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从朱明国“消失”看如何为领导“辟谣”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1月28日 转载)
    
    从朱明国“消失”看如何为领导“辟谣”


    “朱明国在本报发表署名文章。”
    
    打开6月4日的《南方日报》,你会在封面导读一眼看到这12字标题。
    
    这篇文章的副题则是,“题为《发挥广东优势 大力推进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
    
    你不必翻到第2版,拜读这位广东省政协主席长达8000余字的“旧文”。是的,文章无甚新意,却不妨碍该事件本身的话题性和新闻性。
    
    其时,关心政治的中国人都看得出来,这是一次官方“辟谣”。
    
    6月2日,多家港媒报道,朱明国近80天未公开露面,传其遭立案调查。
    
    翌日(6月3日),广东省政协方面利用本地媒体,打出了一套“组合拳”。
    
    除了安排6月4日见报的上述署名文章,当天晚间,《广州日报》在网上发布“即时消息”:政协第十一届广东省委员会第十四次主席会议6月3日在广州召开。副主席梁伟发主持会议。
    
    两句话之间,还夹了一句:“受在北京学习的省政协主席朱明国的委托。”
    
    此后,网稿中的“在北京学习”更是被进一步细化为“正在中央党校学习”。
    
    近三个月来,这也是朱明国首次出现在广东本地媒体报道中。
    
    该稿件后面的署名通讯员,正是广东省政协宣传信息处副处长。
    
    经由这一系列的官方“辟谣”动作,今年5月底6月初以来,朱明国遭遇的被查传闻自此暂告一段落。
    
    5个多月后,朱明国还是“栽”了。
    
    中央纪委网站11月28日15时20分宣布,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在11月28日出版的《南方日报》上,朱明国最后一次以“省政协主席”的身份出现在这份广东省委机关报上。
    
    他的政治生命也自此作结。
    
    11月25日至27日,广东省委召开省领导专题学习讨论会,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精神,分析研究广东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形势,研究谋划下一步工作的思路和举措。
    
    “两天半的学习讨论会既务虚又务实,省委常委,省人大常委会主任、省政协主席,副省长,省法院院长、省检察院检察长逐一发言、、、、、、在事关广东发展的一系列重大问题上形成了共识。
    
    如何“正确”地辟谣,是一门技术,也是一门艺术。当领导遇上“谣言”,作为下属不能不作为,更不能乱作为。
    
    不过,如果这位领导自身有问题,就算再高明再有智慧的下属,也只能坐看“谣言”慢慢变成遥遥领先的“预言”了。
    
    准则一: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领导也是普通人,被举报传闻“骚扰”,很难不为所动,他们也有“辟谣”的心理需求。据媒体后来“扒皮”,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对媒体的回应,就是在刘铁男的要求下进行的。
    
    2012年12月6日上午,时任《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连发3条微博,实名举报时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涉嫌学历造假、与商人结成官商同盟、与情妇反目。
    
    时任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曾亚川立即对媒体作出回应,称上述消息纯属诬蔑造谣。其表示,刘铁男本人正在国外访问,已经得知此事。他还称,“我们正在联系有关网络管理部门和公安部门,正在报案、报警。将采取正式的法律手段处理此事。”
    
    当然,故事的结局大家都已经知道了。2013年5月12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刘铁男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无疑给了该局新闻发言人一次重重的“打脸”。
    
    连人民日报官微都看不下去了,反问,“新闻发言人本是公职,怎会沦为‘家奴’,为个人背书?”
    
    但正如人民日报官微所言,新闻发言人是公职,维护的是本单位形象,而非领导个人。后者是否“清白”,掌握举报线索和证据的是纪委部门,无论有无初查、立案、查实,纪委部门才最有发言权。
    
    领导所在单位人员一不掌握材料,二与当事人利益攸关,即使“辟谣”,也无权威性。
    
    因此,“辟谣”的第一准则是有针对性,知道什么说什么。否则,谁才是造谣者,真要看谁没法笑到最后。
    
    领导有没有被举报,举报内容是否真实,“不清楚、没听说”,打打马虎眼就过去了。再官方一点,就推给纪委组织部门,留待他门向社会公布。
    
    这时,记者听得直跺脚,那也不妨透点料,大家都好交差。比如领导在中央党校学习,没有问题,领导在国外访问,也没有问题。话不用说太满,至少现在,领导并没有受到控制,一切工作正常。
    
    如此,领导的心愿也可以了了。
    
    身在官场,必须严酷地认识到,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要知道,那年某地警方“辟谣”世界末日,网友还会反问“警察叔叔,你是怎么知道的?”
    
    准则二:有不说的真话,但不要说假话
    
    要评选今年新闻最热词,“你懂的”一定能占得一席。
    
    在2014年的全国政协大会首场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吕新华回应《南华早报》关于某前政治局常委的问题时,自称和媒体记者一样,在个别媒体上得到一些信息。“无论什么人无论职位有多高,只要触犯党纪国法,就要严厉惩处。”末了一句,“我只能回答成这样了,你懂的。”
    
    总有一些问题,只等捅破窗户纸。在“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的节骨眼上,如果不想遭到历史的鄙夷,不说假话就是底线。
    
    有时候,巧妙地卖萌可以漂亮过关。“你懂的”,便是更高级的“打马虎眼”技巧。
    
    相反,那些动辄就指着媒体的鼻子喊“纯属造谣”的,只能说还too simple。据新浪财经报道,国家能源局新闻发言人在接到媒体电话之后,不仅爽快背书,还对记者确认可以发、快点发,那就是no zuo no die了。据说,他后来也后悔自己的草率,仕途也受到了一定影响。
    
    准则三:卖萌不是万能的,真诚至上,恐吓无用
    
    当然,卖萌也要择机而动、适可而止,否则就会弄巧成拙。
    
    铁道部发言人这个位子也是个烫手山芋。王勇平就为世人留下了“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的金句。
    
    在“7·23”动车追尾事故26小时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问及“为何救援宣告结束后仍发现一名生还儿童”时,他回答:“这只能说是生命的奇迹”。
    
    之后,问及为何要掩埋车头时,他说了一番听来的无厘头的解释,紧接着用力一甩头,“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此外,不合时宜的笑脸,曾经害过“表叔”杨达才,在此也加剧了对王勇平的“差评”。无论如何,给领导辟谣,真诚的态度是最重要的。
    
    事故一周后的7月30日,《经济观察报》头版刊登《分拆铁道部》,报道称,铁道部正谋划筹组三大集团,将实行政企分开。对此,铁道部回应称,这则报道系谣言,并表示保留向相关人员依法追责的权利。
    
    这句句式在官方“辟谣”中也很常见,国家能源局用得更“过”一点。
    
    后来,《经济观察报》头版公开道歉,撰文记者“被辞职”。没想到两年后,当年的“谣言”成了现实,铁道部确实政企分开了,这位记者说,“知道这一天会到来,所以我淡定从容。”
    
    如果“谣言”坐实的一天终于到来,受命为领导辟谣的,你们也能从容淡定吗?
    
    准则四:少说多做,不动声色地刷存在感
    
    少说多做,仍然是官场通行的法则。这也是聪明者的选择。
    
    从“辟谣”技术来看,广东省政协6月份不能说不成功:与其多说多错,不如借力打力。借助媒体的公信力,用署名文章、报道里“夹私货”,甚至安排几个镜头,刷出领导的存在感,“谣言”便可不攻自破。
    
    准则五:如果领导自身有问题,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了
    
    距离广东方面上一次“辟谣”5个月后,朱明国还是落马了。
    
    这一事实充分说明,打铁还要自身硬。如果领导自身没有问题,所谓的“谣言”很快就会不攻自破;如果领导自身问题连连,就算这次侥幸过关,该来的总会来的。
    
    刘铁男如此,朱明国亦然。不知道6月份为他尽力“辟谣”的下属们现在作何感想。
    
    来源:澎湃 (博讯 boxun.com)
41418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国美高层辟谣"黄光裕出狱" 律师称其明年可假释 (图)
·央视辟谣称"铁路客运最快年底涨价"消息不实
·网传山东天津中小学因北京污染停课 多地辟谣 (图)
·上海教委主任外逃? 官方辟谣 (图)
·安排江泽民的儿子露面见报 疑间接辟谣
·安排江泽民的儿子露面见报可能为江泽民病逝传言间接辟谣
·央视辟谣:尚未确定高玉伦已被武警包围山中 (图)
·刘铁男、宋林等多名官员在官方辟谣后被调查 (图)
·传贾庆林贺国强被抓 内媒一次过辟谣 (图)
·网传暴恐分子伪装工人闯入民宅施暴 沈阳警方辟谣
·网传“男子在玉米地被麻醉挖肾” 多地警方辟谣 (图)
·令计划现身北京藏学研究中心“辟谣” (图)
·传姐姐被双规 令计划现身 “辟谣” (图)
·贾庆林现身秦皇岛辟谣预示北戴河会议将召开 (图)
·求辟谣: 郭伯雄将军逃脱记 (图)
·贾庆林现身秦皇岛 “辟谣”功效难料 (图)
·宋祖英挪用军费遭调查?部下出面辟谣 (图)
·明天系“辟谣”:承认曾参与“鲁能重组”但并未外逃 (图)
·嫣然发声明辟谣:李东未取得董事资格 (图)
·求辟谣:中国移动的“一国两制” (图)
·温家宝海外辟谣为中共官员楷模
·汪兆钧:辟谣!
·迟到的中共版维族青年闯红灯被射杀‘辟谣’/伊利夏提
·中石化对“非洲牛郎门”的“辟谣”是在侮辱网友智商! (图)
·马光远:满足纳税人信息饥渴远比辟谣重要
·信息时代 辟谣其实并不困难
·从“空军辟谣”看“爱国主义”/薇萍
·王若望夫人羊子辟谣声明
·从胡德平“辟谣”看中共政治生态/师度
·内蒙古自治区地震局:不断的“辟谣”,为何成了不断“造谣”?
·地震局乱辟谣违反了地震法/秦亚青
·令人愤怒的地震辟谣/谭松年
·刘逸明:法院就胡斌替身说“辟谣”是越俎代庖
·方静“间谍门” 中国式辟谣
·铁道部亟待提高“辟谣”水平/章发林
·支支吾吾的辟谣——“中央特供中心”慌了手脚
·政府一辟谣,百姓就发毛?/陈赐贵
·北京访民吴田丽 紧急辟谣——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一封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