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捍卫人权的羸弱女人曹顺利:病危后当局要保外就医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曹顺利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与北京大学,法学硕士,现年51岁,常为访民提供法律帮助。
    2008年12月10日人权日、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时曹顺利在北京发起“北京维权之旅”活动,并收集上千份个案,要求依国际惯例,让弱势群体参与人权报告撰写,参加《国家人权行动计划》。
     2009年4月10日被以“毁坏财物”罪劳教一年。

    2010年4月29日出劳教所不久又被派出所以毁坏会议室玻璃为由行政拘留十天,之后又以“毁坏财物”为由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滕彪律师在2011年二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曹顺利进劳教所前做过身体检查,“她有医院证明她身体有几种疾病,按法律规定,她应该符合所外执行的,但劳教所一直不批准,硬要把她关在劳教所内。”
    曹顺利的哥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曹顺利(2010年)再被处劳教后,他多次到劳教所探望妹妹被拒。曹先生表示,对妹妹再被处劳教感到万分无奈,他既要照顾年老双亲,又要为糊口奔波。
    曹顺利的哥哥其后以不方便为由,拒绝详谈,称“她的事我一时间说不清楚,也不方便说。”
    知情者北京访民曾先生说,(2010年4月29日)获释后不久的曹顺利,到东城区安外大街派出所办理身份证时,先后遭遇离奇的电脑故障和停电而无法办证,其后她就失去联系。当时曹顺利已买了赴上海的车票和世博会的参观票,打算办证后立即前往上海,当局为要阻止她,故意不给办理证件,更设计陷害将她劳教。
    
    2012年10月28日,曹顺利出门购物,结果被蹲守在门口的东城区公安分局安定门派出所两警察拦住,不允许出门。僵持中派出所副所长曹某赶到,表示可以不限制曹顺利的出行,但必须由警察时刻尾随,并告知,从10月18日开始到11月20日,曹顺利在这32天的活动必须在警察的视线下,禁止到天安门广场、十八大代表驻地、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外交部等敏感的地区。曹顺利对以:只要你们不跟踪、尾随、及盯梢,我可以考虑一个月内不到这些地区。
    
    2012年10月29日,曹顺利出门办事,结果发现门口有派出所和居委会的5~6个人在“恭候”,问曹顺利准备到哪里去?曹顺利无视走开,一个保安和一警察亦步亦趋尾随其后。曹顺利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了进去,两个亦跟着进入了出租车。曹顺利见状,就招呼司机去天安门,出租车行到半路,两“随从”不断地打电话请示,在得到阻止前行的指令和赶到警察的接应后,将曹顺利带到了安定门派出所扣押。此消息来自[权力运动]
    
    2013年6月18日,上午,曹顺利、鞠鸿怡、吴田丽、葛志慧、杨秋雨、张淑凤等大约50余位北京维权人士第N次到达外交部,与陆续抵达的全国各地在京访民20余人一起,要求外交部国际司就公民参与4年一度国家人权报告的编撰工作给予答复。曹顺利为此已经坚持了几年,除了坐牢的时间。
    但是众人的坚持,得到的回馈是不理睬,不接待,被各种驱逐,各种刁难,炎热的天气里,为了赶走他她们,“往我们乘凉的树上喷药,喷完药以后看我们沒走,就把周围几十年的树给锯了。 ”曹顺利在2013年7月24日晚上给电话采访她的民生工作室志愿者佐真说。
    2013年9月14日,曹顺利应“国际人权服务”机构的邀请去日内瓦参加人权培训和观摩联合国人权机制运作,在北京机场出关时,被北京警方直接送到朝阳区看守所关押,北京公安局朝阳分局以涉嫌“非法集会罪”刑事拘留。10月21日又被变更罪名为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
    曹顺利被失踪期间,国内外各方人士予以关注和呼吁。
    国际人权服务组织业务部主任迈克尔•英纳耿先生在接受法广采访时说到:我在国际人权服务组织工作,我们组织的总部设在日内瓦。我们所邀请的人中往往会有人因不能及时拿到签证或者别的原因不能来日内瓦参加培训。但是,公民所在国的政府阻止本国公民前往日内瓦参加培训,到目前为止,只有中国政府才这样做,而且已经不是首次。而且这一次,中国政府不仅阻止曹顺利出境,而且还将她在被迫失踪多日之后送入监狱。其他国家政府虽然也有打压人权活动人士的行为,但是,中国政府对曹顺利的迫害实在是前所未有的。也是我们所从未遇到的。
    2013年10月30号,北京维权律师王宇女士一大早就到了看守所,直到下午才见到了失踪46天的曹顺利。期間王律師一直在跟看守所交涉,嗓子都啞了。30号下午的会见,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王律師說,之前她為了到朝陽看守所見曹顺利,就費盡了周折。据王宇律师介绍,曹顺利被抓前,患有肝病,严重到肝腹水。她10月31日对美国之音說:“她的身体状況很不好,她有很严重的病。这种病因为在看守所沒有得到治疗,也沒有药,也沒有给她服药。所以現在健康情況很令人担忧,所以我今天早晨给她提出了取保候审申请。”
    王宇律师31号到朝阳区公安分局为曹顺利申请取保候审,但是办案警官故意不见律师,致使取保申请无处递交。〝身体是很重要的如果能够取保候审出来治病是最好的,实在不行也要送到医院。〞
    
    据“中国人权”说,曹顺利身患肺病和肝病等多种疾病。她的律师称,曹顺利曾告诉她由于看守所伙食恶劣并且得不到医疗导致病情加重。
    
    2014年2月20日,曹顺利在被当局以〝寻釁滋事〞的罪名关押5了个多月之后,身体状况持续恶化,20日被送往医院时已经处于昏迷状态。
    
    王宇律师告诉记者:〝她现在在重症监护病房,开始说让我和家属去见一面曹顺利,我们进去了,让家属进去了,不让我见,出来后问什么情况,说人已经完全昏迷状态,已经插着呼吸机呢。〞
    
    前往医院看望曹顺利的北京维权人士吴田丽告诉记者说,〝我们今天去了30多个访民,没有见到人,但是我们认为她这个身体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这样了,看守所让家人取保候审,要是好好的怎么可能让取保候审。已经昏迷的很厉害了,非常不乐观。〞
    
    2014年2月21日,王玲、张桂君、周莉等20余名民众前往309医院探望病危的曹顺利未果,被大批警察包围,全部带到海淀区内的几个派出所审讯。
    
    据王玲介绍称,抓捕这些探病民众,当局是早有准备的:〝今天(医院)楼下边停着一辆大公共汽车,我上去问是做什么的,对方说政治备车待命。(其实)那就是准备抓访民的车。〞
    
    最后王玲强调,当局之前一再罔顾王宇律师对曹顺利保外就医的申请,直到生命垂危时,才要求家人取保候审,这是一种推卸责任的阴谋。
    2014年2月22日,上午十点五十一分,王宇律师在她的新浪微博写到:昨天晚上八点,曹顺利的办案检察官给我打电话,非常急切的要求给曹办理取保候审,此前我多次申请都没有获得批准。
    
    2014年2月22日,晚上八点多,周莉在推特发布:现在是可靠人士的可靠消息了,都是刑拘,在看守所外等着办手续呢。目前为止,近三十人,只出来我们四个。RT @aac_: 还刑拘?荒谬已超出我的想象 @kkzg "@lee91741: 据不可靠人士的不可靠消息,昨天因为看望曹顺利而被抓走的人,有很多被拘留了,不是治安拘留..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1123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人权活动家曹顺利病重,前去看望的北京维权人士被拘
·309医院曹顺利病危 周莉李立荣等探望 (图)
·维权人士曹顺利病危昏迷 警方胁迫家属取保候审
·曹顺利重度昏迷,转入解放军309医院
·改革派放外交部前抗议数周 曹顺利案重新移送检察院
·大年初二:姜家文和彭静梅到看守所慰问曹顺利
·在京访民到朝阳区看守所探望曹顺利女士/视频
·图片 要求释放曹顺利 要求官员公开财产
·曹顺利被正式逮捕,王宇律师到看守所会见
·曹顺利正式被捕 肝病恶化取保候审受拖延
·王宇律师终于见曹顺利 郭金龙传遭折磨
·图片 在京上海等地访民与律师到朝阳看守所为曹顺利送捐款遭拒绝
·人权活动人士曹顺利被关押在北京朝阳看守所
·235位上海维权者要求调查陈建芳、曹顺利被阻止出境、强迫失踪事件
·声援陈建芳和曹顺利前往瑞士出国签名
·请愿者外交部静坐被带走 曹顺利将遭判刑
·北新桥派出所:“曹顺利28号刑拘”/秦永敏
·曹顺利被关北京第一看守所
·刘晓芳等十余人在曹顺利家门口等候/秦永敏
·上海访民联名签署 要求立即释放维权人士曹顺利 (图)
·3次寻找未果,曹顺利或已失踪/秦永敏
·继续寻找曹顺利启事/秦永敏
·秦永敏寻找维权女士曹顺利
·如果江姐被劳教、、、给曹顺利的信/王玲
·曹顺利,等你回来/王玲
·上海维权公民抗议当局劳教恶制,声援曹顺利、吕龙珍、邵满根、段春芳!
·为人权 曹顺利们酷暑中仍在昼夜坚守外交部/北京王玲
·关于曹顺利团队要求参加国家人权报告编撰在外交部门口被清场之严正声明
·迎接维权人士曹顺利出狱/王玲
·狱中的曹顺利敢不唱红歌吗/王玲
·海港·五一——王玲写给曹顺利
·正在坐牢的良心犯不要暴饮暴食/王玲写给曹顺利
·曹顺利:9月3日,请奥组委主席刘淇转给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的公开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