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关注艾滋病问题:赴陈秉中教授之约/刘倩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13日 来稿)
    视频:艾滋病感染者民政部前抗议(11月27日)
    
    陈秉中,曾经的体制内司局级官员,任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学术杂志《中国健康教育》主编、北京医科大学兼职教授。1990年代初即开始男同性爱者的艾滋干预事业,同时关注其他艾滋高危人群,关注河南艾滋病事件,为我国重大疾病防治事业(艾滋病防治领域、健康领域、人民卫生领域)做出了特殊重要的贡献,堪称健康教育界学人的优秀代表。他在我国艾滋病领域第一个倡导“人权保障”并因此被免去一切官职。如今有关部门表面上已开展了类似工作,但理念水平远未达到当年陈秉中的高度,而陈秉中仍是遭遇不公正待遇的特殊敏感人物。
    
    一早接到电话,说是北京陈秉中教授的助手,替陈教授约请见面。讲清楚了时间地点:他们住在7天酒店,下午火车返回北京,中午12点之前在酒店等我,并告知房间楼层号码。电话中解释说:这是家连锁店,离火车站近,方便、便宜、安全。我脱口而出:未必。许多外地朋友到郑州喜欢住7天酒店,包括一些国外记者。他们不知道,正因为“连锁”,大大小小的7天酒店分布在火车站四周,很不好找,且并不便宜极不安全。
    陈秉中教授原本是体制内官员,曾任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中健所)所长、中国健康教育协会副会长、学术杂志《中国健康教育》主编、北京医科大学兼职教授,位至司局级。作为医学界官员,陈秉中忠于职守且专业水平很高,为我国重大疾病防治事业(艾滋病防治领域、健康领域、人民卫生领域)做出了特殊重要的贡献。而不谙为官之道的陈秉中却由于对职责和科学的“过分”执着受到伤害,1993年夏被免去一切官职被迫“退休”。今日艾滋防治界大多人不知道他的大名和奉献,真可谓“后进无人知大老”。陈秉中是这一领域的开拓者(1991),特别在同性爱行为干预方面,堪称开风气之先的“第一人”,是健康教育界学人的优秀代表,紧随其后的邱仁宗、李银河、马晓年、潘绥铭等,至今已是知名专家。医学科学界凡熟悉陈秉中的人无不敬重他的人品人格,至今国内国外许多优秀的专业论著引述运用陈秉中当年高瞻远瞩惊世骇俗的观点论断。
    陈秉中教授关注河南艾滋病事件已经很久,曾经屡屡相约。如今这位令人尊敬的长者来到郑州,我无论如何当尽地主之谊。
    立即出门赴陈秉中教授之约。乘公交车到火车站,找了几家7天酒店,都不是,最后找到的这一家也并不能确定。我问服务台的小伙儿:能不能帮我查一下住在六楼的有没有一位陈先生?他很干脆地回答:不能。于是我直接乘电梯上楼。及至敲开608房门,见到的是两位年轻人。他们自报家门,说是跟随陈老师来郑的律师和助手,给我的电话就是他们打的。又说,陈老师说了不能见你,请你回去。我说那为什么打电话约我来?答:警察盯着不准见人。我笑说:“怎么知道你们就不是警察?陈老师呢?请陈老师自己跟我说话。”他们也笑了,说:他很紧张,不愿意见你。我说多大个事儿啊,有必要那么紧张吗?他们说,我们也认为没多大事儿,不用这么紧张。我说那就带我去见陈老师。刚出房门,恰见隔壁610房间门开了,有人抻出头见到我马上缩回去关了门。恍惚感觉是位长者,断定就是陈老师,便走上去敲门。好一会儿门才开条缝,陈老师从门缝挤出来便推我离开,说你走你走我不见你。我很奇怪:那干嘛打电话约我来?年轻人说,刘老师都来了,就谈谈嘛,这样很不礼貌,很不礼貌的。陈老师大声说,你们不懂,这里对刘老师很危险!依然用力推我离开,口中说着赶快走赶快走!警察就在楼下!我说他们在他们的楼下,我们在楼上谈我们的,既然人都见到了……。但是陈老师执意推我离开,不容分说用力地推,说话间我已被推到了电梯门前。已然这样,我说,好吧,我走。陈老师才放手。我心下疑惑,当然不会就这样离开,便闪身到步行楼梯口道,看他们争论着进了年轻人的房间。不一会,年轻人又打电话来,说是很对不起,陈老师很紧张,但是他们很想跟我聊聊,陈老师在卫生间,待他走了再联系我。我答应了。
    我下一楼,留心观察,大厅里只有服务台一男一女两个酒店工作人员,没有看到警察。我走出酒店大门,沿街随便溜达着也算是熟悉一下周边环境,我虽然生活在郑州,却并不了解郑州,街区道路大多不知,方位感又差,完全一个路痴。正走着电话响了,年轻人说他们被告知不允许离开房间,只有请我到房间去,很不好意思。我于是返回酒店。刚进酒店大院,便见一人从对面大步流星跑过来进了酒店大厅,我放慢脚步落在他后边,跟着他进了大厅,又等他开了电梯门先进去我再进,看着他撳按6楼,我撳7楼。眼瞅着他在6楼走出电梯,掏出手机打电话。我上了7楼,然后下1楼,走出电梯时听到正在听手机的服务台小伙儿说,出来了!我走出酒店大门,稍停,又返身回到大厅,小伙看着我愣了一下,我冲他笑笑说,赶快打电话!他很尴尬,说你找到啦?我一边笑说我找到什么?一边伸手撳电梯按钮,门开了,迎面碰上那警察出来。我暗自好笑着上了6楼。敲开608房间,刚刚坐定还没说几句话,有人敲门,我知道是那警察,便又笑。年轻人不知就里,呆在那里,我示意他们开门,他们却示意我不要动好像这样我就能隐藏不被发现。我坐在床上不动,听门外寒暄几句之后在问:刘老师在你们这里吗?我忍住笑迎出来说是找我吗?快请进,正等你呢!他显然有点不知所措一时无语,我便接着说话:只是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我是刘老师?我们过去认识吗?见过吗?他支支吾吾:……不,不……。我说我真的很惊讶啊,你们让我吃惊!你们的工作做得如此认真负责细致入微,这么到位,我要是你的领导一定要表扬你提拔你!如果所有部门岗位上的人都能像你们这样尽职敬业,我们国家的事就好办了!“这是我的真心话,并非调侃戏言,我真的很欣赏很佩服啊。”看着他有点狼狈不好意思,我特意补充说明。
    大家进屋坐下。我说,对不起,你知道我我还不知道你,国保的吗?我很愿意跟国保交朋友。他犹豫一下,说不是国保的,是派出所的。
    ——是我居住的辖区的派出所吗?
    ——……不是。
    ——那你怎么知道我呢?
    ——……干我们这一行,有自己的渠道……
    ——各有各的行规,不方便告诉就算了,我不过是很好奇而已,不为难你。只是,北京来了客人,想见个面聊聊有什么问题吗?
    ——……我们只是执行上级任务……
    ——可以理解。你们的任务是不能见陈秉中,是吗?
    ——……是……,领导安排……
    ——现在是见另外的人,不属于你们的任务,应当不关你的事了。其实不过聊聊,有什么呢,有必要那么紧张吗?什么事儿啊?
    ——……是没啥事儿,我们也感觉不必要紧张……
    ——是嘛!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如果你愿意,咱们一起聊。
    于是我们开聊。我说——
    我刚才来过了,本来是赴陈秉中老师的约见。可来了他又不肯见,立马要我走。而且他很紧张,说是有警察对我很危险。我当时还不相信,现在看来真是有警察,但是有警察就会有危险吗?我不这样看。我有一些警察朋友,他们都是不错的人。大约是答应了你们不能见我,老人家说话算话信守承诺,但是也没有必要那么紧张啊!我不想外边对我们河南有这种印象,这样对我们河南形象影响不好,对我们河南警察形象影响也不好,是吧?所以我又折回来了。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关键在于沟通,话说开了,事情就清楚了,有事说事,有问题解决问题,也许根本不是事儿不是问题。真的没有必要那么紧张。你说呢?他点头称是。气氛缓和下来。
    我想陈老师找我,无非就是想多了解一些河南艾滋病的情况,我就把话题引向艾滋病问题,尽可能多的传达有用信息,虽然不是面对面谈,相信他的助手会转告他。
    我一直面对那位警察交谈。我说,我真的很愿意跟警察交朋友,我做调查的那个艾滋病村是全省38个重点村之一,驻村工作组就是省公安厅的,其中不少是我的朋友。我也有国保的朋友,两个跟你一样帅的年轻小伙,经常请我喝咖啡。其实我们河南在外边形象真的不太好,就说艾滋病这件事吧,一听说是河南,连卫生部都摇头,说河南的事复杂,不好管,有些救助资源就得不到……。然后自然而然就讲到我看到和经历过的事情和情况,艾滋病村庄,艾滋病病人,跟当地干部和警察的交道,等等。我说,情况真的很严重啊,那时候几乎家家户户躺着要死的人,谁见了都会心颤心寒,一个2000多人的村庄,800多人卖血,村中所有青壮年卷入卖血风潮,还有不少老人和孩子,400多人感染艾滋病毒,死亡已经过半……。这位警察和两位年轻人都认真听着,不时还会有一些讨论,比如官民关系,社会矛盾和冲突,甚至当下升迁机制的问题,正在召开的十八大会议……,有《血殇》那本书中写到的,也有没有写到的,最后索性介绍他们去看《血殇》。他们问哪里能看到那本书?于是又说到出版的曲折困难……。
    警察说,这些我都不知道。
    我说是啊是啊,不知不为怪啊,关键问题就在于“沟通”!我们需要知道,知道了了解了就好相互理解,不知道就会产生误解。就像今天,需要沟通。
    谈话过程中,这位警察几次要求“换个地方,下去谈”,好像很不安的样子,我以为他单独一个人在这里待着不合适,怕引起同行们误会,就说请你们的人都来啊,大家一起谈嘛。一直到北京客人需要收拾行装了,我和他一起下楼来到大厅,问他:你的朋友们呢?请他们一起聊,省得他们误解你。他说:不是,不用。是这些情况让他们年轻人知道不好,你是做学问做研究的专家学者水平高能正确理解,他们年轻人理解不了会造成不良影响不好……。原来如此。这时我才知道,他是这次任务的负责人,是头儿。
    我又一次自以为是的错会了别人。本以为很体察体谅很好心很善意地替别人着想了,其实别人跟你想的完全不一样!生活处处“罗生门”。
    我和那警察坐在大厅里的沙发上,像两个朋友一样交谈着,却各人想着各人的心事。
    大厅门开了,一个年轻人一头撞进来,看到我说:“刘老师你也在这呢,这位是北京来的律师吗?”不知道是什么场合见过的年轻人,他们认识我,我却分不清他们,记不住他们的名字,廉颇老矣。未及答言,又一位慌慌忙忙撞进门来,见到我们便问:“北京朋友还没走吧?我从西郊赶过来,我本来去办事,接到短信就往回赶,北京来人不能不见!”我笑说,能不能闭嘴先搞搞清楚再说话啊。这时,电梯门开了,陈老师他们走出来,拖着行李,要去赶火车了。我哈哈大笑,指说,喏,你们要找的人,在那呢!这位,也介绍一下,是新结识的警察朋友。俩人愣住了。
    在警察安排汽车送人的档口,陈老师急急忙忙跟我叙说他这次来郑州的经过,后来又撰文《“艾滋病村”村头惊心动魄10小时》发给我。几个年轻人则刚刚见面又匆匆道别。然后,看着陈老师他们坐上汽车,由几个便衣陪着,走了。
    剩下我们三人,相觑而视,我又忍不住大笑。说,今天上演自投罗网,上赶着往枪口上撞,一个,又一个,拦都拦不住!第一个说:我看你们俩说得那么热乎,以为是自己人。第二个说,我看你们仨都那么热乎,以为都是朋友。三人一起大笑,然后去找饭吃,时已过午。
    亦正亦邪的事情,亦庄亦谐的姿态。真的,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
    这些年,我被锻炼得无论遭遇什么情况,都尽可能保持平常心态、平和心态,必要时还有戏谑心态。人生大舞台。我就是这样理解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坦坦荡荡做事,认认真真做戏,清清白白做人,快快乐乐生活。
    干嘛总要苦大仇深的模样?快乐有利健康!好人更要快乐健康。祝愿
    天下好人快乐每一天!好人一生平安!
    ——这一向电脑不畅网络不畅,现在电脑好了,网络好了。终于啰啰嗦嗦书写一篇。有点像“戏说”,不过是“实说”。关于赴陈秉中教授之约的实话实说。
    如今,明面上中国官方在同性爱/艾滋病问题上与国际迅速“接轨”,卫生部高官和官方媒体在某些方面也正在与陈秉中1990年代初提出的理念“接轨”之中;但是,陈秉中至今仍是遭遇不公正待遇的特殊敏感人物。敏感的症结,在于陈秉中最早在艾滋领域明确倡导“人权保障”并以论文公开发表。业内人都知道:“他因为讲了‘人权’,才遭遇了这些。”陈秉中的遭遇产生了特殊的不良影响并引起学术圈内话语的“调整”。至今,这影响还在。我却不能不因此对陈秉中教授尊敬有加。艾滋病是人类面临的一个史无前例的全球性挑战,也是对人权观念的挑战式的考验,疾病威胁了全人类对于人权的尊重。因此,联合国秘书长1987年在联合国大会上讲到,我们对艾滋病的战斗“也就是对恐惧、对偏见、以及对由于无知而采取非理性行动的战斗。因为它们是人权受到危害的最主要原因。”人权的重要性基于它的基本原则,即:社会在其所有活动中必须尊重人类每一成员的基本尊严。
    关于陈秉中教授的故事,同样值得尊敬的张北川教授早已在他的博客中专门撰文《陈秉中教授》详细介绍,文章赞叹“陈秉中是真的猛士!”,这里不再赘言。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30907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艾滋病村”村头惊心动魄10小时/陈秉中 (图)
·前卫生部高官陈秉中探访艾滋村,遭当地警方阻拦 (图)
·陈秉中一行访问艾滋病重灾区商丘柘城县上庙村受阻 (图)
·陈秉中:李克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拒不认错应该下台
·王淑平声明支持陈秉中要求追究污血案艾滋病流行的责任官员
·陈秉中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公开信:“血浆经济”受害者仍绝望中
·致胡锦涛:河南污血案“十宗罪”必须清算/陈秉中
·陈秉中公信后,官媒报道河南艾滋病:赞李克强 暗批李长春
·令人胆寒的“因言获罪”和血腥的“文字狱”(5)历次政治运动造成的危害/陈秉中
·令人胆寒的“因言获罪”和血腥的“文字狱”(4)历次政治运动受害者/陈秉中
·令人胆寒的“因言获罪”和血腥的“文字狱”(3)历代受害者/陈秉中
·令人胆寒的“因言获罪”和血腥的“文字狱”(2)高压手段压制我是极其粗暴的/陈秉中
·令人胆寒的“因言获罪”和血腥的“文字狱”(1)我的遭遇/陈秉中
·退休卫生官陈秉中公开举报中央高官 艾滋病灾难源自血浆经济
·陈秉中教授致信胡锦涛,举报李长春和李克强失职导致艾滋病暴发(图)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8)/陈秉中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7)法国案例;非典、毒奶粉的教训/陈秉中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6)河北、山西等省先后发生卖血和输血导致感染/陈秉中
·导致艾滋病在中原大地暴发流行的血祸责任者难辞其咎(5)河南省血祸殃及全国/陈秉中
·万延海评论:退休的卫生官员陈秉中先生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