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人权艺术家严正学遭泼尿殴打 20座林昭小像被当局查扣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7月19日 转载)
    严正学更多文章请看严正学专栏
    人权艺术家严正学遭泼尿殴打 20座林昭小像被当局查扣


    
    图片:北京维权艺术家严正学。(网友提供)
    人权艺术家严正学遭泼尿殴打 20座林昭小像被当局查扣


    图片: 严正学夫妇创作的“普鲁米修斯--林昭雕像”。(独立中文笔会)
    
    北京人权艺术家严正学为赠送友人而雕刻的文革期间被处死的林昭小像被当局扣押,他近日重新再雕刻时,遭人泼尿骚扰,与对方理论反遭到殴打,导致两脚趾骨折,鼻子、手、背等多处受伤。有评论认为,创作自由是天赋人权,用卑鄙的暴力手段打压艺术家是十分可耻的行径。
    
    在北京维权人士胡佳遭殴打受伤的同一天,曾长期参与维权活动的人权艺术家严正学周三也被泼尿、殴打,致脚趾骨折。
    
    严正学周五告诉本台,此前,他雕了一批林昭小雕像准备送给重返天安门的一些人士,但遭到警方扣查。周三下午,他在铁玫瑰园重新雕刻雕像时突然被人从楼上泼尿,他前去理论,对方还称要让他“醒醒”。
    
    “我在做林昭的小雕像。因为我们使用的是QQ和163邮箱,警方很快就知道了我们之间的一封信,这封信里面说要塑小雕像送给那些返回天安门的周峰锁、滕彪、胡佳那些比较出色的人物。有关部门把我的雕像扣了,说我从艺术问题变成政治问题。我都忍了,我重新做总可以吧?到7月16号下午3点钟,突然上面向我泼水(尿),而且是脏水,很臭的。我一看到是三楼干的,我就赶忙跑上去。我当时就问他,你凭什么给我泼尿,他开口就说‘我让你醒醒,不让你做了你还做’。”
    
    严正学表示,他当时要报警。在与对方争执过程中,对方试图抢夺他手上拿着的雕塑用小铁锤,为防止小铁锤被抢走,他遭到了殴打。
    
    “他一下子来抢我的小榔头,他说你到我这儿来,我夺下你的榔头,我敲死你我就是正当防卫。我明白过来了,我死活不放小榔头。所以我们两个为了抢这把榔头,发生肢体接触,他就狠命地拿穿了皮鞋的(脚)踹我的脚,我的脚被踹得非常疼。他掐我头颈、打我背、鼻子也打出血来了、手指头也打出血来了。”
    
    严正学告诉记者,他被殴打后就出现尿血的情况,在医院做的CT还显示两个脚趾出现骨折。他要求警方彻查此事,但经过多次要求,警察才上门收去了他的受伤报告,并告知将立案调查。严正学怀疑打人者是受警方指使,担心警方会包庇打人者,希望国际人权组织能介入调查。
    
    严正学的铁玫瑰园中放置着林昭以及张志新的铜像,他本人也一直从事维权活动,曾起诉过北京劳教委、北京昌平司法局、国家工商总局等多个机构,引发当局不满,长期受到打压,曾多次遭到关押。1994年,严正学被北京公安局抓捕后被送往北京双河监狱劳动教养两年。2006年10月,他再次被捕,并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获刑三年。去年4月,铁玫瑰园中的一堵墙遭车辆撞坏。去年12月,寒冬中他家的暖气被停止供应。今年6.4期间,他“被旅游”去了腾格尔沙漠。
    
    曾创作过林昭作品的广州艺术家何国泉周五接受本台采访时对当局借用暴力手段打压艺术家表示谴责。
    
    何国泉:“艺术家的创作应该是自由的,更何况像林昭这样的人属于时代的标志,我们都知道她悲惨的命运,现在人们在纪念她,这都是情理之中,这也是人性的反思,对我们文革最黑暗的时候。我也创作过林昭的作品,我觉得这是作为我们艺术家的良知,因为艺术不能光陶醉在自己的小范围里面,还应该有一种对整个社会的反思,这是艺术家的本分。艺术创作是没有什么对错的,创作自由是天授人权,不能以暴力,尤其是这种卑鄙的手段对艺术家打压,这是可耻的行径。”
    
    何国泉又表示,近期的气氛越来越恶劣。他此前七年曾参加过一城市举办的摄影节外围展,从未发生过问题,今年却遭到各种审查,被禁止参展。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4111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著名异议画家严正学向北京市公安局提出申请;游行
·博讯镜头 严正学向北京公安局正式提出游行、示威申请
·严正学:游行、示威、静坐申请书
·维权画家严正学先生的家、画室被停电到宋庄躲难与众人搞艺术行为抗议
·严正学不堪骚扰失联友恐萌轻生之念
·林昭张志新铜像凝聚民主力量 网友发起为严正学画册募捐
·网友发起给严正学夫妇画册《铁玫瑰的中囯记忆》的捐款
·徐永海庆生:严正学、高洪明等祝福
·严正学朱春柳夫妇被国保带走与外界失去联系
·就严正学案致有关国家首脑、议员及人权组织的信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唐柏桥等紧急呼吁各界关注严正学的处境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严正学:是警匪一家还是蓄意谋害!
·王藏:中国艺术圣雄严正学(图)
·中国的堂•吉诃德——严正学/黄河清
·暂时得了安宁的人们,订购一本严正学的《阴阳陌路》吧!/吴高兴
·感谢辞——为严正学得奖致魏京生基金会
·黄河清:严正学“渔父词”及其他——严正学案反思之五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一个答案、两个背景—反思之四
·黄河清:严正学案的思往鉴今、见微知著——反思之四
·黄河清:谁输谁赢谁哭谁笑谁罪谁错?——严正学案反思之二
·刘逸明:谁还敢做严正学的律师?
·黄河清:严正学是线人析——严正学案反思之一
·吴高兴:“熊的帮忙”——严正学案出庭作证受阻记
·王荣清关于严正学先生的声明
·严隐鸿:呼唤我的父亲严正学
·李劼:请归还严正学和力虹的言论自由权利
·就严正学案致各国政要及人权组织的信(中英文通稿)/盛雪、陈用林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