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媒体称周滨与郭永祥蒋洁敏之子勾结 均被调查
请看博讯热点:反腐打老虎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4月18日 转载)
    
    
     周滨、郭连星、蒋峰,这些之前几乎不为人所知的名字,随着“十八大”之后反腐斗争的深入,逐渐因其父辈关系被推上前台。

    
    近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中纪委对四川省文联原主席郭永祥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检查。经查,郭永祥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子收受巨额贿赂;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其子经营活动谋取利益;道德败坏。
    
    据有关媒体报道,上述“其子”即为郭永祥长子郭连星。
    
    除了郭连星,《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从权威渠道获得的消息显示,国务院国资委原主任蒋洁敏的儿子蒋峰,目前已被采取强制措施,案件正在侦查之中,涉嫌罪名或为“利用影响力受贿”。
    
    本报记者亦从权威渠道获知,无官亦官、非商亦商,悠游于官商两界的“神秘商人”周滨,已于2013年12月1日被有关专案组带走,至今四个月有余。此前的2013年11月25日,当周滨得知自己可能被采取强制措施之前,已经委托了有关律师。
    
    官方至今未披露周滨及其亲属涉嫌违法犯罪之情况。据业内法律人士分析,周滨可能面临涉嫌非法经营等指控。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对去年至今发生在北京、四川等地反腐败“大案”的调查显示,上述这些人涉事原因,基本脱离不了“利用父亲职权”或被“父亲利用”而收受贿赂或非法经营,以达聚敛巨额财富之目的。
    
    除了“利用父亲职权”之外,在周滨、郭连星、蒋峰父辈有所交集的同时,借助于他们父辈编织的关系利益网,他们彼此之间也呈现出相互勾结、互为同谋的关系,这也是近年来腐败大案的一个新现象。
    
    父辈交集
    
    知情人士表示,周滨、郭连星和蒋峰成年后,在生活中相识,亦在工作和生意场上勾连颇多。这种交集,缘于他们父辈多年建立起来的各种深厚关系。
    
    郭连星在1971年出生之时,其父郭永祥22岁,尚是山东胜利油田的一名普通工人。而1972年出生的周滨,彼时其父乃是辽河石油会战指挥部地质团区域室的大队长。
    
    此两人无论如何不会想到在几十年后,结识于北京。
    
    年小上述二人几岁的蒋峰,其父蒋洁敏在其出生之时亦工作于胜利油田。
    
    因为同在石油系统,让他们结识的偶然几率变大。另一个使这一几率变大的原因是他们的父亲仕途均一路飙升至北京。
    
    到1990年,郭永祥已经从胜利油田被提拔为中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的处长,蒋洁敏也升职为胜利油田采油厂的主要领导,周滨父亲的官职位阶早已超过上述二人,成为中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的主要领导了。
    
    蒋洁敏和郭永祥来到北京后,仕途产生分化。在周滨父亲出任国土资源部主要领导后,郭永祥不久即被调任为该部办公厅主任。蒋洁敏则被提拔为中石油的主要领导,之后被调任青海省副省长之职。
    
    郭永祥与周滨父亲如影随形,在周父调四川任主要领导后,郭永祥成为其“大秘”,从国土资源部调任四川,担任四川省委副秘书长。直至其案发前,由副省长退居二线为省文联主席,之后退休。
    
    在周滨父亲被调任中央工作后,蒋洁敏从青海被调回中石油,不久即担任中石油董事长等职务。其事发前,出任国务院国资委主任。
    
    刘汉与周滨
    
    父辈的发达为周滨等人的更大发展打下了基础,三人中,周滨学习和“工作表现”最为突出。
    
    周滨自中国的西南石油大学毕业后,即到美国的石油重镇得克萨斯州的一所大学攻读石油相关专业的研究生学位。
    
    2001年前后,周滨回国,短暂供职于中石油系统,之后便开始了自己的“创业”生涯。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这一期间,周滨与其父亲曾发生争执,其父并不同意他经商。
    
    周滨不仅从未停止经商,甚至短短几年内,便将自己的商业网络扩充至诸多领域。
    
    在四川,周滨首先看上了位于四川德阳市和阿坝州交界处的九顶山(又称九鼎山)风景区。这个风景区被四川省政府纳入“岷山山系世界自然遗产保护地”,也被列为“卧龙——四姑娘山大熊猫生态走廊”的主体部分,极具旅游开发价值。
    
    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周滨对此项目确实做了很多铺垫工作,但是发现,因为地理环境尚处于原始状态,开发难度极大,资金占用过巨,遂准备放弃这一选择。周滨的这一想法被四川省彼时的一名地方领导获知。
    
    当这名领导与当时已经闻名四川的广汉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沟通后,一个“赔本赚关系”的买卖开始计划。而这一计划的最初动机则是位于邻省云南的另外一个更有商业价值的买卖。
    
    据云南省一位政府高层人士分析,刘汉发迹于期货生意,之后攀龙附凤得以壮大。
    
    在刘汉生意巅峰未到时,云南兰坪铅锌矿成为刘汉等人眼中的“肥肉”。刘汉等人在收购该项目之初,曾遭到云南冶金集团原董事长陈智的极力反对,陈智为此上书云南省主要领导,但并未终止此事。之后,该收购项目遭到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杨维骏持续多年的举报,也未奏效。
    
    刘汉及其公司能够进驻云南开展业务,得益于风骚一时的原上市公司珠峰摩托董事长何冰的关系。据了解,何冰在云南关系非同一般,在何冰的斡旋下,极大促进了刘汉等人收购兰坪铅锌矿的事宜。
    
    然而,当这一项目进展顺利之时,据媒体2004年报道,2002年何冰因为走私罪而身陷囹圄。该案件最初经由中纪委查办,其复杂程度可见一斑。
    
    恰逢关键期,何冰的事发,让收购行为当时变得扑朔迷离。
    
    就在周滨在四川到处寻找项目时,据接近刘汉案件的人士介绍,刘汉曾表示,此时已经调任北京的周滨父亲亲自打电话告诉他,“要照顾好周滨”。
    
    于是在这一背景下,刘汉以总价款近20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周滨九鼎山的投资甚微的旅游项目。至此,刘汉亦与周滨相识并进一步开展了诸如水电站开发等项目。
    
    此后云南兰坪铅锌矿项目峰回路转。2003年1月,以刘汉所控制的公司为第二大股东的宏达集团正式收购了兰坪铅锌矿。宏达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刘沧龙则为刘汉堂兄。
    
    公开资料显示,宏达集团当时以1.53亿元收购了上述矿业60%的股权。据云南媒体报道,该矿开发之初,当时经云南有关部门测评,价值1000亿元左右。杨维骏表示,他所得到的资料显示,该矿产在不断开发勘探后发现,市值将近5000亿元。
    
    目前并无证据和消息,指向周滨是否直接参与了刘汉等人的铅锌矿收购行为。但以收购行为的事件发展和时间节点分析,刘汉与周滨的相识恰逢其时。
    
    子辈营生一场空
    
    司法材料显示,2013年3月13日,刘汉在北京被采取强制措施。
    
    同年6月,中纪委宣布,郭永祥被调查。
    
    同年9月,中纪委宣布,蒋洁敏被调查。
    
    虽然目前对刘汉的庭审中并未涉及其与周滨的关系,但从所披露出的消息而言,刘汉事发后牵涉出周滨违法犯罪的线索,当无疑问。
    
    知情人士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刘汉第二任妻子杨雪并未与刘汉一起被公诉,而且目前仍处于调查之中。其背后原因即是,杨雪的案情更多涉及周滨案。而杨雪虽然与刘汉离婚,但离婚后,仍一直是刘汉信赖和欣赏的“干将”。
    
    在刘汉及其党羽逐渐被控制后,更多线索向更大维度上延展。
    
    郭永祥便是其一。从中纪委披露的郭永祥案情上看,似乎与周滨并无关联。但周滨与郭连星生意上的交集,使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渐趋明朗。
    
    据媒体公开报道,2010年6月,郭连星在北京奶白路3号设立了北京汇润阳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上述公司除了郭连星为自然人股东外,还有一个大股东——北京汇盛阳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一公司的股东是詹敏利和米晓东,其中詹敏利占90%的股份。
    
    詹敏利即为周滨的岳母,现居住在美国;米晓东则为周滨的大学校友。
    
    此外,北京万众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名单中,亦有“郭连星”的名字。而这家公司的法人股东之一,即有米晓东持股的北京建兴光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在郭永祥之后便是蒋洁敏。
    
    2004年,周滨在北京注册了北京中旭阳光石油天然气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中旭阳光”),之后进行了股份制改造,改为股份公司。
    
    同是2004年,蒋洁敏在中石油副总经理的位置上兼任中石油股份公司的副董事长和总裁,直到2011年成为中石油董事长。
    
    中旭阳光发展至2011年,其年检资料显示,当年年末该公司总资产1.39亿元,收入1.3亿元,净利2468万元。该公司还曾对外宣布,其拿下了8000座加油站的管理系统项目,还渗透到中石油成品油物流配送系统、工程项目管理系统及信息系统管理等信息化项目。
    
    然而,当周滨、郭连星等人依靠他们父辈的资源运筹帷幄、享尽垄断资源之利,自认为建起了牢不可破的关系网之时,一个个突破口开始崩塌。
    
    2013年12月,周滨被警方带走。在其前后,蒋峰、郭连星等人亦被采取强制措施。这些小伙伴最终身陷囹圄,所有计划都成了一场空。
    
    事实+
    官媒警示“一人出事,两代坐牢”
    
    近期,随着事涉部分官员的贪腐案情被接连披露,坊间议论不休,官员“一人出事,两代坐牢”话题的紧迫性再度提升。《人民日报》4月10日刊登文章《“道是无情却有情”》,警示领导干部避免“一人当官,全家发财;一人出事,两代坐牢”的家庭悲剧。
    
    该文虽是一篇作者来稿,但被刊登在报纸的要闻版品牌栏目“人民论坛”中,本身就说明了其受重视程度。文章直指“现实中,奉行‘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将权力亲情化、私利化的人并不鲜见”的现象。
    
    无独有偶,就在《人民日报》发表上述文章的前一天,中纪委通报了中共中央“双开”四川省原副省长、文联原主席郭永祥的决定,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相关消息对其严重违纪违法问题的描述中,两项主要罪名均指向郭对儿女的“特殊照顾”。
    
    历任中石油研究室副主任、国土资源部办公厅主任、四川省副省长的郭永祥是去年以来中纪委反腐风暴中的重要斩获。他与“神秘富商”周滨之间的关系早就公开见诸报端,新京报指明,郭永祥的大儿子郭连星曾以股东身份参与周滨所涉生意。(腾讯新闻综合东方早报报道)
    
    来源:腾讯 (博讯 boxun.com)
302320511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记者举报华润董事长包情妇:中央反腐给我勇气 (图)
·中纪委:贪官目前高度紧张 不存在“选择性反腐” (图)
·中纪委网站公开反腐数据 492天打虎拍蝇285人 (图)
·厦门市经济发展局局长被查 福建反腐力度显著加强
·王文志:“中央反腐的决心给了我勇气” (图)
·中央反腐500天:周均4人落马 单日最多12人 (图)
·申维辰突然被调查 反腐剑指令计划
·中纪委:加大对违纪干部审查 保持反腐高压态势
·反腐习八条 第五代玩的是民粹
·马爹利在中国反腐风暴中躺抢
·习近平团队运作 胡锦涛湖南现身力挺反腐 (图)
·习近平大力反腐 中国 “贵族体育”倒血霉
·反腐动到贺国强头上? 北大青鸟总裁躲港避难 (图)
·习近平启动第三轮反腐 谷俊山案更多细节浮现 (图)
·中共反腐成本巨大 一年代价千亿美元
·中纪委反腐瞄准科技部和复旦大学
·力挺習近平反腐 軍頭切割徐才厚
·力挺习近平反腐 各大军区司令切割徐才厚
·反腐的代价 北京一年要损失千亿美元 (图)
·习近平无力反腐?
·反腐不力 习近平民间威信直线下降
·只为巩固自己政权的反腐不是真反腐
·天津访民元宵节前,急党中央所急声援反腐 (图)
·国内网络反腐前途暗淡 (图)
·中共若不反腐应让武器私有 (图)
·反腐者是人民救星 (图)
·在反腐败的风口浪尖 百姓有冤依然无处申   
·上海访民严燕文坚持冬泳反腐维权 (图)
·黑龙江张宝珠开“反腐”新闻发布会 (图)
·终身追责举措与反腐强态形式下,人民终于看曙光了吗?
·上海严燕文冬泳反腐维权 (图)
·郑州皇帝黄保卫受“反腐压力大” (图)
·博讯镜头:湖北法官反腐被关监狱/视频
·探王歧山反腐诚意二十特例第(3)案 (图)
·探王岐山反腐诚意20特例第(2)案 (图)
·探王岐山反腐诚意20特例首案 (图)
·寻二十特案探王岐山反腐神话
·王岐山反腐神话两月或即破灭
·陈维健:习近平反腐骑虎难下政敌展开保卫战
·习式反腐没让人民过得更好/吉歌
·陈破空:习近平反腐,收获与风险并存 (图)
·孙宏萍:只为巩固自己政权的反腐不是真反腐
·摩通高管辞职拷问习王反腐良知/同源
·私人会所成为反腐的新目标/吴东华
·中国的反腐败会不会只是一阵风?/杨恒均
·反腐梦,难成真
·春秋戈:“反腐”,今年两会为何噤若寒蝉?
·“影响维稳的水浒”曾是反腐利器
·习近平有什么不同?——以反腐为例/冼岩
·我对反腐败没有信心/春秋戈
·中央巡视组三峡反腐,真能动得了李鹏?
·陈秉中:有腐必反还是选择性反腐放过李克强
·赵义:全面改革时代的反腐败
·章立凡:“蝴蝶效应”与反腐前景
·孙立平:关于当前反腐及改革的10点看法
·阿里反腐需要一次“遵义会议”
·习近平“反腐”两面开战焦头烂额/陈维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