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金朝千年皇宫遗址荒废20年 将改建成会所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16日 转载)
    来源: 北京晨报
    
    记者近日拍摄的荒废近20年的“青年湖公园”。
    金朝千年皇宫遗址荒废20年 将改建成会所


    
     即将开工建设的“金中都项目”规划图。
    金朝千年皇宫遗址荒废20年 将改建成会所


    
    聚焦
    
    千年皇宫遗址将变身会所
    
    荒废近20年的“青年湖公园”终于有了进一步消息。一家深圳房地产公司购得其开发权—这座近千年的皇宫遗址将由“烂尾楼”再度变身为“会所式高端商务办公区”。北京晨报(微博)记者近日获悉,考虑到青年湖公园是京城唯一一片金代皇宫遗存物,西城区政府拟斥资回购,开辟为“鱼藻池公园”,但未果。这个名为“金中都项目”的房地产项目即将开工。
    
    现状 烂尾楼已挺立20年
    
    白纸坊桥西的“青年湖公园”是南城百姓熟悉的游泳场,也是861年前的金朝皇宫遗址所在地,所谓“金中都”—北京作为首都的历史就是从金朝开始的。虽已荒废近20年,青年湖公园的门口处还镶嵌着“金中都太液池遗址”铜牌子,并注明“1984年公布为北京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只有皇宫里的池子才能叫“太液池”。唐朝的长安大明宫有太液池,明清北京城有太液池—北海、中南海。金中都的太液池又叫鱼藻池,1958年“大跃进”,北京市组织青年学生疏通鱼藻池,因此得名“青年湖”,1965年建成游泳场—这里不仅是北京最早的公共游泳场,更是北京市现存唯一一片金代皇宫遗址。
    
    至今在地图上,这里还是一个马蹄形的绿色区域。历史上的鱼藻池就是一片马蹄形水域,中心是湖心岛。1994年,这个北京市民的大众体育场沦为房地产项目,开发商在湖心岛上建起11座小别墅。工程随后烂尾。千年故都遗址、昔日的皇家园林沦为“鬼楼”引起媒体和专家的广泛关注。2002年北京晨报以《都市里的一片“鬼楼”》率先披露此事,有“北京申遗第一人”之称的侯仁之院士特委托学生朱祖希致信北京晨报,称鱼藻池是千年文物,是京城最早的“生命印记”之一,建议把“鬼楼”开辟成鱼藻池公园。2004年,93岁高龄的侯仁之探望青年湖,面对烂尾痛心疾首。2010年朱祖希先生表示,将继续呼吁拆除烂尾楼,修建鱼藻池遗址公园。2013年10月侯仁之先生辞世,而“金中都项目”最终规划也是在这一年敲定的。
    
    规划 密密麻麻都是商务会所
    
    2010年后,鱼藻池易主,经过3年的项目运作,一个新的房地产项目—“金中都项目(原金宫花园会所式公寓翻改建项目)”即将诞生在鱼藻池。根据规划书,这里的定位是—高端商务办公区和会所,“打造具有皇家气质的高端商务办公区”。
    
    效果图显示,青年湖也就是鱼藻池的水面部分将被恢复,北部、西部和湖心岛上都将建成地下两层、地上三层的商务办公楼,“用来做文化办公会所,为文化传播公司和个人提供有品位的办公空间”,湖心岛上建有“鱼藻殿”,是“中心会所”,“作为文化交流中心使用”。东部也就是邻近西二环一侧规划是大门、连廊和榭。连廊“向公众开放,是沿湖浏览空间,也可出售文化商品等”,榭是“水下展览馆的入口,展览馆内展示鱼藻池的历史文化,展示各类艺术品以及文物等,也可进行文物的出售和拍卖。”在规划图的东南角有“侯仁之碑亭”。水面之下建有“水下辽金遗址展览馆”。记者数了数,大大小小的会所大约有15座,比烂尾楼多出4座。
    
    2011年北京市文物局在《关于金中都太液池水面保护设计方案有关事宜的批复》中提到:“金中都太液池遗址为北京现存金中都宫城唯一遗址,是研究金中都城宫室的重要实物,为加强对金中都太液池遗址的保护,按历史原貌恢复水面,符合专家的论证要求。”同时提出,水面的恢复应保证不少于1.5万平方米,如有可能尽量扩大水域面积。
    
    2012年,北京市文物局在《关于金中都太液池遗址文物保护方案核准意见的复函》中又提到:“此工程为文物保护工程,应严格遵循文物修缮‘最少干预’和‘不改变文物原状’等原则。”北京晨报记者注意到,来自市文物局的两个批复主要提到的都是太液池的恢复和保护,对于地上面积如何使用并没有明确说法。但是,市文物局也明确提出建议:建设辽遗址展览馆,对市民开放。项目规划书中也明确表示:东岸、南岸池边的水榭、观赏连廊、方亭、侯仁之碑亭均对市民开放。
    
    北京晨报记者就此方案采访“西城区文化委员会”主任孙劲松,他表示,这是一个将错就错的方案。所谓“会所式商务办公区”,根本就是“私人专属”的代名词。以这样的规划,即便鱼藻池恢复了,老百姓也难有机会一睹它的风采。
    
    窘态 西城区欲回购遭拒绝
    
    “金中都项目”实施需经过三个步骤:考古挖掘、编制文保方案、建设项目的具体实施。2012年6月,鱼藻池完成了考古勘探;当年11月,市文物局正式批准了文保方案;目前只剩第三步—项目开工。开发商预计用2年时间恢复鱼藻池,完成“金中都项目”建设。
    
    时隔近20年后,鱼藻池再度复活的传闻引人关注。侯仁之院士仙逝后,他的学生朱祖希和北京著名商史专家袁家方致信西城区政府,以区政府顾问的身份质疑该项目,并建议由政府收回鱼藻池地块,开辟为鱼藻池公园。朱祖希在信中表示,这样做“既妥善地保留了860多年前金中都城的一处遗址,又可以形成北京西南包括蓟城纪念柱、辽金城垣博物馆、金中都宫城遗址纪念阙、鱼藻池公园等在内的‘金中都文化遗址系列’。”
    
    北京晨报记者近日获悉,西城区有关部门根据专家建议,设想以成本价回购鱼藻池地块,并给予开发商适当补偿,确保企业利益不受损失。但是,开发商则明确表示,有能力独立开发建设好该项目,会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处理好城市改造开发和文化遗产保护的关系。
    
    没听说过皇宫
    
    只知道有鬼楼
    
    鱼藻池已被高墙包围近20年,园内没有湖水,荒草一人多高,盘踞着11座烂尾楼,都是两三层的别墅,面目狰狞,残垣断壁、窗洞漆黑。荒草深处,可见近1米多深的沟壑—这里就应该是马蹄形的水面部分。平坦的地方残留着网球场的铁栏杆。
    
    81岁的郭春梅老人是当地老住户,家住鸭子桥北里社区,与鱼藻池只一街之隔。她告诉北京晨报(微博)记者,除了游泳场,上个世纪80年代青年湖公园又辟出了网球场和棒球场。“广安门一带,家家的孩子都在这里游过泳,打过球。北京棒球队的孩子们天天在这里训练。原来别墅窗户都是安好的,后来被人们偷去烧火了。现在鸭子桥一带的居民不一定知道皇宫了,可一准都知道这有一片鬼楼。”
    
    老人表示,她1951年嫁过来时,青年湖的湖水还是马蹄形的,有芦苇,有水鸟。马蹄形的湖水中间就是人家儿,种着苹果树、李子树,人们趟着湖水去偷苹果。岛上一直住着一位德国人,是双合盛啤酒厂的律师。1952年政府收回鱼藻池。“打那儿起,我们这些老百姓就可以随便进出了。一直到2010年前后,我们还可以到里面去遛弯。”
    
    由于开发商是依法获得土地使用权,“金中都项目”实施似乎势不可挡,侯仁之院士建鱼藻池公园的夙愿终将落空。
    
    调查
    
    开发商如何占领“皇宫”
    
    一个挂牌保护整整30年的“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是如何落入开发商之手的?为何盘踞故都遗址上20年之久的鬼楼烂尾不见收拾,如今成为开发商赚钱的工具?北京晨报记者力图解开谜底,很多情况都由于“太过复杂”,而“根本说不清楚”。但是,金中都遗址多舛的命运,恰从个案角度,解读了北京市文物保护传承与开发利用的角力与妥协。
    
    曲折 文保单位早已数度易手
    
    1994年原宣武区体育局用土地与一家房地产公司合作,成立了“北京金中都置业有限公司”,启动“金宫花园”项目,项目地址在“鱼藻池旧址内”,面积近4万平方米,土地性质为公寓,70年使用年限。
    
    当时批准建设的房屋面积近2.3万平方米,共11栋,三至四层,建筑物最高为16米。当项目建设到主体工程封顶时,由于提供建设贷款的银行倒闭,“金宫花园”的建设资金链条断裂,于1998年至2000年,分别被北京、海南、上海三地7家法院交叉封存,由此出现鱼藻池用地的权属纠纷,陷入烂尾困局。
    
    2004年,原宣武区政府对“金宫花园”进行股权整合,新公司于当年重新取得了土地使用证,修改规划方案,建设内容为办公,总建设面积为2.9万平方米,其中地上两层1.5万平方米,地下两层近1.4万平方米,建筑檐口高度为13.8米。
    
    与1994年规划方案相比,2004年的规划方案降低了建筑物的高度,缩减了地上面积,鱼藻池的用地性质由“公寓”变为“办公”和“客房”。但由于各种因素及股东意见不统一,该项目再次被搁置。
    
    2010年,“金宫花园”项目股权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出让,“立业京城房地产有限公司”获得项目100%股权。整个项目股权收购、财务成本及各项运营成本投入7亿元。
    
    “立业京城”是深圳立业集团的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其“正在北京市西城区开发占地70亩的顶级别墅项目”,并表示,“追求每个项目均能做到对土地价值的最大化开掘”。
    
    “立业京城”将项目规划为地上两层,地上三层。地上面积虽然没有变化,地下面积却增加近2万平方米,总面积近4.8万平方米。
    
    遗憾 政府曾想接手苦无资金
    
    从鱼藻池沦为房地产项目那天起,文保专家就没有停止对它的拯救,相关政府部门更想亡羊补牢。
    
    资料显示,原宣武区政府本想收回鱼藻池,并根据侯仁之先生的建议,恢复太液池水面,建鱼藻池公园。但是,项目多达2亿元的欠债,让当时的宣武区政府无力承担。其间,时任北京史研究会秘书长的李建平研究员提出,应该像保护圆明园遗址公园一样对待鱼藻池。将鱼藻池遗址确定为“金中都皇家园林遗址公园”,拆除违建,恢复水面,给子孙后代留个千年古都的念想。
    
    2004年该项目股权进行整合,鱼藻池有望再次动工。文物部门就规划方案征求专家意见。面对规划方案,侯仁之、罗哲文、徐苹芳、王世仁四位文保大家无奈表示:这是解决鱼藻池长期破败现状“不得已而为之的方法”,并提出,“减少园内住户,提供必要的地段对市民开放。鱼藻池南侧道路的规划应与鱼藻池衔接好,保证不再占用鱼藻池的范围。”
    
    北京旧城保护专家、时年70岁的王世仁先生更是提出,金朝皇宫宫殿遗址几经建设已荡然无存,环境更多次变迁,鱼藻池的价值主要是水面。因此,保护鱼藻池就要求水面不能再减,而且必须尽量扩大,水池岸应向北再拓10米左右,“现在的方案(编者注:2004年方案),在功能上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但水池及周边一定距离应当是公益开放的空间。公共部分与封闭管理部分要协调好,前提是保证公共部分不受侵害。”
    
    落槌 开发商“将错就错”增加面积
    
    作为西城区文物保护工作的业务主管部门,西城区文化委员会主任孙劲松告诉北京晨报记者,10年前的方案已然是不得已而为之,政府意在亡羊补牢。10年后,不仅看不到水面面积增加,房地产更是遍布鱼藻池的西岸、北岸和湖心岛上。“总建筑面积近4.8万平方米,辽金遗址展览馆不足3000平方米,这能叫‘文物保护工程’吗?”
    
    无论1994年的方案还是2004年的方案,房地产均在湖心岛上,为何“立业京城”的方案却将建筑物扩展到西岸和北岸,公司对此解释说,因为要保护湖心岛上的两棵古槐树,完全将原规划指标1.5万平方米的地方面积消化在湖心岛上困难较大。因此,“调整了规划方案,将新建建筑物分布在西岸、北岸及湖心岛上,以分散建筑密度。”
    
    “立业京城”认为,他们的方案尊重了4位专家的建议,地上面积没有任何增加。但是,孙劲松却认为,开发商是将错就错:不仅房地产项目几乎覆盖了所有区域(只有专家明确提出的“南侧道路”被让出),并没有遵循对文物修缮“最少干预”的原则;同时,总建筑面积增加近2万平方米,与专家“减少园内住户,提供必要的地段对市民开放”的建议相悖。他担心:“根据这个规划,市民很可能连湖心岛都登不上去。‘会所式办公区域’势必会变成‘私人专属’,难以保障向公众开放。”
    
    孙劲松认为,“立业京城”接手烂尾项目,在当时情况下确是帮助政府解决了历史遗留问题。公司为了平衡资金,可以从文保工程中获得相应的利益补偿,但就目前形势看,他坦承自己作为文保工作者的担心:“企业一旦逐利,公众的利益实难保障。”
    
    史料可以证明
    
    金中都存北京
    
    1153年,金朝皇帝完颜亮一把火烧了皇宫,从黑龙江迁都北京,在广安门一带建立了金国首都—中都,虽然金中都只有短短63年的历史,却开启了北京作为首都的大幕。
    
    史料记载,80万民工、40万士兵日夜兼程,以辽国的陪都—南京城为基础,按着大宋汴梁城的规制,建成了金中都。金中都城池的位置包括今天的羊坊店、马连道、万泉寺、凤凰嘴到宣外大街一带,“会城门”就是金中都的一个城门。金代皇宫就建在广安门南侧,皇城里有中轴线,位于今天广安门立交桥南的二环路一线。
    
    1990年,修建二环路时,白纸坊桥北靠东出土了“铜辟邪”—一种若狮若虎有双翼头上生角的坐兽。铜辟邪是金代独有,是皇宫殿前平台上所设的幄帐顶上的饰物。由此推断,这里即为完颜亮的皇宫大殿。
    
    专家考证,金中都太液池并非是金朝的产物,考虑到金代皇帝完颜亮是在辽代陪都—“南京城”的基础上扩建金中都,因此,鱼藻池的历史应该不止起于861年前,时间还要往前推,应该是北京最早的皇家园林遗址,换句话说,它有千余年的历史。
    
    朱祖希教授则认为,“只有它能证明金中都存在于北京”—这一句话概括了这片废墟的价值。 (博讯 boxun.com)
10310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也要征房地产税
·中国酝酿征收房地产税
·很恐怖 中国房地产这一次在劫难逃?
·深圳房地产被曝“限价令”松绑 官方予以否认
·房地产成腐败重灾区:一百多个章都有腐败空间
·美媒:中国富人最青睐的海外十大房地产市场
·观察:中国房地产市场急速降温 (图)
·官方数据显示北京经济对房地产依赖度降低
·中国军方普查内部基本建设项目和房地产资源 (图)
·房地产遇冷财政收入负增长 地方财政增收困难
·万庆良落马或因“房”事 搭档同学涉房地产腐败 (图)
·中国房地产是泰坦尼克号 要撞冰山了
·住建部专家回应房地产“崩盘”说:不会暴跌
·武汉访民质疑李嘉诚房地产开发项目 (图)
·欠债12个亿 青岛房地产女大亨失踪 (图)
·中国房地产巨大泡沫未破 全靠三口气 (图)
·国外机构预言:中国房地产大泡沫开始破灭 (图)
·房地产市场进入"冰封期":"误读"政策凸显开发商底气发虚
·中国要对房地产拥有者进行监控
·关于对房地产开发案值15亿国有土地违法出让的举报
·中共党起家于抢劫崩溃于房地产
·你所不知的房地产大黑幕 老百姓是最卑微牺牲品
·大连佳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北海,碧海圣府.碧海壹品楼盘)欺骗.
·独断专行的泉州房地产书记——党政一身
·苗秀芳:天津河东区房管局房地产公司关我黑监狱(图)
·陈绪兴起诉武汉市国土资源和房产管理局,湖北穗丰房地产综合开发有限公司起诉书(图)
·快来看看滇池湖滨房地产开发黑幕
·北京市副市长陈刚与房地产商李辙的腐败问题
·昌平法院袒护嘉鸿房地产公司 北京稳定在哪(图)
·郑州大宇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还我们房产证!!
·解放军是如何勾结房地产商欺压百姓的
·政文:南京市房地产管理局转变“真”快
·巩胜利:中国房地产:遭遇21世纪“死结”?
·曹德旺:房地产迟早崩盘 有房要尽早卖
·房地产业遭遇中国改革开放36年“断崖”/巩胜利 (图)
·莫之许:作为提款机和维稳器的房地产 (图)
·外汇占款枯竭和房地产崩盘/牛刀
·莫之许:谁能看穿房地产的迷雾? (图)
·房地产泡沫确实已经到骇人听闻的地步了/颜昌海
·房地产泡沫为何谁都不敢捅破
·郎咸平:人民币贬值受益股盘点 利空房地产 (图)
·习近平为啥对疯狂的房地产留一手?
·“双刚性”中国房地产再火十年?/巩胜利
·朱大鸣:要做好房地产泡沫破裂准备
·贺铿:温家宝将房地产分为支柱产业是“GDP挂帅”
·黄怒波:中国下一个倒下的轮到房地产业
·任志强:房地产官商勾结? (图)
·中国房地产乱局的真相是权力谋利/刘忠良
·货币放水之前必先阉割房地产 /张二寅
·谢国忠: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数月内破裂
·夜叹中国房地产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