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连云港工厂偷排污致近海生态崩溃 全镇有怪味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5月05日 转载)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王进 
      

    本月27日,化工污水被偷排入明渠
    执法部门挖出了偷排暗管(志愿者供图)
    污水从闸口灌入大海
    当地农民发现了污水泄漏地
    
    4月27日,蒙蒙细雨笼罩着燕尾港镇。这里是距连云港市大约80公里、位置最靠东边的一个临海小镇。
    
    这天上午,散发着刺鼻气味的暗红色污水,正在镇上一条泄洪渠里,由南向北流淌。经过两个闸口后,注入黄海。这让陈华再次抓住了当地化工企业偷排废水的铁证,也验证了他两天前,有企业会利用雨天偷排废水的推断。
    
    当地环保官员与记者几乎前后脚赶到现场。让人犯难的是,要查清废水从哪家企业排出,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2005年3月,连云港市灌云县临港产业园区开始在这里筹建。123家化工企业先后进驻园区。慢慢地,镇上人感受到,化工污染正一点点地侵扰他们的日常生活。
    
    镇上的居民更希望干脆将化工企业搬走,至少他们也应该得到污染补偿。不过言谈中,他们流露出的多是无奈和失望。
    
    当地官员则称,污染旧账要一点点地还,这需要一个过程,时下已开始对水、气、固废等化工污染进行治理。一位环保官员表态:“再给我半年时间。”
    
    明渠暗管偷排污水
    
    27日清晨,开车途经镇上一处泄洪渠闸口时,陈华看到在明渠的水面上,漂浮着暗红色的污水。他断定这是沿渠多家化工企业偷排的废水。
    
    从这个闸口再向北约两公里左右,是另一个更大的闸口。废水在这里变得有些发黄,近距离还可以闻到刺鼻的气味。废水从闸口涌出后,直接进入了黄海。
    
    这是陈华一个月里第三次“拿获”的偷排证据。
    
    此前有人告诉陈华,大约是4月13日夜间,有化工企业在靠近海边的一处荒地里,偷偷倒了化工废物。赶到现场他看见化工固废一堆堆地堆在荒地里,明显是汽车拉到这里后倾倒,还没来得及掩埋,一共有十几堆,大约60吨左右。
    
    4月23日,当地海洋渔业执法部门在海边挖出多根暗管。暗管一直通到海边,化工企业的污水可以从暗管直接排入大海。陈华告知执法部门,附近还有暗管。果然在往南边的地下,又挖出了四根排污暗管。这些暗管通到泄洪渠。污水排出后经明渠通过闸口进入大海。
    
    一个景象让人颇为惊异。就在发现暗管附近,河岸边的许多树都枯萎了,一片叶子也没有。有的树皮也剥落了。一位农民总觉得附近农家养的牛,眼神发呆。
    
    暗管被挖出,陈华推断那些利用暗管排污的企业,会转而向明渠排污。
    
    就在挖出暗管的附近,是一大片绿色的芦苇地。中间一块将近五六亩的土地上,却没有芦苇生长。地面上一片焚烧过的黑色遗迹。边上的一片地面还留有暗红色的印迹,明显是水流过后的印迹,离近了还能闻到刺鼻的气味。
    
    一位村民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去年12月间的一个夜晚,大约8点多钟正在屋里看电视的他,突然闻到很强的刺鼻味道,打着手电出来一看,原来地里一个管道在向外排放污水。水哗哗地流,味道很大。污水顺着附近的河道流走了。
    
    他记得当时埋管道的人留有一个电话。他马上打电话跟他们说,你们埋的管道正在漏水。那些人很快赶来,查看后把阀门关了,水才不漏了。
    
    发生漏污水的地方,隔着一条河,对岸就是化工区。这些水是从哪个化工企业排出的,他就不知道了。这位村民说,污水把河里的小鱼都毒死了。他养的鸭子吃了河里被毒死的小鱼,被毒死了5只。有人赔了他500元钱。
    
    村民还说了一件“趣闻”。就在附近,他养的一只羊有一天突然掉进一处管道里。他把羊弄出来后放回羊群,没想到羊群立刻把这只羊给轰了出来。原来是这只羊身上的异味让羊群受不了。他反复给这只羊洗澡,去除了羊身上的味道,它才重归羊群。
    
    小镇不时弥漫怪味
    
    傍晚走进镇上海边的一家小食品店。店主范女士赶紧把店门关上,一边低声道:“味道太呛了。”果然,小店的窗户也是紧闭的。男主人仿佛向客人解释说:“气味很难闻的。”
    
    女店主说,空气里的味道闻久了,她会嗓子痛,不定期要去医院“吊瓶”几天,大约要花几百元钱。怕人不信,她找出了医院开的发票。
    
    镇上一家五金小店的女店主说的也很“邪乎”。她说,夜里的气味更大。她经常夜里会突然感觉气闷,醒过来。
    
    26日星期六,北青报记者途经靠近镇上的三百弓村。村子里很安静,几乎家家门窗关闭,很少见到行人。一位年轻的村民说,河对岸就是化工区,夜间气味很大。他形容说,味道像“烂菜叶”、“洋葱头”。
    
    镇上的人说,从化工企业进入,这几年空气里开始有了怪味。碰上检查,化工企业不开工,味道会小些。
    
    记者在镇上不时会闻到不能确定的气味。进入化工区,可以闻到明显的异味。当地官员也认可会闻到异味,也受不了。
    
    燕尾港镇上记者见到的居民都说,他们只喝瓶装水。一位居民从自家水龙头放出自来水给记者看,水色有些泛黄。居民说,他们只用自来水洗衣洗澡,做饭做菜喝水都是用瓶装水。
    
    当地的一位官员说,镇上的自来水是达标的,每月都有检测,但水里会有一点咸味。记者问过当地的官员,是否会喝自来水?他说,他们也是喝瓶装水,但单位的食堂基本上吃用都是自来水。
    
    镇上几位年轻的父母告诉记者,他们现在都是送孩子到灌云城的学校去读书,尽管这样会增加支出。还有人说,燕尾港很多人都在“逃离”这里。在燕尾港镇,北青报记者采访到的几位当地官员,都不在镇上居住。
    
    近海渔业生态崩溃
    
    55岁的陈华回忆说,这里的渔业曾经非常风光。一年四季在近海都能捕到鱼。每次潮水涨落,当地人在泄洪河道里就能很容易地捕到鱼。一网上来能有上百斤。更壮观的是,大群的鲸鱼也会随涨潮的海水涌上来。近几年,这样的情形就看不见了。
    
    记者在燕尾港镇采访的时候,时逢风雨。渔民都没有出海。随意走访几户渔家,他们告诉记者,现在十公里内的近海,已经捕不到鱼了。每次出海要多跑六七个小时。过去一天能返回,现在一般都要两三天。出海一次最少要烧两桶柴油,大约3000多元。如果当天返回,肯定捕不到鱼,就亏本了。
    
    一位渔民说,她家过去是木船。今年花80万置了一艘钢船。这样就能出远海捕鱼了。原来的木船不能出远海,就在近海捕一些贝类。一位渔民说,他刚把自家的渔船卖掉,不再靠捕鱼为生了。
    
    镇上的鱼贩们也说现在生意难做。一位鱼贩给记者看了几只螃蟹。有的饱满,身上还流出黄油。他说那是深海蟹;有的蟹瘦小发绿,剥开后无肉,他说那是近海蟹。深海蟹能卖个好价钱。近海蟹一两元都没人爱买。
    
    在燕尾港镇,陈华被称为“环保卫士”,他曾当选过连云港市和灌云县人大代表,是灌云县工商联八届执委会的常委之一。政法大学环境资源保护服务中心与其合作颇为密切。他家祖辈居住于小镇上,打渔为生。他在镇上有自己经营的生意和产业,化工污染让他和镇上的许多人一样,更迫切地感受到自己的经营和生活越来越陷入危境。陈华说他现在几乎无暇顾及自己的生意,白天黑夜四处收集企业非法排污的证据。
    
    对于当地渔业的萎缩,陈华和许多渔民持同样的观点。在化工企业进入燕尾港镇,并向大海中偷排污水后,渔业受到伤害,导致近海已经打不到鱼了。有的渔民向记者描述,他们曾经看见过,化工企业排出的污水,像“血”一样红,一大片随着海潮涨落。
    
    一位曾在近海做海贝养殖的渔户说,就是因为污水对近海的污染,致使他三年赔了几百万元,无法再做下去了。
    
    在燕尾港镇也能听到另一种声音。有人说,早在化工企业进入燕尾港镇之前,这里的近海鱼群就逐年减少了。原因是渔民的捕鱼方式所致。一种是有人使用被明令禁止的高压电网捕鱼,另一种是捕鱼渔网的网眼越来越小。
    
    渔民维权与政府治理
    
    当地渔民曾经想成立一个“渔民协会”维护自己的权利。他们听说,异地的渔民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向化工企业争取到了每个月给每个渔民大约800元的补贴。
    
    据说当时他们已经拿到了有关部门批准协会成立的“红头文件”,但是在是否民主选举协会主要领导的事情上出现了分歧。加上选举出的主要领导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替渔民“出头”,向化工企业争取渔民权利。这次成立协会的事就“流产”了。
    
    走访镇上的居民,提到维权的事,多数人都流露出无奈和失望的神情。
    
    “水、气环境不好,我们身在其中,也不好受”,灌云县临港产业区管委会副主任王余波面对记者坦言,前几年主要在水、气方面欠账较多,治理起来要有一个过程。
    
    据了解,2005年开始筹建的临港产业园区规划面积为120平方公里,涵盖了原来的燕尾港镇,其中化工园区规划面积为10平方公里,占园区十二分之一。化工企业已达123家。
    
    面对全国环保形势的收紧,当地官方确定了化工园区面积只能缩小,不能扩大;化工企业数量只能减少,不能增加的原则。三到五年内,要清理掉环保不达标的化工企业;相同的化工企业整合成大型企业;大企业兼并小企业。
    
    对污水处理,官方去年投入5000余万,将化工企业原来的暗管都改成了明管。改变过去化工企业管道埋在地下,污水处理情况难以掌握的状况。企业初步处理后的污水,全部要从明管进入当地的污水处理厂。据称,污水处理厂每天处理能力是37000吨,化工企业排出的污水每天是一万多吨。再者,每个企业只能有一个雨水管向厂区外的边沟排放雨水,改变过去一个企业有多处管向外排水的情况。
    
    今年6月当地将与新加坡合作,再次提升污水处理厂的处理能力。灌云县环保官员称,据其考察,新加坡这方面的技术高于国内水平。
    
    官方还引进建设了一个50万吨库容的固废填埋厂,预计今年8月份投入运行。治理废气方面,官方将使用一种“催化氧化”的新技术,提升对化工企业废气排放的治理。
    
    一位环保官员颇为自信地说:“再给我半年时间”。
    
    实际查证困难重重
    
    27日当天,在偷排污水现场,多家媒体关注焦点集中在追查排污企业上。但实际查证,似颇有难度。
    
    北青报记者随当地环保官员前往江苏明盛化工有限公司进行检查。经过近半小时交涉,在记者出示记者证并登计后,才获准进入该企业污水处理厂区。
    
    陈华说,污水从企业暗管排入明渠,具体从哪家企业排出很难查证。当地环保官员也称,污水大多是夜间偷排,每家企业都有嫌疑。如果不能查获正在偷排的企业,查证就很不容易。有时查到了排污口,但已没有排污痕迹,也无法取证。
    
    同时,媒体也在追问当地几天前执法部门挖出的暗管,是否已追查到是哪家企业埋设的?当地环保官员称,挖出的暗管未发现新近排污痕迹。为查清暗管是哪家企业所埋,环保部门购置了专门的探测设备,本周内可用于探查。至于此前发现的遗弃固废,已查出是哪家企业所为。
    
    陈华告知记者,他就有暗管探测设备,放在他车内的后备箱里。几天前挖出的暗管,有的就是用他的设备探测出来的。当时设备清晰地显示出暗管就埋在地下1.5米处。他表示非常愿意提供给执法部门使用,但未得到回应。
    
    有环保人士说,他们还掌握一些暗管埋置处,但他们不是执法部门,不能直接开挖,只能举报。
    
    据当地官员称,去年一年,100多家化工企业,几乎家家都曾被查处过。另据了解,在2011年查处一家化工企业偷埋“危废”事件中,两名当地官员被追责,园区一名分管领导被停职,原环保分局局长被免职。
    
    新近挖出的排污暗管,查获的偷弃“固废”和偷排污水事件,是否也能有同样的惩处力度,燕尾港镇的居民正拭目以待。 (博讯 boxun.com)
9411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连云港一国土所上千平米办公大楼 只有5人办公 (图)
·连云港碱厂排毒不停 海滨变成“牛奶湖” (图)
·连云港公务员夫妻 非法开办酸洗石英加工厂
·浙江闰土股份被曝将数百吨有毒废物深埋连云港厂区地下
·关注:江苏连云港访民沈立秀夫妇
·江苏省连云港市访民沈立秀被从马家楼带走
·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外国语学校上午教师罢课下午学生也罢课
·连云港6名村干部酒后AA制找陪唱女均被免职
·江泽民和连云港“小李子”的一段情缘
·网曝连云港城管暴打百姓 事主称全家10余亲戚遭打
·江苏连云港调查城管打人事件 5人停职接受调查
·网曝江苏连云港城管群殴村民 城管局称已调查
·江苏连云港司法局前官员曾称:当处长比局长爽
·江苏连云港一村100多亩麦田被铲掉强行出租
·连云港工业污水直排大浦河 多年无人监管
·救救江苏连云港市东海县的访民伏玉霞
·连云港景区调查“天价炒面” 涉事店主退钱道歉
·江苏连云港化工企业爆炸致2人受伤
·强烈要求连云港市中级法院有法必依,违法必究
·连云港市区政府滥用警力致一护宅老人倒地昏迷 (图)
·沈立秀控诉连云港/视频 (图)
·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竟然忽悠人/朱孔剑
·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包庇打人法官
·致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的公开信
·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儿戏法律十余年!/朱崇相
·残疾农民孙信永实名挑战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 附卷宗、图 (图)
·张西兰因被错判申请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赔偿案
·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天平”何时能平
·李广来申请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赔偿案
·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权比法大
·史上最雷人的威胁信---来自连云港市中级人民法院/朱孔剑
·江苏连云港市连云区招聘教师涉嫌严重舞弊 (图)
·举报连云港灌云县书记县长非法侵占农田4000余亩
·连云港民政局在丢谁的脸?/一啸
·于佃荣:致连云港市各位领导的公开信
·江苏连云港检方再现违法办案/刘学稳
·毛骨悚然的“三个讲清楚”学习班/连云港市灌云县 陆金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