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处级首富”行贿谷开来周永康内情曝光 广西财政厅厅长现身辩白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未经官方证实的周永康案,其波及范围正在迅速扩展。新华社广西分社本周传出消息,前中央委员薄熙来夫人谷开来毒杀英国商人尼尔•伍德期间,曾以中间人身份,接受广西区粮油食品进出口公司(简称广西粮油)总经理刘礼宁高达8300万元人民币的利益输送,其中很大一部分转交周永康。刘据此获得来自政法系统的助力,用以瓦解针对自己的舆论聚焦压力。
    

    从2011年8月《祖国》杂志展开报道开始,到2013年7月《中国企业报》跟进,两年时间里,包括著名报人胡舒立麾下《新世纪周刊》、南方报系《21世纪经济报道》在内的大陆十多家正规财经媒体,对刘礼宁财富王国的犯罪式崛起,进行了不间断持续报道。
    
    引发舆论聚焦的“新闻眼”,是刘礼宁以公务员身份,将国有资产化公为私,最终坐拥高达40多亿的民营财富,坊间称之为“中国处级首富”——这在以组织纪律严密著称的中共体系,堪称异数,也被世人用以证明中共无法掌控自身组织,腹心相离、行将瓦解的一个例子。
    
    为钱财摧眉折腰 堂堂政治局常委介入民营企业内部纠纷
    
    广西粮油是广西商务厅直属国有独资企业,刘礼宁作为总经理,在中共广西自治区组织部干部四处挂正处级别。
    
    按照媒体报道,十多年来,刘礼宁以广西粮油及其划拨企业广西化工进出口公司两家厅属国企为“根据地”,成立由两家国企控股、员工自然人参股,业务性质和控股国企相同的“平行企业”,再将国企业务逐步转移到“平行企业”中;与此同时,“平行企业”通过股权转让、增资扩股、股权抵债等方式,将国有股权逐步稀释、归零,最后形成如此局面:
    
    广西粮油、广西化工依然工商在册,但人员、业务空壳,“平行企业”则由国有控股变成纯民营,下线发展40多家子公司,形成外贸、百货、房地产三大板块,刘礼宁为总控制人。
    
    “中国处级首富”的设计颇为隐秘,但一场内部争斗,却令其尽人皆知。2008年底,刘礼宁将刚从国外毕业的女儿刘莎提拔为集团人力资源总监;2010年10月,刘提议刘莎担任集团总经理,遭到在任总经理钟群的拒绝;2010 年11月,刘礼宁以财务问题为由,下文免去钟群所有职务,钟不服,联合集团法律总顾问张铭实施对抗。
    
    由此,刘礼宁集团分裂成两块,各自在网络传媒上揭短对骂。广西区委宣传部第一时间给本地媒体发函,要求各媒体对梦之岛纠纷“不介入、不参与、不炒作”,外地媒体则基于“中国处级首富”这一敏感点,纷纷跟进。
    
    外地媒体遵循新闻规律,两边取证采访,刘礼宁因干部身份和掌舵人责任,客观上成了传媒攻击目标,指其涉嫌侵吞国有资产。2011年12月,中共纪委、商务、公安多个部门先后对刘礼宁集团进行审查,12月22日上午,大车来往穿梭,刘礼宁主要公司会计账册纷纷被取走,仅梦之岛账册总仓库,就有一个教室大,材料堆到天花板。
    
    新华社广西分社知情人士披露,刘礼宁和谷开来接触,约在2011年11月底。刘掌控的梦之岛百货各门店资产负债汇总表显示,9月30日“其他应收款”一栏,当月爆增3.13亿。
    
    谷开来和周永康有直通渠道,在中共政法系统并不是秘密。广西区公安厅副厅长刘振豪是刘礼宁铁杆兄弟,建议走谷的路子。知情人士透露,当时传言谷开来持身较正,不轻易接受“好处”。为此,在对谷的送款渠道和名目上,刘礼宁颇费周折,预计打通周永康关系,额度在1-1.5亿之间。
    
    令刘礼宁意外的是,送款过程极为顺利,没有走北京市昂道律师事务所渠道,由谷开来指定一个公司,刘以预付方式签订一份贸易合同,金额为8300万元,远低于预期,12月初,款项直接划拨到指定帐户。事后大家得知,此时正值谷开来毒杀英国商人尼尔•伍德,多方谋求“摆平”、亟需用款的特殊时期。
    
    事实上,刘礼宁是双线挺进,周永康之外,中宣部也做了衔接。12月26日,中宣部给新浪、搜狐、凤凰网等多家网站发出通知,“中国处级富豪”一事有损组织形象,弄不好会调动群众情绪,不要炒作;并称相关部门的调查正在跟进,“等待调查出来再报道、再转载”。
    
    刘礼宁的努力,很快有了结果。广西区商务厅助理调研员白林平介绍,由于事态复杂超过预想,为了防止有关财务资料被销毁、藏匿或篡改等恶性事件当地保护势力的阻挠,云南纪委曾被调过来配合调查,不久有领导指示“不要对案子轻易定性”,云南纪委也撤回本省。
    
    一个民间企业的内部纠纷,堂堂政治局常委竟然介入期间并为一方撑腰,被撑腰一方,自然是精神大振,可以大大方方利用公器,展开全面反击。12月26日,南宁市公安局南湖分局传讯梦之岛百货超市部一名员工,问询一宗对澳洲贸易合同,金额50万,涉嫌公司财产侵占。该员工是钟群属下。
    
    2012年春节,刘礼宁率数名高层,沿街派发新年红利,为企业讨喜,耗资10.8万元;4月9日,刘将女儿任命为集团执行总经理,文件上正式取代钟群;4月25日,南宁九三工学院司法会计鉴定所作出有利于刘礼宁的司法会计鉴定意见书,认定钟群有巨额职务侵占嫌疑;4月27日,南宁市公安局南湖分局逮捕梦之岛百货超市部对澳贸易员工;4月30日,钟群离境,远遁澳洲;5月16日,南湖分局对钟群发出刑事拘留令;8月15日,南宁市经侦支队对张铭进行传讯;2013年2月13日,广西公安对张铭进行抓捕。
    
    周永康案令“中国处级首富”不安 通过名誉诉讼加大利益捆绑
    
    刘礼宁利用政法机器,对钟群、张铭倒戈一派实施“斩头”打击,近乎摧枯拉朽。爽了一把后,瓶颈出现了。
    
    首先,公安抓捕的超市员工,一个半月后释放;其次,钟群涉嫌3106万公司资产侵占,但到今天仍没有开庭、没有定罪审判;第三,张铭涉嫌6020万元挪用被捕,但仅一天时间就取保候审,至今仍然在正常经营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刘礼宁副手,钟群此前接受采访,矛头主要针对刘礼宁个人,对企业十多年发展所涉关键人物、关键事态,明显采取回避态度,偏向性明显,在传媒圈形象不佳;2012年4月“离境”后,钟群破缸破蟀,向广西区国资委实名申请国有资产界定,称刘礼宁集团中,通过自买自卖国有资产形成的私有财富额度,高达33亿,并给出调查路线图。
    
    钟群强调自己是事件的当事人,客观上已类同“污点证人”角色。从传媒眼光看,一是国有资产保护战,二是如此巨额,当推建国以来首次,其新闻价值极高,因此从2012年8月开始,“中国处级富豪”吸引了又一波更大的传媒关注。
    
    刘礼宁花钱买来的,实际上是更为深刻的全面被动。在谋划国有资产转移这个层面,刘礼宁钟群本为一体,强行切割,无疑“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刘礼宁企业集团分外贸、百货、房地产三个板块,刘本人担任广西粮油总经理及“平行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蒋怀亮担任广西化工总经理及“平行公司”董事长,两者构成外贸板块;百货板块由梦之岛连锁企业组成,刘礼宁任董事长,钟群任总经理;房地产板块董事长兼总经理为刘礼宁,钟群担任主管财务的副总经理。
    
    三板块之外,刘礼宁还设计两个导管公司,一个是广西南宁红白蓝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由集团中层36人作为自然人股东发起,钟群任董事长,刘礼宁为第二大股东;另一个是南宁博凯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用以收购集团各公司产生的资产、债权,刘礼宁、钟群和集团法律总顾问张铭分别以代理人注资成立,张铭为实际负责人。
    
    也就是说,这是一场刘礼宁集团的最高内讧。董事长、党委书记为一方,总经理、法律顾问为另一方,集团十多年发展壮大过程中,这两方本来就是血肉相连的关系,现在借助政法公权,硬要切割出一方是好人,一方是坏人,本身就是个“不可能任务”。最明显的迹象是,钟群、张铭作为被告,被控侵占数千万资产,如此重罪,到今天依然是自由身,说明证据链条中,原告刘礼宁难脱干系。
    
    很明显,本来是一个民营企业内部的狗咬狗小事件,因为周永康这个庞然大物的介入,反而有往庞然大物发展的趋势。随着王立军叛逃,谷开来、薄熙来受审,刘礼宁通过收买公权实施的这轮切割,让越来越多政治因素卷入其中,比如广西区国资委,对重要犯罪涉嫌人提交的国有资产界定申请,不作任何解释,原件退回,涉及赃款33亿之多,却连形式上的关注都欠奉,本身就是一种被动卷入。
    
    对刘礼宁而言,周永康案的传言,加大了自身的不安感,其对策是深化各方对“中国处级富豪”的卷入度,从更多捆绑中求得支持。2013年7月之后,全国传媒对“中国处级富豪”本来已停止关注,刘礼宁却突然在11、12月间,向《新世纪周刊》、《第一财经日报》、《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周末》、《中国企业报》、《法治周末》、《新产经》杂志等多家财经媒体密集发出律师函,要求这些媒体刊登致歉文章,严惩造谣记者;同时,还向新浪、搜狐、凤凰等十几家网站发函要求删除转载文章,在网站首页刊登致歉信。
    
    刘一举向二十多家媒体“开战”,并同时举报广电总局,一个企业如此强势(尤其还是民营),在中国传媒界尚属首见,多家媒体也做好了应诉准备,刘礼宁此举,等于主动煽起舆论聚焦。
    
    同时,刘礼宁也着手指控其前任——原广西区粮油公司总经理韦振英对其进行名誉毁谤,南宁青秀区法院2013年11月26日给韦振英发出传票,要求韦2014年1月10日到庭听审,也算是刘把法院卷入事态的一次成功运作。
    
    韦振英1996年为中国驻越南使馆一等秘书(正处),1997年被任命为广西粮油公司总经理,1998年12月刘礼宁接任其职务,韦留任正处督导员近一年时间后离职。2008年开始,韦振英与多名广西粮油公司员工一起,不间断地向有关部门实名控告刘礼宁侵吞国有资产,韦本人也成为各家媒体的重要采访对象。刘礼宁既然要全面起诉国内传媒,韦振英作为主要采访源,自然也成为起诉对象。
    
    刘礼宁、钟群之间的是非纠葛,很大程度上是企业的内部权利调整问题,刘正努力将这类企业事务,尽可能地扩张到司法和国家行政范畴。比如刘礼宁向有关部门高调请示,要求钟群交出公章、证照,要求免去钟群担任红白蓝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等职务等等,但却缺乏工商变更基本要件,包括没有加盖公司公章,没有提交营业执照副本原件,没有提交董事会决议等等。
    
    在这方面,南宁市、广西区工商局没有违背常识,均做出《不予受理通知书》,而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黄芳却亲自下基层,“指导”青秀区法院作出裁决,撤销南宁市工商局《不予受理通知书》,判令钟群向刘礼宁交出梦之岛百货公司有限公司所有公章、证照,用法院判决取代公司股东会、董事会决议,给刘礼宁的股权争夺提供了司法助力,也为自己埋下渎职追查祸根。
    
    广西财政厅厅长现身辩白:早就发现刘礼宁的问题,无奈权限不够
    
    刘礼宁2000年运作国有资产自买自卖,一路破关斩将,究竟牵涉到多少政府人员?
    
    这一点,国内传媒报道虽多,但均语焉不详。近一年来,刘礼宁对合作伙伴做揭盖式打压,开始引发官场不安,尤其是周永康案传闻日紧,原广西财政厅厅长、广西地方税务局党组书记刘铭达开始出来自我辩白。
    
    刘礼宁集团扩张最激烈的几年,刘铭达任财厅厅长,财政部驻广西壮族自治区财政监察专员办事处监察专员是苏道俨。2005年刘铭达离任,苏道俨接任,如果说刘礼宁实施了33亿额度的国有资产侵吞,刘铭达、苏道俨两人难辞其咎。
    
    传媒报道刘礼宁自买自卖国有资产,没有一笔通过国资管理部门,而刘最有力的证据,则是桂财企函[2001]213号文,广西区财政厅2001年12月30日发出该文,同意广西区粮油公司将所持南宁梦之岛购物中心的大部分股份,转让给刘礼宁掌控的五家“混合所有制公司”——当然,传媒列出刘礼宁运作国有资产转让有数十次之多,拿出批文的只有这一笔,刘的底气仍嫌不足。
    
    即便是这个唯一的“合法批文”,刘铭达日前接受有关部门问询时,也有不同说法。刘称,213号文是一套程序后的结果,财政厅的把关,体现在前面的203号文上。
    
    刘铭达称,2004年广西国资委成立前,国有资产归口财政厅管理,与厅局行业管理产生冲突。为解决此一冲突,广西1998年5月推出《企业改革整顿总体方案》,取消企业及企业领导人员的行政级别,实施自治区、地(市)、县国有资产所有者代表机构授权的资产营运公司改革。
    
    问题恰恰在于,广西粮油、化工均没有纳入这一轮改革,仍属“谁出资谁管理”老牌国有企业,行政上隶属广西商务厅(原外经贸厅),业务上以处级企业身份腾挪在国资管理和行政管理之间,用厅局打厅局,结果无论是财政厅国资委,还是外经贸厅商业厅,对刘礼宁一系列国资买卖操作,都只能原则指导,难以具体插手。
    
    刘铭达以梦之岛购物中心国有股权的转让为例。梦之岛是广西粮油控股90%的国有企业,其股权转让,是刘礼宁运作百货板块私有化关键的一步。2001年4月,刘礼宁给广西外经贸厅发文,说梦之岛经营机制落后,亏损挂账大,要出售国有股权,引入战略投资者,广西区外经贸厅随即行文转给区财政厅。
    
    刘铭达、苏道俨研究发现,梦之岛当时处盈利状态,并无引进投资者之必要,但由于是厅局来文,体现行业管理意志,财厅不便反对,提出要严格按国资转让程序办理。
    
    当年8月,刘礼宁拿来广西无双资产评估有限责任公司评估报告,以2000年12月31日这一日所表现的市场价值,作出评定估算。刘铭达发现,广西粮油在梦之岛的国有股权,出资花费了1350万元,无双公司算出账面价值1255.38万元,调整后账面值1236.72万元,最后落定评估价值1070.08万元,尤其是无形价值仅估值16万元,可以说是步步削减,更不妥的是,刘礼宁卖股权定在2001年12月,用的却是2000年底的估算。
    
    刘铭达称,为这个事情,财政厅和外经贸厅扯了皮,经上级协调,2001年12月18日以桂财企函[2001]203号文给刘礼宁发出《关于对广西南宁梦之岛购物中心拟转让资产评估项目审核确认的函》,承认“评估操作中所采用的评估方法和评估程序符合有关规定要求”,但强调“该评估报告所揭示的评估结论仅对以整体资产转让为目的有效,超过本项目评估基准日一年,即2001年12月30日后失效。”
    
    另外,该函第四点称:“由于评估基准日与评估目的实现日相隔过长,企业资产状况会随着经营活动的开展相应发生变化,你公司在产权实际转让时,应在评估价值基础上,适当考虑净资产变动情况来确定实际转让价格。”
    
    最后该函强调,“该评估项目评估结论和报告书的法律责任由受托评估机构和在评估报告书中签字的注册资产评估师共同承担,不因评估管理部门的合规性审核而转移其法律责任。”
    
    2001年12月30日,广西粮油公司抢在评估基准日失效的最后一天,将60.09%股份转让物价5家战略投资者。所谓“战略投资者”,法人代表多为刘礼宁、蒋怀亮、王再峰等广西粮油高层,其中两家,分别在同年6月、11月匆忙成立。
    
    按照2001年12月#0264号凭证,梦之岛当年未分配利润119.85万元,权益法90%计算,粮油公司当年投资收益107.86万元。而广西粮油卖出60.09%股份,仅得643万元,而且这笔钱托了两三年,才陆续转入广西粮油的户头。
    
    按照有关部门查证,梦之岛购物中心2003年3月23日转账支付粮油公司款100万元,2003年3月31日转账支付60.5万(备注是股份转让)。第一次出账即3月31日#91号凭证是正确的,但当年12月31日#208号凭证冲#91号凭证,该做挂账在“其他应收款/综合/广西美时办公家具有限责任公司”,颇为让人疑惑。
    
    另外,2004年8月30日#30号凭证冲2004年3月#15号凭证金额为53.5万元不妥,并作为粮油公司投资梦之岛来做账;经查证,这笔53.5万元是粮油公司转付梦之岛购物中心有限公司的款,#15号凭证出账银行对银行,所附的附件是北海绿丰、富泉等四家公司出让部分股权的材料,没有粮油公司发生股份转让或其他材料。究竟属于红白蓝还是粮油公司,待查明。
    
    到2004年12月31日,又用#59号凭证冲正#30号凭证,改在“其他应收款/其他单位/综合/广西南宁红白蓝贸易有限公司”。
    
    2004年,商务厅、国资委成立,功能尚未健全。就在这一年,刘礼宁称广西粮油有巨额欠债,搞“在商言商”,绕开上述两委,直接将债务拿到法院上去裁判,一下子把广西粮油在数个“平行公司”的控股股权,全部拿去抵债,“平行公司”由此成为纯民营企业。
    
    刘铭达称,当时的商务厅厅长刘树森、国资委主任尹建国都跟他谈到广西粮油的事,说是独立王国,针插不进,刘树森甚至说要坚决斗争。2005年4月,刘铭达离任广西财政厅厅长,苏道俨接任。
    
    刘树森在担任商务厅长期间,确实对广西区粮油公司进行过三次审计,由商务厅纪检室组长兼企业改革整顿领导小组组长吴晋华牵头,结果都是“并无大碍”,刘树森官声也因此严重受损。
    
    广西区粮油公司原财务经理黎作林透露,90年代初广西粮油用外汇(折合人民币约200多万元)购买了位于上海外滩附近的一处商住“外销楼”房产,约160多平方米,作为公司驻上海的联络处使用。2008-2009年间,刘礼宁指使周勇在当地找人做了评估,作出了约90多万元的估价结果;而后根据该评估结果,报请区商务厅审批同意处置。而该房产实际被作价90多万元转让给了周勇的哥哥。
    
    黎透露,该房产其实是刘自己卖给自己的,以周勇的胞哥为名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至于区商务厅之所以如此轻易批准粮油公司上海房产的处置请示,这应该完全归功于吴晋华的帮忙,吴从刘礼宁开发建成的“梦之岛花园”,曾以成本价购买了一栋别墅。
    
    问题在于,刘礼宁跟媒体谈到国家工作人员经商问题时,多次点了吴晋华大名,称吴打包票,没有谁禁止刘去担任公司老板,国家没有禁止,就是合法……如此种种,让吴心怀戒惕。
    
    2013年1月,吴晋华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称,广西粮油的做法“不叫改制,称作改制是错误的。”吴认为,企业改制是指所有权的变更,而广西粮油公司所有权并没有发生改变,放在那里没有动。这叫“分立重组”,目的是为了甩掉两亿多元的银行贷款,轻装上阵,完成国家下达的出口任务,这是当时政策允许的。
    
    吴晋华表示,他也认为刘礼宁的双重身份不妥,“我曾经向领导提出过,但我说了不算”,“有些事情就是这样,这个领导要办的事,还没办就调走了,来了新领导再从头查,效率很低”。
    
    关于对刘礼宁涉嫌侵占国有资产的举报,吴晋华说起初并不了解,是自治区纪委转下来信函后才知道的,从去年起区纪委一直在查,目前没有结果。
    
    2013年5月2日,广西区商务厅发文免去总经理刘礼宁,副总经理王再峰、宋文江在广西区粮油的职务。哄传海内外的“中国处级富豪”一说,真的能够因此告一段落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419197235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围剿周永康 扯出大哥大曾庆红腐败丑闻
·外孙媳捲入周永康案 胡耀邦家族难堪
·周永康两旧部 表态效忠中央
·周永康完全失去权力 一度将胡温逼入绝境 (图)
·政法委向习近平效忠 周永康案公布在眼前
·习近平用对付“钉子户”的办法 对付周永康
·周永康政变内幕:军车如林 38军与武警火拼
·政法委秘书长向习效忠 与周永康划清界限 (图)
·319内幕:周永康抢到两个“王牌”对抗胡温
·高瑜:周永康党羽还没有翦除干净,新年见? (图)
·胡耀邦外孙媳妇卷入周永康案?胡家反击
·特工孔涛助敛财被捕 周永康落马殃及国安部
·特工干儿子助敛财被捕 周永康落马殃及国安部 (图)
·外孙媳妇卷入周永康案? 胡耀邦家族发声明
·助查周永康案疑遭逼供 影视大亨暴毙 (图)
·境外官媒放风:周永康案最迟3月两会前公布
·胡耀邦家族涉周永康案,王乐天是关键人物
·海军上将刘晓江儿媳卷入周永康案 (图)
·丁明山因李东生、周永康干儿子孔涛被抓 (图)
·广西北海市二冤民在最高法喊;打倒周永康 (图)
·丁华,洪玲玲和陈黛莉联合国总部前维权记—口蜜腹剑的周永康 (图)
·丁华,洪玲玲和陈黛莉联合国总部前上访维权记--周永康的信口开河 (图)
·北京数百上访冤民写信给周永康!
·何时兑现中央政法委周永康书记强调要“还清历史旧账”/吴田丽
·给孟建柱公安部长周永康备案公开控告信/蒋桂芬之三
· 给周永康总书记的公开信 /吴业夫 (图)
·贺国强、周永康两位大书记中国的举报到底谁来管/吴业夫
·致贺国强、周永康两位大书记的公开举报信/吴业夫
·哈达·新娜的儿子威勒斯致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一封申诉信
·致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中组部长李源朝的公开信/无锡陈雪华(图)
·给全国人大十一届三次会议上的审议题:问周永康
·赵岩:两会召开之时,致周永康和王胜俊的第三封公开信
·薄熙来不死 周永康必倒 /华颇
·论周永康先生的倒掉 活该
·谁又不是老虎呢 周永康仍然安全健康 /吉歌
·陈永苗:追究周永康在范木根案中的政治责任
·周永康政变未遂/王丹
·徐文立:张成泽事件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救”了周永康
·习总与六常委讨论周永康问题(三)(四)/何岸泉
·江泽民与习总近平谈周永康案/何岸泉
·習總與六常委討論周永康問題/何岸泉
·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张洞生
·周永康之后中共剑指何人/刘青
·景山议政:抓捕周永康属于“狗咬狗”与百姓无关/视频 (图)
·习近平被架空 周永康被软禁概率仅为1/4 /吉歌
·看山:危险的不只周永康,还有习近平
·抓捕周永康是狗咬狗的集权行为/杜阳明
·北京山西爆炸案是薄熙来周永康干的吗 ?/吉歌 (图)
·习近平日记:周永康大谈党性,称绝不学薄熙来喊冤!
·习近平不会再动周永康 审判薄熙来已达目的 (图)
·凤凰网突然报道周永康6月视察为那般?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