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庭审摘要:胡伟星涉黑案一审 16 /王誓华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3月04日 转载)
    
    【老虎凳、吊飞机、开飞机、灌药水,头撞墙,脸擦地,惊现小萝卜
    

    时间:2014年3月3日(第十六天)
    
    胡伟星被刑讯逼供的情况。
    
     这是根据律师工作手记整理的本案第十六天关于胡伟星的庭审摘要。因内容太多,改变了以前的一些归纳,基本就是摘要整理的记录。漏掉的会陆续补上,这次就是针对胡伟星的记录,因时间紧,避免不了错字,见谅。
    
    审判长:公诉人发问。
    
    公诉人:(略)
    
    
    审判长:下面由胡伟星的辩护人发问。
    
    王律师:胡伟星,我作为你的辩护人,现在依据法庭的程序向你发问,我希望你注意两点,一是回答我的问题时候简明扼要,听清楚问题后我要你回答才回答;二是让你陈述清楚的时候,你一定要语速放慢,慢慢的回答问题,有利于书记员的记录。我会从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问你:
    
    第一个方面是你提到的身份问题;
    
    第二个方面是刑讯逼供的问题;
    
    第三个是指控你涉嫌犯罪事实方面的。
    
    我先第一个方面的问题,你向法庭陈述你的身份,在第一天开庭的时候,我作为辩护人对你的身份提出异议。现在关于身份调查问题我问你,你是否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身份证?
    
    胡伟星:没有。
    
    王律师:你是否享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待遇?
    
    胡伟星:没有享受过。
    
    王律师:被抓之前以及今天上午你给合议庭说的是,你用美国的护照进入大陆,你持美国护照进入大陆到你被抓,你是否又持美国护照出过境?
    
    胡伟星:没有,我一直拿着美国护照进入中国之后到被抓前就一直未出国境。
    
    王律师:你持有美国护照,又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身份证,又没有享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待遇,你认为你是美国公民,对不对?
    
    胡伟星:是。
    
    王律师:关于你的身份问题在辩论阶段我们会阐开了讲,还会对你发问。
    
    我对你向法庭陈述刑讯逼供的过程,做一个详细的了解,你今天上午向法庭做了陈述,关于进行刑讯逼供,也就是6月22日抓了你之后,一直到现在,惠州警方刑讯过你6次。下面,我将一次一次问你。你如果方便的话可以看你写的东西,你如实向法庭陈述,你第一次被进行肉体刑讯逼供前,是谁用你的两个孩子要挟你?
    
    胡伟星:是惠州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易文。
    
    王律师:第一次被打大概是在2012年6月26日吧,你详细的把第一次的情况陈述一下?
    
    胡伟星:第一次是在6月26日左右,在惠州市公安局刑侦队办案中心6号讯问室,提审我做录音录像时,林舜东副大队长认为我不配合他们的工作,要对我用刑,林舜东还说和他们作对就是和共产党作对,他们是代表共产党的。要另外找个地方来对付我,到了晚上11点左右,他们把我戴头套、手铐、脚镣押到惠州市公安局惠城区分局巡警大队的一个讯问室,一进去讯问室,林舜东和李春昊和另一位警察三个人把我摁在地上将我的双手先用毛巾包好,带上头盔,然后用绳索反绑,双脚也被捆绑,并将我按在水泥地面来回磨擦,用头撞墙,我顶不住就晕了,他们就给我灌药和灌水,我醒来后,林舜东问我感觉如何,我谁不出话来,林舜东等警察取下我的头盔,又再次把我按在水泥地面上,林舜东说如果愿意配合他们的工作就打个手势,因我的双手被反绑按在地面,无法做出手势,然后他们就出手更重了,把我按在水泥地面快速来回磨擦,我感觉到牙崩了,然后晕了,他们又用药水灌醒了我,我问他们不怕打死人吗?林舜东说他是学法医的,有医生教他们怎样打不会死人的,他们整了那么多人没有一个死的,只要让不听话的人感到生不如死,每一个人落到他手上必须配合他的工作才好过,然后我就只能同意配合他们指定的内容做录音录像和笔录。到了第二天中午,他们才把我带到刑侦队办案中心6号讯问室继续做录音录像和笔录,等到我脸上的伤好了之后,在2012年7月1日左右把我送到看守所关押。
    
    王律师:第二次在哪里?情况怎么样?
    
    胡伟星:第二次是在2012年7月14日左右,李春昊、姓谢的、姓曾的警察来到惠城区看守所提审我做录音录像和笔录,我如实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他们就说我不老实,不配合他们的工作,林舜东说拉出去审,看他还敢不敢这样作对,林舜东说他马上回局里办手续,下午拉出去。到了下午约4点钟,李春昊手中拿了几份惠州市公安局批准的到案发现场勘查的证明书给我看,然后把我蒙头、戴手铐、脚镣从看守所押到惠州市公安局陈江车管所楼上,一进屋,李春昊和姓谢的警察把我按在地上,将我的双手用毛巾和绳索反绑,头戴安全帽,捆绑完后,林舜东和李春昊把我押到厕所傍边的一间专门用刑的房间,四面是墙,没有窗户,隔音的,他们打开天花,天花顶上安了个滑轮,滑轮上有铁链,他们把铁链放下来,林舜东问我配不配合,我不说话,林舜东就把我吊起来,脚离开地面50公分高,李春昊拿着一根木棒打我的膝盖,他说这是用来对付不听话的年青人的,如果我不听话不配合他们的工作,那就用来对付我了。吊了5到10分钟后我就失去知觉了。他们把我放下来灌水,醒来后我只能同意配合他们做录音录像和笔录,因为我不想被他们打死,只能配合他们,做完后在天亮前把我押回看守所。
    
    王律师:第三次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胡伟星:第三次是在2012年7月16日左右,中午,李春昊、姓曾的、姓谢的警察来惠城区看守所提审我做录音录像,他们又认为我不配合,到下午他们又以到案发现场勘查为由,把我蒙头、戴手铐和脚镣从看守所押到惠州市公安局陈江车管所,一进屋李春昊和姓谢的警察把我按在地面,将我的双手用毛巾和绳索反绑,头戴安全帽把我吊起来,脚离地面,吊了5—10分钟我就晕了,他们把我放下来灌水,醒来后,我又违心地配合他们做录音录像和笔录,在天亮前才把我押回惠城区看手所,到早上9点钟左右我向仓管13仓倪姓管教报告,他和一位看守所的医生验了我身上的伤和做了笔录。
    
    王律师:第四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情况?
    
    胡伟星:第四次是在2012年7月17日,李春昊、姓曾的警察和姓谢的警察来到惠城区看守所提审我,要求我配合做录音录像和笔录然后接受电视台采访,他们要求我按上次的笔录来回答,我说上次打的笔录是被他们打了晕之后做的,是他们打印好叫我签字,全部都不是事实,现在我忘记里面写的什么了,姓谢的警察就先发火了,把他们带的摄像机的盖子扔到地上,然后叫看守所管教带我回13仓,到下午4点左右,李春昊和姓曾、姓谢的警察把我又以到案发现场勘查为由,把我蒙头、戴手铐、脚镣押到惠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办案中心6号讯问室,一进去姓谢的警察就用安全帽打我的头和双手上臂,然后李春昊把我双手用毛巾和绳索反绑,李春昊和姓谢的警察把我的双脚锁在老虎凳上,他们用力按我的手向后翻,他们说这是开飞机,然后我顶不住晕了。他们又用药水往我鼻孔里灌,我打一个喷嚏醒来,李春昊带我到洗手间清洗我脸上和身上的脏物,再转到3号讯问室做录音录像和笔录,他们先把以前做的笔录给我看,叫我按那份笔录回答他们的问题,那份笔录不是我本人讲的,很容易忘记,好几次答错了又重来,最后李春昊将他们需要我回答的笔录放大打印出来,摆在录音录像机镜头侧面给我看着回答,因为我怕给他们打,就配合他们把录音录像和笔录做完。
    
    王律师:第五次的详细情况呢?
    
    胡伟星:第五次在2012年7月18日左右,上午8:30左右,李春昊和一个姓胡的警察带着一个协警共三人,来到惠城区看守所把我押到惠城区中心医院检查身体,检查完后,林舜东和姓谢的警察到医院取报告,拿到报告后,他们打电话给他们称呼老板的人说,胡伟星的身体还可以,怎么安排,那就押回办案中心吧,然后他们先离开,之后李春昊等3人把我押到惠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办案中心6号讯问室,然后易文大队长和几位警察拿了一份笔录和一批证据要我签名,我看了后是与我无关的,我拒绝签名,易文大队长就发火了,他说马上要我生不如死,他叫李春昊和姓谢的警察马上用毛巾和绳索将我的双手反绑,把双脚锁到老虎凳上,然后他们把我的双手往后翻按到头上,叫做开我飞机,不久我就失去知觉了。他们用水由我鼻孔灌入,我醒来之后,他们把我带到3号讯问室,把我身上是的湿衣服换成干净的衣服后,惠州市检察院的人来到说要做笔录,其中一位检察官姓邓,我将我被公安干警打和灌水的事如实向他们报告,他们帮我做了笔录。到下午,李春昊和姓胡的警察还有一个姓胡的警察把我押到广东省看守所。在惠城区看守所转所手续时,家属存入7500元给我零用钱,到了广东省看守所后只有存入1000元,其中的6500元不知去向,我问林舜东,他说是我家里人没钱了,给了我家里人了。到广东省看守所时,一个姓孙的医生给我检查身体,看到我身上的伤痕,我数是被惠州市公安局办案人员打的,但他们没有记录。
    
    王律师:第六次是在什么时候?
    
    胡伟星:第六次是在2012年11月11日,由广东省看守所转到惠阳区看守所关押,惠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指令惠阳区看守所把我关押到B4禁闭仓,很近垃圾房,又臭又吵,11月13日开始提审我做笔录和录音录像,连续提审到17日晚上,都是由惠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姓佘的副支队长带领姓曾的、姓李的、姓邹的、姓周的等警察由早上一直审到晚上十二点,到了11月18日下午,姓曾、李、邹、周等警察来到惠阳区看守所,姓曾的警察告诉我,从今天起连续4天要拉我出去,因为他们的领导不满意我这几天做的录音录像和笔录,然后他们又以到案发现场勘查为由,把我蒙头、戴手铐、脚镣先押到刑侦支队办案中心,吃完饭后姓曾的接到通知,要将我押到惠州市公安局陈江车管所楼上办公室,一进屋姓李、邹、周等警察二话不说,把我按在地上将我的双手用毛巾和绳索反绑,我说我是美国公民,到现在还要用刑,你们这样是违法的,姓曾的警察说是市局领导的指示,他们必须执行。然后他们就将天花上滑轮上的铁链放下来,将我吊起来,脚离地面50公分到1米左右,头顶着天花了,吊了5到10分钟我就晕了过去,后来他们用水泼醒我,醒来之后看到林舜东,他问姓曾的情况怎么样,姓曾的说晕了一次,林舜东说给我吃救心丸,姓曾的给我吃了几粒救心丸。林舜东指示姓曾的警察再吊,吊到我服为止,他们把我吊起来脚离地面几分钟后,姓曾的接到电话,说有领导要他们去执行任务,然后他们就把我放下来,没有做录音录像和笔录就把我押回看守所B4禁闭室关押。手铐当晚就解开了,但脚镣一直带了一个星期,我多次向看守所警察要求解开脚镣,他们回复说要惠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的办案人员才能解开。我再次写了份报告给惠阳区看守所孙所长要求解开脚镣,所长才要人用电锯把的脚镣锯开,然后转到212仓关押,不准任何人说话,固定我坐在电焊机傍边,这里电焊机的烟味很呛人,我写了一个多月的报告,才让我离开,那里的毒烟会使人生病的,特别难受。
    
    王律师:从你刚才的陈述,你被刑讯逼供6次,你的笔录是不是都是在每次被打之后被逼签字?都不是你真实意思的表述?
    
    胡伟星:大部分是,有的在看守所的,2012年11月13日之后在看守所签的,基本是真实的,之前的笔录都是被逼的。
    
    王律师:你在刚才的陈述中说到刑讯逼供的警察,一个是大队长易文,副大队长林舜东、李春昊、姓谢的、姓曾的、姓李的,姓周的、姓邹的几个人,如果他们到现场你能认出来吗?如果看到他们的照片能认得出吗?
    
    胡伟星:如果到现场能认得出,照片细看能认得出。
    
    王律师:审判长我向法庭提交一组照片,要被告人当庭辨认(出示涉嫌刑讯逼供警察的照片)。
    
    审判长:不是在这个阶段,现在不是质证。
    
    王律师:现在不是出示证据、递交线索材料阶段吗?
    
    公诉人:审判长请制止辩护人的行为。请问辩护人是作为证据使用吗?
    
    辩护人:多人同时发言。
    
    审判长:敲法槌,听法庭指挥,现在是对被告人问话的阶段,你这个如果作为证据提交,应该在举证和质证阶段。
    
    王律师:当前是排除非法证据的调查阶段,也是围绕排非出示证据、提交线索材料的阶段,现在找到了为什么不出示呢?我提请合议庭,有的办案警察(举起一张照片)第一天就在旁听席上。
    
    请问审判长,现在进行的非法证据排除调查阶段是不是我们出示证据和线索材料的阶段,如果不是,我们还问什么呢?
    
    审判长:了解情况听取意见,法庭调查阶段。
    
    王律师:你都进行了半个月之久的排非调查和事实调查一并进行的法庭程序,现在怎麽又要回来?都让你把程序弄乱了。
    
    审判长:现在休庭10分钟。
    
    
    
    10分钟后,继续开庭。
    
    审判长:现在继续开庭,对刚才辩护人出示照片让被告人进行辨认,合议庭经合议认为,如果是作为证据,应该是在举证质证阶段,如果不是作为证据,作为线索,根据刑诉法解释第97条规定,应当在开庭审理之前提交,但刚才辩护人提供这些照片,庭前没有申请,也没有告知,这是一种突袭的证据,其次,这些照片哪里来的,是些什么人,与这个案子是什么关系,想要证明什么问题,第三个如果辩护人要拿这些东西给被告人辨认,可以利用其它会见的机会,也可以在质证阶段提出,因此对这些照片,在这个阶段应该是通过提交书面的形式,对证据来源,要证明的问题,对本案的关联性这些问题提交到法庭,或者自己到看守所会见时提出来。辩护人有其他问题可以问,对照片的问题不要在坚持了。
    
    王律师:这是不可能的,你这是明显在违法,今天进行的程序是你决定的非法证据排除和事实调查同时进行,那么非法证据的排除,已经进行到非法证据的调查阶段,非法证据的调查阶段就是申请人提供线索和材料同时提供证据的阶段,这是刑诉法第96条的明确规定,申请人应当提供线索和材料,我是在遵从法庭的程序,刑诉法第96条规定申请人应当提供涉嫌非法取证的人员、时间、地点、方式、内容等相关线索。我们现在收集到38名涉嫌刑讯逼供审讯人员的资料,当庭提交。胡伟星当庭陈述有易文、林舜东、李春昊、姓曾的、姓邹的、姓周的,还有姓李的,还有杨华意说阿彬,这38个人中姓曾的两位,姓李的4位等等,如果我们应该让他当庭辨认,我如何提交?
    
    审判长:你可以庭下提交。
    
    王律师:我尊重审判长,但是你的裁决已明显违法。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立健全防范刑事冤假错案工作机制的意见》第11条,审判案件应当以庭审为中心。事实证据调查在法庭,定罪量刑辩论在法庭,裁判结果形成于法庭。我应该当庭提交。审判长的裁决是错误的。
    
    审判长:你可以保留意见,请继续发问。
    
    
    
    众辩护人又急力抗议,审判长只说可以保留意见。
    
    
    
    王誓华律师:为配合合议庭进行法庭调查,现在继续发问,,两个方面的问题,你刚才向法庭陈述说易文大队长把你的两个儿子一个8岁、一个12岁美国公民,押到你身边,告诉你若不配合,他们就别走,要你配合做笔录,是吗?
    
    胡伟星:是的。
    
    王律师:会见你时你说林舜东带着他的儿子来提审你,你当庭陈述一下?
    
    胡伟星:林舜东说这是三打两建的案件,他们不用负责任,我被打完后,他带着他儿子到讯问室,说那是他的儿子,告诉我他不怕我,说我出来后可以找他儿子,反正要整服我。
    
    王律师:他把你的儿子押到身边逼你配合做笔录,又带着他的儿子来讯问你,你是不是心里有撞击呢,是不是这两种情况让你心里崩溃呢?
    
    胡伟星:是的,有良知的人都会崩溃。
    
    (本博先整理这些,关于事实部分和其他内容联合明天的手记再一并整理) (博讯 boxun.com)
6823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庭审摘要:胡伟星涉黑案一审 12 /王誓华
·庭审摘要:胡伟星涉黑案一审· 11/王誓华
·庭审摘要:胡伟星涉黑案一审· 6(下)【铁锤击港仔 被逼栽赃姨父老板】/王誓华
·涉黑案第一被告胡伟星的国籍与案情 (图)
·庭审摘要:胡伟星涉黑案一审 6(上)/王誓华 (图)
·王誓华:庭审摘要:胡伟星涉黑案一审 5
·王誓华:庭审摘要:侨领胡伟星涉黑案一审 4 (图)
·王誓华:庭审摘要:侨领胡伟星涉黑案一审 3
·纽时报道胡伟星涉黑案,美方质疑其遭逼供
·胡伟星涉黑案开庭,美方质疑其遭逼供 (图)
·王誓华律师 :美领事要胡伟星授权 (图)
·美籍华人胡伟星被控涉黑案在广州开审 (图)
·李庄:广州中院侨领胡伟星涉黑案微博纪录 (图)
·王誓华:侨领胡伟星涉嫌黑社会犯罪案件一审摘要
·从胡伟星案看中国离法治还很远/丁华
·广州法院在”胡伟星双重国籍”问题上的别有用心/丁华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