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灰色人群:北京男性性工作者采访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18日 转载)
    来源: 《雲爆弾》
    
      细节很多时候是不美的。比如一座城市,当你在高空中俯瞰,看到成群耸立的建筑群和街道纵横的脉络,总会被这种壮观的美所震惊。但是随着镜头的推进,你逐 渐看清楚在一条泔水横流的窄仄街道,垃圾桶边上躺着一名醉倒的流浪汉,这过于清晰的细节呈现便不再美好,就像是一部粗暴的B级片。

    
       北京有接近两千万人口,晴天之下它是一座恢弘的大城,聚集了这个国家最威严大气的建筑物,宽阔笔直的中轴线,以及豪华阔气的商业区。但这座光鲜的城市同 样隐藏着无数在宏观鸟瞰下无法被发现的灰色地带,每一片灰色地带里生活着各自不同的灰色人群,在主流媒体和主流社会生活中他们鲜被提及,仿佛不存在,但在 某些人群的私人生活里,他们是确凿的不可或缺的,而当人们在非公共场合里谈论他们,又会不可避免地附带一些臆想、偏见或者贬低。
    
       这一次,我们面对面采访和拍摄了这些灰色人群中的三位男性,他们分别为男同性恋者提供各式软性或者硬性的服务。我们并不打算美化他们,也不打算对他们过 度阐释。尽可能如实地记录下他们的描述,是对他们最大的尊重。出于个人隐私的考虑,我们采用了化名,并在拍摄中尊重他们袒露或遮挡的自由。无论如何,他们 能够出在我们面前,已经证明了他们的勇气。
    
      一
    
      陈浩是一名其貌不扬的普通男人,留着板寸,身高中等,微胖,来自山东。他能说会道,语气温柔,特别善于表达自己的观点。这也许和他的职业有关:他是一名专门为男同性恋提供按摩服务的按摩师。
    
      我们在网络上的同志聚集地找到他的联系方式。表明来意之后,他非常爽快地答应了,并没有我们想象的艰难——在他之前,我们先后联系了差不多十位他的同行,都被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甚至提前跟我们要了采访的问题,说要先构思准备。
    
      他也比我们想象的更加健谈,当说到自己的出身,自己的工作,也并没有显出一丝难堪。他的大方和坦诚令我们感到非常欣慰。
    
      七年前他在酒吧给人家拖地,端盘子,“每天都睡得很晚,老板给我们提供的住宿的环境相当差,记得第一次走进那样的环境,我的印象就是,特别昏暗 ,特别潮湿,被子都有发霉的味道,还会在床上找到别人用过的避孕套。”他的语气倒是充满戏谑。
    
       有一个开按摩店的老乡经常去酒吧,混熟了,老乡说他在酒吧没前途,要他去自己的按摩店工作。培训半个月就匆匆忙忙上岗了,起初是教给他一个流程,依葫芦 画瓢地给客人按摩,“但是脑子里面并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做,因为没有理论基础,”就这样在店里做了1年多,他发现按摩师在城市里“挺有赚头”,便辞职到按摩 学校学习了半年专业按摩。
    
       从按摩学校出来,他没有再去按摩店工作,“我觉得在店里做光拿提成赚不了多少钱,而且还不自由。我心里想只要有技术,走到天涯海角都有饭吃,没必要非得 去店里,所以我就自己建了一个按摩广告的网页,在一些同志论坛、贴吧推广自己的专业推拿服务,起初生意不太好,一个星期也就接两三个客人,一个月也就赚 1000多元,住地下室,吃泡面,馒头,青菜。那时候我都在在网吧上网找客人,最大的愿望就是拥有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他露出一脸憨厚的笑。
    
      渐渐有了回头客,客人们也会介绍自己的朋友过来,他现在每天都能有两三个客人,月收入不低于五位数。
    
      陈浩大概上高中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性取向,他是所谓的0.5,即“可攻可受”。曾经有过一个男朋友,相处了两年多,“之后他结婚了,我们就分开了,我不想打搅他们的生活。”他的声音往下压了压。
    
       身边的朋友都知道他的性取向,但父母并不知情。五年前,为了让父母不再逼婚,他和一位父母相中的女人结婚了,并且有了一个儿子。婚后两人并不住在一起, 他仍然在北京做按摩师,妻子在家和父母、儿子一起生活。两年前他和妻子离婚了,儿子归他,在家跟父母。他觉得自己对于父母的任务算是完成了——这也是许多 来自保守地区的男同性恋者的相同命运。
    
      他承认,最初自己当男性按摩师,是因为发现自己渴望触摸到男性的身体,同时自己的工作也满足了其他男性被触摸的欲望。
    
      他并不为此感到羞耻,因为他觉得自己出卖的是手艺和力气,而不是身体。“我觉得我的工作很好啊,我不偷不抢不卖淫,靠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劳动者是最光荣的。我觉得很快乐,我做我想做的事情,我走我想走的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他说得很理直气壮。
    
      尽管同样渴望真正的爱情,但他坦言现在并不想寻找伴侣。“年纪大了就进敬老院呗,现在就是存钱,只要有了钱,老了就有不会苦。”
    
      二
    
      28岁的吕硕住在北京南三环边上的一个酒店式公寓。那是一座旧式苏联风格的四层红砖楼,内部翻新装修,每个房间大约20平米,有洗手间,一个月的租金是1500元。他是圈内俗称的“MB”,即MONEY BOY,为男性提供性服务的男性。
    
      在这座楼里住的基本全是他的同行:各种各样的MB,年轻的,中年的,俊美的,结实的,或者黑壮的,有时灯光昏暗的走廊上会响起嗒嗒嗒的高跟鞋踏地声,伴随着浓重的香水味和低沉放荡的笑声,“那是变装人。”他说,说到这个词的时候,他眼睛里有些兴奋,而又有些不屑。
    
       吕硕是一个双性恋者。他非常典型:一米八三的个子,体重80公斤,每天都要去健身房练习搏击,俊朗的长相,满口脏话,从外表上看他是一个雄性荷尔蒙旺盛 的年轻男人,但他在看到年轻瘦弱俊美的小男生时,内心会产生一种天然的占有欲和保护欲,这时他就变成了一名柔情铁汉——在从事这个行业之前,他甚至做过几 年的服装打版师。
    
      “我是正经服装学院学出来的,还有各种证书。”他的笑容里有一种旧时代工人式的自豪。在他的私人相册里,收集了几百张高级女装秀场图片。“看不出来吧。”他倒是有些羞赧了。
    
      他先后在几个服装公司里工作,做过工服、帽子、护套甚至内衣的打版,最后一次是在上海的一个设计师手下工作,辞掉这份工作之后,他彻底离开了服装行业。
    
      “所谓的中国设计师全是傻逼!没有一个是在真正做设计,全是你抄我我抄你,然后找各种打版师来做。”他一着急就满口沈阳话,愤愤然。在这个行业里,他拿到的最高月薪是5000元。
    
      “做打版师太辛苦了,而且赚不到钱。”他离开了上海,来到北京,大概是四年前。在北京,他认识了把他带入行的前男友——他也是一个MB。“他卖后面,我卖前面。”他苦笑道。他们在一起同居两年多,他爱那个男孩。后来他们分开了,吕硕并没有告诉我们为什么。
    
      这个世界上充满各种我们无法想象的事,包括两个年轻男孩之间的爱情,他们向不同的人出卖肉体,而他们彼此相爱。这样的故事可能很粗鄙,也可能很感人。
    
      问他为什么会喜欢男孩。他说,“跟男孩在一起感觉比较舒服。可能是因为我以前老找小姐,觉得她们都特别敷衍。哈哈”他的坦率令我们受过的高等教育全都显得不堪一击。
    
      吕硕是个对客人挑剔的MB——和绝大部分攻受皆可的MB不一样,他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他的身体,而且不接受任何高大粗壮的客人。他钟爱瘦小年轻的男孩,似乎那样才能发泄出他过剩的男性荷尔蒙。可以说,他是为了自己的乐趣才从事的这份工作。
    
      他跟我们说他在地铁上调戏俊美小男生的故事。
    
      “有个小男孩,一看就是小骚货,我就一路恶狠狠地盯着他看,他气坏了,来回瞪我。后来我终于不忍心再逗他了,就不看了。”他得意地笑,但语气里有一些温柔。
    
      称心如意的客人毕竟是凤毛麟角,加之他挑剔,每个月也许只有三四位客人。有时候遇到欺骗他的,讨厌的客人,他难免又要骂骂咧咧。“我在MB里面算是赚得少的,因为性子太直了。”他有些喟然。
    
      所以他还有另外一些工作:夜总会的保安,或者替人要账,打架,每个月收入四五千。
    
      他脖子上是一条金项链。“我的一个客人,被他朋友威胁,钱包手机都被抢走,那人还赖在他家不走。我就过去,把他吓跑了。客人给了我这个金项链。”虽然没有钱,有个金项链,他也很满足,毕竟是硬通货。
    
      “像我这样的性格,打起架来就头脑发热,一片空白,没准哪天就摊上人命案,或者被人打死了。”说到这里,他低下头,哑言。
    
       这个天真的虚无主义者。他在聊天室里跟人争论,关于艾滋风险,关于死生,关于羞耻心。“该死的怎么都得死,不该死的怎么作(一声)都没事。而且我没有万 贯家财,没什么放不下的。再说了,谁有万贯家财还会来做这一行啊。做了就做了,也没什么丢脸的。”他振振有词。如果他文化水平再高一些,也许他会喜欢加 缪。
    
      三
    
      小贤在三位受访者里年龄最小,今年20岁。在三位受访者里,他是特征最明显的一位,也是最主动的一位——他之前参加过一些为同性恋者服务的公益组织,帮助同性恋者进行心理辅助。
    
      采访的时候他化了一个淡妆,头发经过精心的打理,丝络分明。他个子不高,举止带着一些女性化的优雅,说话的表情略带紧张和羞涩。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内心敏感而又充满热情的人。
    
      他是江西人,说话带有明显的南方口音,个子不高,但身材的线条很挺拔——他在北京的同志酒吧从事演艺工作,是一名舞蹈演员和教练,偶尔也会为男性提供性服务。
    
      他十分早熟,小学时就已经确定了自己的性取向。初中他开学舞蹈,跟学校里一个男生开始恋爱,被父母知道了,他顺势向父母出了柜。
    
      “我妈一边哭一边骂我,然后逼着我改。还要带着我去医院看病,要医生给我治好了。”他说起来还难免有些伤心,为这段受到伤害的亲情。
    
      父亲没说什么。“我爸是一个特别老实巴交的人,平时不怎么说话,就是默默地工作,赚钱养家。他从来不打我,也不骂我。虽然他不说,但是我也能看出他其实是有些伤心的,但我也知道他很疼爱我,不忍心责备我。”他从此跟家里声称自己变好了。
    
       他第一次向男性提供性服务是14岁。在聊天室里认识的一个中年男人。那也是他的第一次性经验,“那个男人开着车来接我,我上了车,也不敢说话,特别紧 张。那个男人还像也有些紧张。我们去一个酒店开了房。”事后男人给了他5000元。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自己赚到钱,而且是这么一大笔钱。
    
      高中毕业之后,他离开家来到北京,开始在酒吧里跳舞,以及给酒吧的新演员训练。酒吧里有各色人等,有时候遇到合适的男人向他询价,他也会欣然接受。“其实我也是遇到自己喜欢的男人才会接,有时候如果对方让我感觉很好,我也不会收他的钱。”他表示自己对钱并不是很看重。
    
      也有过很多不愉快的经历。一个直男,心血来潮在聊天室认识了他,在冲动之下约他出去开房。两人见了面又反悔了。小贤没说什么,也没跟他要钱,转身打车回了家。“其实也不能怪他,很多人其实都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但他其实心里是不舒服的,觉得自己被轻视了。
    
       更严重的事情也发生过。一名大学生,约他在宾馆见面一夜情,趁着他洗澡的时候,男生偷走了他的名牌包,以及所有的银行卡,证件和现金。他去到那个男生的 学校,打电话要求归还,遭到拒绝,吃定了他不敢报警。小贤一怒之下报警,在派出所里,警察问清情况,确定两人确实没有发生金钱交易,出警到男生宿舍里找回 了小贤的所有物品。
    
       “那些警察好像已经不是特别在意同性恋这样的事了,可能是因为这些年见多了吧。只要不涉及金钱交易,他们就不会对你怎么样。”他也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 心有余悸。从此他出门见人只带一个便宜的包,装有少量的现金,以及手机。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被偷走过几千元钱,至少三部手机。
    
      “这个圈子里什么样的人都有,因为一般人也都不会去报警,所以这些人也就一直可以侵害别人的利益。我觉得如果社会对同性恋更加宽容,不再歧视同性恋者,可能这样的问题也能减少很多吧。”他是非常有觉悟的。
    
       提到爱情,显然他还是非常憧憬。“我当然希望能遇到一个非常好的男人,两个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是异性恋都很难遇到合适的人,更何况同性恋,本来就是 少数群体。我觉得只能边走边看了。不过我现在也很开心,能自己养活自己,收入不错,住在很好的公寓里,这样的生活也挺满足的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11920714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一张图告诉你 内地性工作者的从业之路 (图)
·女大学生上街:请给性工作者马赛克 (图)
·武汉标语牌 “性工作也是工作,性工作者也有尊严” (图)
·京穗汉3地大学生吁:请给性工作者打马赛克 (图)
·图组:大学生街头为东莞性工作者讨尊严 (图)
·女大学生情人节上街为性工作者维权 性工作者要马赛克
·东莞性工作者25万产值500亿,扫黄动了谁的奶酪? (图)
·美媒:央视曝光东莞性工作者反遭网民抨击 (图)
·中国性工作者人数冠绝全球 国际组织呼吁当局停止侵犯人权
·纽约时报维权:中国性工作者权利失去保障
·薛蛮子被抓后 美媒忧心中国性工作者
·性工作者人口第一 中国不如让性交易合法
·中国:停止暴力对待性工作者
·广西八旬老人因容留性工作者被刑拘
·西安警方承认与性工作者设伏抓嫖
·西安警察被曝联手性工作者“钓鱼抓嫖”
·江西女警官微博讥讽性工作者惹众怒
·女警发布歧视性工作者言论遭炮轰 公安介入调查
·“跟下地种田一样”:“十元店”性工作者生存现状调查
·反对性工作合法化的都是些什么人/王俊
·中国性工作者被杀的背后/庞祝君
·中国梅毒发病率大增,性工作者高危!(图)
·外国男人眼中的中国女人:厨师、佣人、性工作者三合一?
·性工作者合法化的六条佐证/王华源
· 一位20岁的在中国大陆的性工作者谈妓女的职业(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