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别忘了越南:一场徒劳而悲壮的搜救
请看博讯热点:马航客机失事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26日 转载)
    来源:新闻周刊 
    
    自从3月8日马航MH370在越南领空失联之后,越南这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国家,以最快的速度和最大的热情投入到搜救之中。而之后8天的搜索中,包括指挥搜救的越南空军领导、机长甚至所有参与的12国搜救人员都不清楚这场搜救真正的方向在哪
    
    从富国岛最南端的安泰码头望向远处的海平面,马航MH370与地面空管塔台最后联系的消失点,就在350公里以外的深处。空气中的水汽被晃眼的阳光折射成一片白雾,蒙着水雾的海面,看不了很远。正如消失的马航MH370航班一样,所有的信息都蒙在迷雾之后。
    
    3月14日上午10点左右,越南918空军旅的机长阮德龙驾驶着编号为268的AH26巡逻机再次飞抵这片海域的上空。这一天,他的飞机上将带着7名机组成员及19名来自各国的媒体记者一起参与搜索。
    
    这一天,已经相继有外媒曝出,飞机可能最后降落在马六甲海峡附近,而不是正在搜索的越南海域。
    
    “请登机的成员都配合搜索。”登机前,机组成员叮嘱着每一个记者。显然,这样的交代是多余的。迫切地需要了解飞机信息的媒体人在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开始,十几张脸就三三两两地挤在机舱两侧仅有的八个舷窗上,试图从深蓝色的海面上发现一些与MH370有关的线索。
    
    别忘了越南:一场徒劳而悲壮的搜救
    
     
    
    自3月8日以来,整整7天,越南政府一直不断地扩大搜救范围也不断地投入新的救援力量。以马航最初公布的MH370客机联系信号消失处为原点的搜救区域,已经扩大了将近十倍。马来西亚、新加坡、中国、美国等十几个国家的搜救力量也集中在这片海域上,仅仅越南就出动了11架飞机和7艘船只。共有55架次飞机参与执行任务,7艘船只对超过1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进行了搜寻。
    

  “当时很着急,
    

  想越快去就越有可能找到生还者”
    
    越南时间3月14日早晨5点,在太阳还没有醒来之前,机长阮德龙已经起床,他要再次执行空中搜救任务。鬓角花白、宽额阔鼻的阮德龙穿着左侧胸口印着金星红旗、浅蓝色的飞行制服,这几天,他都在胡志明市新山一机场旁的空军基地二楼的办公室里接受军队领导安排的搜救任务。
    
    根据部署,这一天从新山一机场出发执行搜救任务的共有3架飞机。阮德龙的飞机是第三架,安排给他的飞行路线是,从胡志明市起飞,沿西南方向经过金瓯,继续向前飞往北纬7°、东经105°海面,然后折向东方,到北纬77°、东经106°30′海面,最后转向北经过昆山岛返回胡志明市。搜救区域位于越南本土正南方海面。
    
    与此同时,在越南空军918空军旅基地办公楼的一层会客厅里,19名来自《中国新闻周刊》、路透社、美国ABC电视台、凤凰卫视的记者正陆续配合越南外交部和空军基地的官员,做着个人信息的登记。电视新闻里播报着马航失联飞机的新闻进展,但是除了猜测与分析,依然没有任何有效的信息。房间里的人,包括楼上指挥搜救的越南空军领导、机长阮德龙都不清楚这场搜救真正的方向在哪,又将在什么时候结束。
    
    3月8日凌晨1点19分,从吉隆坡机场起飞40分钟的 MH370即将飞离吉隆坡空管区进入胡志明市空管区的管制范围。按流程,吉隆坡空管区的管制员已经对航班“道别”:“请联系胡志明市120.9,晚安”。航班回应:“晚安,这里是MH370”。但是,胡志明市空管区塔台在和吉隆坡空管塔台交接后,却没有如期接到航班。
    
    根据越南捕捉到的雷达信号显示,MH370确实飞入越南领空,但是在还有两分钟进入胡志明空管区的时候,飞机忽然消失了——在两个空管区域的衔接点上。
    
    越南海军大校、搜救前方指挥部副总指挥武河中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胡志明市空管没有接到航班后,便分别致电香港和三亚两个区域的空管,询问是否有这个航班,但都得到否定的回复,直到凌晨三点致电马来西亚的时候,才知道该航班正常起飞。越南方面便意识到飞机失联,便立刻通报了军方”。
    
    这个周六的清早,“飞机可能失踪”的消息将越南政府及越南军方的高层领导惊醒。年近60岁的大校武河中在睡梦中接到通知,马上到军区召开紧急会议。人们开始协调各方核实信息,并在雷达网络上搜索MH370的痕迹,根据负责接收应答机广播二次雷达网络跟踪数据显示,MH370最后一次报告自己的位置是1时21分,在北纬6°58’2”、东经103°37’8”,距离越南土珠岛约153海里(300公里)。
    
    “故障坠海”,是武河中的第一个反应。越南方面迅速决定,第一时间派出飞机到MH370失去联系的地点查看。“当时很着急,想越快去就越有可能找到生还者。”武河中说。
    
    3月8日上午11点左右,越南的第一架搜救飞机就抵达了信号消失的地点,为了尽可能多地拯救生还者,越南特地派出了AH26运输机,飞机上放了几十件救生衣和救生圈。
    
    然而,除了深蓝色海水和飞机投在海面上的影子,那里什么也没有。
    
    很快,越南政府亦迅速成立了由空军、防空军、海军、海事等部门联合的搜救委员会,并由越南交通部副部长范贵焦担任总指挥。当日11点30分,中国的第一艘搜救船也从海口出发。
    
    下午,位于富国岛的越南海警四区便派出了编号CBS2001的船只出海搜查,同时越南海军第五军区也派出了编号“HG637”和“HG954”两艘军舰共同配合。来自马来西亚、中国、越南、新加坡、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六个国家也已各自派搜救小组前往越南湾。
    
    一场史无前例的搜救行动开始在越南展开。
    

已经把越南所有的领海都搜遍了
    
    从3月8日,马来西亚航空MH370客机消失在越南上空以来,机长阮德龙已经连续工作了一个星期,每天至少要完成一次空中搜索任务,最多的时候他一天飞两次。从早晨5点开始,到晚上8、9点钟结束,有时候凌晨3点就要开始相关的指挥工作。
    
    位于胡志明市的新山一机场、军事港口金瓯湾以及富国岛成为越南搜救的三个重要基地。距离土珠岛仅有50公里的富国岛,是距离飞机消失地点最近且基础设施相对完善的地区,搜救委员会决定将前方指挥部设立在此。
    
    当地时间3月11日早晨8点,越南交通部副部长范贵焦在富国岛国际机场控制塔台的一层办公室组织召开了第一次各部门的联席协调会议,算是标志着富国岛指挥中心正式成立。
    
    在富国岛机场指挥塔一楼的一间空旷的办公室里,拉紧百叶窗的窗口前挂着两张海事地图,茶几上散乱地摆放着茶杯和香烟。10余名越南官员背着手站在图前,其中除了救援的越南空军、海军、海警等部门的领导外,还有富国岛所隶属的坚江省政府、公安、医疗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
    
    平时说话慢悠悠的范贵焦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手指着地图,要求3月11日这天,空军派出的3架AN26号飞机继续保持飞行离海1500米以下的高度,其他两艘MI 171直升机保持离海面更低的高度,配合海军、海警和航海船舰执行搜寻救难任务。同时,他还要求富国机场必须留出专门区域,在必要情况下提供救援,同时加强医疗卫生工作,向现场有关力量提供后勤、救援设施和人员的服务。
    
    事实上,这是8天里在富国岛举行的唯一一次联席会议,更多的信息沟通和协商会议是在河内与胡志明市进行。云集此地的记者,每天只能守在此地,等候直升机带来前线指挥官和一场宣布“没有任何发现”的新闻发布会。
    
    “我们不断在扩大搜索范围和增加搜救力量,但还是没有什么发现”。身着浅蓝色军装的越南海军副司令杜明俊在当地时间3月11日下午六点钟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向来自各国的记者通报新的搜索最新进展,一脸凝重,“我也觉得很遗憾”。
    
    根据发布会的通告,越南方面不断在扩大搜索范围,甚至包括陆地。同时也在不断增派飞机和船只,“选择了能够飞得更低、更远的CASA-212飞机”越南空军副司令黎明成在发布会上这样介绍。
    
    截至3月15日,越南共出动了11架飞机和7艘船只。共有55架次飞机参与执行任务,船只对超过1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进行了搜寻。“我们已经把越南所有的领海都搜遍了。”武河中说,“越南的海水很浅,只有六七十米,许多地方一眼就能看到底。”
    
    同时,越南政府还号召海上经验丰富的渔民也参与到救援中来。在安泰码头上,那些打着赤脚,织补渔网的渔民在广播中听到了政府的号召,尽管他们觉得自己参与搜救并不现实,一位渔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们捕鱼大多是在10海里以内的区域。”
    

最后的搜索,“这样的搜救是否值得?”
    
    3月14日早晨8点20分,阮德龙指挥着飞机起飞,爬升,穿越大陆。飞机上7名机组成员,一人负责导航、一人负责通讯、还有两名观察员坐在前舱 ,同时还有一个人技术后备坐在机舱尾部。
    
    飞机上同时放有100件救生衣和100个救生圈,以及一些急救的药品。后备技术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些物品是随时准备为救上人的时候使用。”
    
    搜救飞机上随行人员面对面地坐在两排铁皮座椅上,遇到气流颠簸时,只能抓紧头顶拴紧的铁丝以维持平衡。一个小时的飞行之后,飞机抵达越南南部海域。已经连续五天随机搜救的路透社记者,自飞机起飞便用救生衣搭起一张临时床,闭眼睡起觉来。日复一日无果而终的搜救,已经让几个多次随军机采访的记者不再对结果抱有过多的期待。
    
    这一天搜救飞机飞行的高度很高,最低也是维持在2000多米的高空中,阮德龙在结束飞行时,告诉记者,“因为低空中有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搜救飞机。”一直随救援飞机执行任务的《越南人民军队报》记者雄科并没有对这样的飞行高度感到意外,他说,“一周以来,经常是在这样的高度飞行。”
    
    面对作秀的质疑,搜救指挥委员会的武河中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解释说,“选择在高空飞行,主要是因为越南的搜救设备不够先进,不利于搜索。但事发地属于越南领海,如果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飞机发现线索,只能由飞在高空位置的越南飞机进入低空进行实地搜查,远比从基地出发迅速。”
    
    事实上,除了在执行飞行任务时各国的救援部队可以通过无线电相互通报线索之外,在整个救援工作展开的过程中,越南与马来西亚方面的沟通并不够通畅。一位与越南官员随行的越南语翻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搜救工作展开以来,马来西亚方面除了最初的请求救援的消息之外,对于越南方面发回的一切线索都不置可否,越南政府和军方也只能依靠媒体公布获得“被否定”的消息。越南空军副司令黎明成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隐晦地表达了这样的尴尬,“越南非常需要周边各国提供信息和线索。”
    
    3月12日早晨,马来西亚方面在媒体的压力下承认飞机可能折返的迹象,也成为越南救援的转折点。
    
    当天早晨8点,越南搜救的前线指挥官范贵焦就在富国岛信息中心的发布会上宣布“暂停空中的搜救。他需要等待马来西亚官方提供进一步信息之后,再考虑恢复这些搜救活动。”很快,迫于舆论压力,河内政府方面辟谣,表示“越南不会停止搜索”。
    
    当晚出席富国岛指挥中心召开新闻发布会的越南官员变成了海军副总司令杜明成,他强调“越南没有缩小搜索范围,空军飞机仍然在正常参与救援。”杜名成介绍说,“这一天,越南方面分别从胡志明市和金瓯湾起飞5架飞机,执行了10余架次的搜索,范围扩大到了两万平方公里。”
    
    与官方的热情积极不同,飞机折返的消息对于越南关注飞机事件的民众来说,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他们一改最初在网络中为飞机上生命祈福的态度,开始质疑越南政府这样大规模的搜索是不是浪费。
    
    3月13日晚间,富国岛在举行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时,本地媒体激烈地向出席发布会的越南航空飞行管理总公司副总经理团有家提出质疑。
    
    “这样大规模的搜救是否浪费?”“马来西亚已经提出飞机折返,越南为何还继续搜索?”
    
    “面对生命的救助,我们做多少努力都不浪费”。团有家回答。
    
    “面对生命的救助,我们做多少努力都不浪费”。团有家再次回答。
    
    这样的说辞还是打动了越南国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胡志明市随机采访了一些当地人,他们中的多数面对中国记者选择了同样的说法,“救助生命,一切都不浪费。”还有少许人表示知道马航飞机事件,但对于越南做了哪些搜救工作、付出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并不清楚。
    
    3月15日,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宣布停止在东海海域搜寻马航失联航班MH370客机的活动。下午,越南国防部决定停止在越南海域展开的全部搜寻活动。会议后发表的公报表明,越南参加搜寻活动的各个力量留在原来位置探测情况,并通报获得越南准许参与搜救活动的各国和组织力量撤开越南海域和空域。
    
    机长阮德龙没想到,自己在3月14日所执行的这一次搜救任务,竟然成为整个越南尴尬而又徒劳的救援行动的收尾。
    
    在飞机失联的第8天,迄今为止越南政府进行的最大规模的搜索和救援行动也不得不以尴尬和无果告终。
    新闻周刊 
    
    自从3月8日马航MH370在越南领空失联之后,越南这个经济并不发达的国家,以最快的速度和最大的热情投入到搜救之中。而之后8天的搜索中,包括指挥搜救的越南空军领导、机长甚至所有参与的12国搜救人员都不清楚这场搜救真正的方向在哪
    
    从富国岛最南端的安泰码头望向远处的海平面,马航MH370与地面空管塔台最后联系的消失点,就在350公里以外的深处。空气中的水汽被晃眼的阳光折射成一片白雾,蒙着水雾的海面,看不了很远。正如消失的马航MH370航班一样,所有的信息都蒙在迷雾之后。
    
    3月14日上午10点左右,越南918空军旅的机长阮德龙驾驶着编号为268的AH26巡逻机再次飞抵这片海域的上空。这一天,他的飞机上将带着7名机组成员及19名来自各国的媒体记者一起参与搜索。
    
    这一天,已经相继有外媒曝出,飞机可能最后降落在马六甲海峡附近,而不是正在搜索的越南海域。
    
    “请登机的成员都配合搜索。”登机前,机组成员叮嘱着每一个记者。显然,这样的交代是多余的。迫切地需要了解飞机信息的媒体人在飞机起飞的那一刻开始,十几张脸就三三两两地挤在机舱两侧仅有的八个舷窗上,试图从深蓝色的海面上发现一些与MH370有关的线索。
    
    别忘了越南:一场徒劳而悲壮的搜救


    
     
    
    自3月8日以来,整整7天,越南政府一直不断地扩大搜救范围也不断地投入新的救援力量。以马航最初公布的MH370客机联系信号消失处为原点的搜救区域,已经扩大了将近十倍。马来西亚、新加坡、中国、美国等十几个国家的搜救力量也集中在这片海域上,仅仅越南就出动了11架飞机和7艘船只。共有55架次飞机参与执行任务,7艘船只对超过1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进行了搜寻。
    

“当时很着急,
    

想越快去就越有可能找到生还者”
    
    越南时间3月14日早晨5点,在太阳还没有醒来之前,机长阮德龙已经起床,他要再次执行空中搜救任务。鬓角花白、宽额阔鼻的阮德龙穿着左侧胸口印着金星红旗、浅蓝色的飞行制服,这几天,他都在胡志明市新山一机场旁的空军基地二楼的办公室里接受军队领导安排的搜救任务。
    
    根据部署,这一天从新山一机场出发执行搜救任务的共有3架飞机。阮德龙的飞机是第三架,安排给他的飞行路线是,从胡志明市起飞,沿西南方向经过金瓯,继续向前飞往北纬7°、东经105°海面,然后折向东方,到北纬77°、东经106°30′海面,最后转向北经过昆山岛返回胡志明市。搜救区域位于越南本土正南方海面。
    
    与此同时,在越南空军918空军旅基地办公楼的一层会客厅里,19名来自《中国新闻周刊》、路透社、美国ABC电视台、凤凰卫视的记者正陆续配合越南外交部和空军基地的官员,做着个人信息的登记。电视新闻里播报着马航失联飞机的新闻进展,但是除了猜测与分析,依然没有任何有效的信息。房间里的人,包括楼上指挥搜救的越南空军领导、机长阮德龙都不清楚这场搜救真正的方向在哪,又将在什么时候结束。
    
    3月8日凌晨1点19分,从吉隆坡机场起飞40分钟的 MH370即将飞离吉隆坡空管区进入胡志明市空管区的管制范围。按流程,吉隆坡空管区的管制员已经对航班“道别”:“请联系胡志明市120.9,晚安”。航班回应:“晚安,这里是MH370”。但是,胡志明市空管区塔台在和吉隆坡空管塔台交接后,却没有如期接到航班。
    
    根据越南捕捉到的雷达信号显示,MH370确实飞入越南领空,但是在还有两分钟进入胡志明空管区的时候,飞机忽然消失了——在两个空管区域的衔接点上。
    
    越南海军大校、搜救前方指挥部副总指挥武河中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胡志明市空管没有接到航班后,便分别致电香港和三亚两个区域的空管,询问是否有这个航班,但都得到否定的回复,直到凌晨三点致电马来西亚的时候,才知道该航班正常起飞。越南方面便意识到飞机失联,便立刻通报了军方”。
    
    这个周六的清早,“飞机可能失踪”的消息将越南政府及越南军方的高层领导惊醒。年近60岁的大校武河中在睡梦中接到通知,马上到军区召开紧急会议。人们开始协调各方核实信息,并在雷达网络上搜索MH370的痕迹,根据负责接收应答机广播二次雷达网络跟踪数据显示,MH370最后一次报告自己的位置是1时21分,在北纬6°58’2”、东经103°37’8”,距离越南土珠岛约153海里(300公里)。
    
    “故障坠海”,是武河中的第一个反应。越南方面迅速决定,第一时间派出飞机到MH370失去联系的地点查看。“当时很着急,想越快去就越有可能找到生还者。”武河中说。
    
    3月8日上午11点左右,越南的第一架搜救飞机就抵达了信号消失的地点,为了尽可能多地拯救生还者,越南特地派出了AH26运输机,飞机上放了几十件救生衣和救生圈。
    
    然而,除了深蓝色海水和飞机投在海面上的影子,那里什么也没有。
    
    很快,越南政府亦迅速成立了由空军、防空军、海军、海事等部门联合的搜救委员会,并由越南交通部副部长范贵焦担任总指挥。当日11点30分,中国的第一艘搜救船也从海口出发。
    
    下午,位于富国岛的越南海警四区便派出了编号CBS2001的船只出海搜查,同时越南海军第五军区也派出了编号“HG637”和“HG954”两艘军舰共同配合。来自马来西亚、中国、越南、新加坡、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六个国家也已各自派搜救小组前往越南湾。
    
    一场史无前例的搜救行动开始在越南展开。
    

已经把越南所有的领海都搜遍了
    
    从3月8日,马来西亚航空MH370客机消失在越南上空以来,机长阮德龙已经连续工作了一个星期,每天至少要完成一次空中搜索任务,最多的时候他一天飞两次。从早晨5点开始,到晚上8、9点钟结束,有时候凌晨3点就要开始相关的指挥工作。
    
    位于胡志明市的新山一机场、军事港口金瓯湾以及富国岛成为越南搜救的三个重要基地。距离土珠岛仅有50公里的富国岛,是距离飞机消失地点最近且基础设施相对完善的地区,搜救委员会决定将前方指挥部设立在此。
    
    当地时间3月11日早晨8点,越南交通部副部长范贵焦在富国岛国际机场控制塔台的一层办公室组织召开了第一次各部门的联席协调会议,算是标志着富国岛指挥中心正式成立。
    
    在富国岛机场指挥塔一楼的一间空旷的办公室里,拉紧百叶窗的窗口前挂着两张海事地图,茶几上散乱地摆放着茶杯和香烟。10余名越南官员背着手站在图前,其中除了救援的越南空军、海军、海警等部门的领导外,还有富国岛所隶属的坚江省政府、公安、医疗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
    
    平时说话慢悠悠的范贵焦一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一手指着地图,要求3月11日这天,空军派出的3架AN26号飞机继续保持飞行离海1500米以下的高度,其他两艘MI 171直升机保持离海面更低的高度,配合海军、海警和航海船舰执行搜寻救难任务。同时,他还要求富国机场必须留出专门区域,在必要情况下提供救援,同时加强医疗卫生工作,向现场有关力量提供后勤、救援设施和人员的服务。
    
    事实上,这是8天里在富国岛举行的唯一一次联席会议,更多的信息沟通和协商会议是在河内与胡志明市进行。云集此地的记者,每天只能守在此地,等候直升机带来前线指挥官和一场宣布“没有任何发现”的新闻发布会。
    
    “我们不断在扩大搜索范围和增加搜救力量,但还是没有什么发现”。身着浅蓝色军装的越南海军副司令杜明俊在当地时间3月11日下午六点钟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向来自各国的记者通报新的搜索最新进展,一脸凝重,“我也觉得很遗憾”。
    
    根据发布会的通告,越南方面不断在扩大搜索范围,甚至包括陆地。同时也在不断增派飞机和船只,“选择了能够飞得更低、更远的CASA-212飞机”越南空军副司令黎明成在发布会上这样介绍。
    
    截至3月15日,越南共出动了11架飞机和7艘船只。共有55架次飞机参与执行任务,船只对超过1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进行了搜寻。“我们已经把越南所有的领海都搜遍了。”武河中说,“越南的海水很浅,只有六七十米,许多地方一眼就能看到底。”
    
    同时,越南政府还号召海上经验丰富的渔民也参与到救援中来。在安泰码头上,那些打着赤脚,织补渔网的渔民在广播中听到了政府的号召,尽管他们觉得自己参与搜救并不现实,一位渔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们捕鱼大多是在10海里以内的区域。”
    

最后的搜索,“这样的搜救是否值得?”
    
    3月14日早晨8点20分,阮德龙指挥着飞机起飞,爬升,穿越大陆。飞机上7名机组成员,一人负责导航、一人负责通讯、还有两名观察员坐在前舱 ,同时还有一个人技术后备坐在机舱尾部。
    
    飞机上同时放有100件救生衣和100个救生圈,以及一些急救的药品。后备技术人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些物品是随时准备为救上人的时候使用。”
    
    搜救飞机上随行人员面对面地坐在两排铁皮座椅上,遇到气流颠簸时,只能抓紧头顶拴紧的铁丝以维持平衡。一个小时的飞行之后,飞机抵达越南南部海域。已经连续五天随机搜救的路透社记者,自飞机起飞便用救生衣搭起一张临时床,闭眼睡起觉来。日复一日无果而终的搜救,已经让几个多次随军机采访的记者不再对结果抱有过多的期待。
    
    这一天搜救飞机飞行的高度很高,最低也是维持在2000多米的高空中,阮德龙在结束飞行时,告诉记者,“因为低空中有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搜救飞机。”一直随救援飞机执行任务的《越南人民军队报》记者雄科并没有对这样的飞行高度感到意外,他说,“一周以来,经常是在这样的高度飞行。”
    
    面对作秀的质疑,搜救指挥委员会的武河中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解释说,“选择在高空飞行,主要是因为越南的搜救设备不够先进,不利于搜索。但事发地属于越南领海,如果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飞机发现线索,只能由飞在高空位置的越南飞机进入低空进行实地搜查,远比从基地出发迅速。”
    
    事实上,除了在执行飞行任务时各国的救援部队可以通过无线电相互通报线索之外,在整个救援工作展开的过程中,越南与马来西亚方面的沟通并不够通畅。一位与越南官员随行的越南语翻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搜救工作展开以来,马来西亚方面除了最初的请求救援的消息之外,对于越南方面发回的一切线索都不置可否,越南政府和军方也只能依靠媒体公布获得“被否定”的消息。越南空军副司令黎明成在接受新华社专访时隐晦地表达了这样的尴尬,“越南非常需要周边各国提供信息和线索。”
    
    3月12日早晨,马来西亚方面在媒体的压力下承认飞机可能折返的迹象,也成为越南救援的转折点。
    
    当天早晨8点,越南搜救的前线指挥官范贵焦就在富国岛信息中心的发布会上宣布“暂停空中的搜救。他需要等待马来西亚官方提供进一步信息之后,再考虑恢复这些搜救活动。”很快,迫于舆论压力,河内政府方面辟谣,表示“越南不会停止搜索”。
    
    当晚出席富国岛指挥中心召开新闻发布会的越南官员变成了海军副总司令杜明成,他强调“越南没有缩小搜索范围,空军飞机仍然在正常参与救援。”杜名成介绍说,“这一天,越南方面分别从胡志明市和金瓯湾起飞5架飞机,执行了10余架次的搜索,范围扩大到了两万平方公里。”
    
    与官方的热情积极不同,飞机折返的消息对于越南关注飞机事件的民众来说,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他们一改最初在网络中为飞机上生命祈福的态度,开始质疑越南政府这样大规模的搜索是不是浪费。
    
    3月13日晚间,富国岛在举行最后一场新闻发布会时,本地媒体激烈地向出席发布会的越南航空飞行管理总公司副总经理团有家提出质疑。
    
    “这样大规模的搜救是否浪费?”“马来西亚已经提出飞机折返,越南为何还继续搜索?”
    
    “面对生命的救助,我们做多少努力都不浪费”。团有家回答。
    
    “面对生命的救助,我们做多少努力都不浪费”。团有家再次回答。
    
    这样的说辞还是打动了越南国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胡志明市随机采访了一些当地人,他们中的多数面对中国记者选择了同样的说法,“救助生命,一切都不浪费。”还有少许人表示知道马航飞机事件,但对于越南做了哪些搜救工作、付出了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并不清楚。
    
    3月15日,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宣布停止在东海海域搜寻马航失联航班MH370客机的活动。下午,越南国防部决定停止在越南海域展开的全部搜寻活动。会议后发表的公报表明,越南参加搜寻活动的各个力量留在原来位置探测情况,并通报获得越南准许参与搜救活动的各国和组织力量撤开越南海域和空域。
    
    机长阮德龙没想到,自己在3月14日所执行的这一次搜救任务,竟然成为整个越南尴尬而又徒劳的救援行动的收尾。
    
    在飞机失联的第8天,迄今为止越南政府进行的最大规模的搜索和救援行动也不得不以尴尬和无果告终。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92286203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不想逼急越南 中国暂不划设南海空识区 (图)
·越南人权律师“逃税罪”被维持2年零6个月判决 (图)
·越南公开在中国南沙岛屿部署防空导弹
·中国海监船撞击越南船画面首次曝光
·震撼画面:中国海监船南海撞击越南船
·男子4万元买越南妻子 嫌其太粘人5万元转卖给朋友
·男子买回越南女子做妻 全家感染艾滋
·越南印度联合开发7个南海石油区块
·曝江西警察参与倒卖越南媳妇,警车开道"说亲"
·广元:越南新娘嫌家穷捆绑婆婆致死
·男子买越南新娘被骗:亲一下 新娘就称家暴逃跑
·公安部将严打团购越南新娘:或涉人口拐卖
·国人携财产赴越南相亲娶妻 外交部:慎重
·中国公民持身份证即可在海南乘邮轮游越南
·中国孔子学院项目在越南引发忧虑
·59名越南人因涉嫌偷渡在广东落网
·习近平用特色的仪式欢迎越南国家主席 称“同志”
·外交部发言人就越南国家主席访华、网络安全答问
·越南非法劳工在东莞:翻山进中国办假身份证
·越南妇女揭露美军暴行,"人权卫士"死不认账
·马航疑云:为什么总是越南在发现? 该日志已被收录
·所有的人都比中国人有地位,连越南人和印度人也在中国人之上吗? (图)
·携中国版南沙地图 老夫妻越南被捕
·越南政府发布72号令钳制网络自由/余英时
·马列主义在越南走了什么背字?/秦全耀
·高洪明:中国政府在中越南海分歧上丧权辱国!
·伍俊飞:越南对华软平衡政策的硬伤
·解龙将军:越南是中国罪犯流放南迁形成的
·谢选骏:朝鲜、越南、日本作为中国的一部分
·谢选骏:菲律宾越南为何积极反华?
·中國有太多的理由不想跟越南打仗
·越南不敢和中国再战,致命要害已被中国紧紧握死
·庭榕:明朝的安南之战和越南的反华传统
·张永晋:北京向越南美国同盟低头议和
·解龙将军:“越南无敌”的发音都来自汉语
·杨恒均: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杨恒均
·谢选骏:中国能不能收复越南?
·在国会第十七届越南人权会上发言/冤民大同盟葛丽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