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因“六四公祭”被刑拘的刘地伟的哥哥去世 家人望其回家与哥哥告别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
    
    博讯记者获悉,因为参与“六四公祭”而被刑拘的“郑州十君子”之刘地伟的哥哥刘星伟,突然在1月27日去世,刘地伟的妹妹希望刘地伟能回家与哥哥的遗体做最后告别。
    
    马连顺律师发出信息说:“据刘地伟的妹妹来电,刘地伟的哥哥刘星伟今天去世(1月27日),他妹妹希望刘地伟能最后见一眼他哥哥的尸体!已向法院口头申请,考验法院人道主义精神的时刻到来了!”
    
    因为参与“六四公祭”,郑州当局在2014年5月前后刑拘了贾灵敏、刘地伟、于世文、董广平、施平、侯帅、姬来松、陈卫、方鸿维、邵晟东、常伯阳、殷雨声等人,目前仍然还有贾灵敏、刘地伟、于世文、董广平等四君子被拘押,其他人已经先后被保释回家。
    
    1月13日,郑州管城区检察院已经向郑州管城区法院递交起诉书,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起诉刘地伟、贾灵敏”在公共场所多次起哄闹事,构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任意损毁公私财物,情节严重“。
    
    对于这份起诉书,著名网友秀才江湖表示:“贾灵敏、刘地伟的起诉书!我看了一遍,这一点也不像历数其罪的起诉书,倒像一封写给贾灵敏、刘的伟的表扬信!为人热情、帮助访民、追求民主、、、、、、”
    
    因“六四公祭”被刑拘的刘地伟的哥哥去世 家人望其回家与哥哥告别
    
    因“六四公祭”被刑拘的刘地伟的哥哥去世 家人望其回家与哥哥告别
    
    因“六四公祭”被刑拘的刘地伟的哥哥去世 家人望其回家与哥哥告别
    
    因“六四公祭”被刑拘的刘地伟的哥哥去世 家人望其回家与哥哥告别
    
    因“六四公祭”被刑拘的刘地伟的哥哥去世 家人望其回家与哥哥告别
    
    因“六四公祭”被刑拘的刘地伟的哥哥去世 家人望其回家与哥哥告别

郑州市贾灵敏、刘地伟5月7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事件事实真相

我叫闫荣军,原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齐礼闫村村民;现在因为被强拆而无家可归。

作为2014年5月7日发生在郑州市高新区的所谓贾灵敏、刘地伟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事件的当事人及目击者之一;与公与私,我觉得自己都有责任和义务站出来向社会各界讲清楚此事件的每一个细节;不为别的,只为我自己还有那么一点点儿良知!至于贾灵敏和刘地伟5月7日的行为是否触犯了法律,还是他们是被某机构构陷的,大家看了我讲的事实真相之后;相信自然会有一个评判。
在此郑重声明:我本人对于以下所讲的事实真相,承担由此产生的所有法律责任。

5月7日早上9点半左右,我从郑州市南郊坐公交车贾灵敏婶子家(她爱人闫崇民按照我们村里的辈分,是我的叔叔),头一天我们约好在位于郑州市经八路附近她的家里会面。

我去贾灵敏婶子家里的目的有三个:一个是我承包的位于郑州市二七区刘寨村的40亩土地被强征、强占了,我准备向贾灵敏婶子请教如何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另一件事情是关于我们两家位于郑州市二七区齐礼闫村房屋被强拆4年后维权无果,现在该怎么办?第三件事情就是我们村民组剩下的最后一块土地(位于郑州市二七区航海路附近)被村民组长私下给卖了,但是我们这些村民却被蒙在鼓里;所以我准备和贾灵敏婶子商量一下如何向有关部门申请将我们村集体及村民组的收支账目明细进行公开。

我到达贾灵敏婶子家大约是上午11点左右,因为我此前没有去过她家,崇民叔到公交站接的我。
进他们家后,我和贾灵敏婶子就开始谈论起事情。崇民说他去做饭,中午要留我吃饭;说有好几年没有和我见过面,今天一定要好好聊聊天。

就在我和贾灵敏婶子谈事情的时候,她又接到了河南工业大学某位老师的求救电话(灵敏婶子说从早上开始,已经接了好几个他们工业大学打来的电话),电话中那个人一直要求灵敏婶子到她们工业大学现场去看看,去帮她们出出主意。灵敏婶子挂了电话后给我解释说:河南工业大学位于郑州市高新区的一栋物业大厦和一栋居民楼被高新区列为拆迁对象,但是高新区却没有相关的法律手续;所以受到了工业大学教职工及物业大厦业主们的抵制。

高新区城建执法局在某些领导的授意下出了一个损招:就是以更换所谓市政旧围挡的方式,把工业大学的创达高科大厦及后边工业大学的家属楼临街的人行道,全部用新围挡给围上;这么一来她们工业大学的部分教职工及那栋物业大厦里的业主就无路可走了。然后高新区就可以在围挡的遮掩下,为所欲为了。

现在高新区城建执法局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雇了一帮民工正在工业大学附近强行施工。而工业大学的部分教职工及物业业主们,从早上开始拨打郑州市110电话进行报警求助;但是始终没有见到110民警到现场处理此事。所以她们才会不断的向贾灵敏婶子打电话求助,因为贾灵敏婶子在关于拆迁维权方面;因为懂得相关法律知识比较多又乐意助人,所以比较有人缘。

此时又一个人给贾灵敏婶子打来电话,灵敏婶子接完电话后告诉我:“是刘地伟打来的,他也是咱们郑州市在拆迁维权方面的知名人士。他今天也接到了好几个工业大学打的求助电话。等一会儿开车过来,咱们去工业大学看看?”崇民听见后说:“吃了饭再去吧,饭一会儿就做好了。”灵敏婶子说:“老刘已经开车过来了。就到哪儿转一圈,一会儿就回来了,不耽误回来吃饭。”

我本来不想跟着灵敏婶子去工业大学,因为我下午还想办一些别的事情。但是想起我10多年前在高新区西边张五寨村,承包的那块曾经寄托了我的梦想与激情,后来因为我8岁孩子无辜被害后不得不放弃的30亩土地;我有点儿想去看一看的念头。于是我说:“那正好趁着刘师傅的车去我以前在高新区那边承包的地看看,这么多年了,那块地的变化一定很大。”

刘地伟开车到贾灵敏婶子家大概是11点半左右。上了他的车后,灵敏婶子给我们两个人互相做了介绍。在开车的过程中,刘地伟接到郑州市管城区一位民警打来的电话;这位民警想在中午请刘地伟和贾灵敏婶子吃饭,吃饭的原因是此民警的岳母家好像也遭遇到了强拆,并且他岳母家一位亲戚好像还被栽赃陷害被关押起来了;所以他想向贾灵敏婶子和刘地伟师傅请教一下如何利用法律手段进行维权。灵敏婶子让刘地伟谢绝了这位民警的邀请,说到晚上一定会和他们家人见个面。

我笑着对灵敏婶子说:“怎么作为执法者的警察,还要向婶子你这个老百姓学习咋用法律手段维权?”灵敏婶子也笑着说:“警察咋了?警察就会懂得全部法律?”刘地伟旁边接过来话说:“贾老师办的拆迁维权免费普法学习班,不光是咱们老百姓来听;就是公检法的也有不少人偷偷的来听来学习!”灵敏婶子说:“也有政府的一些人!他们还私下向我要走不少拆迁维权方面的材料,说这些材料非常实用非常好!”

在到达高新区河南工业大学创达高科大厦的门前的十字路口时,我们发现在瑞达路与科学大道交叉口的东北角方向的路边,停着一辆依维柯警车,车上坐满了人。刘地伟说:“这不是有警察吗?工业大学的人咋会说报警后没有警察来现场?”灵敏婶子说:“咱们还是见到工业大学的人问问再说吧。”

我们把汽车停在工业大学家属院的地下停车场后,就往创达高科大厦走去。在去创达高科大厦的路上,我发现在大厦路边分别或坐或站着将近上百名穿着城管制服的人员,其中有人在对着围挡施工现场用相机、手机不断的拍照。离谱的是,我发现一个民工头模样的人;竟然一只手拿着一部数码相机,一只手拿着摄像机也在不停的拍着围挡施工现场;还有一位大约50岁左右的妇女相貌猛一看和贾灵敏婶子竟然有7、8分相似,她的穿着打扮也和灵敏婶子平常十分相像;这个妇女就坐在围挡施工现场钩机要作业钻孔的施工坑里。此事显得相当诡异!

贾灵敏婶子和工业大学的人走在前边。我一边走一边对刘地伟说:“刘师傅,我咋觉得这事儿有点儿不对劲儿呀?我总觉得这架势好像是想下套呀?”刘地伟说:“是有点儿蹊跷!不过下套也应该是给工业大学的人下的吧?咱们也就是来转一圈给他们讲讲咋报警咋留证据维权就走了。”
进了创达高科大厦,我们就被领进了物业公司办公室。在办公室里,河南工业大学的几个人就七嘴八舌的向灵敏婶子述说她们按照灵敏婶子在普法学习班上教的办法;从早上9点左右一直到现在拨打110报警求助,但是却一直没有民警来出现场;她们问灵敏婶子现在该怎么办?

灵敏婶子听了这些话就有些生气:“你们都听了我好几次的普法课,为什么还记不住我教你们的东西?”她们工业大学的人就说:贾老师,您别生气!我们这不是一着急就把您教的那些都给忘了吗!现在您来了不就好了吗,您现在就给我们来一个现场教学我们不就容易加深记忆了吗!在她们和贾灵敏婶子说话的时候闯进来两个着便装的人,这两个人听了一会儿灵敏婶子和工业大学等人的谈话;工业大学的一个人才对他们说: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出去!我看看四周又听了听工业大学这些人和灵敏婶子之间的谈话;越来越觉的工业大学她们这些人说话有些不对劲!

就私下偷偷的刘地伟说:咱们走吧!我咋觉得她们是故意骗贾灵敏老师来给她们壮胆的?你看咱们刚来的时候,也没有看见她们的人在外边拉条幅;怎么咱们一进来,她们的人就跑到外边去拉条幅示威了?刘地伟说: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头!你看外边那些城管,竟然有好几个穿着女式制服!等一会,贾老师的手机充满电咱们就走。

这时工业大学的这帮人,继续拨打110电话求助;其中一个工业大学的人在拨打110时,可能110的接线员说话有点不好听,她好像说民警早就到了现场,你们怎么还一直打110报警电话;这个女老师就说我是报警人,既然民警来了现场,为什么我们没有见到人?为什么民警不联系报案人?她要求此位110接线员报工号,说要投诉此位110接线员。然后此110接线员就把电话转给了郑州市公安局110报警指挥中心值班主任,好像这位主任姓赵。这位赵主任就向工业大学的人解释说,他们收到的反馈信息好像是拆迁纠纷,所以110不能出警处理此事。工业大学的人说,今天反映的不是拆迁纠纷,是城管没有任何合法手续要把她们的路给堵死!另外还涉及到毁坏道路破坏公私财物。这些事情都属于110报警中心管辖的范围。那位赵主任说再向有关部门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她们工业大学的人于是就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在屋里继续拨打110;一部分到外边去阻止围挡施工。我从创达大厦的橱窗往外边看,看见有几个工业大学的扯着两条红色和白色的条幅阻挡围挡施工;另外还有两个女老师用手机对着高新区和城管领导,紧贴着边拍照边不依不饶的质问他们俩;两个人丝毫不理睬这两个工业大学的老师,坐进一辆汽车里就关紧了车门窗。

这两个工大的老师又拍了一些城管的照片就回到了大厦,此时贾灵敏婶子因为感冒未好正疲惫的坐在沙发上休息。几个工业大学的人悄悄商量了一下,其中一个女人就说:贾老师,您看到现在110也不出警;您是不是跟我们一起到对面那辆警察来一个现场报警求助?灵敏婶子听了后愣了一下,然后她沉思了一下后说:好吧,我跟你们去看看。

我阻拦她:婶子,咱们走吧!下午咱们不是还有别的事情要办吗?那边工业大学的那个女人说:耽误不了贾老师几分钟时间!就是跟着我们到警车那里走一圈就回来了,不会耽误你们的事儿!灵敏婶子有点儿抹不开面子,就答应跟她们去那辆警车跟前去转一圈。

我有些不放心,就和刘地伟也跟着去。边走我边对灵敏婶子和刘地伟说:让她们在前边走,咱们离她们远点儿!今儿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灵敏婶子不以为然的说:有啥不对劲的?咱们又不是犯罪分子,又不是干什么见不得光的坏事!有啥可怕的?但是她还是慢下了脚步。

我们三个人离工业大学三个要进行现场报警求助的女老师大概有6、7米的距离,只看见其中一位叫王倩的不知对警车里的人说了什么话,警车里的人啪的一下就关上了车窗。然后我就看见王倩等人怒气冲冲的跑到车子的另一边,我和刘地伟、灵敏婶子也赶紧往警车那边走。

到了警车跟前,我们发现这辆车牌号为豫A警6125的依维柯警车里,坐的人没有一个按照人民警察法的规定进行着装;所有人都没有佩戴警号、警衔、警徽!

坐在驾驶座上的司机,穿着一件墨绿色短袖汗衫好像是社会闲散人员的装扮。我就问他:你是司机吗?他瞪了我一眼:关你什么事儿?我说:你要是在警车下边是不关我什么事儿!可是你是坐在这辆警车上,我就有权力问问你:警车代表着政府的形象,如果你是警务人员,能不能出示一下你的证件?他听了之后愣了一下说:我没有证件!我下去还不行吗?说着,他就从警车上下去了!

这时我发现那个王倩老师上了警车,拿着手机对着车上所有的人拍照!她边拍边说:我要把你们都录下来,让大家看看你们到底都是什么人!我和刘地伟也转到了警车的另一面,这时王倩也从警车上下来了,车上一个黑胖的人喊:把那个女的手机夺过来!车下的那个司机就去抢王倩的手机,车上又下来一个穿黑衣的人一起去抢王倩的手机!王一边反抗一边喊:抢劫啦!抢劫啦!我和灵敏婶子、刘地伟都没有上去帮王倩,只是她们工业大学的另外两个人去帮她;手机没有被抢走。

这时另外一位个子很高穿黑衣的人从警车上下来,说:我问问你们,我们不带警号,违反了法律哪一条?灵敏婶子就对他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x条的规定,人民警察在执行公务的时候,应该怎么怎么样的。。。灵敏婶子开始给这个黑衣人进行普法。

我对刘地伟说:走吧,走吧!她们工业大学的人这事儿闹的有点儿过火了!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从东边不远处喊:把他们的手机全下了!把他们全都弄到车上去!我回头一看,从东边又跑过来了3、4个穿黑衣的人!我对刘地伟喊:老刘,快走!这时那个被贾灵敏婶子普法的对象,一把抓住她的手就往车上拽!从警车又下来几个人去抓工业大学那三个女的还有我和刘地伟等人。刘地伟想去解救灵敏婶子,被我一把拉住就往西边跑;因为当时我背的包里有一份非常重要的举报材料,还有我家的其它重要信访材料;这些材料绝对不能落到这些黑衣人的手里!于是我做了可耻的逃兵,同时还有一位我不认识的人也一同跟我们一起跑。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当我们跑到西边红绿灯前的时候,在西北角一辆车里坐着三个着装整齐警察的郑州日产皮卡警车;居然迅速启动离去!

我和刘地伟跑到地下车库,在我的指点下,刘地伟稳住神后再微博上发了两条求助信息;这两条微博没有多久就被郑州市有关部门给公关了!

发完微博之后,刘地伟就开着车,我们就在高新区四处寻找贾灵敏婶子的下落。我们四处转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灵敏婶子的下落。在拐回来的时候,我们发现那辆依维柯警车从瑞达路南边开过来又停在了原来停的那个位置。此时,有一辆120急救车往科学大道往西开去;刘地伟说:是不是被抓的人出了什么事?要不咱们跟着去看看?我说:哪会这么巧!而事实上等工业大学的人领着我们到达高新区梧桐路派出所的时候,那辆120急救车就停在派出所的楼前!

经过工业大学此人进派出所打探,证实灵敏婶子和工业大学的人确实是被关押在这个原梧桐路派出所大楼里。此时120拉走了一位女人,我们让工业大学的那位领路人去看了看;他说不认识,应该不是工业大学的老师。而后来我们才知道,拉走的就是工业大学的人!

因为我和刘地伟都担心进派出所探望灵敏婶子被抓,那个工业大学的领路人也不愿意再进派出所打探消息。无奈之下,刘地伟给灵敏婶子的干女儿小静打了电话;小静到达的时候将近下午2点左右。

小静拎着食品进了派出所,很快她就拎着食品出来了。她告诉我们说:派出所的人不让给灵敏婶子送吃的,说派出所会安排吃的;另外灵敏婶子一只手带着手铐。灵敏婶子告诉小静她们几个人是被从背后带着手铐给拉到派出所的;现在她没有事情,正在给民警普法呢。

我心里担心,就对小静说:你在进去看看能不能把贾老师保出来?下午俺还有事情要办,明天也有主要的事情要办。

于是小静又进到派出所里,过了大约20多分钟她出来了。她说派出所不放人,说要等领导的安排。这时,一些听过灵敏婶子普法课的网友闻讯后赶了过来。这些人来了之后就准备进派出所探望灵敏婶子,结果派出所把大门紧闭不让人进去了!他们就守着派出所门口等候。我对刘地伟和小静说:让大家离派出所大门远一点,省得他们派出所说大家扰乱机关办公秩序!因为,有人吃过这方面的亏!

后来得到消息的网友越来越多地聚集在梧桐路派出所的门口,工业大学也来了几个领导。大家要求派出所放人,但是派出所里的人就是不理睬。有位姓王的律师也闻讯赶来,要求见见贾灵敏;派出所的人一开始没有答应,后来他们向上边回报后才同意律师见灵敏婶子。律师进去很长时间与派出所方面进行交涉,但是派出所就是不放人。工业大学的人也多方努力,但是也没有回音。

大约在晚上8点20分左右,一辆无牌大巴车拉了一车黑衣人开进了派出所院内。从车上下来的几个黑衣人被一位网友认出来这些人是高新区刑侦大队的民警。我感觉事态越来越严重了,就对刘地伟说:老刘,要不咱们先走吧?我担心今天晚上被钓鱼!刘地伟说:不会吧?中央巡视组现在在咱们河南,他们这些人还敢执法犯法?我说:他们连巡视组入住的黄河迎宾馆都敢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起来不让访民申冤告状,还有啥他们不敢干的?刘地伟听了之后说:还真是这回事!那让大家都离派出所大门远一点,别贾老师没有出来,再弄进去几个!

就这样我们一直在离派出所大门口二、三十米的地方坐着,期盼着灵敏婶子能被放出来。

大约晚上9点多,我觉得如此等待也不是办法。于是就找到工业大学的人,告诉他们我有郑州市公安局局长黄保卫的电话;让他们试着给黄局长打个电话,看看能不能通过他把灵敏婶子及工业大学的两位老师给放了。毕竟灵敏婶子她们又没有违法,要说过错也是他们警方有错在先。我把号码给了工业大学一位姓吴的女老师,然后她和几位工大的老师分别给黄局长打了电话。打完后,吴老师告诉我,说黄局长挺客气,说知道这件事情了;他了解一下就放人。工业大学的人大约又等了三、四十分钟,见还没有放人,他们就急了!他们就几个人一起给黄保卫局长发短信,黄局长回复说:收到了,郑州市公安局局长黄保卫。当我听到工业大学吴老师向我诉说这些的时候,我心里的不安感更加强烈了!

大约晚上10点左右,从派出所出来10多个穿便衣的人,其中一个年轻人走到刘地伟、王律师、小静和我等几个人的跟前指了指;然后他就和其他人分列在派出所的道路两边迎接来派出所的汽车。
其中一辆汽车上下来一位领导模样的人,看了看我们这些人后就进了派出所院子。

然后从派出所迅速跑出来一群黑衣人和那些便衣汇合到一起,朝我们几个坐在地下的人奔来!我们几个人还以为是他们领导来了,找小静去做灵敏婶子的工作呢。哪承想这些人过来就抓刘地伟、王老师及我!。其他在场的网友去解救刘地伟等人,没能解救下来。

我奋力反抗,其中有个人说:没他的事,不用理他!抓我的三个人这才撒了手,我赶紧远离是非之地上了一位网友的汽车上。在这位网友老婆的催促下,这位网友赶紧开车离开了派出所附近。等到了安全之处,我才发现开车的网友就是上午和刘地伟我们一起被依维柯警车黑衣人追赶的那个人!
后来小静也联系上了我们,她说只把刘地伟给抓进了派出所。然后我们又联系上了王律师,他说刘地伟手机掉在地下被他给捡起来了,结果被警察以拨打电话定位的方式给抢走了;刘地伟的越野车也被警察给开走了!我听了之后,第一感觉就是有关部门专门针对贾灵敏婶子和刘地伟下了很大的一盘棋!

为什么早不抓刘地伟、贾灵敏两人,偏偏刘地伟等人在5月6号在郑州市信访局遇到中央巡视组递交了举报材料之后发生这些事情???为什么案发地是在郑州市高新区,抓他们两人的也是郑州市高新区的民警;但是出具拘留通知书的却是郑州市管城区十八里河派出所???为什么贾灵敏和刘地伟分别被关押在郑州市第三看守所和荥阳市看守所???为什么在被关进看守所的时候将他们两个人的名字都给改了???为什么前期不让律师会见???为什么两个人刑拘都延长至30天???

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见不得光的黑幕???还是仅仅我个人的猜测而已???

习主席在今年元月份的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强调:要把维护社会大局稳定作为基本任务,把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作为核心价值追求,把保障人民安居乐业作为根本目标,坚持严格执法公正司法,积极深化改革,加强和改进政法工作,维护人民群众切身利益,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有力保障。

他还说:从一定意义上说,公平正义是政法工作的生命线,司法机关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政法战线要肩扛公正天平、手持正义之剑,以实际行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让人民群众切身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要重点解决好损害群众权益的突出问题,决不允许对群众的报警求助置之不理,决不允许让普通群众打不起官司,决不允许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

他告诫政法干部:牢固确立法律红线不能触碰、法律底线不能逾越的观念,不要去行使依法不该由自己行使的权力,更不能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徇私枉法。

本人闫荣军,对以上所诉事情的真实性承担全部法律责任。本人即日将回到郑州市,接受任何部门在法律框架内的调查和询问。

本人在此郑重声明:本人没有任何家族史及突发性精神类疾病,也没有任何心脏类疾病,没有患有任何能使人瘁死的疾病!本人平常也遵守交通规则!如本人在回到郑州市之后发生意外,恳请社会各界追究死因!!!

联系电话:13161797885//18339282072

2014年5月16日于北京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5/1/28) (博讯 boxun.com)
6100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四公祭案在押人士家属拉横幅表达新年心声 (图)
·六四公祭案于世文辩护律师马连顺:祭奠耀邦紫阳,何罪之有? (图)
·“六四公祭案”:三人仍在押 于世文、侯帅三度送检
·民间六四公祭案:于世文面临起诉,律师意见书曝光 (图)
·公检闹分歧,河南六四公祭案二度退回 (图)
·因为“六四公祭”被抓的维权律师常伯阳被释放 (图)
·六四公祭组织者于世文狱中健康堪忧 (图)
·著名网友秀才江湖与曾因六四公祭被抓的方言结婚 (图)
·六四公祭被捕的3名“郑州十君子”获释 (图)
·郑州“六四公祭“案又刑拘九人 需要更多律师介入以及公民捐助 (图)
·慕容雪村“自首” 引发广泛关注 声援六四公祭案网民被国保带走 (图)
·中国“六四公祭”7人被正式批捕 (图)
·参与“六四公祭”七人遭批捕 家属、律师斥办案机关违法 (图)
·六四公祭组织者陈卫于世文夫妇被批捕 女儿亲述父母入狱过程 (图)
·郑州六四公祭十君子:七人被批捕两人获释 六人亲属抗议 (图)
·中国记者殷玉生疑因“六四公祭”被刑事拘留 (图)
·为参加“六四公祭”被刑拘者辩护 维权律师常伯阳被刑拘引关注 (图)
·疑涉民间六四公祭活动郑州多人遭拘捕
·六四公祭数月后遭秋后算账多人被刑拘 律师会见受阻
·墨尔本民运联盟举行六四公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