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汉被查 翻出中电投五年前危险交易
请看博讯热点:周永康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28日 转载)
    今年4月,审计署开始对国家电网、中国电力投资集团(下称中电投)等大型电力央企进行审计。据悉,审计署哈尔滨特派办50余人在4月初就陆续进驻中电投,4月17日正式开始审计,预计7月结束。
    
    刘汉被查 翻出中电投五年前危险交易


    
    大型投资项目是这次审计的一项重要内容,其中即包括因四川汉龙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涉及黑社会组织犯罪被查引起关注的兴鼎电力项目。2009年中电投拟以21.5亿元收购刘汉旗下的兴鼎电力,当时内部就有不少反对意见,认为买得太贵,但时任中电投总经理助理、贵州金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元集团)董事长王祥富力排众议决定收购。金元集团为中电投控股子公司,是本次交易的收购主体。
    
    根据金元集团方面与汉龙集团2009年9月签署的《定金并股权转让意向协议》约定,21.5亿元中有15.8亿元是支付股权款,其他为承担债务,股权款比当时的评估值13.15亿元溢价20%。但到2013年兴鼎电力在中电投内部转让给中电投四川公司时又重新评估,股权估值仅剩10.45亿元。
    
    不仅如此,这起收购还留下诸多后遗症。一是因刘汉此前将股权抵押给银行,股权不能过户,中电投只能将收购改为租赁,直到去年才解除抵押完成过户——中电投因此向租赁公司交纳了4.26亿元的租赁费。二是收购的三个水电站进展不顺,最早建的晴朗电站发电量未达预期;剑科电站原本预计2012年发电,至今只完成了1/4的投资;西里电站仍处于前期准备阶段。
    
    
    随着刘汉被查,一系列与之相关的交易也遭重审。与刘汉发生水电站交易的央企不只中电投一家。2004年底,刘汉以5亿元将黄龙电力公司和两个水电站卖给四川汇日电力公司,不到两个月后,汇日电力又以27.3亿元转卖给中国大唐集团公司下属的桂冠电力(600236.SH)。这桩交易同样因高估备受市场质疑。
    
    
    大唐的收购以一种惨烈的方式遭到曝光。就在刘汉案开庭前两天的3月29日,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党组成员、副总经理蔡哲夫意外身亡,他曾兼任桂冠电力董事长。一位电力系统的资深人士称,蔡哲夫为跳楼自杀,公司称是“意外去世”。蔡此前在辽宁担任过丹东市委书记、辽宁省委组织部副部长,2006年11月到大唐集团时桂冠电力已签署了上述收购合同,但交易到2007年股东大会批准和证监会核准后才完成。
    
    
    中电投对兴鼎电力的收购,则早在主操刀手王祥富2013年9月离任时就受到质疑。收购之时,王祥富在中电投内部位高权重,不仅担任总经理助理和金元集团董事长,同时还兼任中电投财务公司总经理和上海融和控股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收购的19亿资金也主要来自这两家。王祥富离任后到后来收购尚德电力的香港上市公司顺风光电(01165.HK)担任CEO。财新记者获悉,对他的离任内部审计中发现了一系列问题。
    
    
    兴鼎诞生:刘汉与周滨
    
    
    2005年,刘汉卖掉黄龙电力公司及两个新建的电站之后,在四川阿坝州成立了毛尔盖电力有限公司,开发毛尔盖河流域内的三个电源点。其实,早在2003年,刘汉就从四川阿坝州政府拿到了该流域水电站的开发权,当时民营企业能拿到水电开发权的为数很少。
    
    
    该项目位于四川阿坝东部松潘县和黑水县境内的毛尔盖流域,是黑水河左岸的一级支流、岷江的二级支流。根据规划,毛尔盖电力有限公司将建设一个“一库三级水电站”,即在三个电站的上游修一个水库,之后在这三个电源点兴建三个水电站——剑科、晴朗和西里电站,总装机容量50万千瓦。其中上游的剑科工程总投资约23.54亿元,装机容量24.6万千瓦;晴朗电站总投资约11亿元,装机容量18万千瓦;下游的西里电站规模较小,投资六七亿元,装机容量7.5万千瓦。
    
    
    刘汉选择先建中间的晴朗电站。2007年2月,刘汉成立四川兴鼎电力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金2000万元。此间,四川省发改委出台了限制政策,不允许刘汉控制的汉龙集团拥有兴鼎电力公司全部股权。
    
    
    刘汉于是请北京商人周滨出面代持兴鼎电力公司20%的股份。兴鼎电力成立时有四家法人股东:刘汉旗下的汉龙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四川汉龙高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各占30%,四川怡和企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旭晨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旭晨)各占20%。北京旭晨即由周滨安排代持。该公司2005年5月成立,注册资金1000万元。
    
    
    2008年11月晴朗电站得到了县、州和四川省三级发改委的核准后开工,还申请到了国家开发银行等6亿元贷款。
    
    
    2009年6月,北京旭晨将股份转让给深圳汉利宏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汉利宏),转让后于当年11月吊销。汉利宏投资的老板范荣彰与刘汉是老友,二人相识于1994年。知情人士透露,当年刘汉随四川绵阳市政府去柬埔寨考察,路过香港时,即由范荣彰负责接待。范荣彰后来成为刘汉到澳门赌博的引路人(参见财新网《刘汉兴衰调查之豪赌江湖》)。刘汉控制的金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0510.SZ)在出售丰谷酒业集团公司股权时,也是范荣彰的深圳汉利宏出面帮助刘汉代为收购。
    
    
    知情人士介绍说,北京旭晨转让股份过程中,双方只履行了交割手续,刘汉方面并未付钱。她认为,这是周滨投桃报李,此前,周滨以2000万元把九鼎山项目卖给刘汉,从中至少赚了上千万。
    
    
    周滨转让之后,2009年7月兴鼎电力由2000万元增资到2亿元,并进入建设高潮,但这时刘汉已打算套现。
    
    
    中电投内部争议
    
    
    2011年4月,兴鼎电力旗下18万千瓦的晴朗水电站投产发电,比预计时间晚了10个月。不过早在2009年汉龙集团已放出风声,要将之卖掉。
    
    
    “当时想收购兴鼎电力的不只中电投一家,北京的京能电力等也参与竞价。那个时候,发电企业都在跑马圈地,小水电价格一路上涨。”一位电力行业资深人士称。
    
    
    当时中电投在四川没有公司,只在重庆有个九龙电力,但该公司对收购不感兴趣。而积极出面收购的金元集团,则是一家主要立足贵州进行中小型水电资源和电煤开发的电力职工持股企业,成立于2000年11月,2002年整体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曾是贵州省的盈利大户。2008年9月,时任金元集团董事长向德洪被双规,数位高管遭调查,之后中电投收购金元集团,控股60%,并由中电投总经理助理、中电投财务公司总经理王祥富兼任金元集团董事长。正是王祥富力推对兴鼎电力的收购。
    
    
    2009年下半年开始,中电投旗下的金元集团派人前往成都与汉龙集团商谈。9月17日,金元集团与汉龙集团就收购兴鼎电力达成《毛尔盖梯级收购协商会议纪要》;9月29日,双方签订了《定金并股权转让意向协议》。
    
    
    当时,另外两个剑科和西里水电站还未获批。剑科电站直到2012年9月才获批,西里电站在2008年底获得四川省发改委的前期工作路条(一般称为小路条),至今还未获得四川发改委的核准。
    
    
    因此,收购时兴鼎电力的主要资产就是在建的晴朗电站。根据北京天健兴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下称天健兴业)的报告,截至2009年8月31日的评估基准日,晴朗电站的固定资产与在建工程合计约3.4亿元,剑科电站的投资只有3300万元,西里电站则只发生了245万元的前期费用。工商资料显示,当时兴鼎电力的总资产为10亿元,负债8亿元,净资产为2亿元。
    
    
    晴朗电站获批时,按照2007年四季度价格水平测算,工程总投资约为11亿元。根据双方约定,汉龙集团包干建设直到晴朗电站具备商业运营条件后再交付给中电投,而剑科与西里则按照评估基准日的现状转让。所以,交易总额就是“晴朗的价值+剑科与西里的实际投入-有息负债”,对晴朗电站的估值成为定价的关键。
    
    
    根据协议约定,中电投收购兴鼎电力100%股权的转让款为21.5亿元,其中直接支付的股权转让款为15.8亿元,其余为承担银行债务。金元集团在支付了5亿定金、刘汉将另一武都电站60%股权质押给金元后,开始尽职调查和评估。
    
    
    2009年时,因国家鼓励发电企业提高清洁能源比重,各发电集团都在争购水电站,水电资产基本不以净资产作价,通常根据其发电量来计算未来收益估值。金元集团委托天健兴业对兴鼎电力进行资产评估,2009年10月出具的评估报告给出的股权评估值是13.15亿元,15.8亿元相当于溢价20%收购。
    
    
    但这一收购在金元集团内部引发争议。金元集团虽被中电投控股,王祥富在公司内一言九鼎,但还有40%的股份归其他股东,懂电力的大有人在。知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金元内部有人强烈反对收购兴鼎电力,担忧之一就是收购价太高会导致回报率降低,甚至达不到8%收益率的投资要求。这些反对声音未能影响王祥富的决策。
    
    
    操刀者王祥富
    
    
    王祥富现年53岁,毕业于苏州大学财会专业,曾在国家电力公司华东公司、华东电网有限公司工作,历任上海市电力公司副总经理、英大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等职。担任金元集团董事长期间,2008年4月至2011年4月,王祥富兼任中电投财务公司总经理,此后担任董事长;2011年12月-2013年8月,他还兼任上海融和控股公司(下称融和控股)执行董事总经理。融和控股是中电投财务公司的金融平台,旗下有中电投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中电投融和(上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以及上海融联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融联)20%股权等。
    
    
    王祥富熟悉资本市场,2008年主导了对东方热电(000958.SZ)的重组。2013年9月他突然辞职后,出任香港上市公司顺风光电(01165.HK)CEO,很快顺风光电亦接盘了破产重整的无锡尚德。
    
    
    2013年11月,中电投审计内控部门完成了对王祥富的离任审计,主要是对其主管的金元集团和融和控股进行审计。基本结论是,任期内基本完成了集团的考核目标,实现了国有资本的保值增值,尤其是融和控股发展较快,但金元集团也出现了各年度经营业绩不稳定并下降的趋势,2009年至2012年间,金元集团的利润总额从15.97亿元一路降到2.15亿元,净资产收益率从23.72%跌到-2.38%。
    
    
    审计中也发现多项资金运用及会计处理方面的问题。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09年在金元集团的ERP项目招标中,上海伊尔普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伊尔普)报价660万元。在未评标、定标的情况下,投标结果未经招投标领导小组审批就签订合同,金额5388万元,合同金额远高于投标金额。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专注于企业管理信息系统软件开发的上海伊尔普成立于2002年,注册资本金1000万元,上海人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人和)和自然人蒋劲松分别占股80%和20%,上海人和的法人代表杨晓榕任董事长,蒋劲松任总经理。而上海人和背后的股东海南明申投资有限公司、海南天时投资有限公司、上海明申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根据华杰资信评级有限公司的相关报告,均为上海神秘富商郑见明的明申集团旗下企业。曾就职于上海房地局、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社会科学院等单位的杨晓榕,是1992年随郑见明下海的老臣。
    
    
    郑见明,又名郑建明,曾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海南特区时报副社长等职,1993年成立明申集团的前身上海明申企业发展有限公司,进军上海房地产市场。1997年后进入香港楼市,据称在香港炒卖写字楼,五年间以16亿港元扫货,劲赚5亿港元。2003年,适逢政府着手清理整顿海南烂尾楼之际,郑见明重返海南房地产市场收购烂尾楼,同时在三亚、海口等地拿地3000余亩。在上海、香港、海南三弟房地产市场先后成功抄底,身价飙升的郑见明又转入收藏和资本市场。2010年那场著名的黄光裕与陈晓争夺国美控制权之争,持有国美超过2%股权的郑见明首次进入公众视野。2012年后,郑见明大举进军光伏业。当年11月,郑见明斥资1.99亿港元收购顺风光电;2013年1月,郑见明旗下上海钱江实业集团公司(大股东亦为郑见明妹妹郑燕担任法人代表的海南天时投资有限公司)收购位于合肥市的安徽赛维LDK所有股权,并出资3111万美元成为赛维LDK(NYSE:LDK)的第三大股东;2013年11月,顺风光电又拿出30亿元偿还无锡尚德所欠债务,顺利接盘这家昔日光伏明星。
    
    
    也就在这年9月,已经在大型央企中攀升至集团领导级职位的王祥富,突然“逃离”中电投,投奔郑见明,就任顺风光电CEO,一时令人大跌眼镜。事实上,至少早至2009年,王祥富已经利用他掌控的中电投子公司与上海伊尔普进行利益交换,同郑见明建立了联系。
    
    
    2011-2013年间,上海伊尔普也多次成为王祥富掌控的中电投财务公司的供应商,包括一体化业务系统开发、票据系统升级与完善、综合事务管理系统开发等。其中2011年9月中电投财务公司本部与上海伊尔普签订《一体化业务系统开发与实施服务项目合同》,金额1100万元,约定在一年内完成财务公司业务软件系统一体化开发与实施。但项目进度远滞后合同约定时间,什么时候能完成也无法预计。,中电投财务公司累计支付上海伊尔普项目开发费460万元,其中130万元未按合同约定提前支付。
    
    
    财新记者掌握的证据可以清楚看到郑见明“明申系”与王祥富个人间的利益输送。2009-2012年7月间,中电投财务公司曾为王祥富承担个人房租支出83.4万元,所租房屋坐落于北京市西城区兴盛街2号院1号楼,即北京金融街华荣公寓,建筑面积178.78平方米,月租金为2.2万元。王祥富此举在中电投内部引起不满。中电投的一份审计报告中即指出,王祥富作为集团公司领导干部,其薪酬福利由集团公司总部承担,其本人已享受集团公司房补,个人房租应由其本人承担。。2011年中电投集团全面审计时已提及上述房租事项,并要求财务公司予以整改。
    
    
    2011年底,作为中电投财务公司信息化合同供应商的上海伊尔普,将2009-2011年王祥富的公寓房租合计79.2万元划款至中电投财务公司,公然承担王祥富个人的房租。中电投内部审计因此建议,集团公司有关部门重新考虑上海伊尔普的合格供应商资格,并建议由集团公司纪检监察部门进一步查实并依规处理此事。
    
    
    事实上,在王祥富任职期间,除了上海伊尔普,应招标未招标、越权招标、擅自采用非招标形式采购等现象在金元集团和中电投财务公司并不鲜见。仅金元集团就涉及项目60个,金额3.48亿元,其中3个应招标未招标项目涉及金额就达到2.70亿元。
    
    
    在资金管理、资产管理、长期股权投资、重大经营决策等方面,王祥富的离任审计也都有问题被发现。比如,未经“三重一大”集体决策审批程序(即凡属重大决策、重要干部任免、重要项目安排和大额度资金的使用,必须经集体讨论做出决定),向参股40%的贵州云之龙电煤运输投资有限公司发放委托贷款5.72亿元,且未设置任何担保措施,审计时尚有20笔贷款,合计金额2.80亿元尚未归还。
    
    
    2008年,王祥富担任中电投重组东方热电工作组组长,但是在未经集团公司授权的情况下,帮助东方热电旗下的东方元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东方元顺)融资14.2亿元,当时东方元顺还不是中电投的成员单位。审计时东方元顺负债率超过100%,且大部分项目处于搁置待转让状态。
    
    
    此外,王祥富个人还以低价购买了金元集团下属贵州元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贵阳开发的别墅。2009年7月,王祥富以4504元/平方米的单价购买了一套299.68平方米的别墅,总价135万元。当年贵阳该区的别墅最低单价是8000元/平方米,王祥富较市场价少付超过100万元。
    
    
    贵州元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有一个预计投资超过80亿元的“印象花溪”项目进展迟滞,建成后预期亏损高达21.79亿元。中电投内部审计报告认为,房地产融资金额巨大给金元集团带来极大的财务风险,截至2013年9月30日,金元集团短期借款余额87.57亿元,长期借款余额63.43亿元,2014年到期债务达116.50亿元,届时资金缺口达到85.27亿元。
    
    
    在王祥富同时担任金元集团董事长和融和控股执行董事总经理期间,金元集团与上海融联的一笔融资租赁业务也令人质疑,该笔融资的利率高达21.18%,与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相比多支出资金成本1353万元。上海融联原名为上海圆通融资租赁股份有限公司,2006年变更为现在的名字。2007年增资至1亿元,2010年,股东变更为王炜占77.502%,中电投旗下的中国电能成套设备有限公司占20%,剩余股份属于罗海蛟等28个自然人。2011年5月,董事会改选,董事长由王炜变为曾上游,2011年9月变为金敏。
    
    
    上述工商资料显示,上海融联实际上是一个私人控股的租赁公司,中电投只占20%股份。
    
    
    被迫改租赁
    
    
    而在对兴鼎电力的收购中,也没有缺少上海融联的身影。
    
    
    2009年9月底金元集团与汉龙集团签订《定金并股权转让意向协议》,当时,正值刘汉在澳大利亚投资收购生产铀矿的Bannerman资源公司和生产铁矿的Sundance公司股权,急需资金。
    
    
    但是,由于汉龙将兴鼎电力的股权抵押给国开行,不能解冻,所以股权转让无法进行。另一方面,四川省发改委对于此类转让并不支持。当时,因四川小水电开发商很多捂着不建只等着卖钱,四川省发改委在晴朗电站的核准文件中早就规定:未经发改委同意,“不得对项目进行转让、拍卖或采取其他变更投资方式变更投资方和投资比例”。
    
    
    根据中电投的说法,为了“锁定水电资源”,经收购双方同意并报请中电投批准,决定改收购为经营租赁模式,待条件成熟再行收购。2009年11月18日,兴鼎电力、上海融联、金元集团、汉龙集团四方签订了租赁协议,由上海融联向汉龙集团租用兴鼎电力,并委托金元集团对该项目进行管理。当时称这一交易“标志着金元集团中小水电跨区域开发实现了新的突破”。
    
    因为是以租代购,中电投通过上海融联向汉龙集团付款。之后的2009年11月27日、12月7日、12月8日,上海融联分别支付给汉龙集团4.3亿元、5亿元和5.75亿元,其中第二和第三笔合计10.75亿元是由中电投财务公司提供担保,上海融联向银行贷款获得。
    
    2010年4月1日,上海融联又分两次向汉龙集团支付4.3亿元,该笔为中电投财务公司直接贷款给上海融联。
    
    至此,上海融联一共向汉龙集团支付了19.35亿元“租金”。
    
    与此同时,2010年3月,金元集团出资6亿元在四川双流县注册了四川中水能源有限公司(下称四川中水),代表金元履行四方合作协议中的管理责任。
    
    2012年6月,中电投又成立了中电投四川电力有限公司,接管四川中水,对兴鼎电力进行属地管理,并继续推动收购工作。但因为是上海融联租赁兴鼎电力,截止到2014年4月25日,四川中水还不得不向上海融联支付了4.26亿元的租赁费,以及剑科、西里两个电站的租赁保证金2000万元。
    
    其后,中电投与国开行协商,提供担保,将汉龙集团质押的兴鼎电力股权解除抵押,才让股权最终完成过户。2013年3月,四川中水与汉龙集团达成兴鼎电力的股权转让协议;2013年8月,四川中水终于完成了兴鼎电力100%股权的工商变更,领取新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并在四川省发改委备案。但至今尚未拿到四川省发改委和四川省能源局同意股权收购的书面材料。而且,晴朗水电站项目至今未进行竣工验收和竣工决算,所属房屋产权证也尚未办理。
    
    
    被高估的交易
    
    事后看,金元集团内部的反对意见有道理——这个交易对中电投不划算。
    
    2013年四川中水将兴鼎电力100%股权过户时,股权对价为16.89亿元,是由晴朗电站的对价21.5亿元,加上截至2012年底剑科电站在建工程的实际投入(3.03亿元)、西里电站的前期实际投入(0.54亿元)以及其他资产负债组成。其中晴朗电站的21.5亿元对价,依据的是2009年9月的收购协议。
    
    据财新记者了解,审计已经发现,这16.89亿元的股权款中有2亿元为“预先支付剑科委建款项”,但四川中水未能提供资料证明当时的工程量。
    
    中电投内部先后完成的两个评估也显示王祥富确实买贵了。四川中水在接管兴鼎电力股权时需要对资产进行再评估,曾聘请北京中同华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下称中同华)进行评估,但据悉评估只是走过场,在评估之前就已经付款了。2013年10月中同华的评估报告出炉:截至2012年底,股权评估值只有10.45亿元。
    
    也就是说,实际的股权对价(16.89亿元)比评估值高了6.44亿元。2009年收购时,金元集团旗下的贵州中水能源股份有限公司曾委托北京天健兴业资产评估公司进行评估,截至2009年8月31日的股东权益评估值为13.15亿元。
    
    天健兴业是按收益法做的评估,即基于对晴朗、剑科两电站未来在不同阶段发电量的预测推算。当时评估的前提条件是晴朗电站2010年6月三台机组发电,剑科三台机组2012年陆续发电,与晴朗实现联合运营,效益在2013年即可体现。因为位于上游的剑科有水库,可以蓄水,运营后中游的晴朗在电价较高的枯水期也能发电,水量由日调节改为年调节,会提升其经营状况。天健的评估报告测算,2013年联合运营后平均电价可达0.325元,高出四川的标杆上网电价(0.288元)13%。
    
    晴朗电站建设时预计年发电量是8亿度,考虑弃水等因素,天健预计2011年和2012年发电量将达到7.23亿度,2013年联合运行后即可提高到7.59亿度,2010年就有1.28亿元发电收入,2011、2012年收入1.6亿元,2013年可超过2亿元。按照收益法对晴朗电站2009年末的资产价值是14.64亿元,加上基准日的剩余资金(4.97亿元,处于建设期的晴朗电站还需要再投入)是19.6亿元,按照市场法评估建成后的市场价值是20.8亿元。也就是说相对于晴朗电站18万千瓦的装机容量,20亿的估值相当于1.1万元/千瓦,这在今天不算什么,在2009年则是相当高的。
    
    收购之后中同华的再评估为何缩水?据介绍原因有三。一是发电量未达预期,中同华评估是在2013年展开评估,当时晴朗电站已投入运营,2011年实际发电量只有6亿多度,2012年略有增长。
    
    二是联合发电带来的增长更晚。中同华2013年评估时,剑科电站的实际投入才3亿元,距离完成23亿的投资还很远,预计还需三年才能完成,比天健兴业的估算晚了四年——实际可能更晚。一位四川中水的人士告诉财新记者,至今剑科电站只投了6亿多元,相当于总投资的1/4。
    
    原因之三是中同华预测,联合运营后的平均电价也达不到天健兴业预测的0.325元。
    
    中同华在评估中对晴朗电站的发电量、效益提升预期、发电价格都低于天健兴业的评估,它对股东权益(10.45亿元)及晴朗电站价值(约14亿元)的评估,比天健兴业少了6亿元。也就是说当时天健兴业预设的前提条件发生了很大变化,或许刘汉当初卖时讲了一个漂亮的故事,而买方急于收购也就乐见其成,至于是否还有其他原因尚不得而知。
    
    天健兴业的评估报告还假设晴朗与剑科电站联合运营后,年发电量将达8.98亿度,如此测算,晴朗的单位电能投资为2.31元/千瓦时,比同期四川的其他七个交易都要贵。这七个交易包括大唐对干溪坡、雅安大兴、城东电站的收购、岷江水电对福堂电站的收购等,交易平均的单位电能投资为2.02元/千瓦时,其中最高的干溪坡水电站为2.28元/千瓦时。
    
    但是剑科电站至今没有建成发电,晴朗电站的年实际发电量只有不到7亿度,远未达到8.98亿度,如果按照实际发电量计算,其单位电能投资接近3元/千瓦时,大大高出当期的其他交易。
    
    “对兴鼎电力的这个收购,19.35亿元的收购资金再加上4.26亿元的租赁费,四川中水已经支付了23.61亿元,至今只有晴朗电站在发电,项目收益率肯定比较低。”接近这一交易的人士称。
    
    收购价与评估值之间的差异在财务上如何处理?消息人士告诉财新,为了抹平交易差额部分,中电投将其命名为“预付工程款”,约为2亿元。审计人员要求提供工程证明,但相关方面未能提供。
    
    不仅如此,由于被迫以租代购,中电投还不得不支付额外的财务费用。当初的19.35亿元收购款是由上海融联支付给汉龙集团的,其中10.75亿元由中电投财务公司为上海融联提供担保,4.3亿元是中电投财务直接贷款给上海融联,因为收购转为“以租代购”,该笔资金暂由兴鼎电力无偿使用,用于电站建设及运营,但上海融联已累计支付该项目的融资利息约2.72亿元,并由中电投财务公司按季将利息划给上海融联。今年初对金元集团的内部审计中发现,晴朗电站的这笔贷款利息支出未计入损益,中电投财务公司及融联租赁均以往来款形式挂账。中电投内部审计人员指出,这一做法不符合《会计基础工作规范》的相关规定。■
    
    财新记者王晓庆亦有贡献
    
    记者于宁,财新网 (博讯 boxun.com)
26804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孙大午:刘汉与袁宝璟结仇往事
·从刘汉被判死刑看周永康案如何了结
·法国世界报:刘汉成败都因周永康
·从刘汉死刑 看周永康案如何了结
·刘汉、刘维两兄弟被判死刑时的表情 (图)
·迟迟不公布 刘汉判决书或涉大老虎
·刘汉闻判死法庭大呼冤枉 150名政法官员旁听审判 (图)
·刘汉被判死,周永康命归何处? (图)
·何清涟:《中国商界生死书》---- 刘汉、袁宝璟共证“三诫律”
·刘汉被判死,周永康的命运依然难测 (图)
·只宣判不公布判决书 刘汉案还大有文章 (图)
·更多刘汉案细节曝光:北京机场被抓 (图)
·刘汉自辩拒不认罪 法律专家称此案不单纯 (图)
·刘汉黑金案背后的“袍哥”组织:或由陈近南开创 (图)
·喊冤没用 刘汉兄弟判死禁见律师
·避免拖高官下水 刘汉15罪竟无行贿
·跟刘汉17年小弟叛了:汉哥 你要面对 (图)
·刘汉判死刑 周永康案拉开序幕? (图)
·刘汉被判死刑 当场大喊“被陷害” (图)
·王海涛:丛林社会里的刘汉和袁宝璟
·刘汉牛皮哄哄 理由大概有三
·刘汉受审,怎没有“行贿罪”?
·毛开云:刘汉说出“我也觉得自己该死”这话
·莫之许:一枕黄粱说刘汉:加强专政体制控制的打黑和反腐
·刘汉案:还需“往祖坟上刨”
·巴克:再看刘汉的为何得失
·巴克: 刘汉被抓告诉我们什么?
·刘汉、柳传志和王功权:三类中国企业家
·刘汉、柳传志和王功权:三类中国企业家/胡少江
·槟郎:刘汉黄悲歌
·从刘汉龙以剽窃者身份入围长江学者人选看/俞天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