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南一位给血站当托的农民悲惨遭遇记/陈秉中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22日 来稿)
    2014年6月,我去河南省汝州市看望因上访讨说法被蒙冤判刑的5名受害者那天,该市马庄村农民老胡夫妇,也来向我陈述他们因给血站当托令人心碎的遭遇。下面就是他们的诉说。

轻信“以血致富”谎言坠入无底深渊
    1990年代初是河南“血浆经济”大发展时期,为了摆脱贫困,信笃血站“以血致富”的宣传,许多农民纷纷加入卖血大军,特别是豫东南一带出现了一窝蜂般拥至血站争先恐后卖血的热潮,老胡夫妇也卷入其中。当时平顶山市解放军152医院血站站长张副院长动员他加入该院办的血站,说能够挣大钱,该院一个新的采血点就这样在马庄村老胡家建立了起来。由老胡出面动员,把本村和邻近村庄想卖血的人引领到他家的采血点,每领来一位能挣5毛钱,然后包车去152医院做血型化验,车费从卖血者所得报酬中扣回。老胡每天至少能领100人,多时可达200来号。化验完血型就回到老胡家抽血,每抽取400毫升卖血者可得50元,这在当时是一笔可观的收入。老胡虽然领一个人所得不多,但领的人多了也就水涨船高。1993至1994年间,老胡粗略估算,来到他家抽血的少说也有6000人,天天 “顾客”盈门。
    每个血站一般都有几个采血点,一个采血点一年就能有6000人卖血,河南全省经批准的“合法”血站就有200多个,至于在乡和村自行建立的非法血站就更多了。河南省了解内情的人士说那几年至少有一二百万农民卖血,显然他们所言非虚。这就为河南艾滋病泛滥成灾提供了适宜土壤。
    老胡算不上“血头”,“血头”要从出售血浆中提成,老胡的收入只不过是“血头”的一个零头,血站当然挣得更多了。这就是许多市县的人民医院,中医院、卫生防疫站、妇幼保健院以及部队医院为了创收大办血站的原因,深受其害的则是卖血农民。
    同年,河南省驻马店军分区医院也办了创收的血站。
    
    驻马店军分区医院发给卖血农民的献血证
    河南一位给血站当托的农民悲惨遭遇记/陈秉中


    另据2000年7月对汝州市一个地下采血窝点化验结果显示,采集的400多袋血液,100%含有艾滋病毒,41%含乙肝病毒,含丙肝病毒亦是100%,极具杀伤力。一些知情者举报河南省推行“血浆经济”那几年至少有三五十万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而且大多数又同时感染丙肝及乙肝病毒,绝非空穴来风。

老胡挣大钱了招灾惹祸挨了一刀
    老胡那一二年到他家采血点的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惦记他的人算计着这家伙没少来钱。一天,戴着黑头套的歹徒趁夜色潜入老胡家,让他拿出钱来。老胡伸手给了歹徒200多块。“你这是打发要饭花子的”,喀嚓一刀剌入老胡的左大腿,血流如注。与我会面那天老胡特意让我看他腿上留下的伤疤。这一刀把老胡吓懵了,他深知钱来得太容易,必定招灾。
    
    陈秉中在汝州市会见老胡夫妇
    河南一位给血站当托的农民悲惨遭遇记/陈秉中


    那天我问老胡,你发大财了吗?他掐着指头算,一次一人挣5毛钱,其收入满打满算也就是三四千元。挨了一刀老胡觉得太不上算了,好玄丢了命。在我看来,老胡是一位老实巴交的农民,挣那点辛苦钱实属不易。

老胡被剌赔了夫人又折兵
    老胡家采血点每天上百人采完血后要清洗针头、针管和输血用的塑料管,清洗后再用蒸锅消毒,这些活全由老胡夫人一手包了。在清洗针头过程中常被针头剌破手指,但因过不了一二天就完好如初,所以老胡夫妇总不以为然,无孔不入的艾滋病毒就这样乘虚而入。经过一段潜伏期,老胡夫人病倒了,发烧、咳嗽、出皮疹和不明原因的消瘦这些艾滋病症状都一一显现,一经检测是艾滋病毒感染者,成了感染艾滋病毒的另一类型患者。夫妻俩遭遇到如同天塌地陷一样的打击,晕头转向。他们从没有想到挣点血汗钱会有这么大的风险。在他们夫妇办采血点期间,152医院张副院长带两名军医每周两次到采血点巡视和指导,老胡夫人得了艾滋病,他们则成了甩手掌柜的,什么都不管了。后来张副院长离开医院走人了,再找152医院根本无人理。找当地政府更是一推六二五,人家说,这与我们无关。老胡夫妇要求赔偿的愿望就这样落空。
    老胡夫妇说到这里,哽咽不止,“甭提多后悔了,这后悔药可怎么吃呀”!

后悔莫及又遭儿子嫌弃只能自打嘴巴
    当儿子得知妈妈为挣钱得了艾滋病,气不打一处来。在村里只要外人知道你家大人得了艾滋病,儿子要想找对象,别想人家姑娘进你家门。好不容易找到对象了,因不敢暴露真实身份,没有结婚登记就“结婚”了。由于违反婚姻法,孙子8岁了还上不了户口,如果花大钱托关系去办,又拿不出那么多钱,几年没办成。年近30的儿子天天没有好脸色,总想把二老驱逐出家门。当妈妈的恨谁呢,只能恨自己。精神上遭遇的自己往自己脖子上套绳索的摧残,已近崩溃,近一两月个月来不止一次地抽打自己嘴巴。我与老胡夫人会面那天,脸颊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依然可见。
    
    老胡夫人自责伤及的脸颊
    河南一位给血站当托的农民悲惨遭遇记/陈秉中


    老胡夫妇与我交谈结束时深沉地对我说,希望陈老先生有机会向上边给我们说说话。他们那种无助而又期待的神情,令我心痛。无疑老胡夫妇是河南推行“血浆经济”的受害者,河南那么多的血站和不计其数的采血点,身受其害的何止老胡夫妇一家。应当说的是,河南推行“血浆经济”导致成千上万卖血者感染艾滋病毒,和人为因素造成的像老胡夫人那样染上艾滋病的,都应追究领导责任并给予国家赔偿。跑了和尚跑不了庙。152医院是无法推卸责任的,同样负有给予老胡夫人赔偿的道义责任。我为他们说话讨公道,责无旁贷。我只能用笔为所有在“以血致富”诱骗下遭受不白之冤的受害者,竭尽全力为之呐喊。
    临别,我同老胡夫妇一起吃了河南名小吃,羊肉烩面。
    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 陈秉中
    2014年9月20日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6710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甘肃胁迫未成年人卖血案续:血站员工每年有指标
·云南余震不断天气恶劣灾区成孤岛 灾民苦等救援及物资血站告急 (图)
·新乡怡园广场移动义务献血站抽死了献血者 (图)
·江苏常州市中心血站原站长曹伟春因受贿获刑六年
·卫生部要求血站血袋贴唯一条码 可追溯至献血者
·卫生部要求血站采血袋贴唯一条码可追溯献血者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 中国须学美国:少点外交辞令,多点直抒胸臆
  • 美国国会参议院一致通过《西藏旅行对等法》
  • 博士与逃犯
  •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 明太祖朱元獐兽面兽心的来历
  •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 为什么加拿大的审判是荒唐的?
  • 为什么加拿大的审判是荒唐的?
  • 小蚂蚁的讨伐檄文
  • 孟晚舟案:戴手铐违反人权?
  • 中国崛起使得反对运动水涨船高
  • 法律人士批中共新法要公民协助提供情报
  • 没有喝醉的普京总桶是什么样子的
  • 新書出版預告──石破天驚!政治上對「郭文貴現象」一劍封
  • 王小东挖坑让习近平跳,对领导何其毒也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电信诈骗政治犯家人真缺德
  • 陈泱潮20.7.從百年來中國、菲律賓和日本的變遷,看亞洲民主化的
  • 藏人主张民進黨如何刮骨療毒與台灣的未來
  • 苦难的中国让我再尝试一次网络言论自由!
  • 谢选骏孟晚舟显然比马云更高等
  • 野火“阳光产业”的阴暗面:怎样的养老?
  • 吕洪来-自由谈从马云推出的无人酒店看,“无人”真能成为未来潮流吗?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奉承美国是统一世界的秦始皇
  • 中国战略分析杨子立(评述):中俄联手危害民主
  • 生命禅院《修仙篇》前言/雪峰
  • 谢选骏小孩都知道川普是白痴
  • 张杰博闻从贸易战到政治追杀“一碗粥”引发的三国战争
  • 谢选骏使美国伟大的是司法体系而不是个人权力
  • 高洪明乌克兰:畸形的外交,不幸的国家
  • 谢选骏请客吃饭就是中国式行贿受贿
  • 曾铮不動聲色StayUnmoved
  • 谢选骏彼得原理不知自己来自福音书的启示
    论坛最新文章:
  • 华为赞助外国高校 实现“未来种子”计划
  • 法国外交部网站遭黑客入侵公民个资被窃
  • 中国斥美国对等进入西藏法案是粗暴干涉中国内政
  • 教育部拔管再遭监院纠正:违反大学自治斲伤政府信誉
  • 蔡英文批吴宝春的声明是大陆政治压迫所致
  • 访日游客今年将突破3000万人次最高记录
  • 法德纪录片:习近平的世界
  • 华为拟在全球化解各国安全担忧
  • 性 金钱 文化:中国人告诉你改革开放40年
  • 华盛顿今将正式宣布推迟对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税
  • 中国11月工业生产和零售消费增长放缓
  • 日本拟在5G通信系统中不断剔除中国产品
  • 俄罗斯教科书删除“占领中国领土”北京闷不吭声
  • FBI:中国商业间谍活动俨如癌细胞转移威胁美国安全
  • 法官判一地两检合宪合法“撇除法律争议有利香港利益”
  • 特朗普:从来没有指示科恩违法
  • 法国斯堡恐袭逃犯终被警方击毙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