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元帅彭德怀的三段爱情故事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月14日 转载)
    来源:共识网
    
     自古美人爱英雄,那些叱咤风云雄姿英发的元帅、将军们,大都有一番红颜知己、红袖添香、夫唱妇随、浪漫传奇的爱情和婚姻。然而,战功显赫的开国元勋彭德怀,却没有这种浪漫传奇,有的却是一波三折、屡遭磨难、充满苦涩的冰霜爱情和悲情婚姻。

    
    一、真正的爱情——周瑞莲
    
    彭德怀的姑母,有个聪明贤惠的女儿叫周瑞莲,自小和彭德怀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瑞莲爹娘死得早,是彭德怀的舅舅把她抚养大。瑞莲对他的表哥——真伢子(彭德怀乳名)十分喜爱,真伢子对表妹也处处关怀。插秧割稻,上山砍柴,下塘捉鱼,两人并肩携手,形影不离。舅舅见了,格外欢喜。几年过去,两人渐渐长大,相互爱慕,情深意笃。
    
    彭德怀平日沉默寡言,见人没有多少话。但在表妹面前,他的话匣子就打开了,不是诉说人间的不平和痛苦,就是谈论自己的理想和抱负,滔滔不绝,撩人心弦。瑞莲听得入神,偶尔也插上几句,说到痛快处,两人相视而笑;讲到悲哀处,瑞莲陪着落泪。他为表哥的不幸而叹息,为表哥的勇敢而敬慕。她为他做饭、织布、缝衣、纳鞋、、、、、、他是她的依靠,她是他的希望,二人俨然成了心心相印、难舍难分的并蒂莲。
    
    1913年,彭德怀的家乡乌石一带遭天灾,官府、地主、商人趁机囤积粮食,抬高粮价。饥饿威胁着穷人的生命。真伢子当时只有15岁,却领头闹粮,聚合饥民,强制豪绅富商平价粜粮,引起豪绅恼怒。团防局派人来抓他,家里人劝他赶快逃走。他有一位本家堂叔,刚卖了一头猪,得了1千文钱,让他拿去做路费。真伢子逃到湘阴县的西林围,做了挑堤工。黑心的包工头敲膏吸髓,真伢子做苦力干了两年半,只得了三担半米的工钱。
    
    他气愤地辞职回到故乡,这儿有日思夜想的情人周瑞莲。1916年春暖花开时节,18岁的真伢子在舅舅家里和瑞莲定下婚事。当瑞莲拿出自己亲手缝就的粗布衣给他换上时,无意中看到他的肩头被挑河扁担磨烂的伤痕,她难过得流泪了。未婚妻的泪水撞击着真伢子的心灵。他悲愤地问舅舅:“如今这个世道,究竟哪个怕哪个?”舅舅回答:“没钱的怕有钱的,有钱的怕有势的,有势的怕有枪的。”真伢子觉得这话有理,当时的湖南,“七八个总司令,四五个镇守使”,谁有枪,谁就是称霸一方的土皇帝。要想不受欺压,手里就得有枪!他认为穷人也只有这条出路。
    
    真伢子告诉表妹,他要去当兵。表妹不愿意他离去,又觉得留在乡下吃苦受穷,有啥出路?她只得同意了。
    
    阳春三月,表妹送真伢子上路。他们并肩走着,恋恋不舍,伴着春风杨柳,踏着杂花野草,送了一程又一程。真伢子不忍心叫她再送了,深情地对表妹说:“我走了,要去找穷人的出路。这一去不知哪年哪月才能回来,你能等我吗?”
    
    瑞莲眼含泪水,打开包袱,拿出两双亲手做的鞋袜,鞋底上绣着“同心结”。她悲戚地对真伢子说:“表哥,你去吧,我不拦你,我永远等你!”说着,眼泪再也抑制不住,滴到“同心结”上。
    
    望着眼泪花花的未婚妻,真伢子心如刀割。但是,男子汉不出去闯荡,就在家乡受苦终生吗?他忘不了,就在10岁那年的大年初一,家中无米下锅,他和二弟外出讨饭,黄昏才回家,一进家门,就饿倒在地上;他忘不了,年过70的奶奶,为了一家活命,扭着一双小脚,带着两个孙子,拄着棍子在凛冽的寒风中出外讨饭,被恶狗咬得鲜血淋漓、、、、、、
    
    想到这里,真伢子怒视苍天,果决地对未婚妻说:“守在家里是死路一条,莫如出去,或许能闯出条路来。你放心等我吧,不出三年两载,我就回来接你!”
    
    瑞莲流着泪默默点头。真伢子扭过头去,大步向山外走去;走了大老远扭头一看,瑞莲还站在那儿呆呆地凝望着自己、、、、、、
    
    彭德怀入湘军当兵,当时还不满18岁,用他的话说,是“勉强收录的”。但由于他作战勇敢,处事果断,上升很快,三四年间,由二等兵、一等兵、副班长、班长而到排长,到1921年,已经是代理连长了。
    
    身为湘军下级军官的彭德怀,已经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他无时不在思念着挚爱他的未婚妻,在梦里也常伴着瑞莲的音容笑貌,他的耳畔常回荡着瑞莲“我永远等你”的誓言,心里常翻滚着对瑞莲的承诺。他要把她接到城里完婚,不能让她再受苦了!他要骑着高头大马,用八抬大轿把她接到城里、、、、、、
    
    然而他还没有出发,就从家乡传来了令他万分悲痛的消息:瑞莲已被地主老财逼死了!
    
    原来瑞莲家借债无力偿还,债主逼得紧,走投无路,养母气死了。狠心的债主要卖瑞莲抵债,瑞莲至死不从,呼喊着“真伢子”,纵身跳下悬崖!
    
    闻此噩耗,彭德怀悲痛欲绝,泪湿衣衫,他发疯一般冲上一座山头,面对家乡的方向,撕心裂肺地大喊着,继而又久久地凝立着、、、、、、
    
    二、背叛的爱情——刘坤模
    
    表妹的自杀,在彭德怀的心里刻下了深深的创伤,他恨死了那些恶霸乡绅,发誓要要为穷人铲除天下的不平。
    
    彭德怀当连长,深得士兵的拥护。他对士兵极其爱护,连里废除肉刑,士兵犯纪,只处以记过、罚站;连里有了公积金,他分文不沾,全部用于公益事业。他还在连里组织救贫会,救助有困难士兵。南县有一个恶霸叫欧盛钦,无恶不作,为害乡里甚于土匪。1921年秋,彭德怀派三名救贫会士兵,将欧盛钦秘密处死,并张贴匿名布告,宣布欧的罪状。后来事情暴露,湖南督军赵恒惕派人将彭德怀逮捕,押往长沙,押送的士兵同情彭德怀,暗中把他释放。
    
    后来彭德怀改换名字(原名彭得华)考入湖南陆军讲武堂,毕业后在湘军鲁涤平部当连长。后来编入唐生智部任营长。1927年在国共分裂时他升为团长,在一片白色恐怖中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5年,已是国民军营长的彭德怀27岁,经人介绍,和刘坤模结婚。刘也是湘潭人,生于1908年,是乡间货郎的女儿。他把对表妹的真情倾注到新婚妻子身上。刘坤模读过几年书,彭德怀供她继续上学,教她做人的道理和革命的主张。还为她在湘潭找到一个小学教员的职位,期望她不仅是妻子,还能成为革命的伴侣。刘坤模也爱着彭德怀,庆幸找到了一位好丈夫。
    
    1928年,彭德怀领导了著名的平江起义,创立红五军,开辟湘鄂赣边区,率部上井冈山和毛泽东、朱德会师。他们本来是国民党的军官,现在居然造反起义,和国民政府血腥拼杀,彭德怀自然成了国民党通缉的“匪首”。
    
    刘坤模被这些惊心动魄的消息吓坏了,为了撇清自己,她不顾夫妻情义,竟然昧着良心登报声明,同“共匪头子”彭德怀脱离夫妻关系,以此换来苟且偷安。
    
    彭德怀胸怀宽广,极能体谅别人。他认为她是不得已,情有可原。当时多少共产党人的眷属,由于白色恐怖的袭击,家破人亡,四处漂泊,甚至被抓被杀。他没有责怪刘坤模,甚至还感到一丝歉意:是我给人家带来不幸啊!
    
    此后10年,彭德怀戎马倥偬,南征北战,鏖兵于苏区,浴血于长征,勒马于黄河,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婚姻问题。
    
    抗日战争爆发,国共再次合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八路军和新四军。报纸上刊出国民政府的任命:彭德怀任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副总指挥,名闻中外,国人敬仰。
    
    此时的刘坤模懊悔不已,她恨自己鼠目寸光,不该在10年前在报上刊登劳什子的什么“启示”,斩断了和彭德怀的关系。更不该又和另一个男人结婚,而且还生了孩子。但她又想到,自己和彭德怀毕竟有过结发夫妻的情分呀,他能不念旧情吗?再说他也有对不住我的地方:平江暴动,他拉起队伍就走了,撇下我一个弱女子担惊受怕,无依无靠,我不走那条路,能安生吗?他应该理解我吧?对,凤凰只把高枝占,我应当抛弃现在这个穷家,再去投靠官位显赫的他!
    
    可是,他要是忌恨我,不理我,又该怎么办呢?此时她从报上看到,大批热血青年为了抗日救国,从四面八方奔赴延安。她也是个知识分子呀!于是她也踏上了去延安的征途,说是为了“抗日救国”,实际上是去找彭德怀。他敢不认我吗?
    
    她首先来到长沙,那里有不少共产党人。周恩来就以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副部长的身份,带领一批共产党人驻在长沙。听说他是彭德怀的夫人,周恩来等人肃然起敬,格外优待。她很快就取得了去延安的介绍信。
    
    她终于见到了彭德怀,悔恨、委屈、担心和内疚交织在一起,情不自禁流下眼泪。她诉说了10年来的艰难,委婉而又难过地解释了10年前背叛的“苦衷”,她向他忏悔,要求他谅解,并且信誓旦旦地表示,今后不管遇到什么风浪,决不再离开他。最后,她明确提出,要和他复婚。当然,她隐去了自己再婚生子的实情。
    
    刘坤模的突然出现,让彭德怀深感意外。分别10年,彭德怀几乎忘记了她。此刻彭德怀思绪纷乱,他已年届40 ,还是单身一人,他确实希望有一个温暖的家,至少有人照顾他的生活。可是这个女人曾经背叛过自己啊,他现在怎么样呢?当然她能不避艰险来到延安,说明她也有追求进步的思想。10年前她固然背叛了他,但在那种环境下,似乎也可以原谅。但是,10年了,她的政治表现究竟如何,他是一无所知的。像他这样的高级干部,要和10年来历史并不清楚的女人复婚,是要经过组织上的调查和批准的。
    
    因此,彭德怀没有立即答应复婚的要求。他告诉她,这事需要组织部门的调查、批准。
    
    调查的结果让彭德怀失望,也很生气。刘坤模不仅政治上不坚定,而且在背叛了彭德怀以后,又同另一个男人结婚,还生了一个孩子。眼下的她,竟然隐瞒了这一实情。
    
    彭德怀断然拒绝了她的请求。他郑重地说:“你对革命事业是不坚定的,而且你已经同别人结了婚,还生了孩子。我不能同别人共老婆。你还是回到你丈夫身边,莫让孩子失去亲娘。”
    
    彭德怀的态度如此果决,刘坤模不敢再有非分之想。她只有低下头流下了悔恨的泪水、、、、、、
    
    三、悲壮的爱情——浦安修
    
    1938年,彭德怀已经40岁。前妻刘坤模离他而去,他曾说道,此生委身革命,绝不再娶。眼看着他部下的大小将领一个个娶妻生子,而威名赫赫的八路军副总司令依然是光棍一条,大家都很着急。不少热心肠者来牵线做媒,大都碰了钉子。
    
    就在大家束手无策之时,八路军三八六旅旅长陈赓自告奋勇当红娘。此公不仅足智多谋而且诙谐幽默,他说:“我们都成家了,总不能让副总司令当一辈子和尚呀!”
    
    彭德怀神态严肃,不苟言笑,除了打仗和工作之外,别的无暇顾及。怎样才能引起彭老总的兴趣呢?陈赓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彭老总喜欢打球,何不组织一场女子篮球赛,给他一个“相亲”的机会?
    
    一切准备就绪,陈赓来到彭总办公室:“老总,今天有场精彩的球赛,你是不是去看看?”
    
    “我没时间,你代我看吧!”
    
    陈赓幽默地说:“那,再开生活会,我可要给你提意见了。”
    
    “提什么意见?”彭德怀马上认真起来。
    
    “说你官僚主义,架子大、、、、、、”
    
    陈赓这一招还真灵,只见彭德怀把笔一丢,站起来说:“我有什么架子,走!”
    
    比赛开始了。彭德怀看得十分高兴,陈赓趁热打铁:“首长,怎么样?”
    
    “精彩极了。”
    
    “你看哪个队员好?”
    
    “那个戴眼镜的细高个不错。”
    
    “啊,她叫浦安修,北师大学生,现在陕北公学教书,学问、人品样样都好、、、、、、”
    
    “胡扯!谁要你介绍这些?”彭德怀似乎意识到到什么,马上阻止陈赓往下说。
    
    “我是介绍人嘛!”陈赓哈哈大笑,彭德怀也笑了,好像心也动了。
    
    在陈赓的精心导演下,一个皓月当空的夜晚,彭德怀和浦安修见面了。
    
    浦安修和大姐浦洁修、二姐浦熙修三姐妹,是中国现代史上著名的知识女性。大姐是大学教授、企业家,二姐是著名记者和中国民主同盟的重要干部。浦安修受两位姐姐的影响,很早就走上革命道路,读中学时就参加了“一二·九”运动,1936年考入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爆发后,按党组织的安排,她放弃学业,进入延安,在陕北公学当教员,是才貌出众的“一枝花”。
    
    二人一见面,彭德怀就说:“我是个大老粗,能配上你这个大学生吗?”
    
    “不,你首先是受人爱戴的大将军,你的英雄事迹,是我仰慕和崇拜的。”
    
    “我爱发脾气,修养不到家;还有,我命苦,你跟着我是要受苦的。”
    
    “我想这种苦很有意义,我情愿!”
    
    一次次的开怀畅谈,一次次的心灵碰撞,把两颗真诚纯朴的心紧紧地连在一起。1938年底,彭德怀和浦安修在延安的一座简朴的窑洞里举行了婚礼。一张粗糙的桌子,两把木制的凳子,一副木床板,两床延安土布做的被子,这就是他们全部的结婚用品。然而简朴的窑洞抵挡不住婚礼的热闹,彭老总的老战友、老部下,浦安修的同事和同学都来了,小小的窑洞里,洋溢着喜气洋洋的气氛,荡漾着一片庆贺的欢笑声、、、、、、
    
    婚后的生活,浦安修曾作过生动的回忆:
    
    “那时候,我们过着清教徒式的生活。我不愿在自己爱人领导的单位工作,想独立地在实际工作中锻炼自己,对这一点,德怀很支持,不要求我留在他身边照顾他。我只有星期六才抽空到他那里去,见他总是和战士们过着一样的生活,有盐同咸,无盐同淡。同志们劝他不听,大家委托我去劝他,他也不听,谁也拿他没办法。1939年冬,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望着炉子里闪动的火焰,他向我讲述了他的家世和青少年时代,那是一个充满血泪和搏斗的时代啊!他激动地说:‘什么时候也不会忘记我彭德怀是个什么人!不能忘记我为穷人打天下的使命。我怎么能在战士和人民面前搞任何特殊化呢?’从那时起,我更了解他的为人,也更爱他了、、、、、、”
    
    彭德怀当然也深爱着浦安修,不过他的爱如冬天里的冰雪,能滋润大地万物,却寒冷刺骨,让人受不了。
    
    一次在太行山,浦安修和丈夫聚会以后要回单位了。彭德怀要求浦安修自己背着背包回到工作地点。浦安修说:“我一个回去你放心吗?几里长的山沟,遇上野兽怎么办?你能不能派人送我一程?”彭德怀说:“你这么大个女人还怕野兽?让我派人那不行,等你自己有警卫员的时候,自然会有人送你!”浦安修气得哭了一场:“以后我再也不来看你了!”
    
    还是在太行山,敌人来扫荡,他们夫妻被敌人冲散。后来浦安修回来了,听人说彭德怀这几天常常念叨:“我的天!她死了不要紧,可不要落到敌人手里啊!”她听后,又气哭了:“你个没良心的,咒着我死啊!”彭德怀笑着解释:“要说你特殊,就特殊在一个地方,你是八路军副总司令的老婆,你不能当俘虏,你当俘虏丢的是八路军的脸!”
    
    夫妻之间虽然磕磕碰碰,但二人仍然情深意笃。浦安修回忆说:“在解放战争中,彭德怀独当一面,日夜操劳,运筹帷幄,连打胜仗。艰苦的战争生活,使他更消瘦了,眼皮发肿,周围一圈黑晕。他太疲劳了,我心里深感内疚,觉得没有尽到做妻子的责任,决心留在他身边照料他的生活。中央批准了我的请求,调我到一野工作,任野战军司令部秘书。”
    
    全国解放后,他们好不容易在西安安下一个“家”,床铺还未暖热,忽然朝鲜战争爆发,中央一声令下,彭德怀就毫不犹豫统帅大军入朝作战了。
    
    浦安修回忆说:“入朝后,他很少给我写信。我知道他打起仗来不顾一切,常常几天几夜不合眼,也不怪他。但我是多么想念他啊!1952年,组织上派我参加赴朝慰问团,我想这次终于可以见他一面了。谁知一见到他,就让他当众骂了一顿,说司令员的老婆来了,一百万志愿军指战员的老婆怎么办?谁叫你来的?当时我心里很委屈,眼泪不由得流了出来。但我不怪他,我为有这样的好丈夫而自豪!、、、、、、”
    
    建国以后,浦安修先在西安工作,任西北国营企业党委副书记,后来到北京,历任轻工业部劳资司司长、北京师范大学党委副书记等职务,并当选为第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和彭德怀过了6年的安逸生活。
    
    让夫妻二人的爱情婚姻走向悲剧的,是那场震撼全国的庐山会议。
    
    1959年的庐山会议,忧国忧民的彭德怀就大跃进的问题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提了一些意见,触怒了毛泽东,于是便发动了对彭德怀暴风雨般的批判,随即撤销了他的国防部长职务,并给他扣了一连串可怕的罪名:“反党集团首领”“军事俱乐部主帅”“高饶反党集团余孽”“里通外国”、、、、、、一心为国为民的元帅,平空遭此不白之冤,陷入极度痛苦之中。在周围无情的冷漠和白眼中,他多么渴望得到妻子的理解啊!
    
    浦安修却无法理解,天天以泪洗面。她不相信丈夫会反党,也没有见过丈夫有反党行为,一个为了党的事业出生入死献出一切的人怎么会反党呢?可是那么多的高级干部都说他反党,党中央的决议上、白纸黑字写着他就是反党,这是怎么回事啊!她一遍又一遍地质问彭德怀:“你为什么要写信呢?你是管军事的,为什么要管经济上的事呢?”
    
    彭德怀开始只是默默地听着,时间一长就免不了不耐烦听她无休止的哭泣和埋怨。20年和睦的夫妻生活出现了裂痕。当浦安修责怪他,说他骄傲,要他向毛主席检讨认错时,彭德怀便焦躁起来:“这不是骄傲!我是共产党员,为什么看到党受损失不应当说真话?”
    
    1960年后,铁的事实证明彭德怀的意见是完全正确的,中央又给他扣上“里通外国”的大帽子。浦安修又陷入惶恐之中。回到家里就质问彭德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和赫鲁晓夫究竟谈了些什么?”
    
    彭德怀愤怒地回答:“你不要再问了,你相信我会‘里通外国’吗?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给我加上这丑恶的罪名!”
    
    承受着巨大压力的浦安修当时任北师大党委副书记,平常住在学校,周末回家与丈夫团聚。在这种背景下,周末团聚已不再有往日的温馨,几乎每次都是以争吵和哭泣告终。后来彭德怀安慰她说:“是我连累了你,你很单纯,对党的事情不懂得,还是不知道为好。”
    
    1962年前后的一段时间,浦安修很少回家。一天,彭德怀在卧室里翻书,忽然发现浦安修的一个专用书柜已经空了;又一检查,她的用品也没有了,而自己的书籍用品还留在那儿。他明白,这是她星期日回校时一点一点悄悄转走的!
    
    彭德怀十分伤心,他知道妻子已经有了“二心”了,他们20多年的婚姻已经到头了!但是,自己的处境给妻子带来的巨大精神压力,他也能够理解。自己已经跌入人生的深渊,怎能让无辜的妻子陪葬?
    
    10月下旬的一个星期天下午,浦安修回家,晚饭后,彭德怀坐在桌旁拿起一个梨,削了皮,把梨切成两半,递一半给另一侧的浦安修,说:“你要想分离的话,咱们就分梨(离),这个梨我吃这一半,你吃那一半。”
    
    说完,他把梨送到嘴边。如果浦安修不接这个梨,就说明她不想离婚。然而此时浦安修果决地拿起那半个梨,流着眼泪默默地吃了下去。
    
    彭德怀已下决心不再连累她,因为她才44岁,她还有很好的前程。浦安修也认为,这是在党和丈夫之间做的不得已的选择。
    
    傍晚,彭德怀送浦安修回学校。从此,浦安修就长住在学校。
    
    当时,尽管人们知道浦安修和丈夫已经分居,但对她依然避而远之。北师大在新的党委候选人名单中划掉了她的名字。她陷入了极度痛苦之中。她多么渴望为党工作啊,但却因为和彭德怀的关系被打入另册。怎么办?犹豫再三,她还是将写好的离婚报告交给了北师大党委。
    
    北师大党委将浦安修的报告递给了北京市委第二书记刘仁,刘仁又将报告呈给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杨尚昆说:“划清界限并不一定要离婚呀!”
    
    报告转到周恩来手中。周恩来说:“彭德怀同意吗?离不离应由他们自己决定。”
    
    转来转去,报告又转到了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手中,邓小平在报告上批示:“这是家务事,我们不管。”
    
    就这样,问题搁下了,浦安修和彭德怀的夫妻关系一直未正式解除。
    
    后来,彭德怀知道了浦安修写离婚报告的事,他心里一阵刺痛,久久地坐在沙发上,双目紧闭,脸上的肌肉微微颤抖。半天,他对侄女彭梅魁说:“我的问题没有结束,她的压力太大了,这几年她陪着我遭了不少罪,她受不了这个苦。离就离吧,这也是迫不得已,是政治需要,她只好这样选择了。唉!”
    
    一个星期天下午,浦安修回家了。夫妻二人起初强装笑脸,无话找话。彭德怀知道浦安修的意图,就故作平静地说:“你要走就走吧,我理解你,是我连累了你。希望你以后多保重、、、、、、”
    
    浦安修心头一阵颤栗,背过脸去,哭成了泪人。她希望彭德怀说这样的话,又害怕这样的话,这种痛苦的矛盾像刀子一样割着她的心。良久,她才转过头来,哽咽着说:“德怀,我对不起你,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我以后还会来看你的、、、、、、”
    
    1965年,彭德怀由毛泽东点将赴西南三线,浦安修闻讯前来送行。彭德怀盯着浦安修忧郁的眼睛,说:“我走了,欢迎你到成都,咱们再见面、、、、、、”
    
    文革开始不久,彭德怀又被揪回北京,成了重点批斗的对象。几次批斗下来,彭德怀被红卫兵打得筋断骨裂,皮开肉绽,在鬼门关里过了几遭。
    
    肉体摧残接下来是精神摧残。彭德怀怎么也想不到,1967年8月4日下午,在江青、戚本禹的精心策划下,他被揪到北京师范大学进行批斗。陪斗的除了张闻天、李培之(师大党委书记、王若飞夫人)等,还有他的夫人浦安修。
    
    大会开始了,彭德怀被几个彪形大汉强扭着手臂、做着“喷气式”押到会场。另几个人也以同样的方式将浦安修推到彭德怀面前。自从1965年彭德怀去三线时二人话别后,已有两年未见面了,没想到此时在这种场合见面了!浦安修一眼认出彭德怀之后,再也经受不住肉体的摧残和精神的折磨,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随即几个大汉对她一阵拳打脚踢,硬是把她脚不沾地架了起来。
    
    一个红卫兵头头宣布:“现在,由彭德怀的臭老婆,交代、揭发彭德怀反党反社会主义反毛主席的滔天罪行!”
    
    浦安修不忍心再看一眼面目全非的彭德怀,她的心在滴血,她的声音颤抖而嘶哑:“好,我说,我要说!这些年,我气他,恼他,怨他、、、、、、”她又一次泣不成声,在咽下几口泪水之后,接着又说,“那是我不理解他。虽然我们合不来,但我从没发现他有一点反党行为,没有!没有!!没有!!!”
    
    她终于嚎啕大哭。有人把她推到一边,许多人朝她挥拳、吼叫,但她已经昏厥,什么也不知道了、、、、、、
    
    彭德怀看到被蹂躏得失了形体的浦安修,发疯似地大喊:“为什么要打她!你们打我吧!我和她早就分手了,她是无辜的!你们放开她!放开她!、、、、、、”
    
    然而,任凭他喊破嗓子,无人理睬。他的呼喊很快就被惊天动地的口号声淹没了。接着,一群暴徒扑上来,把他打得鲜血迸流、、、、、、
    
    后来,浦安修在谈到那次批斗会时,依然止不住肝肠寸断,悲戚万分:“我终身遗憾啊!我没有把我的话全说出来,没有能让他理解我。过去我们闹过,闹得不可开交。只有到了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才真正认识他,理解他,也更爱他,敬他!”
    
    遗憾的是,那次批斗会的“见面”,竟然成了夫妻二人的永诀。直至1974年彭德怀去世,浦安修再未见丈夫一面。
    
    1978年12月,党中央为彭德怀平反昭雪,过去的“罪人”又成了为国为民刚正不阿万民敬仰的大英雄。如何看待彭德怀和浦安修的婚姻问题?中央领导在仔细研究了全部历史以后,对她曾提出和彭德怀离婚、要和彭德怀“划清界限”一事给予了谅解。
    
    尽管如此,毕竟免不了人们的闲言碎语,浦安修主动提出离婚、“抛弃”彭德怀的行为,成了抹不去的污点。浦安修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走完了她生命的最后历程,于1991年5月因患癌症离开了人世。
    
    叱咤风云的彭德怀元帅,一生经历的三次爱情婚姻,都以热望开端,而以悲剧结束。第一次和周瑞莲,是真正的爱情,却被黑暗的社会所吞噬;第二次和刘坤模,是虚假的爱情,背叛他的既有社会的险恶,也有人性的自私;第三次和浦安修,是复杂的爱情,又是沉重的爱情,这一次爱情悲剧,怨不得社会,怨不得人性,完全是胡乱折腾、摧残人性的极左路线造成的!(马双有)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0014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习近平拍板《彭德怀元帅》电视剧涉庐山冤案
·彭德怀侄女彭钢少将病逝 部队高官悉数到场 (图)
·兰州强拆:被习近平接见、彭德怀的秘书被打/视频
·温家宝打断了彭德怀三根肋骨?
·清流浦:谈彭德怀和亚忠诚
·彭德怀打了金日成几耳光?
·二死其身的忠臣彭德怀/梁衡
·从陈水扁、刘少奇、彭德怀、几张照片想到的/李悔之
·“诗人”彭德怀/陈道军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 以越南地名命名的香港街道
  • 刘蔚:就身心健康而言,美国人人过的是中共地方省长,部长
  •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 柏林墙的倒塌与“信息柏林墙”的建立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 博客最新文章: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六)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無能的香港警察
  • 陈泱潮6.從國際學術思想界看《特權論》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张杰博闻金一南少将透露了那些中共打击香港的机密?谁是真正的白眼
  • 谢选骏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 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想要解放自己,首先要铲除共匪政权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虚荣、虚伪
  • 谢选骏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 北京周末诗会70年代我们的女神/丁朗父
  • 谢选骏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 曾节明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
  • 张杰博闻清流铺:共产党崩溃中国会天下大乱吗?
  • 谢选骏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 陈泱潮5.從官方看《特权论》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胡志伟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忌妒、嫉妒
  • 曾节明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国佛州柑橘九成染中国“柑橘艾滋黄龙病”
  • 中国解除美国禽肉进口限制
  • 柬埔寨总理有条件释放反对人士
  • 报告:气候变迁衍生问题多 伤害一整个世代健康
  • 中国泳星孙杨面临2-8年禁赛
  • 美国大豆滞港没地方存 中国再购7船美国大豆
  • 澳大利亚立新规防范外国干预大学 针对中国?
  • 陆指台拒延春节加班机时间 台称运量足否认拒绝
  • 香港周末宵禁?消息很快被撤掉
  • 香港冲突加剧 两岸和外地大学生纷离港
  • 警发逾三千防暴弹 但法庭拒颁令禁警入校园
  • 香港暴力急速升级 谁之罪?
  • 港三大提早今起结束本学期 各大学续停课
  • 新丝绸之路覆盖德国吕根岛
  • 美失业率低 现有问题是有工作找不到人做
  • 英国金融时报社论:香港当局失去正当性
  • 大型中国传统灯会将在法国尼斯亮相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