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伊利夏提:喀什噶尔叶城县2012年2.28事件真相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05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喀什噶尔叶城县2012年2.28事件真相/伊利夏提
    
     昆明火车站血案似乎夺了中共两会的风头。

    
    连续不断的有关维吾尔人的血案,也让大多数有头脑的中国人思考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一群年纪轻轻的维吾尔男女要这么拼命,走极端;是什么原因使他们走到这一步?!
    
    今年年初我邂逅一位久别的维吾尔朋友,这位朋友是喀什噶尔叶城县人,且是叶城县医院的一位技术工作人员。
    
    闲谈中我问他是否知道叶城县2012年2.28血案死亡准确人数时,他回答说:“准确人数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仅我们医院的救护车就送了16具尸体,有汉人、有维吾尔人。”我问:“送到什么地方?医院吗?”他回答:“不是医院,送到叶城县汉人坟场埋了!”我又问:“维吾尔攻击者都是一些什么人?”他回答:“父子四人加三个侄子”
    
    我一再的刨根问底,朋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告诉了我事情的经过。
    
    幸福路攻击事件的策划者阿布都克热木•马木提(Abdukerim Mamut)是叶城县很有名的一位商人,也是一位虔诚的穆斯林;他有四个儿子。
    
    作为一个虔诚的穆斯林,阿卜杜克热木及其儿女家人都严格遵守伊斯兰教规;也因此,他的妻子每天头戴穆斯林头巾,儿子们也每日按时作礼拜遵守教规。因为,阿布杜克热木做生意,生活相对宽裕,妻子平时就呆在在家里做饭洗衣、不工作,平时也很少出去;但就这样,还是有人发现阿布杜克热木的妻子在家戴穆斯林头巾。
    
    一天社区的工作人员将阿卜杜克热木叫到了社区办公室,先是给他做思想工作,要他配合社区工作人员的工作说服其妻子摘下头巾,阿卜杜克热木没有在乎;过了几天社区汉人书记将他叫到了办公室,再一次要求他配合社区工作,摘掉其妻子的头巾;阿卜杜克热木不耐烦了,就告诉汉人书记说:“她是我妻子,但她是一位成年人,她有权利决定戴不戴头巾;再说戴头巾是我们家里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然后甩手就走了。
    
    汉人书记恼羞成怒,恶狠狠地对着阿布杜克热木喊道:“你以为我们不敢去你家呀,就凭你这恶劣态度,我们一定去你家,当你面摘掉你老婆的头巾!”
    
    汉人书记指派社区工作人员去阿布杜克热木家去摘掉其妻子的头巾,社区工作人员开始不断地到阿卜杜克热木家里来纠缠、骚扰;一次、两次、三次。阿布杜克热木家人及其妻子先是哼哼哈哈表面应付,但继续其生活方式。
    
    但社区工作人员在书记的怂恿下,就是不离不弃、纠缠不休;最后有一天阿布杜克热木实在气不过了,就和两个在家的儿子一起,将社区工作人员全部轰出了家,并告诉社区工作人员如再进他家门,就要打断他们的腿。
    
    这下,他惹了大祸;大约是2月15-6号左右的一天,阿卜杜克热木夫妻正在家,社区工作人员又来到了他家。这回是汉人书记带着两名警察及社区工作人员来的,大约有七八个人。一进到阿布杜克热木家门,汉人书记就非常凶恶的质问阿布杜克热木:“看,我们又来了,来,让我看看你能打断谁的腿。你说,你老婆的头巾是摘还是不摘?最好你自己摘掉,如果不服从,今天我们一定要摘掉你老婆的头巾!”
    
    阿布杜克热木看到穷凶极恶的汉人书记,也暴跳如雷,大喊道:“这是我家,除去,滚出去!”他使尽全力企图挡住社区工作人员;但他势单力薄,很快,在推搡踢打中,俩警察将阿布杜克热木双手铐起,逼到了屋子的一个角;然后,几个社区人员在汉人书记的指挥下强行摁住阿卜杜克热木的妻子,不顾其祈求哭泣,在阿布杜克热木愤怒的眼皮底下,汉人书记亲自摘掉了阿卜杜克热木妻子的头巾。
    
    汉人书记让警察押着因愤怒脸都变了形的阿卜杜克热木、带着社区工作人员及其缴获的头巾回到了社区办公室;阿卜杜克热木的妻子哭喊着留在了家里。
    
    阿布杜克热木的几个儿子听说家里所发生事之后,也来到了社区办公室,他们强烈要求见父亲;被警察阻挡在外面,大约过了几个小时,社区书记带着阿布杜克热木出来,当着儿女的面再狠狠地将其训斥了一顿,并警告他们要老老实实做人,如果再发现其妻子带头巾,威胁要将他们全家抓起来。
    
    阿布杜克热木在屈辱中带着愤怒与仇恨回到了家,安慰了妻子、儿女,就开始作礼拜、祈祷;连续几天重复这样,礼拜、祈祷;大概是2月20日左右,他将四个儿子及三个侄子叫到家里告诉了他们其复仇计划,他们准备了刀具等武器。
    
    经过几天的观察,他们发现社区办公室及派出所都有岗哨,很难接近;最后他们选定了防守较为薄弱的幸福路汉人市场。
    
    后续的事大家都知道了,我就不重复了。
    
    我也问过朋友,为什么阿布杜克热木一家人要选择幸福路汉人市场作为攻击目标,那些做生意的汉人并没有伤害他们呀!?朋友告诉我,幸福路市场的汉人看起来是无辜者,但他们在政府的帮助下暗中掠夺维吾尔人,早已成为了助纣为虐的政府帮凶。
    我要朋友解释一下这些汉人是如何暗中掠夺维吾尔人的。他告诉我:这些汉人是叶城县政府在自治区统一安排下,为了鼓励汉人移民而招来的内地汉人。
    
    叶城县幸福路市场建成后,全部只租给外来汉人移民,不给当地维吾尔人;每间店面租金只有区区300多元/每月,叶城县县政府还给予这些汉人移民每月租房补贴1200多元;除此之外,县民政局还给予这些汉人移民医疗保险补贴将近800多元。这样,他们就是一天一件生意不做,也照样赚钱!而当地维吾尔人却没有这么幸运,不说租金补贴,连医疗保险都没有;这使当地维吾尔人极端不满,但也无奈!
    
    除此之外,由于政府领导一再恭维、抬高这些汉人移民,并赞美他们是来支援边疆的,而且还告诉这些汉人移民这里的维吾尔人保守、落后、懒惰。所以自然而然地,这些汉人自恃自己是这里的主人,在当地维吾尔人面前非常高傲,还趾高气扬对进入市场的当地维吾尔人吆喝训斥、歧视侮辱;所以逐渐地全县的维吾尔人不说不去这个市场,而且还非常痛恨市场里做生意的这些汉人!认定这些汉人也是政府的帮凶、狗腿子!
    
    这就是中共所谓的‘维吾尔自治区2012年2月28日,在国外分裂势力策划下,由叶城县恐暴组织有计划、有组织发动的暴力袭击事件’真相。
    
    我不知道,什么样的丈夫、男人能够忍受这种强行闯入自己的家园,以暴力对自己及妻子行使的侮辱、亵渎、歧视!我也确信,任何一个有血性的男人是不会对这种侮辱无动于衷!
    
    将心比心,我相信,大多数有理智思考能力的人会和我一样,尽管不同意阿布杜克热木采取的这种极端的、针对平民的复仇方式,但理解阿布杜克热木的绝望!
    
    这就是大多数维吾尔人现在在东突厥斯坦几乎天天面临的处境!
    
    不是维吾尔人要走极端,而是中共的政策及其在东突厥斯坦的殖民官员在将维吾尔人逼向极端之路!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422286707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海外维吾尔族组织谴责昆明暴力事件 吁加强民族间互相理解
·热比娅:勿因昆明袭击妖魔化维吾尔人 (图)
·雪克来提·扎克尔当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
·伊力哈木·土赫提被拘 民大数名维吾尔学生被传唤
·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与母亲被警察从北京家中带走并遭抄家
·伊力哈木向维吾尔良心犯送去新年祝福
·人权日:维吾尔在线呼吁改善维吾尔人的人权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防办原党组书记、主任朱信义被中纪委调查
·新疆巴楚发生暴力袭击案件 9名维吾尔人被击毙
·维吾尔人压力陡增 担心沦为排查“敏感群体”牺牲品
·天安门冲撞案后 维吾尔人呼吁中共检视新疆政策
·北京对维吾尔人的盘查和监控升级
·山西太原爆炸案 无维吾尔如何定性?
·伊犁逼商户装视频 维吾尔学者揭警方伪造证据试图栽赃
·吐鲁番抓二十多维人伊犁逼商户装视频 维吾尔学者揭警方伪造证据试图栽赃
·新疆日报:维吾尔族是愿为国家奉献生命的民族
·中央民族大学维吾尔族教师遭国保袭击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53人被捕
·美国之音:维吾尔网站站长评天安门撞车事件,担心维汉关系
·一个维吾尔人的亲身经历:还是护照那件事
·不给办护照 新疆警方说我政治不合格/维吾尔在线 (图)
·呼吁国际社会敦促中国停止践踏维吾尔妇女权益 (图)
·最后的救赎--- 一个维吾尔老人艰辛的上访之路
·护照对维吾尔人而言成为一种奢侈品
·一个维吾尔母亲艰辛的上访之路
·正在扩大的云南瑞丽维吾尔人墓地
·国际笔会严重关切维吾尔诗人阿布露莎因文被捕
·维吾尔人在步车臣之后尘/伊利夏提
·万延海:处理维吾尔在线案应该依照法律,避免扩大化
·维吾尔精英上升之路的障碍是什么/王大豪
·伊利夏提:维吾尔人的2013
·伊斯兰教是维吾尔人最后的精神堡垒/伊利夏提
·伊力哈木:双重标准,恐怖主义成为维吾尔人的标签?
·伊利夏提:对中国式维吾尔‘恐怖袭击案’的疑问
·台湾维吾尔之友会理事长林保华声明
·由‘杀汉灭回’口号的演化看中共对维吾尔人的妖魔化宣传/伊利夏提
·中国,与维吾尔民族为敌!/谷粱
·维吾尔人是被‘能歌善舞’的民族!/伊利夏提
·不要用恐怖主义绑架整个维吾尔民族 (图)
·维吾尔语的处境预示着又一次文化破坏的大浪潮? (图)
·有感于300维吾尔乡村妇女同台弹独塔尔/伊利夏提
·习近平的‘鞋子理论’和维吾尔人的‘鞋子理论’/伊利夏提
·祭巴仁乡维吾尔勇士/伊利夏提
·有感于维吾尔妇女五年获兵团户口/伊利夏提
·被‘自杀’的维吾尔‘革命烈士’——热赫曼江(Rehmanjan)/伊利夏提
·又是维吾尔花帽/伊利夏提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