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海外中国留学生的心声:民主国家让我觉得更受尊重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21日 转载)
    
    
    海外中国留学生的心声:民主国家让我觉得更受尊重


    
    编者按:今年是标志着英国走向宪法政治的大宪章800周年。 英国广播公司与英国下议院和上议院合作,在1月20日推出“民主日”专题讨论。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士聚集一堂,探讨全球民主发展的过去和现状,并展望民主的未来。
    
    为此,BBC中文网也特别邀请了多位留学海外的中国大学生谈谈他们对民主的观点。我们也欢迎您利用文章后的表格留言,发表您的意见。
    
    中国需要走心的民主,而非形式上的民主
    
    王璇:德国埃尔朗根纽伦堡大学,国际商务专业
    
    我认为的民主,是每个人都有做决定的权利,并对自己做出的决定担负责任。民主即服从特定规则的集体决策。
    
    在德国,民主经常发生。大到选举总理,小到集体议价,人们争取并珍惜自己的决定权。例如最近学校里学生代表与铁路公司协商新的学生公交车票方案,事情关系到我们的切身利益,方案由校方提出,全体学生集体表决。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人们私下激烈讨论并各自投出认真一票。
    
    在中国,也许有这样的尝试,然而又有多少民众真正理解并争取自己的权利?习惯于领导与被领导,即使在最小的事上,普通民众也并不试图发出自己的声音。中国需要民主,尤其需要走心的而不是走形式的民主。而在通往民主的路上,中国还需要长久的练习。
    
    民主国家让我觉得更受尊重
    
    毕业于牛津大学 目前在英国一家能源公司工作 匿名
    
    我不是学政治学的,对民主也没有特别学理的认识。我只能从自己英国留学工作的点点滴滴,谈谈我的主观感受。
    
    英国作为世界上最典型的民主国家之一,虽然现在面临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我还是觉得,在英国无论是上学还是工作,每个独立的个体(individual)都能受到最起码的尊重。在牛津,我的教授每天和打扫厕所的清洁工人拥抱问候。虽然很多人觉得这只是一种表面上的礼仪,但我觉得这种善意的举动让人觉得很温暖,很舒服。也许教授内心里可能也是看不起清洁工,但最起码他表面上可以表现出对人家的尊重。毕竟,我们每个个体在人格上都是平等的。
    
    我在课堂上可以和教授激烈的争论,大胆表达我的反对意见和批判。我也会给我的教授提一些我自己的想法。我的教授首先会很耐心的听完,紧接着表达对我的肯定,然后才会指出我的问题。如果他认同我,他也会按照我的意见去修改他的研究论文。我也知道可能大部分情况下教授都不认同我的反对意见,但最起码他愿意耐心的听我讲话,然后对我的积极思考和反馈做出肯定。我觉得自己非常受尊重。我本科在北京某名牌大学的时候,完全没有这种待遇。很多时候,也不是很愿意表达自己的观点,更别说和教授激烈探讨争论了。
    
    后来在英国的能源公司工作,我最直观的感受是没有严重的等级观念。最大的Boss也会和最普通的实习生坐在同一排办公桌上工作。而且你只需要认真完成你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下班,也不用看你boss的脸色,不用等boss走后自己才能走。和工作伙伴之间虽然是竞争的关系,但大家在工作问题上也能平等讨论,甚至激烈争论。但是一旦方案确定,大家就会搁置争议,努力一起去实现目标。
    
    我觉得英国虽然生活很冷清,大家相敬如宾,虽然没有国内那种热闹喧嚣的亲切感,但还是觉得在这里每个独立的个体都能受到作为一个人来讲最起码的尊重。
    
    对性少数群体的包容体现中国民主进程的正确方向
    
    伦敦大学学院性别研究专业学生,目前在北京一家关注女权和性少数权益的NGO做研究实习生一三
    
    性学家李银河教授曾三提同性婚姻提案。她明确指出民主与同性婚姻法息息相关。一个民主社会势必保护少数族群的权利,而同性恋等性少数人群的权利理应受到保护。
    
    纵观世界历史,似乎越是自由民主的国度往往对性少数群体持宽容态度。换言之,一个国家的民主程度在一定程度上可由其对性少数群体的态度窥知。
    
    我曾在伦敦留学,去年7月,我观看了伦敦同性恋骄傲游行(pride parade)。看到伦敦市长支持LGBT群体的横幅,我感受到的不仅是包容和接纳,还有鼓励和爱。
    
    2014年12月6日起,苏格兰同性婚姻法案开始施行,成为世界上第十七个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地区。于我而言,英国政府能从政策和法律上切实保障性少数人群的权利正是其高度民主的体现。
    
    反观中国,必须承认中国近年在承认和包容性少数群体方面的确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例如就在去年10月联合国《消除对妇女的一切歧视》委员会审议中国报告的会议上,中国代表明确表示同性恋不会被歧视。这是中国政府首次在联合国层面公开发表有关中国性少数权利问题的言论。
    
    从认为“同性恋是一种变态行为”到如今表示"在中国,(包括lgbt群体)的任何人都受法律保护,不会因性倾向被歧视",中国政府态度的转变的确令人欣慰。
    
    当然同性婚姻法屡屡被否决、同性伴侣关系在婚姻法及家暴防治法中不被承认等问题的存在也使我们不得过分乐观。但无论如何,如果将对性少数群体的态度视为衡量民主的标杆,那么中国政府的确在向着更民主的方向前进。
    
    民主是责任和信任
    
    香港科技大学工程企业管理系研究生毕业 目前就职于北京某会计师事务所 书兔
    
    记得自己抵港的第一天,在偌大的海关迷了路,好不容易找到出口,突然见一排黄色旗帜赫然写着“法轮大法好”,而且周围并没有任何警力阻挠,这是生活在内地20多年的我无法想象的场景,如此剧烈的冲击,贯穿了我在香港求学的每一天,从脸书上时而出现的台湾和香港共同“独立自强”,到科大民主墙上一封封抨击大陆政党却漏洞百出的“讨伐词”。
    
    很幸运,后来我跟很多香港同学成为朋友,他们的话语里充满了对大陆政党偏激的斥责。他们眼中的大陆政府,就是一个披着白大褂冒充医生的“杀手”,每当他们问我,香港会不会有一天真的变成大陆的模样而失去“民主”的时候,我总是尴尬的无言以对。
    
    我想说:我们习惯把乡土比喻为母亲,母亲最伟大的爱就是责任和信任,即,我作为母亲,有责任告诉孩子如何明辨是非,但我绝不会因为担忧“非”而堵住孩子的耳朵,而是信任孩子能够在爆炸的信息中,拥有自己的独立判断。我想,香港给予公民足够的信任却并未很好履行责任,而大陆则是过于在意责任,忽略了可贵的信任。
    
    规避社会风险高于放大社会利益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政治社会学研究生 刘天一
    
    现代社会中,人们口口声声呐喊着的“民主”除了政治意味之外,实际上被赋予了太多额外的价值判断。
    
    无论认为民主应该是一人一票或者是两党轮流执政都在阐述的过程当中被附加了一种理所当然的期望,和自我对于所谓“正确的事情”之表达的沾沾自喜。承袭着“天赋人权”的思想以降,又有几人能够真正敢于质疑何为天赋人权又为何天赋人权?遑论人权大框架下自由生长着的民主。
    
    如同司法中哪怕是大多数公民的呼声也不应该左右法官的裁量一样,在公共社会领域中,并非所有的事情都是人多力量大;何况这样的多数主义还被赋予了价值层面的高点和筹码。一个国家或者社群的存在,其首要的任务,不应该是为了最大化的社会利益(尤其是道德的胜利)而是应为了最小化的社会风险。因此,即便开展民主运动也应该尽量规避其“天生”的正当性,而通过对于其背后可能蕴含的社会风险与收益的全面考量来进行决策。
    
    西方民主在实践中背离初衷
    
    美国波士顿大学社会学系研究生 张墨北
    
    对于“民主”二字的最初印象来自于小时候看的电视剧《走向共和》。剧中的孙中山说了一段话,大概的意思就是,不能认为中国在历史上没有民主,就表示着它不需要民主,就像不能认为文盲不识字,难道就可以不教他们认字吗。当时觉得这句话甚是有道理,这句话确实有一定的蛊惑性。
    
    后来我逐渐明白,文盲当然需要识字,但他们识的字因他们所处社会和文化的不同而不同;同样,任何社会都需要民主,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我们是否需要西方的那种民主,就要打个问号了。
    
    现代西方的民主之所以独特,更多的是它采用了代议制,即公民作为选民,选出代表,并由这些代表掌握国家权力。
    
    首先,代议制民主在实践层面,很容易成为精英阶层或特权阶层控制国家权力的手段。比如,在资本主义世界中,经济不平等会通过民主这一动态程序,将政治不平等合理化。投票、选举等政治行为借用了民主之名,但早已褪去了民主之实。那么,民主就仅仅是一种获得权力的手段,而不能实现其真正意义上的目的和价值。
    
    其次,许多政客认为,公民唯一能参与政治,履行其公民义务的机会,就是参与选举,也就是说,除了选举是公民可以做的之外,其他事情,都应交予当选的代表负责,一旦代表被选出,那么国家权力的主体就是这些幸运的代表们了,公民只得等到下次换届的时候,才能感受到民主。从这个角度看,“民主”沦为了“选主”。
    
    然而,即使是有着崇高的目标,现实操作也增加了对民主的限制,甚至成为了政党便于取得权力的手段。以选举为例,由多数党重新划分选区,尽可能多地将有利选票集中到一起,并且冲淡不利选票的作用。此外,计算选票的策略不同,即采用绝对大多数和相对大多数等不同原则,也会得出不同的选举结果。可见,实现民主要求我们不光注重理想和目标,还要证明某种特定程序和过程是正当的。如此看来,空谈民主除了给民众打了满腔鸡血之外,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亚里士多德就曾认为君主政体远远优于民主制;孟德斯鸠认为绝对的平等会导致民主的丧失;苏格拉底就是死于“多数人的暴政”,而这又却是民主制的表现之一。我们常常说民主服从的是“多数统治”和“少数权利”的原则,不过,这里的“多数”到底是仅在人口数量上占绝对优势的大多数,还是在权利、资源、话语等各方面占绝对优势的大多数?
    
    民主在日本只是“看起来很美”
    
    日本一桥大学社会学研究科学生 吴凡
    
    东亚真是个不安分的地方,无论是台湾的太阳花学运,或是香港的占中,无不与“民主”这个词扯上关系。我在日本留学,安倍晋三自上台伊始推行的“价值观外交”已经让他马不停蹄的走了50余个国家。每次外访,安倍晋三总会强调“自由、民主主义,人权以及法的支配”是世界繁荣之基。他欲拉动对中国构成威胁的亚洲其他国家一起对抗中国,却又苦于难以找到与这些国家的共同点,于是就打出了“意识形态”这张万能牌,而“民主主义”又是想绕却又绕不开的一个词。
    
    民主国家捍卫言论自由,但是我在日本并没有感受到他们的言论比中国大陆更自由。去年《朝日新闻》曾经做过一次有关慰安妇的报道,对日本政府否认慰安妇事件进行了批评,还找了一些当事人谈感受。
    
    这本是一件极其普通的报道却在日本国内引起了轩然大波。首相安倍晋三,官房长官菅义伟,内阁数位大臣都站出来要求《朝日新闻》道歉。以右翼观点鲜明著称的《产经新闻》甚至发文要求废除类似《朝日新闻》这样的左翼报纸。《朝日新闻》东京总社甚至有一段时间天天能收到恐吓来信。这样的例子在这个国家还有很多,比如大声在公共场合谈论集体自卫权等话题会招来“白眼”、要求废除核电站的记者被免职等等。民主主义国家珍视的言论自由呢?
    
    至于中国应该如何实行民主这个问题,我认为,花时间渐进式的推行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中国受儒家文化影响太深,“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乃儒家文化的精髓,而这与民主主义思想的发源地——西方倡导的“自由平等博爱”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让中国人一下子接受这些恐怕还有些困难。
    
    日本就是一个失败的例子,这个国家看起来很民主,新闻里经常听到“我们要让孩子们认识到一票一票对于他们重要性”之类的言论,可是整个社会却等级森严,死气沉沉,学西方不像西方,又失去了本应有的东方的样子,弄成个不伦不类。我不希望看到中国盲目接受西方民主思想变成日本的样子,而那充其量只是一个民主的空壳子。
    
    中国不需要西方民主
    
    英国纽卡斯尔大学地缘政治学研究生 网友布政使
    
    首先回眸中国3000年以来的政治文明史,似乎民主是个非常矛盾的概念,可以说自从中国统一的封建专制制度建立以来,从来是君权一权独大,普通的中国民众不曾享有过直接表达政治诉求的权利和机会,“民主政治”更是无从谈起。
    
    但是皇权用以证明自己合法性的最好途径便是“代表民意”,“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等都是中国古代政治中的“民主理想”,统治当局无一不标榜自身对“民意”的重视,这在一定层面上成为中国下层社会制约上层权力体系的“软实力”。
    
    当下而言,随着民智的开启,互联网的发展,全球化的渗透,中国当代民主政治已经萌芽,而且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决策高层,以及中国的政治结构。
    
    我觉得中国绝不可能建立西方式民主政治体制,现在不可能,在一个很长远的未来也不可能,因为西方民主制度发展伴随着资本主义经济萌芽,大航海时代以及民族国家的产生,中国不具备如此的历史条件和发展环境。未来中国的民主政治,一定是伴随着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而产生,并且依旧是间接地,潜移默化式的民主。
    
    台湾是民主还是民粹?
    
    曾交换于台湾世新大学、现在在美国留学的大陆学生 匿名
    
    我不爱台湾的民主。如果要中国走上台湾这种民主,我宁愿中国永远没有民主。台湾的民主,就是瞎搞,就是一场场集体的精神自慰,就是为了民主而民主,这真的是我直观感受。
    
    尤其是去年服贸协定签订后,学生们觉得去打去闹去罢课就是争取民主的权利,但他们都没搞清楚服贸到底是什么。其实他们所谓为了争取民主,是建立在台独,或者准确说,反中国反共产党的基础之上的。他们追求独立自治,把这种追求当作民主是错误的。
    
    还有就是我在台湾学的是新闻,最不愿意看的就是台湾的新闻。他们可以在电视台放许多关于强奸乱伦的新闻报道,配以动画进行解说,找人配音还原当时情景,真希望有人能管管这样被所谓民主惯养坏了的媒体。他们的报纸头版充斥着性与暴力。民主不等于没有管制吧?!
    
    台湾的蓝绿两党也总是拿民主说事,谁促进了和大陆合作就好像可以被贴了什么破坏台湾民主建设的标签。其实之所以他们民主这么乱是因为民主渐渐成为政客们利用的工具,借民主之名,做民粹的事。
    
    来源:BBC (博讯 boxun.com)
43204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广东又一民主人士梁祝强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批准逮捕 (图)
·华人学者点评于幼军《求索民主政治》 (图)
·只有民主,才能让中国从危机中崛起 (图)
·“拼音之父”周有光109华诞 直言中国需要民主 (图)
·深圳民主人士王福磊被抓遣返原籍 (图)
·赵紫阳逝世10周年前夕鲍彤叹中国仍不自由民主 (图)
·中纪委抓贪抓到民主党派“别以为其他党派没人理”
·纪念林昭 数名民主人士被扣18小时
·民主维权人士聚会 强烈要求释放政治犯、良心犯 (图)
·中国民主党屡遭打压毛庆祥被问话抄家
·浙江民主党人陈子亮:吴山饭局遭传唤后累及妻子遭驱赶
·铁骨铮铮的民主维权人宋泽
·成都警方正事不做,蓄意迫害民主维权人士 (图)
·不止是口号 中国学术界开始反思民主
·中国民主人士徐友渔被授予瑞典人权奖 (图)
·福建民主维权人士林应强被秘密开庭审理
·上海维权人士要求开启宪政民主根治腐败 (图)
·湖南怀化民主维权人士黎建军遭国保警告威胁
·国际人权日 盘点在押及失踪的维权、民主人士 (图)
·一个民主党派正高、正处谏言后的遭遇/孙绪森 (图)
·一个民主党派正高、正处谏言后的遭遇
·上海访民继续拉横幅呼吁:停止人权迫害,建立宪政民主
·我们台湾的民主会越来越成熟——联合国控诉记(516) (图)
·中国民主党人在纽约时代广场声援吕耿松、徐光 (图)
·失地维权农民祭拜民主党人王荣清后被刑拘
·杭州江干区以“拆违”为名强拆农民主房,公开进行掠夺 (图)
·中领馆抗议中共七.一、声援香港支持民主自由 (图)
·中国选举观察(2014)之三十一——台湾马总统祖籍白石镇的村委会选举是反民主和非法的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声明:丢掉幻想 准备战斗
·视频:陈光诚看中国民主进程
·湖南民主气氛增 陈文忠案开庭
·浙江钟亚芳女儿感谢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救命之恩 (图)
·浙江钟亚芳收到中国民主党美国总部的救命钱被谩骂威胁 (图)
·中国民主党海外支部关注秦永敏安危
·强烈要求杭州市检察院释放中国民主党人徐光
·访民到沧州市委请愿 周本顺玩民主自保 (图)
·中国民主党浙江委员会谭凯的上诉状
·大民主党刘伟:国保在我家做笔录 (图)
·林火旺:台湾民主需“心灵解严” (图)
·刘路:破除“民主”梦,才有中国梦
·黎安友:中国对全球民主的六大消极影响 (图)
·巴克:实现民主政策才是习近平的全胜
·王德邦:君主、党主与民主制下的权力责任
·雷无声:广东是滥施“煽颠”恶法打压民主志士的重灾区 (图)
·江贵生:议会路线对民主运动的价值
·许章润:我对2015年的五点期许——中国是一个立宪民主的共和国,内部没有敌人
·灰记客:民主自治与民族自决 (图)
·徐建新:自由民主法治是国家长治久安与社会和谐的保证(下)
·我们希望有党内民主,这样就可以选一位不搞反腐的领导人/杨恒均
·商意:香港占中关系到中华民族走向民主社
·李大立:封杀香港真普选充分暴露了中共反民主的本质
·江丽芬:进退两难民主党
·李金芳:若为民主故,甘愿做楚囚——怀念杭州诸友 (图)
·武漢中國民主黨成員王芳遗嘱!
·邝健铭:英帝国统治与中国香港的民主浪潮
·谢燕益:内部分裂斗争开启和平民主之路!
·徐建新:自由民主法治是国家长治久安与社会和谐的保证(上)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