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纪委剖析贪官“雅贿”:赝品也成洗钱工具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08日 转载)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上海) 
    
     2013年6月4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被组织调查。时隔半年,今年1月6日,中纪委监察部机关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文章,对倪发科案件进行剖析。在案件司法程序尚未终结前,由中纪委机关媒体披露具体案情的现象并不多见。

    
    有分析人士告诉《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此举原因是倪发科案极具代表性的“雅贿”现象突出,而中纪委在反腐格局中以此案作为警示,告诫官员勿存侥幸心态,以变种贿赂方式行贪腐实质。
    
    据报道,在倪发科案件中,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玉器和书画,成为一笔笔受贿的铁证。除倪发科,被称为“河北第一秘”的河北省国税局原局长李真、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文强、著名“裸官”福建省工商局原局长周金伙、辽宁省原副省长慕绥新等大要案中,均存在“雅贿”。
    
    “雅贿”案情剖析
    
    “雅贿”,古已有之,明清最盛。据记载,明朝政府规定可以书画折抵俸银,遂衍生出以书画贿赂的高潮。至清朝,经营书画、玉器和古董等的北京琉璃厂几乎成为贿赂“掮客”的集中地。
    
    “玉石满足了我对它现实价值的贪欲感和对收藏价值的期盼。好的玉石玉器资源稀缺,不可再生,物以稀为贵,给后代留些有价值、有文化艺术品位的优秀作品和财富,远比留其他钱财更安全,也更有价值和意义。”倪发科自我解剖时曾如是说。
    
    倪发科所言最具官员接受“雅贿”的实质,即收藏品比直接收受钱款更加“安全”。
    
    除玉石外,倪发科还先后收受了90余幅名人字画。
    
    在本报独家报道的呼和浩特市铁路局原副局长马俊飞受贿案件中,其亦曾委托妻弟购买黄金制品,以转移大量现金给自己带来的精神压力。
    
    在慕绥新案件的受贿数额中,各种用玉石雕琢的龙、凤、马、麒麟等收藏品几乎塞满了其家中的一个屋子。
    
    李真案宣判后,其受贿所得的收藏品及珍贵物品拍卖会曾经轰动全国。其涉案物品共分九大类,包括金银制品74件、名人字画65幅、翡翠玉雕48件、工艺制品95件。其中价格最高的物品之一是一个翡翠摆件,起拍价高达19万元。
    
    在文强案中,赃物展示会上展出了36件现代工艺品、9件文物和69幅字画。
    
    周金伙相比倪发科则更为“疯狂”。据最高检察院下属的《方圆》杂志报道,福建一位寿山石收藏家曾透露,周金伙至其案发前近30年福州出土的寿山石名品,差不多有三分之一落入其手。该收藏家曾亲眼见过周金伙收藏的四块寿山石,每块价值都在200万元之上。
    
    “雅贿”真的安全吗?从倪发科的表现中可以找到答案。
    
    据报道,倪发科收受大量价值不菲的玉石、字画后,内心也曾彷徨、恐惧过。
    
    早在2005年,安徽省委巡视组到六安市巡视时,听闻风声的倪发科便要求黄某某把他送的几幅字画先拿回去,两年后,倪发科居然又把字画要回。2012年7月,倪发科得知可能被调查,于是将部分玉石退还给了吉立昌,两个月后以为调查停止了,不仅收回了之前退的玉石,而且“忍不住”又顺手收了3块大的玉石。
    
    洗钱“猫腻”
    
    “雅贿”盛行,不外乎以下几种原因:比收受现金更加隐蔽;在物品价值鉴定环节上,因为专业性强,办案机关处理起来更为复杂。
    
    在种种原因中,像倪发科、周金伙、慕绥新这样因为爱好而收受贿赂的案例并不在多数。大多数情况,是为了转移视线、满足贪欲,受贿者本人并不具备对收藏品的鉴别能力。
    
    在李真案受贿物品拍卖会上,充斥着很多赝品。当时有专家鉴别后认为,李真收藏的徐悲鸿的《鹰图》、黄胄的《驴》及刘墉的《十三行真迹》均为赝品。
    
    文强案庭审中,争议最大的一个焦点问题是曾被鉴定为价值高达364万余元的张大千“青绿山水”画。文强当庭否认该画作为真品。后经国家文物局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对该画的技术、质量鉴定后,结论为:该画为一般仿品。
    
    贪官收受的行贿物品中,假烟、假酒和假字画不乏案例。但并不能将此种现象简单归结为贪官素质问题,因为赝品现象背后隐藏着很多的“猫腻”。
    
    本报记者在北京多个经销古玩、字画的著名商区采访时,部分经营者透露,名人字画、古玩、玉石制品等收藏品实际上成为了洗钱的工具。
    
    以赝品为工具的洗钱流程可分为两个:
    
    其一,首先将赝品通过不合法的鉴定渠道鉴定为真品后,送予受贿者。然后,行贿者再以受贿者名义将该赝品交给拍卖公司拍卖。行贿者指定一竞买人,竞买人举牌高价竞买。如此,受贿者以隐秘方式获得钱款。
    
    其二是一个历史悠久的玩术,即受贿者将归其所有的赝品存放在某经销商处,有行贿者意图行贿时,受贿者或直接或间接地告知自己有收藏雅好,同时指定特定的经销商。行贿者从该经销商处高价买得赝品,经销商获得一定提成。行贿受贿过程即告终结。
    
    除了赝品被作为洗钱工具外,真品亦有可能被作为同样工具,其渠道亦有二:
    
    其一,行贿者将真品、真迹放置特定经销商处,以赝品价格销售给受贿者;
    
    
    其二,仍然借助拍卖会,进行围标,即竞买人均事前安插好。将真品、真迹以超低价格起拍,受贿者或其代理人经过象征性几轮举牌后,最终以绝对低廉的价格拿下该拍卖品。
    
    一位曾经侦办过此类案件的检察人员告诉本报记者,上述“猫腻”给办案过程平添了许多障碍。很多经销商在售卖收藏品时是不会开具发票、收据等证明文件的,如此,一旦查获贪官受贿物品为赝品时,无法证明其中的受贿环节,若按赝品定罪,则有轻纵之嫌。
    
    上述检察人员亦表示,随着技侦和监控手段的提高,不少贪腐案件的突破性线索也是从拍卖公司或经销商处获得。
    
    (原标题:中纪委剑指贪官“雅贿”:赝品也存洗钱猫腻) (博讯 boxun.com)
492286807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纪委每到重要时间节点出台禁令正成惯例
·博讯镜头 胡大料刑拘释放即到中纪委控告 中纪委门前车马稀 (图)
·传遭中纪委调查 江苏省委书记罗志军公开露面 (图)
·强化监督官员四大问题 中纪委建巡视组长库
·快了 中纪委官员:适当时候公布“大老虎”
·中纪委网站“曝光台”页面改版 已通报违规517件
·中纪委连发7文重反腐,点名道姓通报常态化
·中纪委连发7篇文章重反腐 点名道姓通报常态化
·博讯镜头 2013最末一天监察部、中纪委、驻华办前的维权 (图)
·中纪委提枪决刘青山 这是真要打大老虎了? (图)
·中纪委整顿权色交易 官员禁入高级会所
·中纪委官员:党委书记鲜少被追责的状况必须改变
·中纪委:部分官员出入会所搞权钱权色交易
·中纪委重温毛泽东“大小老虎一起打” (图)
·中纪委重温毛泽东反腐思想:我若腐败 割我脑袋
·联合能源等三个“联合”胞胎,中纪委应明察的利益输送格局
·中纪委网站:毛泽东主张反腐败“大老虎”“小老虎”一起打
·中纪委网站公布落马省部级官员
·王岐山干掉15个省部级 中纪委调戏官员 (图)
·米辰峰元旦上书中纪委领导王岐山王立英同志
·武汉东啤集团职工请求中纪委追究韩永平
·天津维权访民北京中纪委撒传单抗议 (图)
·从中纪委“通奸”骗局看20特例之走向
·刘红霞:中纪委领导是法盲 (图)
·中纪委传奇:28年被“干部党员”
·博讯镜头:百余访民再次到中纪委喊反腐败口号
·博讯镜头:百名在京访民中纪委前集会示威 /视频 (图)
·蒙冤警察中纪委门前抗议司法腐败/视频 (图)
·公民维权日访民聚集信访局、中纪委/视频 (图)
·致全国人大政协第十二届一次会议及政法委、中纪委、全国人大、最高检和最高法公开信
·天津市各界访民给中纪委的控告书 (图)
·致即将调任中纪委副书记的孙文清最后一封控告件 (图)
·天津访民中纪委抗议遭恶奴保安口出狂言 (图)
·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八)--举报北京高法院长池强/吴业夫
·郑迎春要嫁给济南军区朱文玉军长 中纪委逼军长退休 数十人被抓
·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七)/吴业夫
·面对腐败,中纪委却无动于终!--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六)/吴业夫
·中纪委、高检举报网站、信访总局形同虚设/抚顺矿业提前退休职工 (图)
·中纪委向党中央争权?/李丹
·中纪委中宣部介入 新快报事件四方皆输
·中纪委王岐山书记你也挂羊头卖狗肉吗? (图)
·看山:中纪委“黑打”薄熙来
·蒙冤警察在六四期间在北京中纪委维权 (图)
·刘铁男只是中纪委的一只靴子/胡赛萌
·谁来监督中纪委? (图)
·王岐山和他的中纪委武工队
·中纪委应该查办中宣部/林保华
·中纪委新人多来自重要党纪和政法部门
·中纪委空降大连,实德背后有隐情?[
·中纪委腐败来了,您躲了!-致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四)/吴业夫
·牟传珩:北京意识形态争锋迭起——《学习时报》呛声中纪委
·报告文学作家邓复华恳请中纪委督办查处十堰官场群体腐败
·杞县海外同乡给中纪委书记贺国强的公开信
·中纪委的作用堪比“第五纵队”/钟正品
·贯彻中纪委公报 豪宅必将率先降温/王智中
·江系与胡温角力中纪委
·郑少东案背后庞大利益,中纪委虎视眈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