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深圳童工拒遣返称打工有肉吃 媒体称仅解救不够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06日 转载)
    来源: 新京报(北京)
    
     社论

    
    对于童工问题,如果只停留于发现—解救的层面,还远远不够,从经济社会层面,努力消除童工产生的土壤,这需要拿出明确的行动计划和时间表。
    
    深圳电子厂涉嫌非法使用数十名童工事件,日前引起舆论关注。这些童工每天工作12小时,每月固定工资仅2000元。但他们被送回四川凉山老家前,并不乐意,其中一个孩子对记者说:“在这有米饭和肉吃”“我不想回家”。(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
    
    原以为,童工被“解救”,会是好事一桩,可没想到,这群孩子却持抗拒态度:在接受调查询问时,他们结成“同盟”,拒绝承认自身的“童工”身份;而如今被遣返,也非他们心甘情愿。而理由,只是“当童工有肉吃”,个中辛酸,无以言表。
    
    毫无疑问,一个法治社会不应允许童工的存在,儿童的权利必须得到保障。但是,谁也不想出现这样一种情况,我们将孩子从“童工”的境地解救出来,将他们送返回乡,却又让他们置身于连童工也不如的境地。
    
    当这些来自四川凉山的孩子说出“当童工有肉吃”的时候,就是对现有的国家儿童福利保障机制,以及扶贫工作的拷问。
    
    按理说,这群孩子本该坐在教室里,压根不必为“没肉吃”而苦恼—实质上,自2011年秋季起,国家就在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启动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他们本该在扶助覆盖范围内。可据了解,他们上不起学:义务教育免除的,只是学杂费,对上学远只能寄宿的他们来说,食宿费仍是笔沉重负担。正因如此,他们才会搁置读书梦,稚气未消就沦为生产线上“螺丝钉”。
    
    当童工,背后牵扯到的,是未成年人权益与作为“人”的生存权的纠结。对孩子来说,他们未尝不想上学,也想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可生活贫乏、权利贫困,将他们推向了童工之路。而实质上,他们的际遇,也是四川凉山贫困山区很多孩子境遇的投射。这些年来,凉山地区因贫穷而发生的事件,屡屡冲击人们的心理底线。
    
    2012年法制日报曾曝光,在凉山,衍生出贩卖儿童市场,一些父母自生自卖;去年媒体又披露,在当地某贫困县小学生严重缺鞋……
    
    
    根据当地官方网站的信息显示,自从1986年以后,凉山州17个县、市中的昭觉、美姑等12县,先后被列为国家和省定贫困县。凉山扶贫正式开始。屈指算来,凉山扶贫已经有了27年的历史。其间,各路扶贫资金不断,也有领导考察调研,但是,为什么一直到现在,凉山仍然这么贫困,凉山的孩子还能说出“当童工有肉吃”?
    
    眼下,孩子被遣返后,凉山方面应尽到后续的兜底责任,保障这些孩子正常的受教育的权利,同时也给予这些家庭以必要的救助。但是,从根本来说,这个事情不单纯是当地政府的责任,也是四川省乃至国家扶贫等相关部门的责任。
    
    我们该如何面对“当童工才有肉吃”的孩子?童工问题暴露出儿童保护机制不完善,地区发展不平衡等诸多问题,所以,对于童工问题,如果只停留于发现—解救的层面,还远远不够,从经济社会层面,努力消除童工产生的土壤,这需要拿出明确的行动计划和时间表。 (博讯 boxun.com)
42286708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每天工作12小时,深圳女童工:梦想仅是活著 (图)
·深圳一工厂涉嫌使用童工 调查发现“虚假”履历表
·沪苹果台资代工厂15岁童工病逝 半年4死过劳被指主因
·福建泉州5岁女童工地玩耍遭强奸 被检出淋病 (图)
·洛阳童工被殴致死案两名责任人被处分
·11岁童工因偷窃店中财物被馒头店老板打死 (图)
·洛阳11岁童工在店中偷窃财物被老板打死
·富士康真干了:承认在中国雇佣童工 (图)
·富士康公布调查结果:承认非法雇佣14岁童工 (图)
·苏州电子厂涉雇佣童工 9岁半儿童日工作12小时
·15岁即参加工作,官场还潜伏多少“童工”?
·南京一专修学院学生变童工
·10岁男童工地水塘玩耍时溺水身亡 (图)
·深圳一玩具厂压榨工人雇用童工非法行径曝光
·新疆农八师石河子一老板非法雇佣童工 15岁男孩受伤致残获赔10万
·洪深:深圳大量雇用贫困地区童工
·童工为国旅发旅游广告,老师发感慨/视频 (图)
·国庆长假,童工给擦洗豪车/视频(图)
·揭露菏泽棉厂雇佣童工,孟祥存网上转帖被判刑(图)
·河北老板将童工活着送去火葬闷死,警察庇护凶嫌
·放过童工吧:遣返只会让穷孩子的处境更糟糕/李慧翔 (图)
·綦彦臣:中国血汗工厂和童工问题
·槟郎:凉山到东莞的童工
·悲哀:奴工渐去 童工又来
·残害童工比黑砖窑更恶劣/何必
·东莞童工:护航背后的血腥?
·“童工门”事件,究竟是谁的耻辱?/何俊阶
·获救童工哭着不肯走 反对解救!
·中央是奴隸童工的救星?/余杰
·中国共产党是奴工、童工的吸血党/林保华
·奴隶童工和外资企业中的奴隶
·王德邦:罪恶的体制滋生罪恶的经济——从山西黑砖窑役使童工与残障人事件中看
·被虐童工哭喊着:爸妈快来救我吧/刘海滨
·山西童工事件发现:网民是中国最大的在野党/秋中漫步
·从被解救的童工对着官员说:“感谢”说起!/chunlva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