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维洛:青藏高原开发煤矿对整个中国生态破坏严重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17日 转载)
    
     据大陆媒体近日透露,青海省政府对青藏高原蕴藏的35亿吨优质煤再度开发让路,2013年下达一纸政令,将省级自然保护区缩小约5%,把曾经有过争议、原本禁止开发的两大矿区划出了保护区。据悉,这些矿区位于25个国家级重点生态功能区之一的祁连山冰川与水源涵养生态功能区内,但因多年的露天煤矿开采,在这片高山草甸上留下巨大的煤坑和渣石堆,雪山上流下的河水现已浑浊不堪,污染危及到多条河流水源涵养地,包括下游的黄河与青海湖。与此同时,地表下成千上万年才形成的高寒冻土层遭遇毁灭性破坏。这种对青藏高原生态毁灭性的破坏开采,后果会是什么?本台记者采访了旅居德国的著名水利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
    

    主持人:王博士,您好!您认为这种开采对青藏高原的危害到底有多大?
    
    王维洛:就说煤矿开采,特别露天开采在西藏高原上,它是一个对生态环境威胁很大的一件事情,特别是做为中国人,我们要理解这西藏高原对于中国人的生活环境,它的重要性,很多人不了解西藏高原对生态环境的重要性。
    
    如果我们把中国和美国对比一下的话,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是两边是海岸,东海岸,西海岸,那中间这一块基本上是沙漠地带。东海岸和西海岸,也就是延它的这个海岸线一百多公里,这个地方是他们这个人口和经济发达的地区。也是就说离海岸线一百多公里然后往后面就是荒漠地区。我们中国不是两面向海,而是基本上是一面向着海,就是东南这一面是向着海,而我们西边是西藏高原和新疆的沙漠地带。但是我们中国的这个经济发达地区,就是在历史上的农业地区,我们从东海岸一直向西、内地推进有二千公里。如果中国也像美国一样的话,那就是说延着东海岸只是那么一百公里的话,那我们就剩下上海北京天津这一带,我们不可能有什么武汉,长沙,成都,重庆,西安,兰州,都不可能有,因为那边都是沙漠。
    
    那么为什么说,中国在离东海岸线一到二千公里的地区还是农业区,还是经济发达的地区呢?就是靠的是我们的西藏高原。由于西藏高原的存在,所以我们有带着水份的空气能够从海洋一直向内陆推进,一直推,推到到四川这里,所以在四川这里有这么多的降雨,才使得我们这个地方就是在历史上它是一个农作区,现在成为经济发达的这么个地区。如果我们的西藏高原被破坏的话,我们这个地区就要变成一个干旱的地区,就要变成一个荒漠。那个时候,想想中国这样是一个什么的情况?我们这些十四亿人,我们能活到哪里去?我们总不能只活在这延海岸线一百公里的地带里,对不对?那我们西藏高原,在中国叫青藏高原,它还包括了国外一部分地区,但基本上最主要的地区是在中国的西藏、青海、云南一部分、四川一部分、甘肃的一部分和新疆的一部分,这整个一块,它是一个完整的地理区域国外叫西藏高原,中国叫青藏高原。那么这个青藏高原,它直接的对中国人来说是什么呢,中国人叫它是三江源,就是黄河,长江,和澜沧江的源头,实际上它是七条亚洲主要河流的源头,它还包括了中国的怒江,雅鲁藏布江,黑龙江等等,叫做亚洲的水塔。
    
    但是西藏高原在最近的五十年里头,它经历了一个很大的生态环境的变化,西藏高原在最近五十年气温的上升,相当于世界上平均水平在两百年里头的气温的上升,就是说它的气温的上升的速度很快,超过世界的平均水平。如果西藏高原再继续这么下去的话,那么就是说用不了多久,西藏高原这个平均气温的上升就要超过科学家给的那个界线,升高两度的红线,它马上就有恶果,那个时候冰山的后退,荒漠的出现,那整个中国的这个生态环境就要发生剧烈的变化。所以说我们在青海,在青藏高原,在西藏高原上的所有的这些活动,特别是大型的经济活动,开发矿产资源的活动,我们都要考虑它对青藏高原的这个生态环境的影响,以及它对中国的整个生态环境的长远影响,我们不能只看着这里有煤碳,我们就开采。
    
    西藏对中国人来说,就是从语言上来说,为什么叫西藏有很多解释,其中有一个解释就是说西部的宝藏,就是在西边有宝藏的那个地方,西藏高原是一个矿产资源,十分丰富的地方。生活在那里的主要是藏人,藏人对于矿产资源对水对山的理解和汉人不一样,他们整个生活的哲理和汉人也不一样。我们讲一个比较简单的例子如果说一条河里有很多鱼,对藏人来说,他只要取了够他今天吃的就可以了,而对汉人来说,他就要一网打尽,我今天能挣多少钱就挣多少钱,对于后面我的子孙后代他能不能吃到这个鱼,和我没关系,就想我今天要挣大钱。这个不是说是一天两天就形成了,在整个对生命的理解就是不同。所以开西藏的煤矿,他就讲矿产资源有多少,面积有多大,有十五个伦敦这么大,我每年能增加多少GDP,我青海的经济就发展上去了。
    
    主持人:那当地政府是不是应该知道这个后果?
    
    王维洛:就是说在这个藏区管这个经济发展的那个人,因为这个项目已经停了一段时间了,现在又重新上了,那从这个新闻我们可以看到,现在青海是来了一个新的省长。这个新的省长原来在西藏自治区当副主任的一个汉人,他最热心的就是开采西藏高原的资源。他把西藏高原的水的资源全都卖光了,卖给中国五大的电力开发公司,他全部都卖完了,你们五大公司就分 ,分我们雅鲁藏布江和雅鲁藏布江上的支流,澜沧江,黄河和长江上的水资源,他把西藏高原所有的水资源都已经卖掉了。由于他卖的很出色,就所谓的很有成果,那么他就升了,成青海省的省长。这个新官到了青海以后,他要去开采这片煤矿,这是他第一个能想到的,就是他第一个想做的。因为他想,他如果在青海当省长,再能做出功绩的话,那他下次就上北京了,他要做出成绩来,他从来就没有想到,就是说你破坏这一片高原以后,你留下的是什么?你给西藏,给中国人,给中国人的后代留下什么,这事他不管,他想的就是他的功绩,他的GDP的发展,他怎么向上级去交待,你看我干的多好。
    
    主持人:但是在近来在中国开采露天煤矿是很常见的。
    
    王维洛:经济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煤矿的开采最典型的地区是在内蒙古,在内蒙古的鄂尔多斯草原上,那是中国大型的一个露天开采,就是现在讲的那个“鬼城”的地方。那里的煤老板很有钱,所以他们就建了一个鬼城,建了一个鬼城以后,他们认为这个开发房地产比煤碳还挣钱,所以现在钱都投在房地产上去了,但是没人去。那里的草原已经就没有了,没有草原了也没有了水。等到这点煤矿开完了以后,就剩下中国所说的一个什么叫资源枯竭型的一个地区。
    
    中国都是这样的,你看以前经济比较发达像抚顺啊,鞍山啊,这些都是靠开采煤,然后发展钢铁工业,重工业。现在怎么说呢,说那些城市怎么样,煤开采完了,没有了,就成了资源枯竭型的,留下的就是沉降的的地面啊什么的,就剩下很多问题,也不知道怎么解决。
    
    那我现在就再换过来讲一下德国,我现在生活的地方,就是德国以前的工业区,鲁尔区,它就是开采煤矿,铁矿和钢铁工业。它是以前二战的时候是希特勒的军火工业基地,就是什么克虏伯大炮,克虏伯的坦克都在我们这里生产,二战的时候它是一个经济相当发达的地区。那么二战以后,特别是过了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六十年代以后这个地区就开始走下坡路,它开始有很多问题,由于煤矿、铁矿的开采,由于重工业发展带来的环境问题,那些新型的工业它就觉得这里的环境太差,它就不来了,不到这里来投资,而到南部那个原来的农业区,像慕尼黑那个地区,原来那边都是农业的,没有工业的,他认为那边环境好,所以德国的新兴的工业都是在南边,而不是在我们这的鲁尔区。
    
    相对于中国来说,鲁尔区这些煤矿开采的时候,它留下了一大笔资金,一大笔基金来赔偿未来可能产生的负面的生态环境效果。比如说由于这里煤挖了以后,就发生了地表,沉降,房子就会开裂啊什么东西,严重的会倒塌,如果发生这些问题的话,如果这个房主能够找到证据,这是由于开采煤矿所引起的,那么他就会得到很高的补偿赔偿,就由煤矿留下的这个基金来进行补偿。
    
    那么中国这个煤矿开采也有很多,煤老板也有很多发财的,据说在上海、北京买房子那都是什么山西的煤老板,内蒙的煤老板等等等等,那有没有留下这个基金呢,据我所知,是一分钱没有留的。因为中国也发生地面沉降的这个问题,房子开裂啊,还有比如说水资源的破坏等等,中国的煤矿老板他的办法是最后我就破产,我就跑掉,一分钱也不留的。那你找,找也找不到的。
    
    像德国这里,就是我们住的这个下面基本上都是煤矿,形容就像奶酪的这个里面的洞洞一样,到处都是洞洞。但是我们追溯到二百年前这个公司,它是一个什么公司,它的继承人是谁谁谁,那么谁就要对这里正产生的这个负面后果负责任,他就要从他当时缴纳的基金里面来赔偿。那在中国是没有这种效果的。
    
    我看到那个报导说他们都把草原都破坏了,没人管这个事情的。因为在中国的政治家的眼里,这个经济发展GDP是第一位的,那你要阻止他发财呢,他要找你拼命的。你和他说要保护环境,他说他得先发财,等发了财以后他再回过头来搞环境,其实他到了发完财以后他全家就移民了,移到澳大利亚,移到美国移到欧洲,然后其它事情和他没关系了。
    
    如果我们从长的整个过程来看,就是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或者再早点,七十年代这个经济改革开发以来,就是对西藏高原的这个开发,我们可以说是一种掠夺性的开发,而且是一种破坏性的开发。从最早的开发这些所谓的中药药材到以后的捡的这个玉石啊,然后又是水电开发,又是煤矿开发,又是铜矿的开发,又是金矿的开发,基本上我们可以说它是一种掠夺性的一种开发。因为他是一种不顾后果的开发,只看到眼前的利益,而不是看到子孙后代的利益。
    
    主持人:这篇报道来自中国大陆,应该说在中国有人认识到这样做所造成的危害严重性。
    
    王维洛:写这篇文章最早的是中国的Green Pace (绿色和平组织)写的,按照中国现在的中国环境保护法里,它已经是属于五年之内有触犯中国法律的环境组织,如果在说的难听一点的话,它是一个有国外势力操纵的这个环保组织,因为它的后台是世界的Green Pace 。因为他们在中国做了不少好的事情,做了很多的调查,他们把很多的案子也都拿到网上来让大家知道这些事情。中国也有很多的一些学者,他们常常在呼吁就是要保护我们西藏高原这个生态环境啊什么的,但是他们受中国法律的限制,就是说他们不能跨区域的进行这种联系,只剩北京的一个环保组织是不能参与西藏的这个,或者青海的一个环保事件。
    
    中国的法律不让你(参与),不允许你跨区域连系,你只能是你这个区的环保组织管你这个区的环保,你在北京,你就管你北京的。中国环保法里面有一条就是基本的就是说叫良民环保组织,就像日本人在中国一样,他把居民分良民和不是良民,就是说你这个环保组织干的事情没有得罪中国政府的,五年里面他就是良民组织,如果你五年之内干过一些什么让政府不高兴的事情,你这个环保组织就是非良民组织,那你的注册登记,或者你的注册的延长它都会找你的麻烦,它要检查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
    
    中国的环保组织钱从哪里来,中国的企业不给,他们有的搞的比较好的就是从外国的环保组织里面拿的钱,那他们又犯了一条,就是受外国势力操纵,国外的很多环保组织都是世界性的组织,像Green Pace,动物保护协会它也是一个世界性的组织。中国的以前一些比较有名的环保组织,像是自然之友啊,他们就是靠国外的这个资助。
    
    我前面已经说了,西藏人和汉人,对于这个经济开采的理解是不一样的,但是现在很可怕的是当汉人把他的思维加到西藏人的脑袋里去的话,如果西藏人接受这个的话,特别是接受的这些人已经都在当地的政府当上官的,这些所谓的藏人汗族化,这是一个很可怕的事情。因为藏人信藏传佛教的,他们还是有信仰的,汉人他信仰什么?我看过一个,一个人的简历,一个重庆市的副市长他填他的简历的时候,上面有一行就是信仰,他填的信仰共产党主义,他把共产主义当做宗教来信仰。一个有信仰的人和一个没信仰的人是有很大的一个区别的,有信仰的人他起码他会相信这个干坏事,迟早会受到神的惩罚的。一个没有信仰的人,他认为他不会受到神的惩罚,因为他不承认这个神的存在,所以他干什么事情都是毫无顾忌。
    
    来源:希望之声 (博讯 boxun.com)
37923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非法开采巨型煤田危及青藏高原生态 (图)
·福建取消34县GDP考核推生态指标 (图)
·青海“砍”掉5%保护区让位采矿,国家级生态功能区告急 (图)
·李克强:把良好生态环境作为公共产品向全民提供
·连云港工厂偷排污致近海生态崩溃 全镇有怪味
·广州农民养700万只蝗虫 农业局担心造成生态灾害 (图)
·国务院批复同意洞庭湖生态经济区规划
·山东首发空气质量生态补偿金 最多获950万元
·北京市环保局:首都生态环境质量级别为良
·留后路 李鹏《三峡日记》为祸害生态撇责 (图)
·南京发奖鼓励不留骨灰生态葬 市民怕背骂名不领奖
·贪官“圈子”成危害政治生态腐败雾霾
·海南拟十年投入4000万元修复海洋生态
·中国森林面积达2.08亿公顷,生态仍然脆弱 (图)
·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让破坏生态环境行为无处藏身
·天津市1/4面积划为永久性保护生态区
·新华社:互联网舆论生态明显好转
·公务员称办公室生态:3个闲成猪2个累成狗
·三江源生态价值成青海官员政绩考核新标准
·依法行政,拯救周庄生态环境资源
·从西安田宝兰案管窥中国的司法生态/李中柱
·王德邦:只有实行宪政,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改变滋生腐败的政治生态
·西坡:“偷官贼”是腐败生态链寄食者
·媒体:官场生态恶化 “通奸”恐已成官员通病
·权力家族化催生畸形官场生态
·成斌麟:改变中国政治生态的公民同城圈运动 (图)
·王毅:加强生态文明建设首先需要“顶层设计”
·人民不会永远忍受生态掠夺/郑义
·中国民族领域的政治生态与共和宪政坐标
·刘昕:移动网站刷流量恶化了整体生态 (图)
·金融专制生态下的“非法集资”悲剧——谁来解救“地下钱庄”之困?/ 牟传珩
·“禁播境外剧”是破坏文化生态/叶匡政
·谈去年底中国大陆发生的重大环境事件和生态灾难/郑义
·谈谈中国官方提出的“人均积累碳排放”生态观/郑义
·一根针头背后的农村医疗生态
·迁都缓解北京交通阻塞和生态环境/比利时杨明
·“萝卜招聘”破坏的是政治生态
·地方“政客”是制造我国生态灾难的主凶
·有中国特色的政治生态图《让子弹飞》/许锡良
·冯永峰:人造冰雪背后隐藏昂贵生态代价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