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谷俊山闹市为父亲建陵园 牌位上刻雨花台烈士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16日 转载)
    
    
    在濮阳市中心繁华地带,店铺密布、楼房耸立。一处大约五六亩空地,一圈围墙,突兀扎眼。一扇小门常年紧闭,透过门缝,依稀看见半大柏木,翠绿逼人。
    
    这座位于闹市区的幽静之处,既非私家花园,也非市民公园,而是远近闻名的谷俊山父亲的陵园。
      
    这个陵园,占地面积约五六亩。村民们还记得,这座陵园所在地,是谷三专门从山东请来风水先生看的。
    
    陵园建成后,每逢清明,谷俊山回来扫墓,警车开道,前呼后拥。而大多数时候,园门紧闭,时有军人去打扫。村民们说那是濮阳军分区的人。
    
    2012年春天,当调查组人员到濮阳进入陵园时,发现谷彦生墓前的牌位上赫然刻着“雨花台烈士”五个大字。
    
    消息传出,几乎整个东白仓村村民都瞠目结舌:1990年去世的谷彦生怎么会是“雨花台烈士”?
    
    而财新记者查询获知,濮阳市民政部门的烈士档案中,并无名叫“谷彦生”的烈士。
    
    “生死记忆”
    
谷俊山闹市为父亲建陵园 牌位上刻雨花台烈士

    
    “雨花台烈士”,只是谷俊山为自己塑造“红色血统”的努力之一。
    
    2011年5月,一本名为《生死记忆:周镐与谷彦生的故事》(下称《生死记忆》)的书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该书一经面世,即得到大力推广。
    
    这本红色主旋律书被如此重视,皆源于谷俊山。
    
    据《生死记忆》一书载,谷彦生,曾用名谷同义,1926年正月初二生于濮阳县孟轲乡东白仓村。谷家世代务农,其父谷穆强,母亲颜运芝均为农民,谷彦生是他们的独生子。
    
    1942年初,16岁的谷彦生被国民党抓了壮丁。这年4月,国民党第三十九集团军副总司令兼鲁西行署主任孙良诚率手下王清翰等人投降日军,身为王清翰勤务兵的谷彦生也成了一名伪军。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孙良诚向国军“投诚”,他的伪军部队被国民党收编为暂编第五纵队,后改编为第一绥靖区第一〇七军,孙良诚任绥靖区副司令兼一〇七军军长。
    
    1948年12月,受上级指示,中共华中分局京沪徐杭特派员周镐策反孙良诚和一〇七军中将副军长王清瀚。
    
    周镐,1910年1月出生,湖北罗田人,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七期学生。194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此前曾在孙良诚部队中任总参议。
    
    其实,周镐还有另一重身份,国民党少将军统特务。早在1934年,周镐就加入了国民党复兴社的特务处,即后来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1943年初,戴笠派周镐潜入南京,与军统有合作关系的周佛海将其安插在汪伪中央军事委员会军事处第六科任少将科长。
    在南京,周镐秘密组建军统南京站,并任站长。因工作出色,很快被提拔为军统少将。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周镐因涉嫌贪污一度身陷囹圄,后被释放出狱,赋闲在家。
    
    此时,原汪伪军事委员会政治部情报局上校秘书、中共地下情报人员徐楚光,负责南京、上海一带的情报策反工作。
    
    徐和周二人是湖北同乡,在南京汪伪政权时代就相识。经徐介绍,周镐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担任中共京沪徐杭特派员。
    
    1946年8月,军统局正式名称改为国防部保密局,周镐被任命为少将直属组组长。这年秋天,王清翰的勤务兵谷彦生来到了周镐身边。汪伪政权时期,周镐曾代表军统策反过孙良诚、王清翰等人,认识王清翰的勤务兵谷彦生,见其为人机灵,就要到自己身边。
    
    之后两年,由于叛徒告密,周镐先后两次被捕,所幸终脱牢狱。
    
    1948年9月,经华中工委第六工作委员会安排,周镐一家人及谷彦生等进入苏北解放区。此时,淮海战役打响,周镐奉中共华东分局和华东野战军敌工部派遣,策反国民党孙良诚。孙良诚投诚后,周镐、王清翰等人通过孙良诚,策反国民党第一绥靖区司令刘汝明。
    
    首施两端的孙良诚表面上同意给刘汝明写劝降信,暗中却嘱咐送信的副官,务必向刘汝明说明信是被迫写的,并希望刘汝明帮他脱离危险,立功赎罪,效忠党国。
    
    《生死记忆》称,1948年12月下旬,刘汝明获悉孙良诚的真实意图,即制定了假起义、真诱捕的详细计划。
    
    1949年1月5日,周镐、王清瀚与孙良诚、尹燕俊等人过淮河,前往刘汝明部。
    
    周镐过淮河前,在蚌埠北岸与谷彦生告别,是书中最浓墨重彩渲染的场景。该书称,周镐临行前嘱咐谷彦生:如果他三天不回来,请将一本日记和钱物交给夫人吴雪亚。
    
    周镐果然再没回来。一到刘汝明部,周镐、王清瀚等人即被逮捕,当晚被押往南京。解放前夕,周镐、王清瀚先后遇害。1965年,周镐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按《生死记忆》的说法,谷彦生与周镐分别后,在淮河北岸等了七天,也没见到周镐回来。回到解放区后,谷彦生将周镐托付的日记和钱物交给了吴雪亚。后来,这些日记收藏在雨花台烈士陵园纪念馆。
    
    该书叙事首尾呼应,第一章是淮河北岸周镐与谷彦生分别的情景铺陈,最后一章是1950年初谷彦生在大雪纷飞的淮河边,追思周镐的描绘。
    
    出书背景
    
    该书以谷彦生苦等周镐无果作结,戛然而止。
    
    但谷彦生的人生并没有结束,其后半生如其祖辈一样,面朝黄土背朝天,终老于濮阳东白仓村。
    
    1989年,谷彦生罹患癌症,曾入住河南大学附属医院医治。次年,谷彦生去世,时年64岁,葬在东白仓村。其时,谷俊山还在濮阳军分区任职。
    
    一些村民对记者说,《生死记忆》中有关谷彦生的很多经历都是编造的。他们记得,2011年,即谷俊山升中将那年,谷三从上海请来一个老太太(即吴雪亚),说是一位革命烈士的夫人,说他父亲曾经救过她的命。当时村民们听后,一笑了之,无人当真。
    
    该书以吴雪亚名义写的代序中称,解放后50多年间,吴雪亚与谷彦生天各一方,音信隔绝。直到2008年春,谷俊山找到她。
    
    在濮阳,谷彦生的“烈士”之称不为人知,但这个代表红色血统的光环并非只刻在鲜为人知的墓园牌位上,也书写于《生死记忆》的代序中。上述代序称赞谷彦生是一位讲情义、重然诺的男子汉,并说“我相信,如若周镐和谷彦生两位烈士天上有知,也一定会为我们高兴的” 。
    
    该书的作者孙月红是雨花台烈士陵园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她在“引言”中称,此书的主要内容来自谷彦生的口述。引言说,她采访谷俊山等人获知,1990年病榻上的谷彦生弥留之际,用了七天时间,断断续续地、艰难地讲述了周镐一生的传奇故事,讲述了自己怎么跟着周镐走上革命道路的难忘历程。子女们用录音机录下这份珍贵而鲜为人知的历史。
    
    该书正文前插页,不仅有谷俊山与吴雪亚的合影,还有作者与谷俊山的合影。
    
    而谷俊山的战友向财新记者回忆,在柳河时,谷俊山就曾对新兵吹嘘,自己的父亲是周恩来的警卫员,被传为笑谈。
    
    《生死记忆》的出版颇受上海文艺出版社重视,该书2011年5月面世后,得到大力推介。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邓伟志在《解放日报》读书版刊发文章称,书中的另一位主人公——谷彦生与周镐一样是“有思想有理想的共产党人”,并称颂谷彦生及其儿子曾细心照顾周镐烈士遗孀及其子女至今,“谱写了讲情意、重然诺的感人篇章”。
    
    很多推介文章中,都称书中主人公周镐是热播电视连续剧《潜伏》中余则成的原型之一。不过,《潜伏》作者龙一向财新记者证实,余则成的原型并非周镐,他写作时甚至都不知道有周镐这个人。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42286606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将军谷俊山 第一个体验习近平“壮士断腕” (图)
·谷俊山之弟 村支书谷三的王国
·揭秘谷俊山的“将军府”气度非凡貌似故宫 (图)
·谷俊山之弟生意涉及军需产品 有2所兵工厂 (图)
·谷俊山崛起路:婚姻是频跑首长家硕果之一 (图)
·谷俊山弟弟在老家仿故宫建"将军府" (图)
·媒体:谷俊山被查2年,河南老家抄出大金船 (图)
·北京密传:解放军巨贪谷俊山弟在香港落网
·反贪潮捲军方高层揪谷俊山案大老虎
·会搞钱 前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官运亨通 (图)
·曾引领腐败潮流的谷俊山中将,逐渐落伍了
· 国防大学教授称军队房产的整顿与谷俊山案有关
·谷俊山名言:中国的女明星我都玩腻了 (图)
·谷俊山是江家帮在军中黑色贪腐链的代言人
·谷俊山弟弟被北京网上追捕 下落不明 (图)
·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之弟被警方网上追逃 (图)
·国防大学教授:总后原副部长谷俊山涉嫌犯罪
·军方人士披露谷俊山贪腐 其弟谷献军被警方网上追逃
·国防大学教授:谷俊山及其前任连续犯罪令民众不满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