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标识化——中国民运的崭新尝试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2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李志友
    

作者简介:
     李志友先生是中国民主党创党成员之一,一直在广西这块民主运动的贫瘠之地坚持推动中国民运,并担当了中国民主党广西负责人的工作,成为国内民主党组党运动最早的骨干之。中国民主党组党不久,李志友先生在中共对民主党人的全国性大抓捕行动中被捕,获刑三年。被捕后,其老母亲因为不堪政治警察的抄家和骚扰、含恨而亡。
     2009年底,李志友先生历经艰险,逃亡泰国,获得了联合国难民署的庇护,但是至今已经四年多了,他还在等待第三国安置。在泰国数年间,李志友先生一直坚持不断组织抗议和宣传活动,不断思考中国民运的重大问题。
     近日,鉴于泰国街头运动的成熟发展,经过长久深思熟虑,他提出中国民运的标识化新思路,希望能够其实民运同仁,开创中国民运一个新的局面。
    来自作者
     中国民主党原广西负责人李志友先生
    
     中国民主运动迟早也要走向街头运动的,但街头运动它需要众多的人参与才可能达到目的。可按照现在国内的民主力量来说,根本不具备街头运动的条件,而最大的因素是当今的人数。目前来说,中国在大的城市里,能动员得了上街的顶多也就几十个,而小中城市则少之又少。
     为什么我们国内民运运了这么多年还是这点人数力呢?根本原因在哪里?除我们民运没有民众基础外,当局严酷打压当然也有关系。可是,我以为,除了以上这两种原因之外,我们在寻找同道人的方式上也是一大问题。
     我很难相信一个上千万的大城市反对共产党专制独裁的才那么几十号人?其他的人难道愿意或者很享受中共独裁的执政?若不是,那他们跑哪去了?而为什么不愿意与我们为伍而壮大我们的民主力量?也许很多人只是心里恨共产党而已,你要他升级到行动上来他未必愿意。(中国人的自私、自扫门前雪和忍耐程度是相当有名的),这一点恐怕没人会不同意。稍微有点风险的事情他就会退却到“坐享其成”的状态中来,请问,在这样的一种状况下民运力量能发展得起来吗?
     尽管怕死、怕事的人很多很多,但愿意浮出水面去反共的人还是有的,但绝不止只是这区区的几十号人。问题就出在是我们无法把更多的人聚集在一起而罢。其实,大家都同住在一个城市,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相互联系不上。就这样,你联系不上我,而我也联系不上你。同住一个地区,本来通过认识而聚集在一起是可以壮大我们的力量的,但由于我们的联络方式过于保守而导致本该聚集在一起的力量白白浪费掉了。
     大概我们都可以看出,中共虽统治六十多年,但仍很难看出它即刻就要崩溃的迹象。我们很多的民运人士总在做梦幻想着,国内忽然间就这么平地而起杀出一个惊天动地的突发事件,而这个突发事件的冲击力是前所未有的,也是中共当局无法控制的,最后这股力量摧毁中共统治的根基,中国终于迎来了民主。
     还有另外的一些民主人士,也是天天在幻想着中共高层在一夜之间出现政变,通过政变最终和平演变成民主体制。当然,以上两种情况不是不可能发生,但它猴年马月才发生?如果再等二百年还不出现,我们是不是还要再等上它二千年呢? 因此,我们不能坐等,我们必须行动起来,我们要想办法击垮中共。
     把中共拉下马确实很困难,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希望!我们现在就可以一步一步做起,一点一点聚集我们的民间民主力量。只要我们聚集的人数达到一定的量,那么走向街头抗议、示威游行就不是不可能。而我们聚集本市、本地区民主的力量方法就是佩戴起民众容易辨认出的“民主阵营标识”(标识的图案和字体可以按照各政党组织、维权团体、人权团体按自己的思路去制作,总之,只要让人一眼望去就知道你是个民主人士或人权、维权人士即可)。
     我们佩戴起标志后,我们走在路上、在公车上、在火车上、在飞机上、在轮船上,在不同的聚会,不同的场合我们都会感染很多人。等很多人都明白我们都是一些什么人后,我相信理解、支持我们的人就会越来越多。
     既然我们是公开的我们就不怕佩戴它,搞地下阵营已不适合了。我们要向社会发出我们存在的讯息,我们更要向民众传递这样的讯息。我们就要明确的告诉全社会我们就是反专制反独裁的人士,我们不怕谁的指责和误会,相信随着我们的坚持,会有更多的人站到我们这边来的。到那时,他(她)有可能也是我们阵营的一分子。要想结束中国一党独裁之局面,就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内把有同样有心的人群团结起来做事。因此,佩戴起一个标识就是让我们很快找到本地的“自己人”。把此前一盘散沙的各阶层的民间社会民主力量而慢慢聚集起来。
    来自作者
     标识化示范图片
    
     这个标识代表着我们唯一和最终的目标,能让我们相互揉合在一起的一个办法。这种集聚的力量一致对准独裁的政体,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中共,同时我们也清楚,只要我们多坚持佩戴一天,我们的力量就会在壮大。佩戴上反专制独裁标志,它会时时刻刻提醒着我们的使命!旁人是靠我们来影响,靠我们来感染的,更是靠我们一点一点争取的。
     佩戴标识的计划之提议是不分党派、组织的,凡是反中共专制独裁的、支持中国民主化的国内、海外人士都可以一起佩戴它。它是判断最终我们能否走上街头直接抗争的温度计,当然,佩戴此标识国内效果最大,绝对的人数是我们扳倒中共唯一的途径。标识计划,是各个政治组织或党派都可以实施,亮出每个组织的旗号、标识,我认为更容易造成影响而扩大各个政治组织的声誉和队伍。
     当然,如果真的可以实行,海外佩戴者没有任何问题,但国内的情况可能会有些不同。毕竟国内是阵地,风险也是无法估计的。但我想,如果只仅仅佩戴这个标识而没有具体或其他过分的政治活动,我以为中共当局还不至于把我们送进大牢。
     中国民主运动已近三十多载,我们几乎没有什么突破!如果我们只在有限的社交中结交到我们想结交的人,这个效率太低,时间也不够。因此,交友而不显社的方式虽然风险低,但却束缚着我们的手脚,让时间白白浪费掉了,我们必须要有所行动,否则我们将一事无成。
     若国内的团体人权组织佩戴标识,我觉得胸牌比较合适。比如,“中国人权观察”或“公民同城圈”的成员要佩戴,只要把自己组织的名称印上即可。我们除了睡觉以外,只要我们一出门口就可以佩戴。如果有人好奇问你佩戴这个是什么东西?那他(她)就是我们要争取的对象,我坚信不疑,通过我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可以感染很多人,也会影响很多人。时间久了,老百姓都了解佩戴这些标识的人是反独裁,反一党专政的。到时侯,访民也好、反共的也罢,有可能就会找到你,他们有可能又是我们阵营的一分子。假如我们出门没有这一标识,你如何让有着同样理念、同样反中共专制独裁和需要我们帮助的群体找到我们?我认为,这是壮大我们阵营的一个可行手段。
     其实,我们佩戴这些标识就是活生生的广告,让无处申冤者、上访者、爱好民主、自由、人权者一个个可以很容易找到我们。我们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反专制独裁的活动联络员,只要他们找到我们其中一员,他们就等于找到了组织,找到了依靠,等于找到了反中共阵营的大部队!如果他们都归入了我们的阵营,而其他人又找到了他们,那么,我们的阵营就可以慢慢发生影响力,慢慢的在扩大。
     比方说,国内有不少有较大影响力的反共人士,如果这个人士他就与你同乘一辆车,而他又没有与你面对面地交谈过。也许在网络上你见过他的相片,但别忘了,相片与活人区别还是很大的。因为你又不敢确定,所以你就没有与他有所交流,就这样,本来一个摆在面前认识的机会就这样白白错过了。假如,这个民主人士有佩戴标识,加上网络上见过相片..这样是不是在确定身份上加大了很大的筹码呢?我认为,影响力越大的民主人士佩戴的效果越大,不但可以结交到更多的朋友,还可以带动更多的人加入反独裁的阵营。
     在这里,我要声明的是:我的建议只是个人的想法,大家可以作为参考或不采纳。国内很多民主人士、维权者,上访者等,他们都蹲过中共的大牢,身份在中共当局哪里已经是完全公开暴露了,根本用不着保密。所以,我认为这部分人士可以起一个很好的表率作用。中共当局应该还不至于就因佩戴了这个标志而问罪。
     标识,它能凝聚我们目前有限的民间力量。今后的维权活动、上访活动、街头运动更可以佩戴,而且汗衫、帽子、旗子同时都可以佩戴。那么,在平时的生活中建议佩戴一样即可。
     标识的的式样有:帽子、胸章、胸牌、胸徽、手腕箍、围巾、汗衫等。
    来自作者
     民主党人段井刚为标识化做示范
    来自作者
     标识化示范图4
    
     本人的联络方式:[email protected]
     电话:66-806-714-067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4/1/28) (博讯 boxun.com)
311934922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国内部分网友对“谷歌”撤出的第一反应?/李志友
·必须释放朱虞夫、解除对秦永敏打压 !/李志友
·用亲身经历揭露中国政治警察如何施暴于政治异议者/李志友
·“公民同城圈运动”的前景与衰亡/李志友
·当前海内外民运能做的 /李志友
·“6 4”屠杀完全可以避免/李志友
·“唇齿关系”的中朝还能走多远!/李志友
·当今中国社会的5种剥削 / 李志友
·李志友:摆脱当奴才的命运
·中国要民主 还须借助外力/李志友
·民主制度--为何在中国就难以扎根?/ 李志友
·中共政府不敢对日本下手的原因/李志友
·从方大伟殴打空姐看到 共产党仍然匪气十足/李志友
·中共可能倒台于“三大垄断” / 李志友
·广东群体事件多发的五大原因/李志友
·“战胜中共”不是不可能!(一)/李志友
·解决“六四惨案”当权者不容再回避!/李志友
·解决“六四惨案”中共当权者不容再回避!/李志友
·王东海---浙江民主运动先锋/ 李志友
·解析中共当局近日重打异议者三大原因/李志友
·明晚将公布请浙江当局准许朱虞夫保释签名/李志友
·请杭州检察院准许朱虞夫先生取保候审/李志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