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汉案查办实录:特警包下高铁车厢押解刘汉等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21日 转载)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刘汉案查办实录:特警包下高铁车厢押解刘汉等人


    图为:刘汉等被告人被带到法庭受审。(本报报道组 摄)
    
    刘汉案查办实录:特警包下高铁车厢押解刘汉等人


    湖北日报讯 图为:千里押解犯罪嫌疑人。﹙咸公宣摄﹚
    
    图文:雷霆捣黑
    
    ——公安机关侦破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纪实
    
    引子:“1·10”枪响之后
    
    2009年1月10日,一个暖冬的午后,四川广汉市鸭子河堤的露天茶铺里,坐满了喝茶、“摆条”的人们。茶铺老板娘四岁的女儿坐在椅子上玩玩具,旁边还有一个给人掏耳朵的男子。
    
    突然,三名年轻人疾步而入。老板娘刚想问他们喝什么茶,却见三人径直走向一桌客人,走在前面的年轻人掏出一杆枪,朝桌台边一名毫无防备的男子开了三枪。
    
    所有人开始四散奔逃。被击中者的同伴徒手还击,但紧跟而来的两人拔出枪来朝他们射击。据在场的证人事后回忆,枪声“像炸鞭似的响了好多下”。20秒后,开枪的三个年轻人迅速离开,留下了三具布满弹孔的尸体,以及一地的弹壳,现场还有两人被流弹击伤。
    
    这起发生在闹市区的杀人案当时震惊四川省内外。“一切发生得非常快,就跟香港黑帮片一样。”5年后,谈起这件事情的老板娘仍然心有余悸。
    
    枪响后不多时,当地公安机关迅速赶到现场进行勘察、盘问。鉴于案情重大,四川省公安厅成立专案组,先后抽调200余名民警加入。不久,专案组相继在德阳、广汉、重庆等地成功抓获直接实施枪击的犯罪嫌疑人张东华和涉案嫌犯文香灼、旷小坪、袁绍林、孙长兵等人,缴获4支枪和40发子弹。
    
    被杀的三人中有一名叫陈富伟,是广汉有名的“操哥”。经查,死者陈富伟与刘维素有矛盾,两人在广汉“势不两立”。
    
    刘维,1969年出生,高中文化,案发时为广汉市乙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还曾担任过2008年北京奥运火炬手,在当地,无论是生意场上还是“操社会”群体中间,刘维均极有影响力。
    
    经侦查,刘维与此案有重大关联。尽管案发后即实施追捕,公安部将其列为通缉逃犯,但一直到2013年,刘维都无法归案。而因刘维未到案,案件无法按期审理,且一拖就是4年多。“1·10”案及其相关系列案件的久侦不决,引起公安部的高度重视。公安部成立专门工作组,将包括此案在内的系列案件设为“1·10”专案,进行跟踪督办侦查,并于2013年3月、4月先后指定北京、湖北两地公安机关“接力”侦办。随着侦查的步步深入,一个前所未见的特大涉黑犯罪集团渐渐清晰……
    
    刘汉案查办实录:特警包下高铁车厢押解刘汉等人


    图为:专案组民警签署“军令状”。 (咸公宣 摄)
    
    刘汉案查办实录:特警包下高铁车厢押解刘汉等人


    公安机关侦破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纪实(图)
    图为:刘汉等被告人被带到法庭受审。(本报报道组 摄)
    
     湖北日报讯 图为:千里押解犯罪嫌疑人。﹙咸公宣摄﹚
    湖北日报讯 图为:千里押解犯罪嫌疑人。﹙咸公宣摄﹚
    
    图文:雷霆捣黑
    
    ——公安机关侦破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纪实
    
    引子:“1·10”枪响之后
    
    2009年1月10日,一个暖冬的午后,四川广汉市鸭子河堤的露天茶铺里,坐满了喝茶、“摆条”的人们。茶铺老板娘四岁的女儿坐在椅子上玩玩具,旁边还有一个给人掏耳朵的男子。
    
    突然,三名年轻人疾步而入。老板娘刚想问他们喝什么茶,却见三人径直走向一桌客人,走在前面的年轻人掏出一杆枪,朝桌台边一名毫无防备的男子开了三枪。
    
    所有人开始四散奔逃。被击中者的同伴徒手还击,但紧跟而来的两人拔出枪来朝他们射击。据在场的证人事后回忆,枪声“像炸鞭似的响了好多下”。20秒后,开枪的三个年轻人迅速离开,留下了三具布满弹孔的尸体,以及一地的弹壳,现场还有两人被流弹击伤。
    
    这起发生在闹市区的杀人案当时震惊四川省内外。“一切发生得非常快,就跟香港黑帮片一样。”5年后,谈起这件事情的老板娘仍然心有余悸。
    
    枪响后不多时,当地公安机关迅速赶到现场进行勘察、盘问。鉴于案情重大,四川省公安厅成立专案组,先后抽调200余名民警加入。不久,专案组相继在德阳、广汉、重庆等地成功抓获直接实施枪击的犯罪嫌疑人张东华和涉案嫌犯文香灼、旷小坪、袁绍林、孙长兵等人,缴获4支枪和40发子弹。
    
    被杀的三人中有一名叫陈富伟,是广汉有名的“操哥”。经查,死者陈富伟与刘维素有矛盾,两人在广汉“势不两立”。
    
    刘维,1969年出生,高中文化,案发时为广汉市乙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还曾担任过2008年北京奥运火炬手,在当地,无论是生意场上还是“操社会”群体中间,刘维均极有影响力。
    
    经侦查,刘维与此案有重大关联。尽管案发后即实施追捕,公安部将其列为通缉逃犯,但一直到2013年,刘维都无法归案。而因刘维未到案,案件无法按期审理,且一拖就是4年多。“1·10”案及其相关系列案件的久侦不决,引起公安部的高度重视。公安部成立专门工作组,将包括此案在内的系列案件设为“1·10”专案,进行跟踪督办侦查,并于2013年3月、4月先后指定北京、湖北两地公安机关“接力”侦办。随着侦查的步步深入,一个前所未见的特大涉黑犯罪集团渐渐清晰……
    
    公安机关侦破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纪实(图)(2)
    图为:专案组民警签署“军令状”。 (咸公宣 摄)
    
    公安机关侦破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纪实(图)
    图为:刘维等7名被告人受审。(本报报道组 摄)
    
    上篇
    
    浮出水面
    
    事实上,案发后刘维逃逸一阵子后即潜回了家乡,且一直待在广汉。
    
    前期秘密侦查发现,刘维迟迟不能到案的原因,是他有个在四川政商两界都“相当有能量”的哥哥。
    
    刘汉,刘维二哥,1965年出生,大专文化,时为四川汉龙(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四川省商会副会长,曾任九届四川省政协委员、十届及十一届四川省政协常委。刘汉在政界及商界的人脉关系颇广,正是因为他凭借职权关系处处妨碍办案,才导致刘维案发后5年都无法归案。
    
    一个细节是:案发后不久,警方根据掌握的线索传唤刘维到公安局接受讯问,刘汉以四川省政协常委的身份打电话给省公安厅某领导,说“家里人等着他吃年饭”,要刘维回家。一个小时后,刘维便被放回。
    
    公安机关发布刘维通缉令后,刘汉明知刘维涉案,却在其藏匿期间两次前往看望并提供烟、茶叶等生活用品。2011年,刘维向刘汉写信透露自己需要钱用,刘汉得知后,拿出50万元通过他人转交给刘维。而当其兄长刘坤因窝藏刘维也被公安机关追捕而躲藏时,刘汉指使保镖桓立柱向刘坤汇款200万元。
    
    通过前期侦查,专案组发现,刘汉涉嫌包庇窝藏刘维仅是冰山一角,其真实面目骇人听闻——以刘汉、刘维为首的组织成员涉嫌策划、参与了从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的多起命案,其中包括1998年绵阳小岛项目开发过程中村民熊伟被害案、1998年广汉街头周政被害案、1999年绵阳王永成被害案等等;同时,刘汉还涉嫌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谋取巨额利益。
    
    随着侦查的深入,专案组逐步摸清了刘汉、刘维涉黑犯罪集团的轮廓及发展轨迹:
    
    1993年以来,刘汉与刘维、孙某某(另案犯罪嫌疑人)等人通过在四川广汉、成都和上海、重庆等地开设赌博游戏机厅、经营建材、从事期货交易等活动,逐步积累经济实力。自1997年起,刘汉、孙某某在四川绵阳注册成立汉龙集团,并以汉龙集团及其他经济实体为依托,伙同刘维先后网罗一批骨干成员,通过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通过其他手段获取巨额经济利益。
    
    2000年,刘汉将汉龙集团总部迁至成都,进入矿产、电力、证券、股票等行业非法谋取暴利,短短十几年间资产高达400亿元,并继续以黑恶作支撑,扩张地盘,成为四川成都、德阳、绵阳等地人人皆知、闻名胆寒的“大哥”。同时,用金钱铺路,向当地政权组织渗透,获取四川省政协常委等头衔,织成了一张复杂的社会关系网,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组织体系,膨胀成为一个巨大的黑金帝国。
    
    刘汉披着民营企业合法经营的外衣,戴着省政协常委等光鲜的“红帽”,却干着涉黑组织的勾当,社会影响极大极坏。专案组报公安部研判后,决定对刘汉、刘维及其涉黑犯罪集团的骨干人员实施抓捕。
    
    逮捕刘汉
    
    在专案组的精心部署下,一切行动都进行得悄无声息。
    
    2013年3月13日,北京市公安局专案组根据掌握的情况进行布控,在北京首都机场将刘汉抓获;与此同时,专案组民警秘密进入四川,于3月17日在广汉当地将毫无心理防备的刘维抓获。
    
    随后,与刘汉刘维涉黑犯罪集团相关联的人员逐一被列上抓捕名单。专案组周密部署,雷霆出击,近30名组织成员在一夜之间被抓捕归案,并被连夜押解到北京接受讯问。随后,又有数十名涉案人员相继落网。
    
    北京市公安局将前期侦办情况向上汇报后,中央政法委、公安部研究决定,于4月17日起,将案件移交湖北省公安机关侦办。
    
    接到指令后,湖北省公安厅高度重视,迅即成立高规格的“1·10”专案侦查组,指定咸宁市公安局承办,并从全省抽调精兵强将,成立强大的侦查专班。
    
    4月25日,湖北赤壁。首批36名由咸宁市公安局派遣的民警集中进驻办案点,参加专题培训,为接办案件作准备。随后迅速投入实战。
    
    4月26日13时,北京西站铁路公安分局大院内,咸宁市公安局押解专班与北京市公安局完成首批专案对象的交接工作。14时37分,24名特警将8名犯罪嫌疑人押上北京开往广州的高速列车。当天20时22分,安全到达赤壁北站。21时35分,8名嫌犯分别关押进赤壁市看守所8个不同监室,看守所进入特殊看守工作状态。
    
    5月13日,湖北警方首批工作专班赴四川开展侦查取证工作,并连夜与公安部驻四川专案组进行了沟通,就任务清单逐一进行分工:一方面,结案所需的取证工作由湖北警方负责,公安部专案组协调四川警方配合;另一方面,凡与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及前期移交的犯罪嫌疑人无关的线索,全部移交四川警方。
    
    7月3日,刘汉、刘维等主要组织领导者移交湖北。当天15时37分,由54名特警、18名武警组成的武装押解行动专班,押解刘汉、刘维等18名犯罪嫌疑人,包乘北京开往广州的G502次高速列车第六节车厢,于21时23分安全到达咸宁北站。18名嫌犯被分别关押进咸安区看守所和赤壁市看守所。至此,北京专案组已将专案对象分10批次全部移交湖北。
    
    大案挑战
    
    在刘汉刘维移交湖北的同一天,湖北“1·10”专案组在咸宁召开专题会议,决定将工作重点集中到刘汉涉黑犯罪侦办工作,专案主攻战役全面展开。
    
    对于接办案件的湖北警方来说,“1·10”专案是从未经历过的大案、要案、难案。专案组介绍,其主要特征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涉案对象多。北京、四川警方共移交湖北警方82名犯罪嫌疑人,加上湖北专案组后来抓获的19人,涉案对象多达101人。
    
    二是涉及罪名重。其中北京移交的案件达77起,湖北专案组在审讯和取证工作中新发现30起,涉及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众多罪名。侦查证实,20年来,该组织实施杀人、故意伤害、强迫交易、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案件58起,其中刑事案件47起,共造成9人死亡,30余人受伤。
    
    三是时间跨度大。多数案件发生时间长,特别是一些命案,长达近20年,大量证据灭失,有的甚至被人为销毁。
    
    四是涉及地域广。涉案地包括四川成都、绵阳、德阳、泸州、宜宾、内江和北京、云南、贵州、山东、广东、香港、澳门等地。“很多人当了一辈子警察,也未必能经历这样的案件!”许多专案组民警发自内心感慨。
    
    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湖北省公安机关勇于担当,知难而上,知责奋进,敢打必胜,攻坚克难,不辱使命。省公安厅集全省之力,再次扩大办案力量,在咸宁市公安局抽调110名民警集中办案的基础上,从省内各地抽调打黑专家、预审专家、法制业务骨干、经侦业务骨干等共计65名充实到专案组,组成241名精兵强将的强大兵团;2013年9月底,湖北省公安厅第三次从全省抽调20名精干力量参与办案,公安部又从全国各地抽调5名办案专家到湖北指导办案。
    
    在警力部署上,专案组认真分析每一名参战干警的特长优势、性格特点,把每一颗“棋子”摆布在最合适的位置,最大限度地激发潜能、形成合力。
    
    专案组提出,在该案的办理过程中,要扎实做好证据的收集和固定工作,全力深挖犯罪,全面查清案情,特别是案中案,做到“案不漏人,人不漏罪,罪不漏证”。
    
    同时专案组亦强调,必须依法办案,确保程序合法,经得起法律和历史的检验,经得起媒体和律师的监督。为此,专案组从全省公安法制部门抽调4名业务骨干,与办案专班平行独立工作,审视办案细节,理清证据缺陷,发现办案瑕疵,并及时纠正解决。“专案组要求我们办案警员,要以法学家的角色来理解法律精神,以法官的标准来适用法律条文,以律师的角度来挑剔办案细节。”一位专案组民警说。
    
    中篇
    
    取证攻坚
    
    经周密部署,专案组确立北京、四川、咸宁三个战场,各条战线齐头并进,全面侦办。其中,移交押解工作以北京为主战场,侦查取证及追逃工作以四川为主战场,阅卷、预审和案件统筹工作则以湖北咸宁为主战场。
    
    自2013年5月开始,湖北专案组百余民警奔赴四川,夜以继日地开展侦查攻坚,又辗转10余个省市,行程数十万公里,询问600余人,获取证人证言1000余份,调取相关资料1万余份。“可以说,犯罪行为涉及到哪个地方,我们就赶到哪个地方取证。”专案组民警介绍。
    
    在四川取证时,一些证人听到刘汉刘维名字,仍心有余悸,不愿多说,甚至有抵触情绪,整个取证工作举步维艰。负责取证的专案组民警告诉记者,初到四川取证时,人们甚至连刘汉、刘维的名字都不敢直接提,而以“那一家”来替代。
    
    在绵阳市小岛村,2000多村民过去18年中饱受汉龙集团欺压,村民熊伟被刘汉手下杀害、多名村民被打,村民们积累了厚厚的举报材料。但当专案组民警前往取证时,迫于刘汉及其手下的势力,村民敢怒不敢言,纷纷选择回避。
    
    对此,专案组民警李红俊耐心细致,反复上门做工作,用法律、用事实、用真情打消村民顾虑,逐渐打开工作局面,越来越多的村民开始敢于说话,取证工作顺利完成。
    
    如果说打消证人疑虑、让证人开口是第一关,那么原始证据过于散乱、或因案发过久而流失造成的取证难,则是专案组民警们面临的第二道难关。
    
    比如,经侦取证中,绝大部分是书证,需要从集团各公司、银行系统和交易所机构中调出,需要调取的书证材料浩如烟海,调取手续又非常复杂。在取证过程中,专案组民警辗转往返各地、风餐露宿,有的民警甚至三天三夜都吃住在车上。
    
    为完成经济犯罪侦查取证工作,湖北警方抽调经侦精英40余人,辗转四川、深圳、云南等地,对汉龙旗下的70余家公司进行了全面调查,获取各类证据资料1万余份,理清了汉龙集团的全部资产,查清了刘汉集团涉嫌经济犯罪的全部事实,并依法冻结了刘汉等人的非法资产160余亿元,彻底摧毁了刘汉刘维涉黑犯罪集团的经济基础。
    
    2013年8月3日,全部个案第一轮取证任务完成,专案组理清刘汉刘维涉黑犯罪组织的基本框架。此后,专案组又先后于9月底、11月下旬执行完成第二轮、第三轮补证任务。
    
    260个日日夜夜,200多人的大兵团作战,跨越大半个中国的往返奔波,以及涉嫌犯罪集团的深厚背景,原始证据的经久流失,法律要求的绝无瑕疵等等,每一项都在挑战办案民警的心理极限、身体极限、能力极限。
    
    追捕“红娃”
    
    在调查取证、固定证据的同时,一场更为激烈的战斗打响了。“1·10”专案涉案对象众多,除前期北京、四川警方抓捕并移交的82名犯罪嫌疑人外,仍有近20名涉案人员在逃。湖北公安机关领命后,迅速组建强大追逃专班赴四川等地,撒开天罗地网。
    
    这些在逃人员中,两个人十分关键,即肖永红和缪军,他们都是小岛拆迁命案重要嫌犯,均与刘汉有直接关联。两人能否到案,对整个案件的侦办成败有着重要影响。
    
    1997年,刘汉在绵阳成立小岛房地产建设开发公司,先后网罗唐先兵、仇德峰、肖永红、缪军等多名团伙成员组成“打手队伍”。在小岛项目开发过程中,以刘汉、刘维为首的外来势力与绵阳本地的社会人员及小岛村民发生流血冲突。
    
    1998年8月13日晚,经肖永红唆使,唐先兵、仇德峰将曾与小岛公司发生纠纷的小岛村民熊伟杀害。肖永红得知情况后,当即向孙某某报告,并分别安排唐先兵、仇德峰到广汉躲藏,向两人提供生活费。随后,孙某某又将此事向刘汉作了汇报,刘汉表示赞许。
    
    绰号“红娃子”的肖永红,时任汉龙集团娱乐公司经理,是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重要成员,先后持有手枪2支、子弹616发。
    
    肖永红以狡猾著称,善于反侦查。湖北追逃专班民警介绍,肖永红有多部手机,打一个扔一个。
    
    2013年4月,北京警方实施第一批抓捕行动后,肖永红就躲了起来,他与妻子、孩子和亲属均断绝了来往。北京警方13人追逃专班已做了大量工作,未能及时抓获。湖北公安机关接手追捕肖永红,注定将十分艰难。“肖永红是个有钱人,资产已经过亿元。”专班民警分析,这个人过惯了好日子,因此不会轻易离开熟悉的地方,即使租房子也要找比较好的小区。而且,据了解,他的生活中少不了女人。
    
    经过几个月布控,专案组锁定肖永红情人张某,并摸到了一些基本情况。2013年7月26日,得知他们将在广汉农村见面,专案组出动70余警力,分成10多个小组出击。张某从住处出来,上了一辆出租车,之后停下,换另外一辆出租车,不停地移动。张某十分警惕,走几步就要回头看一看,有时候还装作系鞋带,观察是否有人跟踪。“我们有个要求,宁可跟丢,不能暴露。”专班民警张伟龙说,最后,张某到了一个实在无法跟踪的地方,虽然十分可惜,大家也只好放弃,以免打草惊蛇。
    
    从广汉农村回来后,肖永红没有回住处。通过侦查,专案组基本锁定成都武侯区一家宾馆。7月27日晚,民警在宾馆外围发现肖永红的表弟高友军。高友军在,肖永红一定也在。专班民警迅速布控,彻夜蹲守。
    
    7月28日早上9点多,肖永红和高友军一前一后走出电梯。“一开始,大家没有认出肖永红,他经过时,我们还愣了一下,因为本人和照片差别太大了。”张伟龙回忆,紧接着,高友军出现了,我们判断,不能再等了,于是在大厅将两人抓捕。核实身份,确是肖永红,当时身上带有5部手机。
    
    抓捕过程中,瘦削的肖永红满脸惊讶,并央求:“别打我,我有病,我不会反抗的。”
    
    肖永红落网,一下子打破了追逃僵局,专案组信心大涨、士气大振。即便疲惫不堪,即便思家心切,但民警们坚持不下火线。接着,追逃专班以更强的火力,对准下一个重要目标——缪军。
    
    缪军末路
    
    肖永红被抓获后,缪军成为专案组追逃“一号人物”。
    
    1999年2月13日晚,小岛村民熊伟被害仅半年,在其被杀的同一地点——绵阳凯旋酒廊,社会人员王永成被枪杀。这起凶杀案,正是缪军直接安排孙华君、唐先兵等人所为。当时,因为王永成与刘汉作对,刘汉授意将其“做掉”。
    
    抓肖永红难,抓缪军更难!
    
    与肖永红不一样,缪军不跟任何人联系。肖永红过惯了好日子,而缪军打手出身,小学文化,能过苦日子,什么场所都呆得住。经分析研判,缪军唯一可能联系的,就是他的妻子。
    
    缪军妻子黄某住在德阳一个小区,追逃专班迅速对其布控蹲守。蹲守点在黄家对面一处毛坯房内,只通电,不通水。民警买了一张小桌子,几个凳子,几把电扇,就开始了工作。
    
    蹲守工作异常辛苦。当时,正值德阳最热的时节,每天都是近40摄氏度的高温。民警介绍,实在热得受不了,就只穿条裤衩,用湿毛巾解凉。大家不停地喝水,好几人都中暑了。
    
    如此恶劣的环境下,民警们一蹲守就是10多个日夜。空气中,除了暑热,还弥漫着失望的气息。这么长的时段里,缪军妻子基本没有异常。“大热的天,她(缪军妻子)竟然几天没换衣服。”一名值班民警无意中说的一句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经验丰富的专班民警张伟龙分析,一个女人连自身打扮都忽略了,说明她心里有事,心思应在缪军身上,“他们一定有联系!”
    
    2013年8月15日,黄某终于露出了破绽。民警发现,当天,黄某送女儿出门后,回来将车停在了车库,随即外出,上了一辆公交车。出门时,她身上的衣服变了。“为什么没开车?为什么悄悄换了衣服?百分之百有事情要办!”专班迅速出动,一路追踪到成都,终于发现了缪军藏身的居民小区。
    
    8月20日晚间,缪军现身小区花园,蹲守在此的民警一眼认出,将其当场擒获。
    
    随着肖永红、缪军两个关键人物的落网,湖北警方追逃工作呈现出破竹之势,先后有19名逃犯落网。至此,所有涉案人员全部到案。这标志着,以刘汉刘维为首的涉黑犯罪集团被彻底摧毁。
    
    一路追逃,一路艰辛。追逃专班完胜之时,打黑专家李仁喜感慨,追逃中有“三个对不起”:为办案争执和动怒,搞狠了,对不起战友;一上案就没日没夜,几个月都回不了家,对不起家人;长期吃泡面盒饭,连续熬夜作战,对不起自己的身体。
    
    斗智斗勇
    
    2013年7月3日,刘汉、刘维等涉黑组织头目被押解至咸宁,专案预审工作摆上重要议事日程。
    
    审讯,犹如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微博),其重要程度丝毫不亚于取证和追逃工作。如何突破犯罪嫌疑人的口供?如何让他们真心认罪?考验着预审专家的勇气与智慧。“刚到咸宁的一段时间,刘汉非常狂妄,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专案组民警介绍,第一次审讯时,刘汉直接对他们说,“我的案子不是你们的事,你们湖北办不了我这个案子。北京把我没办法,才到你们这,我没什么事。”
    
    初期,刘汉的认罪态度很差,对涉黑犯罪、命案都一概否认,并不断强化,他只是一般的罪行。他还天天指望着关系网能发挥作用,救他出去。
    
    取证工作基本完毕后,预审专家开始与刘汉正面交锋。“预审中,我们给他画了‘三道圈’,从外围开始,一圈圈收紧,一步步亮剑。”预审专家说。
    
    第一道圈,指出他身边人,特别是保镖的犯罪行为。
    
    刘汉坚持说,汉龙集团的文化是非常好的,是崇善的,一直要求员工遵纪守法。预审专家回应,你说你崇善,为什么你身边的保镖、亲近的人个个都是坏蛋?管家、保镖都涉嫌命案?桓立柱,之前在部队是一名很优秀的士兵,为什么到了你身边,就沦为了杀人犯?如果你天天教育他们向善,会是这个结果?
    
    预审专家接着指出,保镖非法持枪被抓,你出钱摆平,他们犯下命案,你重金疏通关系“捞人”。这都是你从恶、纵容的结果。对此,刘汉无从辩驳,无话可说。
    
    第二道圈,指出小岛暴力问题,进一步撕开防线。对于这个问题,刘汉同样推脱,称与己无关,但在警方出示证据后,他逐步交代了打人、堵路、砸车、推围墙等违法犯罪行为。
    
    最后是第三道圈,直指其授意杀人,要花1000万元买史俊泉人头,幕后指挥杀害王永成等。
    
    为了彻底打掉刘汉的嚣张气焰,预审专家对刘汉直言:你没有什么了不起,你很有钱,但你积累财富的过程,充满了违法犯罪;你做大了企业,但你不像马云那样的企业家,对经济发展、老百姓生活有巨大的贡献;你有政治光环,但豪赌、奢靡,动手打人,甚至授意杀人,人格根本谈不上高尚。“从正式交锋开始,刘汉一步步往后退,由狂妄、进攻,到沮丧、退守,想方设法应对。”预审专家说,在接到起诉书后,刘汉精神几近崩溃。后来,他几乎是每天一哭。
    
    审讯刘维,同样不容易。
    
    虽然是亲兄弟,刘维与刘汉在性格和行为方式上有很大的差别。“刘维从不狂妄,他是隐形的,甚至比较低调。”预审专家说,最开始建立沟通渠道时,比刘汉好多了,我们问他问题,他都会回答。不过,他很狡猾,问题回答了,但往往答非所问,让人十分难受。他特别善于混淆概念,比如你说他是哥佬倌,他说那边谁都是哥佬倌,刻意去淡化。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死咬着不放,拿出有力证据予以证明,把他逼到“墙角”,让他没有退路。
    
    刘维和刘汉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欠缺法律观念,奉行丛林法则,成功、赢了就行,为达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预审专家介绍,审讯中,他们通过亲情感化和说服教育,用法律思维影响他,带着他认识法律,带着他进行反思,达到了较好的效果。
    
    后期,刘维告诉专案组民警,“我没什么说的了,这个案子你判我死刑我也认了。”
    
    下篇
    
    累累罪行
    
    在北京、湖北、四川警方的通力协作下,经过7个多月的艰苦侦查、取证和审讯,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的犯罪事实全部查清,重要犯罪嫌疑人全部到案,预审工作取得突破,移送起诉工作准备就绪。
    
    2013年11月25日,全案移送咸宁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共移送起诉36人;违法犯罪案件68起,包括非组织实施4起。
    
    1000余册、20多万页的卷宗,清晰记录着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20多年来犯下的累累罪行——
    
    1998年8月13日,汉龙集团小岛公司员工仇德峰、唐先兵,在绵阳市凯旋酒廊将曾与小岛公司发生纠纷的小岛村民熊伟杀害。
    
    1998年8月18日,闵杰、曾建、张伟等人,在广汉市九江路“严记”烧烤店门前,持滑膛枪朝在此宵夜的周政开枪,致其当场死亡。被害人周政早前因琐事与刘汉、刘维素有积怨。
    
    1999年2月13日,唐先兵、刘岗、李波、车大勇四人各持一支手枪,在绵阳市凯旋酒廊将王永成射杀。此前,时任汉龙集团总经理的孙某某听说王永成扬言要炸汉龙集团保龄球馆,遂将之告知刘汉。刘汉指使孙某某找人“做掉”王永成。
    
    2000年初,刘维请梁世齐到其养狗场上班,后刘维怀疑梁世齐买狗时私吞钱财,于是找人教训他。2000年9月23日,钟昌华、黄谋等人将梁世齐殴打致死。
    
    2001年10月,刘汉等人在成都红顶夜总会娱乐时,与史俊泉发生矛盾。之后,刘汉提出出资1000万元,让孙某某找人杀死史俊泉。缪军、伍建等人购买了车辆等作案工具,并安排人跟踪史俊泉。后因不断有人劝和,刘汉等人放弃杀人行动,犯罪中止。
    
    2002年5月29日,刘汉保镖仇德峰在成都卡卡都俱乐部喝酒,强拉张翼(女)陪酒,与张的朋友黄伟发生争执。后仇德峰、桓立柱、王雷、王宏伟等人携刀枪报复黄伟,打杀中,将无辜群众尚东泉刺伤致死。
    
    2003年4月,刘维安排陈力铭在什邡市金桥酒店“看场子”,陈安排钟昌华具体负责。2004年2月6日,钟昌华将偷窃客人钱物的“小姐”朱某拘禁。次日,朱某翻窗逃离时坠楼身亡。
    
    2009年1月10日,袁绍林、张东华、田先伟等人,在广汉市北海路金湖花园对面,将陈富伟、曾斌、阮孝龙3人当街枪杀。被害人陈富伟与刘汉、刘维素有矛盾。
    
    1995年9月15日,刘岗等人在广汉市某歌舞厅因跳舞与张云刚等人发生纠纷,打斗中,刘岗持刀将张云刚刺伤。张云刚于1995年9月25日医治无效身亡。
    
    1998年以来,刘汉、刘维涉黑犯罪集团先后购买、持有枪支共20支,有滑膛枪及各类制式手枪等,其中包括两支军用微型冲锋枪,另有手榴弹3枚、军用子弹677发、钢珠弹2163发。
    
    ……
    
    二十年来,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用金钱铺路,草菅人命,大肆敛财,作恶累累。专案组民警说:其手段之残忍,性质之恶劣,后果之严重,令人触目惊心!
    
    2014年3月31日,刘汉、刘维等36人涉嫌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以及故意杀人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案件,由咸宁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
    
    法律为受害者伸张正义!
    
    黑道起底
    
    经过二十年的邪恶生长,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已形成严密的组织结构、庞大的成员队伍、约定的帮规戒约、雄厚的经济实力,成为一个危害巨大的典型涉黑犯罪组织。
    
    从组织特征看,该组织人数众多,组织者、领导者明确,骨干成员固定,呈金字塔结构,刘汉是塔尖,他和刘维、孙某某同为该组织的组织、领导者。唐先兵、刘小平、孙华君、缪军和旷晓燕、陈力铭、曾建军、文香灼、旷小坪、詹军等10人为骨干成员。刘岗、李波、车大勇、仇德峰、肖永红等20人为一般成员。该组织内部分工明确,刘汉负责决策和指挥整个组织的运转,孙某某负责执行刘汉指示及汉龙集团日常经营管理,刘小平负责汉龙集团财务管理、通过汉龙集团及其关联企业聚敛钱财,以商养黑;刘维主要负责领导曾建军、陈力铭、文香灼等人充当打手或保镖,为该组织排挤打击对手,以黑护商。
    
    从经济特征看,该组织通过敲诈勒索、垄断赌博游戏机市场、放高利贷、骗取贷款、非法经营、虚开增值税发票等犯罪活动大肆敛财,并将非法所得用于购买枪支、弹药、刀具、车辆等作案工具,资助作案人员逃跑藏匿逃避打击,为组织成员发放工资奖金、购买住房、毒品,通过行贿骗取政治资本获得社会地位等。
    
    从行为特征看,该组织成员在作案过程中手段残忍、气焰嚣张,先后实施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等重大刑事案件数十起,致9死30余伤。
    
    从非法控制特征看,该组织通过非法持有枪支、暴力打杀在社会上形成威慑。同时,刘汉等人千方百计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寻求保护,攫取暴利,巩固和扩张其社会影响力,使该组织称霸于四川成都、德阳、绵阳地区,势力几乎遍及整个四川,影响力辐射到北京、云南、贵州、深圳等地。
    
    专案组分析,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形成、坐大、成势的过程,可分为两个阶段,前十年,刘汉带着刘维打打杀杀,确立其组织“江湖地位”。后十年,刘汉作为组织头目趋于幕后,从以前豢养打手,出门前呼后拥,变成后来隐秘策划,遥控指挥,通过亲信骨干实施犯罪。
    
    “该组织中,刘汉作为领导者,具有绝对权威,无人可以替代。”专案组介绍,为了控制团伙成员,刘汉既用金钱和物质诱惑、拉拢团伙成员,又通过多种方式洗脑,形成了“哥佬倌带小弟,小弟服从大哥指挥”、“为公司利益要敢打敢冲,出了事公司会负责”等不成文的规约和纪律,从而使该团伙骨干成员死心踏地听其指令、为其卖命。
    
    警钟长鸣
    
    一伙打打杀杀的“操哥”,为何能够坐大成势,最终成为严重危害社会的大毒瘤?
    
    一个作恶多端、罪行累累的涉黑犯罪组织,为何能够逍遥法外长达二十年?
    
    一个涉黑组织头目,为何能获取四川省政协常委、省优秀企业家等耀眼光环?
    
    警钟鸣响,我们需要反省、深思!
    
    必须坚持打早打小,防止坐大成势——“任何黑社会犯罪集团都有一个由小到大的演变过程,刘汉、刘维这个组织也有‘小混混时代’,在长达二十年的时间里,它经历了一个‘滚雪球’的发展过程。”专案组认为,预防黑恶犯罪,一定要坚持打早打小。
    
    如果在萌芽状态就将其打掉,国家就会少受损失,人民就会少受伤害。所以,必须始终保持对黑恶势力的严打高压态势,露头就打,往深里打,往狠里打,做到早发现、早打击、早清除,坚决不能让其形成气候,坐大成势。
    
    必须坚持综合治理,铲除滋生土壤——
    
    为何四川广汉、绵阳、成都等地滋生出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专案组认为,刘汉刘维等人之所以走到这一步,主要是个人的原因,但也有地方法制不健全等社会大环境的影响。
    
    刘汉实质上是一步步突破了法律底线。预审专家对一件事印象深刻,当年小岛开发时,孙某某给刘汉汇报说,小岛村民闹事,找了相关职能部门,都不管用。刘维带了一帮人,拿着刀枪棍棒过去,村民就跑了。刘汉对此一笑,认为还是这个管用。“有些领域容易滋生黑恶势力,比如建筑、建材、运输、娱乐业等。这些行业竞争激烈,加上管理不规范,易给黑恶势力以可乘之机、滋生之地。”专案组民警说。
    
    专案组认为,从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活跃领域来看,我们必须加强综合治理,除了政法机关要认真履行职责,还需要联合工商、税务、建设、金融等各个执法部门,在各个领域、各个环节共同发挥作用,严格执法,压缩黑恶势力成长空间,铲除其滋生土壤。
    
    必须坚持反腐打黑齐头并进,严打保护网络——
    
    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之所以逍遥法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少数党政干部和国家工作人员充当其“保护伞”。专案组民警介绍,一些执法人员不仅不严格公正执法,还想着能在该组织的黑色利益链中分一杯羹,无形中助长了黑恶势力的发展壮大。
    
    专案组认为,一方面,政法机关要加强队伍建设,确保队伍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严防干警被黑恶势力拉拢腐蚀,沦为其“保护伞”。对于无法挽救的害群之马,要及时坚决予以清除。另一方面,既要“拍苍蝇”,更要“打老虎”,坚决惩治腐败分子,坚决铲除黑恶势力的保护网络。(本报报道组)
    
    (原标题:公安机关侦破刘汉刘维特大涉黑犯罪集团纪实(图)) (博讯 boxun.com)
619261180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四川黑富豪刘汉仅认窝藏 案件审结待判
·刘汉最后陈述:我可以说是个法盲,对不起大家
·刘汉案公诉人:汉龙集团本身不构成涉黑组织犯罪
·能量通天 刘汉周滨背后隐现神秘的汇日系
·刘汉:刘维的事与我无关 我一生中没摸过一把枪 (图)
·弟弟为保命当庭指证 刘汉崩溃 (图)
·刘汉自行辩护140分钟 称未组织领导黑社会犯罪
·亲弟指证罪行 黑帮大佬刘汉庭上情绪失控 (图)
·组图:刘汉涉黑案庭审现场情绪失控落泪 (图)
·刘汉兄弟都怕了 庭上落泪 (图)
·刘汉等人涉黑案庭审第12天情况通报
·周永康也禁止不了 儿媳与涉黑刘汉互惠互利 (图)
·“把大叫花子做掉” 刘汉被手下当庭指证杀人 (图)
·刘汉刘维等人涉黑案继续审理 刘维否认指控事实
·刘汉等人涉黑案继续公审:干扰竞拍证据被展示
·最少七名省部级官员 法庭听审刘汉案
·从刘汉案看9大赚钱产业:一旦进入即成富豪
·刘汉、刘维4超生小孩通过当地保护伞上户口
·刘汉弟弟否认指使手下当街枪杀三人:只是气话
·王海涛:丛林社会里的刘汉和袁宝璟
·巴克: 刘汉被抓告诉我们什么?
·刘汉、柳传志和王功权:三类中国企业家
·刘汉、柳传志和王功权:三类中国企业家/胡少江
·槟郎:刘汉黄悲歌
·从刘汉龙以剽窃者身份入围长江学者人选看/俞天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