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刘四新、马强拘留7天期满释放 但迎接他们出狱的网友却被抓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9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紧急关注:知名维权人士江苏吴继新13日清晨六点在去迎接刘四新博士、马强,在地铁4号线北宫站出口被早已守候在哪里的北京警察检查身份证时抓捕,同时被抓捕的有郑建慧、李玉凤、秦兰英、姜玉华、李冬梅、杨秀梅。现七人均失去联系。请各界媒体人士关注呼吁!!   
    
    博讯获悉,因为程海听证会而被拘留七天的刘四新、马强已经在13日凌晨两点被释放,并由警察直接将他们送回家。然而,准备去迎接他俩出狱的网友郑健慧、李玉凤、吴继新、杨秀梅等7人却被抓。
    
    维权律师陈建刚发出信息说:“【接人罪】郑健慧、李玉凤、吴继先、杨秀梅去迎接要出监的刘四新和马强,在地铁北宫门站被抓。刘四新和马强在凌晨两点被昌平分局国保从拘留所接出分别送回各自的家。”
    
    郑建慧也发出信息说:“接马强、刘四新的朋友:地铁北宫门站有大批警察把守请大家注意!吴继新手里拿《欢迎马强刘四新从小监狱回到大监狱》的红色横幅被警察带走不知去向。吴继新电话:13051785798。”
    
    此外,原本计划今天去迎接刘四新、马强的网友翟岩民,12日接到国保电话,说不能去,并在他楼下上岗禁止他出门。陈建刚律师今天凌晨发出信息说:“【害怕你们见面】明天2014-9-13刘四新、马强将被释放,翟岩民已经做好了去迎接的准备,但老翟接到国宝电话,明天哪里也别去,就1天。现在翟楼下已经有4人上岗。哪位律师明天去接一下刘四新和马强呢?”
    
    刘四新、马强拘留7天期满释放 但迎接他们出狱的网友却被抓
    马强
    
    据锋锐律师所公布的刘四新会见记录,刘四新被坐了24小时的老虎凳,甚至还可能给刘四新喝了有毒的水。
    
锋锐律师所:会见刘四新

    
2014-09-11 09:10:49

    
来源:@全章律师的理想国

    
    会见律师: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王全章、黄力群律师
    
    会见时间:2014年9月9日
    
    会见地点:北京市海淀拘留所
    
    刘四新:不好意思,让你们跑一趟。
    
    王:主任特别委托我们来会见,你弟弟在外面做的授权委托。然后主任带过来2000元钱,存进去,但拘留所只能存500。
    
    黄:主任让代表所里
    
    刘:不用了,拘留所这里不卖东西,也不让卖,无东西可卖。我随身带了一些现金都不让用。
    
    王:律师会见不被监听,这也是法律上规定的,很清楚。所以,麻烦你们(拘留所看守警察)回避一下。
    
    看守甲:回避不了,你要是传递东西,谁能制止啊。
    
    看守乙:他们(工作人员)在这,是保证他(刘四新)的安全的。那他要是发生任何危险怎么办啊?
    
    王:你这里都有监控,要是有违规,可以处罚我们啊。
    
    刘:是不是家里人联系不上我,就着急找我啊?
    
    王:没有,你弟弟刘迎新过来了,他好像24号就过来了,一直在北京。
    
    [前情提要]——一场听证会引发的大抓捕
    
    你因为什么被他们抓进来的?
    
    刘:很莫名其妙、很突然!礼拜五(9月5日)程海律师听证会的事,上午我有事我也没去,那几天我特别忙、没看微信没看微博、没看到,所以事先我也不知道这个事。事出突然,而且礼拜五上午,我去昌平县城办我自己的事,办完事以后,大概是12点以后,我打开微信,才看到,说程海律师听证会那儿开始抓人了。9点钟听证开始,公开听证,就允许公民去自由旁听的,结果到10点钟却开始抓人。还动用了很多警车、警察、特警,还有武警的车。
    
    王:当时你在现场?
    
    刘:我没在,我是在微信上看到的,说已经开始抓了,说律师、公民都被抓到马池口派出所了。看到后,我当然感觉很气愤了!我说你们听证会,昌平司法局事先发布的消息,说是公开听证的,既然是公开,当然任何公民都有权利自由去旁听,对不对?结果人去了,你当地的司法局、公安不仅不让听,而且开始非法抓人!没有任何手续,并且这些公民和律师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就这样开始非法抓人,我当然非常气愤!
    
    忽然这个时候看到湖南的蔡瑛律师和刘金湘律师来了,反正我也要找他们有事,我就去了。那边很远,因为从昌平县城,我赶到回龙观,所以绕很远,我又绕了坐地铁,到回龙观都三点钟了。据说9个律师被关在回龙观派出所,不让送饭、不让送水,后来我就去问:“饭你不让我们送,你担心我们什么不安全的问题?”送水吧,买的瓶装水,让送了。我们就跟门口的人交涉,后来出来一个叫李金山的警长,下午的警长叫于昕言出来接待的,说水可以送。
    
    晚上以后是我自己赶过去的,我们说去送饭,因为里面在绝食嘛、抗议,说凭什么律师坐老虎凳?!而且刚进去的时候手机还被控制了,我们看到李金星和董前勇站在老虎凳前要坐老虎凳了,这当然很气愤了!这律师合法去旁听,没有任何违法行为,竟然要律师坐老虎凳!当然非常气愤是不是?!晚上7点多我又去交涉,他们同意送饭,好,饭送进去了。
    
    我嗓门比较大嘛,我说“李国蓓、要释放!”里面一个警长说:“你们下午喊,他们都听见了。”晚上出来的这个叫李金山的警长,我跟程海律师这么说:“你们这么非法抓捕律师、抓捕公民,是完全非法的!哪能这么干呢?!”我说你们听证会本身是公开听证的,你们昌平司法局事先发布消息了、欢迎公民和律师去参与听证的啊,结果一到跟前,你们又开始非法抓捕,而且使用很难听的语言,说“把公民圈起来、关起来”,把公民围成一个圈然后抓起来,我说马上十八界四中全会、马上要讨论依法治国了,你们哪能这么干呢?!他说:“好好好、我会把你的意见往上面转达。”当时这个警长还说让我们跟领导反映,当时我说“也见不到你们领导啊,只见到你们一线的警察,你们要把我的意见向上反映、、、、、、”
    
    外出撒尿又被抓回去
    
    接着,还是5日晚上,又到龙园派出所去,去了以后,他们肯定事先都通报了嘛,不让进,有几个公民是跟着程海律师的,程海律师进去了,公民被保安不让进去,那个时候我出来撒尿,再回来时就把门关上了,不让我进去,听到里面开始吵了,不知道是跟保安还是警察。我在外面说:“你们这么抓捕公民和律师完全是非法的!”里面值班的不是警长就是副所长,问我到底是谁?我说不管我是谁,作为公民,都有权对你们的违法行为进行批评和抗议啊。这个时候,他就指挥:“去把他抓回来!”就让保安来抓我,旁边也有过路的老百姓在围观嘛,对我说“你赶快走”,我就走,他们让我跑,我说“跑什么啊?”,还下意识地紧走了几步,因为我觉得没必要跑啊,又没有违法对不对,我就慢慢走,他们保安就追出来了,上来就开始拧我,我说你们别拧我、我跟你们走,就这么进去了。
    
    进去后,非要问我,里面审讯室的炕上已经有了一个公民,叫何德谱,他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你们昌平区司法局开一个听证会,把旁听的公民抓起来了,我们是来了解情况并表示抗议的。他说我就是,并告诉我叫何德谱,我说我是刘四新,我们之前互相都知道、就是没见面,我告诉他外面还有程海等人,都来抗议,要求他们龙园派出所立即无条件放人。然后把我撂到炕上,因为很困了,就躺下了。
    
    关键词:老虎凳
    
    他们却把我弄到隔壁审讯室内,让我坐在老虎凳上,抓住我、掐着脖子,我就抗议啊,我说你干嘛呀?!我什么事啊你这么给我上刑具?!他们说这不是刑具,我说你这老虎凳、把我手、脚卡住,跟手铐脚镣有什么区别啊?!给我做笔录,让我承认,我说我在行使公民的合法权利,对你们公安违法执法行为进行批评和抗议。他们说我们有监控,我说“你监控你的,我也没有违法行为。”
    
    王:你抗议的时候,他还让你坐老虎凳吗?坐了多长时间?
    
    刘:开玩笑,我到那里差不多是8:50,从9:50开始坐,一直做到9月6日的礼拜六八点左右,将近24个小时。当然我本人有肠胃炎嘛,铁椅子很凉,老是闹肚子,起来过几次。
    
    还有让我签字,我不签,他说的是“与本案有关的问题有义务回答,但与本案无关的问题可以拒绝回答。”我说你什么案啊?什么“本案”啊?有案吗?让我签字,我没签。然后大概是到当天晚上11点左右吧,他们昌平分局一个治安大队的来了,叫王九红,还有个女的叫张彬,我让他出示证件了,他问我是不是学法律的?我说是啊,咱按法律程序来啊。他们说:“你实事求是啊,要负法律责任啊。”我就回答了,让我签字,我说的他们基本都给我记了,我说:“对你们这么口头传唤我,到现在你们也没告诉我是传唤,对你们的口头传唤的合法性我表示强烈质疑。对你们没有任何根据地把我双手、双脚固定在老虎凳上这种做法的合法性我也表示强烈质疑!我要求你们立即恢复我自由。”——不行,还是要问,问到最后呢,他们治安支队的两个人把我说的话都记下来了,但其中有一个问题,他们问:“他们龙园派出所第一次讯问你时给你出示证件了没有?”我说没有,他给我改了;还有呢,“本案”,我说没有什么案不案的,他们给我加上,这两点他们给我记了,我才签的字。然后到两点多钟
    
    王:你这个笔录签字了?
    
    刘:签了。
    
    王:那除了这两点,他们讯问你的内容还有什么?主要问的是什么?“有没有骂人”?
    
    刘:他们问我有没有骂人,我说没有骂。他们说我是扰乱秩序了,我说我没有扰乱秩序。还问我家里的情况、个人情况,我说这些你都不需要问,我拒绝回答。
    
    2点多的时候,又来问我一次,问“你以上说的是不是事实?”我说“没有什么事实不事实的,本身就没有什么问题。”这次问话,我又表示了抗议:“你们这肯定是违法的,你们公安,你们公检法,是违法现象最严重的,而且你们应该改变你们的执法理念和执法方式,放弃沿袭已久的动辄使用暴力的做法。”那个叫王九红的就说:“那是下一步的事情。”我说:“你们现在就开始,从我这个事情上就开始,不要等下一步。”
    
    王:这个他们记了吗?
    
    刘:他们没记,他们不可能记。他们然后问我有什么补充的?我说,本身就没什么事情。让我补充的话,就请你们记录:我09年的冤案,请你们立即给我纠正,他说,这个跟今天的事情没关系。我说我知道没关系,但是,我申诉到现在,从09年一直申诉到现在,我在监狱里四年半,到我去年出来,我一直在申诉,我没得到官方的任何消息,我只能见到你们,我只能通过你们把我的申诉要求转达给上级,我说我这个冤案不给我改判,可以,我肯定跟你没完。他没记。
    
    关键词:酒精测试
    
    然后,中间还发生了插曲。大概9月5日星期五的晚上11点左右,对我问完以后,两次要对我进行酒精测试,戴手套的两个警察,拿着那个呼吸器,让我呼气,我说:“干什么啊?”他说我们要你是不是饮酒了,被我拒绝了,我说没这个必要。警察把值班的副所长叫进来了,问我到底配合不配合?我说根本不存在配合的问题,有这个必要吗?我说是不是所有人进来你都要进行酒精测试啊?他没话,他说:“我们对你,怀疑你饮酒了。”我说我不配合,他说“你不配合是吧?”我继续强调不存在配合不配合的问题。他说“你不配合,那我就要叫999来给你送过去了。”我说你送吧,抽吧。结果他们也没有抽。
    
    王:9月5号晚上11点对你进行酒精测试?
    
    关键词:诡异的矿泉水
    
    刘:对。然后6日礼拜六的下午,大概4点左右,我要水喝,他们确实保安也都不在,他们就没给水。但是到7点左右的时候,他们保安队长来了,给我拿了一瓶矿泉水,这个时候我就有点疑惑了,他说是外面来看我的人给我送的,我也相信,因为前面有那几个公民嘛,公民都被当地派出所陆续地接走了、有的上午就接走了,我当时不想喝,但确实有点渴,我拧开以后倒出来有四分之三的时候,还剩四分之一,因为上午他们拿的纸杯给我接的水,我就用纸杯倒,喝到四分之三的时候,头忽然就开始有点晕,然后当时就有点疑惑,然后丹田(刘四新博士练过武术,对小肚子称谓丹田,全章注。)这边有点发热,我就没喝了。我就跟保安说:“水怎么搞的,喝晕了。”我话还没落,那两个警察就进来了,戴着白手套,拿着小杯子,说“刘四新,你配合一下,验一下你的尿样。”我说干什么啊?他说“我们怀疑你有吸毒史,我们要取你的尿样对你检测。”我说:“开什么玩笑啊?!我从来不接触那东西的!怎么怀疑我有吸毒的东西?是不是所有进来的人都要取尿样进行吸毒的测试啊?”他说“那不一定,但你现在是违法犯罪嫌疑人。我们根据需要对你进行采样,请你进行配合。”我说:“开什么玩笑?不要小题大做好不好?什么违法犯罪嫌疑人?我连违法都谈不上,谈什么犯罪啊!”他说你配合不配合?我说:“还跟你昨天要做酒精呼吸一样,不存在配合不配合的问题,我说没这个必要。”他说:“你,你所有的不配合,我们都会给你记录在案。”我说你记吧,这个根本不存在配合不配合的问题,首先你根本没这个必要。
    
    然后他们走了之后,我就对保安说,这个瓶子里的水肯定有问题,因为我平时很少吃药,对什么药我都很敏感,吃点什么药像感冒药别人吃没有效果、我一吃就有效果,因为我平常不吃药、我对药非常敏感。当时我就感到非常莫名其妙、我说你干嘛啊,你要取我尿样,要对我搞这个吸毒不吸毒的测试,乖乖,那如果那个水里有问题,取了我的尿样,又可以加我五天,对不对?我说不清楚啊,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啊。一线公安我教过他们,我也带他们实习过,我对他们的搞法太了解了啊,什么事都敢干啊。
    
    一直到9月6日晚上九点多,带我上去吃药,我头一直还晕,没吃晚饭嘛,我找他们要了两个饼吃了以后,我才清醒一些。
    
    对不对,我想不出什么原因?忽然要对我进行尿样测试。即便你搞个治安传唤、治安行政拘留的话,你没有必要去采我的尿样啊,除非你已经有什么明确的证据,说我可能有吸毒史,对不对?你干嘛要取我尿样?所以我怀疑那瓶水油问题。
    
    王:就是被你拒绝后,对你没有取尿样?
    
    刘:没有取嘛。但他说了:我们会把你说的情况记录下来。
    
    王:你对保安说这个水可能有问题,保安怎么说?
    
    刘:他们本身有监控,保安也不能怎么说,保安就是笑了笑,对我笑了笑。很莫名其妙!对不对?我不可能有吸毒史的!你没有任何根据凭什么取我尿样、测试我是否吸毒问题啊?!所以我当时就感觉这个水有问题。
    
    然后呢,取尿样之前我不知道,要求取尿样被拘留后过了一会,他们过了一会儿,后来进来的时候,把处罚决定告诉我了:“我们要对你治安处罚,对你行政拘留7天。”理由是“扰乱单位秩序。”我说你有这个必要吗?你对我弄这个,一对我没效果,二我也不怕你这个。然后我说:“你这个水有什么问题?!”我说我喝了头晕啊!警察说“这个水没问题!”我说很不可思议啊,对不对?!为什么忽然要取我尿样?尿样里有吸毒立马就拘留五天啊!如果那个水真的有问题,他们一测试,他们马上就测试,一测试出来可以马上就加我五天啊。搞什么鬼啊!
    
    王:警察叫什么知道吗?
    
    刘:叫什么不知道,龙园派出所的人。他说,水没问题。但就是觉得很蹊跷嘛,水一喝我就头晕。
    
    王:那个盖子是你拧开的吗?
    
    刘:这个问题,很细的针眼,你从哪儿扎进去我也不知道啊。水我是倒出来喝的。水送进去的时候,我就有点疑惑,我说你给我接一杯水行吗?他们给我拿了一瓶矿泉水,我拧开以后往杯子里一倒,慢慢喝的,分成三四次喝的还剩四分之三,这个时候头就开始有点晕了。我刚跟保安说“怎么头有点晕啊”,两个警察就进来了。
    
    然后通知拘留决定后要带我走的时候,我说你有这个必要吗?他说:“你觉得我说了算吗?”那肯定是他所长当家、决定的嘛!
    
    西域武僧马强也被抓
    
    王:当时马强是和你一起被抓的吗?
    
    刘:对。
    
    王:当时,现场你有没有骂他们?
    
    刘:我没骂。我在墙外面,他说他们有视频,墙外面都有视频和监控,我不知道他们墙外面是不是真的有。到底是什么事啊?动不动就要拘留人。
    
    王:那你听到马强骂人了吗?
    
    刘:没有啊。因为我本身是在外面,我是听里面开始吵起来了,我说:“你非法抓捕公民。”我说这个的时候,里面已经开始嚷嚷起来了,我不知道里面是谁在跟警察嚷嚷。
    
    王:他们是先抓的你还是先抓的马强?
    
    刘:应该是先抓的我,因为他们薅住我到院子里,他们本身就在院子里嘛,马强见我被弄走了,肯定不干嘛,他们顺势就把马强也薅进去了。我回头一看,因为要进他们那个电子中控门,后面还有嚷嚷的声音,看到是马强。
    
    还有个事情,我进去以后,6号早上出来上厕所,看到跟我隔两个门的审讯室,朱瑞锋(曝光雷政富12秒的那个记者,全章注)也在老虎凳上坐着,也是身子卡着、脚和双手固定着,我跟朱瑞锋打了个招呼。我说:“嘿,老兄!”他猛一抬头,因为他屋子里黑,不知道有没有看清我,问我怎么来了,我说来跟你作伴嘛。然后中午之前又见他一次,然后再就没见过了可能已经走了。
    
    王:那么,警方认定你“扰乱单位秩序”,是根据你的哪些言论和行为判断的呢?
    
    刘:他就说我辱骂警察了。
    
    王:警方在处罚上,认为你辱骂他了?
    
    刘:对。他的处罚决定书上我都没签字的。他的处罚通知书上说有我的笔录、人证、物证、、、、、、
    
    王:但你的笔录里只有一个是签字的?
    
    刘:对,签字的那个是昌平治安大队来问的,也没涉及到骂他们的问题。他说他们有视频、有证人,所谓的证人肯定就是他们自己的保安呗。那能叫证人吗?他自己的人证明他自己?他说的视频,我不知道他大街上、门外是不是有视频。
    
    王:除了骂人之外,有没有指控你什么动作?
    
    刘:没有啊,他就说我辱骂警察,扰乱单位秩序。
    
    王:他说他们还找了些证人是吗?
    
    刘:他说他有证人。
    
    王:当时你是在院子外面?保安没有在外面?
    
    刘:对,保安都在院子里面。我要是想跑就跑的了的。
    
    王:他们当时抓你以后,保安才知道你?
    
    刘:对,我就慢慢走,跟他们至少隔了二十米,要是想跑就跑掉了的。我说我跑什么,本来就走开了的,然后就走了几步,旁边的群众让我跑、走开。然后保安就跑上来抓住我。
    
    救济途径
    
    王:然后你对这个案子,自己有想什么申诉的途径吗?因为你弟弟让我们做你的代理人,你有什么想法?
    
    刘:今天是星期二,三、四、五,我还得待三天。
    
    王:你是准备复议、还是诉讼啊?
    
    刘:我回去以后肯定复议、诉讼一块干啊。
    
    王:因为根据新的法律规定,我们可以直接提国家赔偿,一旦提出国家赔偿立上案以后,就可以对行政拘留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如果你一下提行政复议或者行政拘留的话,他们给你驳回了,或者维持了,你再提国家赔偿的时候,他们就直接拿着那个之前的判决就给你驳回了。但是你如果直接提起国家赔偿的话,那么那就要审查这个行政拘留的合法性,这样可能你的主动性就会大一些。
    
    刘:那我就直接提国家赔偿吧。
    
    王:我是这样建议的,因为只要有公民被拘留就要求提国家赔偿,这样比较主动。
    
    刘:国家赔偿的期限是一年吗?
    
    王:国家赔偿是两年。
    
    刘:那就是不提复议和诉讼,就可以直接提国家赔偿,然后、、、、、、
    
    王:你提复议和诉讼后,那些就成为结果就成为他们的证据、对你不利了啊。立案是需要下功夫的。
    
    刘:前天,龙园派出所还拿我6月3号那天的事情说事,我说你别跟我提那天的事情,傻子都知道是你们国保给我下的套。他不作声了,那不是我丢人,是你们国安、国保丢人,你们竟然还给我下套。他说那是你私德,不用提了。我就不提了。
    
    黄:主任还没回北京呢,所里都挺关心你的。
    
    刘:我知道,我给主任耽误了他的事了,他还给我安排了事情。
    
    黄:送吃的不让送,你弟弟给你带了两盒月饼,你和马强一人一份,不让送。
    
    没有放封
    
    王:现在就你和马强两人吗?放封时你们俩可以见面吗?
    
    刘:本身就只有我们俩。不放封,放什么封,就这么几天,领导又要过节。拘留所跟看守所相比,看守所的放封相对正常点。拘留所时间短,所以这四天就没给放封。
    
    没有购物
    
    王:不准放封?也不让买东西吃?
    
    刘:我来那天,就问能不能买洗漱的?他们说,没有!这几天跟拘留所合作的那家超市没人来,牙也没刷,也没东西洗脸,就呼啦呼啦完了,而且前几天连上厕所的手纸都没有!我们找干部要,干部一天送一卷手纸,对付着用。
    
    王:所以不能放封、不能消费、存钱也没用啊?
    
    刘:对,不能,所以等会钱退回去。这次的事情,肯定是龙园派出所的那个值班的派出所副所长或者值班警长,按照他们以往的逻辑,“在那边你们就闹事吧,让你们闹,然后我就拘你,不是嗓门大吗!”
    
    .
    
    王:还有什么?
    
    刘:我要求昌平分局立即恢复我的人身自由。因为我们作为市民,我们去交涉,去抗议,对他们9月5日上午在昌平区阳光中途之家那个地方非法抓捕律师、公民这种违法行为进行抗争,这怎么叫扰乱秩序呢?如果说是扰乱秩序,是昌平司法局和昌平公安这两家在扰乱秩序!他们非法秩序,他们非法大规模使用警力,是他们违法在先,我们作为公民去抗议、监督违法行为,怎么成了我们公民违法?!这是什么道理?
    
    公安不反省长期以来养成的这种违法执法的现象,反而动辄说公民扰乱社会秩序,还讲不讲国法?讲不讲法理?今天你们律师来会见,我也请你们把我的想法带出去。
    
    王:驻所检察室有没有对你进行谈话?
    
    刘:没有!就这么几天,他们来谈什么啊!立即恢复我的人身自由!因为作为公民,我们有权利对昌平公安、司法局两家的违法执法行为进行抗议和批评,我们去抗议和批评是没有问题的。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4/9/13) (博讯 boxun.com)
4512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律师及维权人士看望刘四新、马强 (图)
·何德普:去拘留所给马强、刘四新存钱表示敬意(多图) (图)
·刘四新被治安拘留 海淀拘留所却要求律师提交刑事会见手续 (图)
·声援程海,刘四新和派出所所长争吵、骂人被抓视频 (图)
·百余位法律人关于释放刘四新博士等公民的呼吁书
·刘四新、马强被报复性拘留网友发起八月十五《戏犬行动》
·刘文华律师:刘四新不应被行政拘留
·“九五事件”通报:刘四新博士 、马强均遭治安拘留7天
·程海听证会:维权博士刘四新被以扰乱单位治安秩序拘留七天
·程海律师听证会:屠夫等20多人已获释 还有刘四新等10人未获释 (图)
·刘四新博士曝光张仲林勾结贾春旺对其陷害入狱四年的材料 (图)
·刘四新前律师已失踪数日 张昆被拘徐州看守所
·刘四新冤案申诉公众签名 (图)
·刘四新:对《环球时报》痛斥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