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湖南烈士公园暗藏"会所"营业时只留小门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28日 转载)
    来源: 中国网
    
    湖南烈士公园暗藏会所营业时只留小门

12月26日,位于湖南烈士公园花卉班内的“私人会所”。图/记者陈勇
    
    “湖南烈士公园内,隐藏着一家私人会所,晚上很多人开车来吃饭,吃饭时关闭大门,只留小门。”
    
    根据知情人的这一描述,本报记者对烈士公园内的“私人会所”展开调查。这家名为“崇贤馆”的会所,位于烈士公园花卉班内。记者暗访发现,从烈士公园西便门进入,不会有保安询问,车辆可直达“崇贤馆”。傍晚时分,不时有保时捷、宝马、奥迪等车辆驶入这里。

探寻:烈士公园藏着“私人会所”
    
    知情人说,这家“会所”位于湖南烈士公园花卉班内,靠近东风路。
    
    12月25日下午,记者询问了5位在附近锻炼、散步的市民,他们都表示不知道有这样一个“私人会所”的存在。市民刘爷爷说:“只看到他们在修建一些东西,围墙围着,谁知道里面是在修私人会所?”
    
    从四周仔细观察,会发现它颇会“隐藏”自己—烈士公园的围墙、花卉班的围墙、茂密的树林,分别将“会所”遮挡住一部分,公园里的游人、公园外的路人,都难以察觉它的存在。
    
    进入“会所”颇有些曲折:烈士公园西便门,驾车驶入没有保安前来询问。自西便门驶入,经过公园管理处,直行数十米进入花卉班院子,才能看到“会所”。中间,要经过一道镂空的铁门、一道不可透视的铁门。
    
    “会所”坐落在花卉班院子南侧,西侧有一小门,东侧有一大门。西侧小门上写着会所的名字“崇贤馆”。拨打114查询崇贤馆或崇贤会所,会发现它没有登记。知情者说:“晚上很多人开车来吃饭,吃饭时关闭大门,只留小门。”

目击:晚饭时间不时有车驶入
    
    25日下午,记者注意到,在“会所”院子西侧停有一辆复古风格的红色轿车,仔细看,是一辆进口的光冈“女王”。“会所”内东侧一间屋子里,有茶道桌、桌球、高尔夫等休闲娱乐设施。
    
    下午4点30分左右,里面的工作人员开始整理餐具。傍晚6点左右,天色渐暗,开始不断有车辆驶入。停在院内的汽车,不乏保时捷卡宴、宝马X5、奥迪A4等好车。
    
    26日傍晚6点,记者进入“崇贤馆”,此时东侧大门已经锁闭,西侧的小门开着。门口的迎宾厅没有工作人员,陌生人登门不会得到接待,也没有人过问。所有进来用餐的食客,都是先拨打工作人员的手机,再由他们领入包厢。
    
    所有的包厢都是大门紧闭,就算有人出入,也都很快地将包厢门关上。正中的一间房里,三名厨师正在做菜,案板上的菜肴并不多。从这些细节大致可以推断,这家“会所”面向的不是大众群体,接待的多为具有一定品位的人。

会所:不对外营业,不收取费用
    
    “崇贤馆”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家私人会所还没有正式开业:“暂时还没定价,主要是给一些朋友提供一个聊天的地方,价格估计暂时不会定太高。”
    
    崇贤馆一名负责人表示,这家私人会所不对外营业:“工作人员不清楚情况,第一我们不对外(营业),第二我们不收费。我们和公园、园林局有合作,主要做有机作物的东西,顺便把办公区域(崇贤馆)搞好一点。”
    
    “我们有国外资源,对环保、花卉有新的技术概念。我们做了一个大棚,把国外一些教授、朋友请来时规格高一点。”这位负责人承认,确实会在里面开展招待活动,“朋友、有业务合作的单位到来,在这里接待。”

公园:该场所经过了审批,合法合规
    
    烈士公园管理处办公室一位主任说,“崇贤馆”不对外营业,不是“私人会所”:“它是一家私人公司租赁的,里面好像是一个酒窖,还有其他一些东西。”
    
    这位主任说:“它和公园、上面签订了合同,经过了我们的审批,是合法合规的。”记者询问“上面”是哪个单位、部门,该主任表示不便透露。他解释出租场所的原因:“因为公园是差额拨款单位,所以我们(把场所租出去),来作为公园的维护费用。”
    
    之后该主任表示,“以上说法只是向记者介绍情况,并非官方回复。”截至27日发稿时,记者没有收到公园方面对这一场所的任何“官方回复”。

[部门说法]长沙市园林局公园管理处:“服务于少数人的场所”不能开
    
    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在《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园建设管理的意见》中有如下文字:公园是公共资源,要确保公园姓“公”,严禁任何与公园公益性及服务游人宗旨相违背的经营行为。一是严禁在公园内设立为少数人服务的会所、高档餐馆、茶楼等;严禁利用“园中园”等变相经营。二是禁止将政府投资建设的公园资产转由企业经营、将公园作为旅游景点进行经营开发。三是严禁违规增添游乐康体设施设备以及将公园内亭、台、楼、阁等园林建筑以租赁、承包、买断等形式转交营利性组织或个人经营。
    
    长沙市园林局公园管理处刘处长表示,若公园内服务场所的服务对象是大众,并经过了相关审批合法合规,是可以开设的。若公园内的某个场所服务于少数人,哪怕自称不对外经营,不收费,也是不行的:“只要它不是向社会大众开放,是服务于少数人的,就不行,不能开。” (博讯 boxun.com)
302231715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新疆巴楚4•23事件,15烈士母亲获救助金 (图)
·苏州封禁反共烈士林昭墓,怕成起义地点 (图)
·毛新宇一家新疆纪念烈士 毛泽民亲属现身 (图)
·被周克华枪杀铁警朱彦超被追认为烈士 (图)
·民警参与拆迁被村民碾死 家属讨烈士称号无果 (图)
·民警参与拆迁被村民碾死 家属讨烈士称号不得 (图)
·河北邢台中院否认“邢台三位法官喝酒猝死追认烈士” (图)
·网曝河北三名法官喝酒醉死被追认为烈士
·中央财政下拨27亿元抢救保护零散烈士纪念设施
·民政部:未经批准不得迁移烈士纪念设施
·网民建议为即将送还的360具志愿军烈士遗骨举行国葬
·6名国军老兵获批烈士续:专家称国军抗战渐获承认 (图)
·警察被精神病人用斧劈死 追授为一等功及烈士
·浙江民运人士祭扫林昭烈士纪实 (图)
·烈士陵园现猪圈 调查称为吃上放心肉 (图)
· 发生在烈士遗属身上怪事
·国际抗日航空烈士公园的共产党怎么没了?/孙林(孑木)
·南通烈士家属邵德云遭市政府付秘书长辱骂 (图)
·罗阳同志被评定为烈士
·【中國控訴】沉痛悼念沈勇烈士 (图)
·官员规定:烈士家属3年祭拜一次烈士 (图)
·烈士遗属吴淑杰 不服最高法《通知书》 (图)
·上海访民给烈士送横幅,令亡灵不安 (图)
·发生在烈士遗属身上的怪事 (图)
·上海革命烈士遗孤胡琴珍晚年遭中共迫害 (图)
·上海市闵行违法抢迁把烈士李粉宝母亲刘红英毒打之残
·上海:烈士李粉宝母亲刘红英强迁被打残
·【湖北宜昌】一个烈士后代的控诉与呼唤(续)
·革命烈士后代被贪官逼得无法生活(图)
·胡琴珍:冤!冤!冤!烈士之女没有人权?
·请紧急关注烈士遗孤胡琴珍的处境
·制止迫害烈士女儿:上海七十岁老人胡琴珍!
·上海南汇区革命烈士遗孤胡琴珍维权反腐遭拘留
·上海南汇烈士遗孤胡琴珍维权反腐遭拘留
·谁能救救烈士后代——瘫痪的母女二人?(图)
·“反腐书记”极可能成为“反腐烈士” 福州市委已向福建省委请求将黄金高调离连江
·沉痛悼念沈勇烈士 (图)
·叶宁:夏俊峰烈士的遗憾和夏俊峰案件的教训
·廖祖笙:写给遥在天国的夏俊峰烈士
·李旺阳烈士等/陈士胜
·被‘自杀’的维吾尔‘革命烈士’——热赫曼江(Rehmanjan)/伊利夏提
·司机尽责被封为“革命烈士”说明了什么?/何岸泉
·九曲澄:俚词咏乌坎烈士薛锦波
·抛头颅、撒热血只为百年后的盛大庆典---辛亥烈士悲乎叹乎/民主中国阵线日本支部 郑磊
·乔志峰:造型怪异的烈士雕像写的哪门子“意” (图)
·刘路:烈士与叛徒
·食物链最末端的宿命——为纪念遇罗克烈士殉难40周年而作/施卫江
·醉死烈士,天堂里没有轩尼诗
·醉酒烈士不小心揭开了一个潜规则/禹海君
·解龙将军:鸠山首相的夫人变身女烈士江姐
·周济是“教师烈士”的真正凶手/童亦劲
·山东村官千万修祖坟 官员称建烈士馆(图)
·陈十:哀悼并追认共和党人于灼为烈士的公告
·人民大学肖杰烈士20年前的遗书
·在革命烈士邓贵大同志追悼会上的发言(初搞)(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