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维权律师关于曹顺利事件呼吁书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2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编者按:更多到医院看曹顺利的人,23日半夜被海淀刑事拘留。原来谈话后释放的,陆续被抓回去,这些做法显示曹顺利身体状况不乐观,当局已经非常脆弱,担心因此引发大规模群体事件。事实上,当局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信息透明化,第一时间将曹顺利身体状况的起因等公开,不然,当局继续失信。而当局不可能把所有关注曹顺利的人抓光,到医院去看的只是曹顺利关注群体的少数而已。
    
     以下是多名维权律师发出的呼吁书:

    
    2014-02-24
    我们对曹顺利女士因朝阳区看守所迟延治疗致使病情恶化表示极大的关注。
    
    2013年9月14日,曹顺利女士在北京首都机场出入境处欲前往日内瓦参加人权培训时突然失踪。
    
    在被北京警方秘密抓捕后,2013年10月22日,律师接手此案,消息才得以公布:曹顺利先是以涉嫌“非法集会罪”被刑事拘留,后罪名变更为“寻衅滋事罪”。
    
    曹顺利女士是因为参与自2013年6月起开始的在外交部门前持续两个月的静坐活动而被秘密抓捕的。
    
    外交部门前的这场活动,是曹顺利等60余位信访人员以向国务院新闻办提出申请的方式,要求参加《国家人权行动计划》民间人权报告的撰写,并申请新闻办公开相关政府信息,在得不到任何答复、司法途径又被堵死的情况下,迫不得已进行的一场维权行动。她们的行为,完全是为了维护共和国宪法第二条第三款和第四十一条所赋予公民的权利,也符合已经为这个国家接受并签署的《公民权利及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的主要精神。
    
    曹顺利女士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学历,曾就职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人事部。在2002年国家住房改革中,因揭露单位在分配住房过程中存在的腐败现象而得罪了相关领导,因此遭报复失去公职,遂走上维权之路。
    
    因上访屡遭打压,并经常的受到监控和软禁,还多次被处以行政拘留。自身的遭遇,使曹顺利女士转为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尤其关注上访维权群体的生存现状及诉求,多次针对《国家人权行动计划》向中共外交部提交《人权行动计划书》。后又发起“北京维权之旅”,要求国务院新闻办给予访民合法上访的权利。这些民主、公义的活动,遭到了当局的嫉恨。因而,在2009年4月10日和2010年4月29日,当局先后两次以莫须有的罪名未经法庭审判用非法的劳教手段对其实施了报复。
    
    但是,残酷的打压并没能阻碍住曹顺利女士维护人权的脚步,反而更争强了她捍卫人权事业的勇气和信念。
    
    关注成员国人权一直是联合国的一项重要使命,人权理事会则是该项使命的执行机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普遍定期审议”机制,便是定期审议联合国193个会员国中每个国家履行其人权义务和承诺情况的一个机制。4年一次的联合国普遍定期审议在2013年开始了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审查。同时,2013年也是中国谋求人权理事会理事国的一年。这一年,中国派出了自己强大而又豪华的多达400余人的代表团。但是,代表团成员中,却没有一位来自于民间!尤其是其所提交的人权报告,充斥着大量的谎言,在极力美化的言辞下,掩盖的是国内对人权的蔑视、践踏和对维权者的残酷打压。
    
    曹顺利女士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挺身而出的,她的目的,仅仅是想把中国人权状况真实的一面展现给世人,以希望这个国家的人民真正的从民有民享的基础上充分享受到自由和最基本的政治权利。但是,她的这个简单的初衷,却受到了肆意的报复。在应邀去日内瓦参加人权培训而在首都机场办理出境手续时,她突然被失踪。而这种失踪,恰恰是一个政府违背自己人权承诺和义务的真实写照。
    
    曹顺利女士患有肝病,身体一直不是很好,自9月14日被关押到朝阳区看守所后,看守所拒绝为其医治,就连她自己随身携带的药物都被强行收走而不让服用。由于看守所居住环境差,饮食条件不好,照成她营养不良,加之原有的疾病又得不到有效的治疗,在律师会见时,她人已非常消瘦,身体健康状况急剧恶化。由于入所时并没有进行例行的体检,直到律师会见后,在律师的强烈要求下,看守所才于2013年11月18日对其进行体检并查出:曹顺利患有双肺结核、肝脏积液、子宫肌瘤及囊肿。为此,律师及家属分别多次为其申请保外就医,竟均遭看守所口头拒绝。
    
    数月过去了,到了2014年的春节,节后的一天,曹顺利的代理律师王宇再次到朝阳区看守所提出会见要求,但是看守所说曹顺利去看病了,无法会见。之后,律师再次致电看守所,看守所声称曹顺利已经住院,律师认为住院也可办会见。2月20日,律师突然接到曹顺利弟弟曹云立的电话,称看守所要求他去海淀清河的999急救中心办理保外就医手续。闻讯后,律师也立即赶到了清河999急救中心。但是,警方完全排斥律师介入并拒绝与律师会谈,也拒绝律师见人。
    
    曹顺利弟弟见到曹顺利后,她的弟弟向律师表示,曹顺利已昏迷4天了,现处于深度昏迷状态,插着呼吸机,病情严重恶化,已十分危险。
    
    面对此景,律师和家属继续和警方沟通,要求为曹顺利女士转院,到一家专业的医疗机构进行全面彻底的治疗,并同意家人陪护。因为999急救中心仅仅是一家主要为车祸实施急救的医疗机构,无力承担此类传染性疾病的救治。但是,看守所却表示,家属必须要办理完取保手续才给转院。
    
    我们不禁要问,面对一个生命垂危的病人,为何“取保”竟成了一个交换的条件?!看守所的目的和依据又是什么?
    
    在家人、朋友和律师多方面的严正交涉下,看守所迫不得已,将曹顺利女士转入北京309医院进行治疗。
    
    其后,我们又听闻,北京警方又拘押了数名前去探视曹顺利病情的朋友。
    
    鉴于北京警方对曹顺利女士的违法抓捕,鉴于曹顺利女士的病情在看守所期间的急剧恶化,鉴于看守所一直隐瞒曹顺利病情和对曹顺利病情治疗的不透明,鉴于看守所无理阻挠律师了解曹顺利现状,我们特此呼吁北京警方依法公开曹顺利病情,并且呼吁全面的信息公开与责任追究,让人权捍卫者得到公正的对待!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够为曹顺利女士呼吁,而使其能得到全面的医疗保障,并呼吁立即无罪释放曹顺利及前去探视她病情的人士,以维护国家法律的严肃性与公正性,并与社会各界为共同促进国家的法治进步而努力!
    
    签名请回复手机13911070328或邮箱[email protected]
    
    签名方式:姓名+地址+职业+电话
    呼吁人:
    王 宇,北京律师,13911070328
    刘卫国,山东律师,13518610665
    唐吉田,北京律师,13161302848
    江天勇,北京律师,13001010856
    王 成,浙江律师,18989878464
    隋牧青,广东律师,13711124956
    王全平,广东律师,18022920729
    刘金湘,山东律师,18654659989
    李如玉,江苏律师,
    葛文秀,广东律师,
    张 磊,北京律师,13910707905
    程为善,江苏律师,
     通过电子邮件发送BlogThis!共享给 Twitter共享给 Facebook分享到Pinterest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4/2/24) (博讯 boxun.com)
35912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关于曹顺利事件呼吁书
·图片 维权人士分别看望六四伤残者齐志勇、社会活动家曹顺利 (图)
·探望曹顺利多人被拘:警察如临大敌查组织者 (图)
·秦永敏:强烈督促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联合国人权专员 关注曹顺利的遭遇
·捍卫人权的羸弱女人曹顺利:病危后当局要保外就医
·人权活动家曹顺利病重,前去看望的北京维权人士被拘
·309医院曹顺利病危 周莉李立荣等探望 (图)
·维权人士曹顺利病危昏迷 警方胁迫家属取保候审
·曹顺利重度昏迷,转入解放军309医院
·改革派放外交部前抗议数周 曹顺利案重新移送检察院
·大年初二:姜家文和彭静梅到看守所慰问曹顺利
·在京访民到朝阳区看守所探望曹顺利女士/视频
·图片 要求释放曹顺利 要求官员公开财产
·曹顺利被正式逮捕,王宇律师到看守所会见
·曹顺利正式被捕 肝病恶化取保候审受拖延
·王宇律师终于见曹顺利 郭金龙传遭折磨
·图片 在京上海等地访民与律师到朝阳看守所为曹顺利送捐款遭拒绝
·人权活动人士曹顺利被关押在北京朝阳看守所
·235位上海维权者要求调查陈建芳、曹顺利被阻止出境、强迫失踪事件
·上海访民联名签署 要求立即释放维权人士曹顺利 (图)
·3次寻找未果,曹顺利或已失踪/秦永敏
·继续寻找曹顺利启事/秦永敏
·秦永敏寻找维权女士曹顺利
·如果江姐被劳教、、、给曹顺利的信/王玲
·曹顺利,等你回来/王玲
·上海维权公民抗议当局劳教恶制,声援曹顺利、吕龙珍、邵满根、段春芳!
·为人权 曹顺利们酷暑中仍在昼夜坚守外交部/北京王玲
·关于曹顺利团队要求参加国家人权报告编撰在外交部门口被清场之严正声明
·迎接维权人士曹顺利出狱/王玲
·狱中的曹顺利敢不唱红歌吗/王玲
·海港·五一——王玲写给曹顺利
·正在坐牢的良心犯不要暴饮暴食/王玲写给曹顺利
·曹顺利:9月3日,请奥组委主席刘淇转给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的公开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