载县种子公司的一间房子,并买下一位住户在种子公司的地面上所建的一间房子。2013年下半年,汪冬根全家得到消息,万载县种子公司所在片区将拆迁。郭业荣说,当时,他家曾和当地国资委就房屋补偿问题进行协商,但未达成协议。汪家的这栋房子就成了仅剩的“钉子户”。
    
    与此同时,汪冬根的妹妹汪集莲所在的万载县福星村13组的地块也被拆迁,村民不满安置房工程的质量,与政府发生纠纷。据13组数位村民的说法,由于汪冬根平时爱钻研法律、熟悉拆迁,他们遇到困难都会找汪冬根,请他出主意。
    
    这两件事让汪冬根觉得自己处于风险之中。据郭业荣的说法,在汪冬根出事之前,他们已经听到一些风声,说县领导曾在公开场合表示,要给他们一顶帽子戴戴(意思是要给他们一些颜色看看),汪冬根决定先发制人,偷拍县长的视频以求自保。
    
    而在被捕之后,汪冬根、汪金亮案件的侦查起诉可谓一波三折。汪冬根是因涉嫌诈骗罪,于2013年10月8日被万载县公安局刑事拘留的,同年11月13日经万载县检察院批准逮捕。2014年1月13日,因发现新的犯罪事实被万载县公安局决定重新计算侦查羁押期限,此后又经批准延长了羁押期限共三个月。
    
    案件由万载县公安局侦查终结,起诉意见书中涉案人员共有24人,其中汪冬根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保险诈骗罪。该案于2014年5月13日移送万载县检察院审查起诉。
    
    此后该案由宜春市公安局专门督办,而本来应在万载县法院审理的案件,经宜春市中级法院指定管辖,改为袁州区法院审理。由此,万载县检察院于同年6月13日将案件移送袁州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在审查起诉期间,因为事实不清,袁州区检察院两次将案件退回万载县公安局补充侦查,万载县公安局于同年11月10日重新移送审查起诉。审查起诉期间,先后依法延长审查期限三次。
    
    起诉书排除涉黑罪名
    
    警方起诉意见书曾称,该涉黑组织秘密拍摄导致当地谈“汪”色变
    
    一年前,汪冬根及儿子汪金亮等共24人是作为一个黑社会团伙审查起诉的。但从日前的起诉书看,汪冬根与儿子汪金亮被分开起诉。
    
    汪金亮仍然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敲诈勒索罪,开设赌场罪等12项罪名,与其他多人一起作为一个涉黑团伙被诉。当地的几名老百姓称汪金亮此前确实因为涉黑坐过牢,出狱后又纠集一些人,“我们都有点怕他”。
    
    而汪冬根被单独起诉,将先于其子的涉黑案开庭。南都记者翻阅起诉书发现,汪冬根此前的涉黑罪名和罪行都未出现在起诉书中。
    
    也就是说,汪冬根并未牵扯到汪金亮的涉黑案中。他涉嫌的罪名从去年的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保险诈骗罪,变为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诈骗罪。
    
    南都记者对比了警方的起诉意见书与检察院的起诉书,发现两者差距较大。在万载县公安局的起诉意见书中是这样描述汪金亮、龙志勇与汪冬根的黑社会团伙的:2011年5月汪金亮出狱后迅速纠集龙志勇恶势力团伙,并与汪冬根相互依托,在万载县境内,以暴力、威胁、非法调查或其他非法手段多次有组织地进行故意伤害、开设赌场、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犯罪团伙不断壮大,并逐渐形成了一个以汪金亮、龙志勇、汪冬根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起诉意见书还指出:该黑社会性质组织采取跟踪、蹲坑等手段秘密拍摄部分党政干部并以获得所谓违规违纪证据相要挟,在一定区域和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并造成重大影响,严重影响了万载县的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严重破坏了万载的政治生态,挑战了社会的公平正义。在万载党政机关形成了谈“汪”色变的恐慌气氛。
    
    但这些内容都没有出现在检察院的起诉书中。
    
    “偷拍县长”未被起诉
    
    汪冬根家属分析,该视频并未用于敲诈,只能算对官员违纪行为的监督
    
    汪冬根与汪金亮偷拍县长陈虹收礼一事曾是汪冬根案的焦点,案情曾出现在万载警方的起诉意见书中,但袁州区检察院的起诉书里也没有这一指控。
    
    警方的起诉意见书里详细披露了拍摄经过:2013年9月17日至20日,汪冬根伙同汪金亮秘密潜入万载县县长陈虹位于奉新县城老家对面的楼房中,持自带的拍摄设备秘密拍摄陈虹在家与人往来的照片数十张,在未经核实的情况下即在照片上编辑陈虹收礼受贿的文字。在汪冬根、汪金亮等于2013年10月8日被抓捕后,2013年11月4日该照片被上传互联网恶意炒作。
    
    据郭业荣分析,因为汪冬根拍了视频后并未拿去敲诈或者威胁,只能算对官员违纪行为的监督,因此检察院没有起诉这一行为。
    
    汪冬根偷拍官员并非万载县县长陈虹这一单。根据起诉意见书显示,2011年5-6月间,汪冬根曾经以秘密手段拍摄到万载县康乐街道党委书记卢某的打麻将视频,他将视频上传到互联网并大肆炒作,导致卢某提拔受到影响。
    
    此外,他以偷拍的打麻将视频为要挟,要求高村镇党委书记黄某为高村镇兰小平瓷土矿减免税费,还向万载县政协主席肖某明提出过要做县政协委员。
    
    这几项行为也没有被袁州区检察院起诉。
    
    汪冬根的形象颇为复杂,在部分福星村13组的拆迁村民的口中他是热心维权的“军师”,但在警方的起诉意见书里则是操纵村民的“刁民”。据起诉意见书称,2013年5-6月间,为获取康乐街道福星村13组范围内的附属工程攫取经济利益,汪冬根假借维权之名操纵村民告倒康乐街道13组原组班子汪志友等人后,再以利诱该组村民来操纵该组新任班子的选举,并且操纵新当选的班子煽动村民撕毁原与政府签订的拆迁安置协议,致使该组村民安置至今没有得到解决。
    
    起诉意见书中提到的这一涉黑罪行,同样也没有出现在起诉书中。
    
    被诉诈伤骗保近10万
    
    汪冬根涉嫌的另外三项罪名如果指控成立,将难逃法律的制裁
    
    汪冬根虽然甩掉了黑社会罪名,但还将面临三项指控,分别是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和诈骗罪。
    
    根据起诉书显示,2012年7月份,为帮龙某报销不符合报销规定的医药费,汪冬根以其之前拍摄到的时任卫生局局长魏某的打牌视频要挟,魏某只得指示卫生局下属单位医保局工作人员违规为龙某报销医药费11187.8元。
    
    2013年1月22日,汪冬根驾驶车辆与骑车的易卫珍相撞,汪冬根纠集来的汪金亮及其手下不顾在场交警的劝阻,殴打易卫珍的亲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
    
    2010年7月4日,汪冬根在万载县城小北关路路口被张勇成驾车轧伤左脚,随后到万载县中医院治疗。为获得高额赔偿,汪冬根反复纠缠该院放射科医生郭某为其出具“左外踝远端裂纹骨折可能”的检查结论,并要求骨伤科医生揭振根(另案处理)将其伤情作为骨折夸大治疗。
    
    一个月后,汪冬根对张勇成及其驾驶的车辆投保的太平洋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提起诉讼。为了多获赔偿,汪冬根在伤情已经痊愈的情况下仍长期在万载县中医院住院。同时他还到某公司开具虚假工作证明和误工损失证明。接着又通过欺骗手段要求宜春司法鉴定中心为其做出“十级伤残”的虚假鉴定结论。万载县人民法院采信了汪冬根提供的虚假证据,最终判决太平洋财产保险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对汪冬根保险赔偿人民币97133.34元。
    
    如果这三项指控成立,汪冬根也难逃法律的制裁。 (博讯 boxun.com)
5010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河南漯河政协常委涉黑受审 两警官被指当保护伞 (图)
·广州一涉黑团伙垄断房地产项目 24人一审获刑
·广州海珠法院对李录林涉黑集团案件一审公开宣判
·湖南湘西涉黑案今天判27人,最重被判25年
·龙贤江、龙贤员兄弟被“涉黑”案在杀气腾腾中宣判 (图)
·广东茂名黎国强涉黑团伙枪击政协委员 一审宣判
·赵本山因涉黑等问题受到调查,并未被捕自杀
·甘肃兰州开庭审理一涉黑组织案 26人到庭受审
·法院就青岛“打黑英雄”涉黑案调取证据遭检方拒绝 (图)
·“打黑英雄”涉黑案第6次开庭 法院取证遭检方拒绝 (图)
·湖南一原省人大代表涉黑获刑23年
·辽宁省副秘书长魏俊星涉黑,缅甸雇凶追杀举报人 (图)
·湖南苗民维权被控涉黑案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
·凤凰县副县长龙保荣为民请命死狱中,家人被“涉黑”
·河北家中搜出上亿元现金科级干部或涉黑 (图)
·杨金德涉黑案 网友评论一边倒南阳市政府更像黑社会
·广西涉黑组织存"福利制度" 为受伤者提供医疗费
·广西集中宣判4起涉黑案件 100人获刑
·统一方便面不能吃了 17款产品涉黑心油 (图)
·广东富商胡伟星涉黑终审获刑20年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