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辽宁一小吃部被打白条178张 欠债者多为公职人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14日 转载)
    来源: 东北新闻网
    
    辽宁一小吃部被打白条178张 欠债者多为公职人员


    
    葫芦岛兴城一家小吃部被打白条178张,老板讨债3年时间没有结果。沈阳晚报、沈阳网记者调查发现,打白条者既包括村领导,也包括镇领导,甚至还有市里一些部门的人员,一些打了白条的部门或人员也发生了变动。打白条者认为是为了工作才吃了饭,应当由“公家”出钱,自掏腰包有点不情愿。记者采访时正值当地抗旱的紧要关头,竟有领导在办公室内看电视剧。连抗旱的大事都能“变通”,对打白条这类“小事”不重视,就能理解了。
    
    事发地 葫芦岛兴城红崖子镇二道边村
    
    欠账人 市镇村各级政府部门人员
    
    欠账额 48800元
    
    满目白条:178张白条铺满小饭店餐桌
    
    在德利小吃部内,178张欠条被铺在一张餐桌上。饭店业主赵秋莉告诉记者,这些欠条金额总计有48800元,都是红崖子镇二道边村打的白条,白条子上金额最大的一笔为780元,金额最小的一笔为53元。
    
    德利小吃部位于葫芦岛兴城市城乡接合部,距兴城市的红崖子镇二道边村比较近。赵秋莉是这家小吃部的老板,2008年至2011年间,二道边村的公务宴请都选择这里,178张白条子就是这些年“欠账不还”留下的。“打白条的人不仅包括二道边村干部,也包括红崖子镇的多个部门的领导,甚至包括兴城市的一些部门人员。”赵秋莉说。
    
    一种说法:新村主任不承认这些白条子
    
    赵秋莉的说法,记者从时任二道边村主任的王井生处得到了确认。王井生说,2007年至2011年期间,他任二道边村主任,打白条是兴城市及周边村镇的普遍做法。“来村里都是领导,不吃了饭就走,肯定不高兴,受损失的还是村里,因此都得招待吃个饭。”
    
    王井生说,村里有了现钱后,就会把一年或几年积压下来的白条子结账,因为他被突然免职,新任职的村主任拒绝承认这些白条子,因此事情就僵持下来了。
    
    赵秋莉告诉记者,打白条的人都是当官的,她既惹不起,也找不到,因此她只能向王井生及当事的村干部张立坤及二道边村村委会讨说法。2012年她将三者告上法院,法院先后下达了两份判决书,但判决结果相差巨大。
    
    两次判决:相差2万偿还费
    
    赵秋莉向记者提供的两份判决书显示:
    
    第一份为2012年由兴城法院下达的民事判决书,上写查明王井生、张立坤等村干部自2008年至2011年4月,多次到德利小吃店就餐,共欠餐费48800元。2011年4月11日,王井生、张立坤共同为赵秋莉书写欠据一张,在王井生、张立坤书写的欠据上,加盖了村委会财务专用章。法院判决二道边村村委会偿还全部餐费。
    
    第二份为2014年兴城法院下达的民事判决书,称村委会申请再审,再审期间中止原判决执行。村委会申诉称,饭条子上没有村委会公章,饭费在村里、镇里的账户上没有入账,村委会不予承认。王井生、张立坤则辩称,饭费都是村里在接待上访和招待乡镇领导吃饭的招待费,不应由个人承担。法院认为,所欠饭费应本着谁签字谁承担的原则,其他人签字,由赵秋莉另行主张权利。判决撤销2012年的民事判决书,张立坤、王井生合计给付赵秋莉19686元。
    
    赵秋莉告诉记者,这个判决不仅让她“损失”了2万多元,更主要的是,很多签字人都是乡镇领导甚至兴城市政府部门人员,她既找不到这些人,又出现了签字的很多人或退休或换部门了,“这让我找谁要钱?一些白条子还写得比较含糊,何况打白条子的时候,都是村委会出的字据。”
    
    多人签单:武装部、财政所、农经站都有饭局
    
    王井生告诉记者,在178张白条中,确实有很大一部分签了他的名字,“没有一次是我自己来吃饭的,都是招待上级部门和领导,有的退休了,有的还在任,他们都躲开了。”王井生说,很多白条他根本不在现场。
    
    “上级部门来检查,中午打电话说吃饭,躲得掉吗?”王井生说,招待最多的就是二道边村的上级红崖子镇的领导。
    
    王井生在众多白条子中找到其中一部分,这些白条子的共同特点是有“镇领导”签字。“吃过饭、打了白条的包括镇副书记、武装部长、财政所、农经站、人口普查等部门人员。”王井生说,官都比他大,哪一个都是惹不起的人物。“兴城这地方都这样,很多饭店都有白条子,数量加一起确实很吓人。”王井生说。
    
    三年憋屈:欠钱的都说是“工作餐”
    
    赵秋莉告诉记者,为了追讨48800元,她先后找到多个部门和领导,甚至“撒泼”,但依旧追讨不回来这笔钱,“要债3年了,欠钱的太牛了,人家口口声声都是为了工作。”赵秋莉说,全家老小都指望小吃部生活,这笔钱对她来说很重要,但现在更重要的是要争一口气。
    
    按照王井生与赵秋莉提供的信息,记者找到距离德利小吃部15公里外的红崖子镇政府的办公地。向镇政府工作人员了解后得知,王井生与赵秋莉提供的“领导”名单中,其中3人已经退休无法联络,分别为镇副书记寇文会、财政所的王玉良、农经站的刘贺民。此外还有镇政府的妇联、人口普查部门,但没有具体联络人。2名在职“领导”分别为武装部长王希胜、人大副主任刘贺利。
    
    当事人说
    
    白条当事人:都是工作关系 但确实违规
    
    武装部长王希胜告诉记者,打白条后德利小吃部的饭钱未还确有其事。“签字那年,我在二道边村任书记,签字记不住了,钱不多,二三百元钱,听说起诉了,说谁签字谁还钱。”王希胜说,“个人签字的有320元,合伙签字的有450元,加一起才700多元钱。”王希胜说,确实吃了点饭,“这是职务行为,个人还钱不公平”。
    
    记者向王希胜了解打白条的原因时,镇人大副主任刘贺利也赶到王希胜的办公室。“我参与的几次记不清楚了,没有一分钱个人行为,都是出于工作上的关系,是村里上赶着招待的。”刘贺利说,都是二道边村主任或书记安排的,“如果是个人事情、个人吃饭,不管钱多钱少,都该还钱,不过、、、、、、”刘贺利说,欠债给钱确实应该,但这些都是前几年的事,“八项规定后”已经不上饭店吃饭了,前几年村里没有现钱,都是打白条年底统一给。
    
    记者在红崖子镇政府办公楼内的公示板上看到,10条“党员干部廉政自律”的第一条规定,不准用公款相互吃请。第二条规定,不准公款私用、公款私借、公款存款、贷款不还及白条抵账。几名当事人承认,他们确实违反了相关规定。
    
    现任镇长:情况不清楚 可“按判决执行”
    
    众多官员涉嫌打白条并欠饭钱不还,其中二道边村的上级部门红崖子镇涉及人员最多,经红崖子镇秘书确认批准,记者找到了镇长王峰。进入办公室后,王峰听说记者为此采访时,才从办公室内的折叠床上回到办公桌后坐下。
    
    王峰认为,事情发生时他还没有到任,具体情况他并不清楚,可以“按照法院判决执行”。赵秋莉告诉记者,正是王峰在审查了全部178张白条子后,让在场的王井生、张立坤“给办了”,并暗示可以从二道边村修路款中“想办法”。
    
    王峰表示,白条子一事确实有,但没有细看,目前指派了镇副书记逐一谈话。镇副书记赵超告诉记者,他在地头抗旱,没有接到过任何领导的指派,也没有就白条子问题找任何人谈话。
    
    抗旱紧要关头
    
    镇政府人员悠闲看剧
    
    记者查询到的红崖子镇基本情况显示,红崖子镇以花生种植为主,下辖的87个自然村内,有居民3.2万人,党员1046人,年蒸发量较大。记者来到红崖子镇政府当天,辽宁省启动抗旱二级响应,按照二级响应规定,镇内领导需要全员到地头抗旱。
    
    记者在红崖子镇政府办公楼内采访时看到,抗旱二级响应启动后,镇政府办公楼内少见办公人员,但在三楼一办公室内,记者却看到,一名工作人员半躺在沙发内,双脚前伸搭在办公椅子上,办公桌上的电脑中,正在播放类似“乡村爱情”的电视剧。 (博讯 boxun.com)
32516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三亚粮食局组织外出12天“考察” 8天公款旅游
·中纪委通报公款旅游典型问题 教育系统超两成
·中纪委网站开通公款送月饼举报窗 周周点名通报
·中纪委刊网友爆料:培训中心沦为公款吃喝新阵地 (图)
·党报谈节日腐败:趁早别再做公款月饼的梦
·深圳一区安监局组织公款旅游 局长党内职务被撤
·中央巡视组:各地收礼公款消费等仍普遍存在
·中央纪委通报五起公款出国(境)旅游问题
·中央纪委通报五起公款出国(境)旅游问题
·中纪委点名通报5起公款出国旅游问题 多人被撤职
·广西一企业高管挪用公司千万公款用于网络赌博
·审计署:中国政府公款为法国葡萄园买单 (图)
·“80后”男子挪公款澳门豪赌惨输1600万
·北京纪委开展明查暗访 严防端午期间公款购粽
·盘点贪官“藏金术”:千万公款埋地下 密码箱塞垃圾堆
·中国官场公款饭局:1年花3千亿
·云南一公路通车次日垮塌 县交通局长挪千万公款 (图)
·起底李春城:花千万公款做道场 遇难事请道士驱邪
·起底李春城:花千万公款做道场 遇难事请道士驱邪
·季成富:侵吞公款证据确凿官官相护石沉大海
·法律公正:偷条狗判11年,挪用3.96亿公款判10年 (图)
·挪用公款4亿被判10年 网友惊呼:我也愿意 (图)
·公司经理能用公款吃喝嫖赌,员工的医疗、养老为何不能享受?/英山县人寿支公司全体员工
·赌输5.2亿公款被判无期,坐实“贪官不死”铁律/周蓬安
·知风:是不是有人在公款吃喝中“下了毒”?
·官员谈公款吃喝:今天喝酒不努力明天努力找酒喝
·中共公款吃喝保守估计超万亿/马光远
·北京某些官员每天公款花6万 新规后没见少
·新华网:靠公款吃喝拉内需是饮鸩止渴
·管住报销,就能管住“公款吃喝”
·林伟:公款陪餐细则没啥用
·官员还可以用公款再吃三年鱼翅?/曾兵
·一张请假条管不住公款出国的脚步/王石川
·公款纵酒罪在腐败,茅台酒有何过?
·“不准公款喝茅台”背后有个制度陷阱
·公款堆出的铁路岂能不优待残疾人 /魏英杰
·李光东:有多少公款在“巡食”中流失
·公款都不能善用,善款就能善管? (图)
·调查称92.6%的人认为“公款吃喝”浪费最严重 (图)
·公款吃喝等同于贪污和犯罪
·公款吃喝吃出病 好意思喊“弱势”?
·新西兰部长公款买酒辞职的启示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