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前卫生部高官陈秉中探访艾滋村,遭当地警方阻拦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21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
    
    中国原卫生部官员陈秉中日前撰文讲述自己11月中旬到河南探访艾滋病人,遭到当地警方和政府官员骚扰、阻拦的经历。陈秉中在文中还指出,河南“血浆经济”造成艾滋病蔓延,众多患者及家属不仅得不到赔偿,反而受到疯狂打压,其问题在基层,根子和主要责任则在中央,特别是曾任河南省委书记的中共高官李长春、李克强难辞其咎。
    前卫生部高官陈秉中探访艾滋村,遭当地警方阻拦

/image
    参与网星期三登载了陈秉中的文章《“艾滋病村”村头惊心动魄10小时》。陈秉中写道,他和一名律师及一名大学生志愿者于11月中旬前往河南省几个艾滋病重病区看望患者和受艾滋影响的儿童,同时进行采访调查,而他们三人从北京登上列车起就处于河南警方的监控之下,险象环生。陈秉中三人在郑州火车站下车后,原本要来接站的志愿者孙亚因被郑州警方控制,不能前来迎接,原定当晚召开的艾滋病感染者和维权人士座谈会也只好取消。随后,郑州警方到陈秉中三人入住的宾馆盘查他们的身份,并要求他们在郑州不能会见任何人,不许访问艾滋病患者,尽快离开郑州。郑州警方还拦截和驱逐试图与陈秉中见面的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和学者。
    
    陈秉中三人后来前往商丘柘城县双庙村,该村是河南“血浆经济”导致艾滋病爆发的重灾区。原有3800口人的双庙村, 1992年至1996期间,有1227人参加卖血,887名成年人因此感染艾滋病毒,截止目前死亡600人。陈秉中三人一路被警方跟踪,在距离双庙村一公里处,警方以“肇事逃逸”为名拦截他们的车辆,不许他们进村,并把他们带到县交警队问话。陈秉中三人的当地向导,双庙村的艾滋维权人士朱龙伟也被警方监控,不能与陈秉中交谈。
    
    回顾这次河南之行,陪同陈秉中探访艾滋病人的大学生志愿者小杰(化名)星期三向本台记者表示:
    
    “我们去了河南当地两个县,柘城和宁陵。我们去柘城的时候,打压的特别厉害,而且他们当地对艾滋病人救治的政策落实的非常不好。后来我们去了宁陵县,宁陵县政策落实相对好些,那里也有警察、便衣跟踪我们,但打压力度没有在柘城严重。我们用了各种机会,有时候甚至早上5点钟避开警方监视,起来作访谈,跟20-30个感染者有过深入的交流。”
    
    陈秉中在文章中写道,他们走访了艾滋病重病区宁陵县妇幼保健院,该保健院在河南省卖血最猖獗期间先后给200多名产妇输了被艾滋病毒污染的血,造成至少350人感染,其中已有多人病亡。而宁陵县的这起事故至今得不到处理,受害者一直未能得到赔偿,反而遭拘留、判刑、监视居住等打压。陪同陈秉中到河南的李仁兵律师对此表示:
    
    “现在河南很多地方没法立案,有些地方立案以后,受理材料以后,法院裁定不予受理。他说输血感染艾滋病的这种情况不属于民事诉讼范围。其实输血感染艾滋病,是典型的医疗损害赔偿的民事案件,应该属于民事诉讼范围。但因为河南大面积发生因为输血、献血感染艾滋病的情况,而且涉及很多公立医院,政府担忧大量索赔导致这些医院倒闭,而且这些诉讼会导致感染者数量、内幕曝光,所以政府不愿意打开司法程序。”
    i/@@images/f42b99d6-39af-4e43-ab3c-b0084cc48dd4.jpeg
    
    现年80岁的陈秉中退休前曾任卫生部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他撰写了大量关于河南艾滋病爆发的调查报告, 并从2010年9月起开始致信中纪委监察部,以及胡锦涛、温家宝、王歧山、习近平等中共高层领导人,实名举报李长春、李克强主政河南期间失职造成河南艾滋病大爆发。陈秉中在11月20号的文章中再次指出,从河南发生艾滋病毒大面积扩散时起,李长春和李克强两届政府,就谎报瞒报,并迫害向外界披露泄露疫情的王淑平、高耀洁和万延海等人。陈秉中指出,由于李长春和李克强受到后台保护,中央不立案问责,受害者得不到国家名正言顺的赔偿。因此,围绕河南艾滋病大流行发生在县、乡和村的许多问题,看起来在基层,但追究起来其根子和主要责任无一不在中央。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林坪的报道。 (博讯 boxun.com)
322286408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秉中一行访问艾滋病重灾区商丘柘城县上庙村受阻 (图)
·关于保障感染艾滋病儿童权益的联合呼吁
·民政部应公布受助艾滋病感染儿童预算及其分布信息/爱知行
·父母被疑染艾滋病 女儿遭幼儿园劝退
·报告称广东9月份83人因艾滋病死亡
·官员:若艾滋病人澡堂内不传染将删规定
·爱知行:禁止性病艾滋病患者入浴缺乏科学和法律依据
·中国拟禁艾滋病人进公共浴池引争议 (图)
·撕下李长春和李克强隐瞒疫情面纱的两位艾滋病专家
·报告称广东8月份54人因艾滋病死亡
·中国艾滋病相关人权声明/北京爱知行研究所
·《中国艾滋病相关人权声明》/北京爱知行
·昆明3000余名KTV小姐患艾滋病系讹传
·采访河南宁陵县艾滋病人赵凤霞实录
·“河南艾滋病和儿童权利声明”新闻发布会通知
·陈秉中:李克强河南艾滋病大流行拒不认错应该下台
·河南省民政厅应该公开受艾滋病影响儿童福利保障政策和预算信息/爱知行 (图)
·联合国经社文权利委员关注中国艾滋病歧视和输血感染艾滋病问题
·广西将艾滋病治疗纳入医保
·田喜在巴黎接受抗病毒治疗吁中共医援及赔偿艾滋病患/巴黎动态 (图)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解读河南省首次为艾滋病儿童发放基本生活费/万延海 (图)
·防治艾滋病是每个人的必修课/高耀洁
·需要有人对河南省已故艾滋病患者负责/万延海
·中国需建立污血案艾滋病独立调查委员会/万延海
·对艾滋病的偏见源于无知
·中国艾滋病快速蔓延势头基本得到遏制
·呼吁全球基金项目关注爱知行研究所,创建艾滋病工作支持性环境
·艾滋病防控应打破故有的运作模式
·专家称中国管制互联网对艾滋病防治教育不利
·连鹏:全球艾滋病危机已经结束了吗?
·专家希望中国加强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
·后SARS时代中国大陆艾滋病议题/张明新
·副处以上咋成艾滋病高危人群/程江河
·赵高峰:艾滋病孤儿心里没有阳光家园
·艾滋病特效药会在中国率先问世/严少雄
·把农村和街镇纳入防治艾滋病的一个重要新领域
·应加大中医药治疗艾滋病的经费投入/武圣奇
·艾滋病女人卖淫到底该怨谁?/刘君
·刘逸明:中国官员染上艾滋病的背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