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京市长一语成谶:满城挖,派黑社会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18日 转载)
    来源:第一财经  
    
    季建业,被当地居民称为“季挖挖”“满城挖”、“推土机市长”,接受组织调查,这不只是他个人的悲剧,而是再一次拷问领导干部的发展观、政绩观,以及如何构建权责相匹配的、对民敬畏的强有力监督机制。
    
    昨天下午四时左右,江苏一场商务活动刚刚开始,主讲嘉宾正在激情演讲,一位与会官员处于静音状态的手机屏幕上突然跳出简短的一句话:南京,季被双规。
    
    就这6个字,让他愣了一下。沉思片刻,他似乎漫不经心地把手机从左手茶几移至右手的茶几,与会的另一位官员会意地看到这条短信。几分钟后,有人悄然离场去卫生间打电话。再过几分钟,更多人的手机中跳出相关内容,更多的人离席去卫生间……
    
    下午四点后,新华社江苏分社有记者实名微博就此发布消息后又删除,但网友的截图在微博上疯传,香港大公报的网站亦挂出了江苏记者站站长的署名消息,事件似乎在日益清晰。下午5点后,江苏有关部门面对潮水般纷至的境内外媒体询问,都保持沉默,回答只有简单的一句话“请不要抢新闻,以官方正式公告为准”。
    
    
南京市长一语成谶:满城挖,派黑社会拆迁

    
    事情最终在10月17日清晰。根据新华社17日发出的报道,记者从中央纪委获悉,江苏省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季建业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季建业,被当地居民称为“季挖挖”“满城挖”、“推土机市长”,接受组织调查,这不只是他个人的悲剧,而是再一次拷问领导干部的发展观、政绩观,以及如何构建权责相匹配的、对民敬畏的强有力监督机制。
    

  “当市长时干书记的事,当书记时包市长的事”
    
    如果在百度里输入南京市市长季建业,搜索到相关条目中,跳在最前面的,不是季公开的政务活动,而是有关“季建业博士论文造假”、“季建业被‘双规’”、“季建业在扬州的N个情人”、“季建业从扬州拆到南京,从雨污分流和保障房上赚了多少钱”等内容的原生态博文,这些博文长时间挂在网上,有的文章存世时间已近两年之久,并未有任何删除。
    
    “风起于青苹之末,无风不起浪。一个高级干部长期被这些负面事件缠身,并且官方从未有过正式而有力的辟谣,这是十分耐人寻味,也是能说明问题的”。一位高级别官员昨天说。
    
    官方公开资料证实,季建业的仕途起步起步于昆山,先后在苏州扬州任职,其风格强悍,“在下面当市长时喜欢干书记的事”,而等他到了地级市当书记时,又喜欢亲力亲为“干市长的事”。
    
    他在扬州那几年,大搞城市建设,当地百姓关于他有一句顺口光熘,“脚一跺(扬州话音同‘得’),拆拆拆;手一挥,推推推。”他喜欢“一竿子到底”,直接过问具体事务。
    
    季建业离开扬州后,当地一位干部不无讥讽地讲了个真实的故事。有个双休日在家,上门收垃圾的人刚走,夫人就告诉他,这个上门收垃圾的人自我介绍说,这个片区负责垃圾清理和经营的“老大”,都是“老季打过招呼的”。他听后哭笑不得,“虽然极端,但并不一定是完全空穴来风,符合他的性格。”他说。
    
    而在南京一外资背景开发商则在多个场合神秘地表示,他与季交结甚深,经常陪他一起出国活动。“从昆山到扬州,从扬州到南京,我们都一路做好服务”。
    
    季履新南京后,曾在地市级党报工作过的他,谙熟媒体之道,他会打煸情牌。无论是第一次与媒体见面,还是每年的省和地方“两会”上,都会给媒体记者以“小清新”和“小惊喜”,让媒体保持足够的兴奋点,与其保持良好的互动。
    
    一个佐证是他履新南京与媒体见面时,有一句着名台词:进入中山门,就是南京人。当地有媒体煽情地说,“这是春风化雨般的声音,新市长亲切随和的话语一下子拉近了和南京人民的距离,南京人民对新市长造福这座城市有了更多的期许。”
    
    在一次新春媒体见面会后,当地某报甚至刊出一张市长与跑政府条线的美女记者的“亲切合影”,市长请美女记者“向全市人民拜年”云云。
    

  “南京三年大变样”
    
    南京是六朝古都,历史遗存丰厚,山水城林俱佳,但季建业甫一抵宁,即大兴土木,提出“要把南京来个大变样”,全城开挖、尘土飞扬。
    
    几年下来,从机关干部到普通市民都颇有怨言,“南京是个特大型城市,不是昆山、也不是扬州这样的中小城市,罗马城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哪能这样满城挖呢?”
    
    “南京成了个大工地”,“河西奥体新城一条八车道的主干道,完工才三年,今年春节后突然被整体挖了重建高架,过去从来不堵的这一地段,现在比主城还堵,真是钱多得花不完了。”家住河西万科金域堤香的一位省级机关干部曾向媒体发问。
    
    每年的省市两会上,都有代表委员在小组会上公开“放炮”提议,省人大向南京转了多份关于南京城市建设中突出问题的提案议案,但效果不彰,“他总有理,理总在他”,一位江苏省人大代表说。
    
    人们开始抱怨“南京从来没有象今天这么脏、这么堵、这么野蛮,满城开挖到处是工地。”但在一次城市建设动员会上,他有段被当地媒体誉为“很出彩”的即兴发挥:“南京,古称建邺,我季建业就是被南京人民拎着耳朵,耳提面命来建设新南京大业的。”
    
    “我再干几年就要退休了,有人说你这么投入干嘛? 你傻不傻?我说,我还是想要为这坐城市、为这里的人民多做些打基础的事,多做些功在当代、利泽千秋的好事。”在不久前南京“亚青会“的一个会议上,他介绍
    
    说,“南京现在开工工程量很大,但都是造福子孙后代的事。地上地下的工地数量,虽不好与奥运会前的北京比,但已不逊于世博会前的上海,在地下施工的盾构机只比当时的上海少一台……”
    
    季建业的作风被同事认为专断蛮横霸道,每听到、看到他不满意的,会拍桌子打板凳地摔掷文件,甚至愤怒地将报告当场撕掷地下,拂袖而去,周围的人目瞪口呆,下不了台,“下面的人有时真的很崩溃,挨了骂家都不敢回,连夜开会布置,只能发疯地加班加点下劲搞,有时甚至于会不择手段地蛮搞”。一位南京市级机关干部说。
    
    检索当地媒体关于季的报道,一度充斥其关于“南京城市建设三年大变样的”口号。“季的特长是搞大项目的强势推进,往往在没有任何规划的情况下,现场办公拍板,事后再按他的方案补手续。他拍板的市政工程项目,督察力度很大,有时甚至要一日一报。
    
    有些执行力不足的区长和部委办局负责人,经常被他当众骂得狗血喷头。面对“推土机市长”的责骂和高压,有些区县干部只能任务层层分解,一级压一级,限时限量完成。一些强拆项目,甚至提出底线是“只要不死人,不死在现场,什么手段都能用”。于是各种“瞎来、蛮干、发疯”的事情层出不穷。
    
    为了证明对于一些强拆项目的合理合法性,南京一些部门动辄就拿出“季市长的现场办公会纪要。”这些文件甚至频繁地见诸于南京各级法院的庭审现场。南京的一位律师告诉记者说。
    
    这位律师本身就是一个被强拆的对象,他最近又接受了玄武区多位拆迁户委托,因其受理的拆迁诉讼,其所在的律所一再受到相关部门压力。
    
    记者在南京采访多家律师事务所,几乎所有受理过拆迁户委托的律所,都被相关部门威胁:“你们所还想不想年检了?钱赚多了,不想混了,想要跟政府玩?”现在南京的各大律所,碰到拆迁诉讼都在躲。当地不少拆迁案件,都由其他省份的律师在承接。
    
    “实际上,南京每年那么多关于拆迁的行政诉讼案,最终的裁定权和结果都掌控在他们手上,老百姓常常是赔了精力又赔钱,最后还被以‘助搬’(帮助你搬)之名强拆。”上述律师说。
    
    家住南京后大树根滨临玄武湖风景区的居民,今年春节刚过,遭遇强拆,其中多人是下岗多年、生活十分困顿的老国企职工。有一户郑姓人家有两个肿瘤病人,还有一个老年疾呆症患者,但房子照样被强拆。“周围的房价都超过3万元一平方了,他们以一半的价格要把我们住了几代人的原住民赶走。我们到哪去买房子呢?” 当地居民说。
    

  黑恶势力染指南京拆迁
    
    季建业的“满城挖”,以今年春节后各区县喜迎青奥的“竞赛式拆迁”而达到高潮。一些列入拆迁的项目,事先没有任何立项规划和公示,搞突然袭击。
    
    “春节后的一天早上,门刚一打开,赫然看到门口贴着一张区政府的房屋危旧房改造的征收公告”,家住南京长江路青石街的一位居民愤怒地说。“我这90年代的房子才十几年的房龄,怎么他说是危旧房就是危旧房了?鉴定证书呢?没有。你跟他理论,征收办又改口说是政府重大公共利益需要。”
    
    而对于什么是重大公共利益?当地政府部门吞吞吐吐,罔顾左右。征收工作开始后,城管、法院、街道一起上,建“巡回法庭”、组成“联合执法队”,甚至用黑社会性质的恶势力。
    
    南京新街口早几年的强征强拆中曾发生过马自达车主翁彪自焚事件,甚至有拆迁户被逼得精神失常从楼上纵身跳下的恶性事件。
    
    然而,伤疤刚好就忘了痛。今年以来,翁彪当年自焚的现场,一条马路之隔的征收地块,征收办和居民旗幡招展,相互对峙。一些拆迁地块高音喇叭嘶声力竭从早喊到晚,机关干部被勒令签完拆迁协议再上班,经营企业的拆迁户被威胁“你不签就查死你”。某小学一个7岁的二年级孩子,父母被班主任叫到办公室,“区领导找教育局长谈话了,教育局长找校长了,说宝宝的奶奶是‘钉子户’,再不拆迁就要宝宝回家不能上学”,
    
    在拆迁的各中威胁协迫手段中,最有效的是用动用“活闹鬼”(黑社会)。
    
    一些“道上许久混不出名堂”的人,这两三年借助拆迁发财了,对难啃的拆迁进行“项目包干”,以“拆迁综合服务“为主业,拔一个钉子多少钱。于是“左青龙右白虎”的黑道人物呼啸而至,点名道姓威胁拆迁户:“606,门窗关关好,出门要当心”,你一报警,他又呼啸而去。
    
    有当地居民反映,甚至个别人对八旬老人,“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八岁小孩,大冬天也能往领口里倒冰水。 拆迁户平常各种骚扰恐吓不断,用胶水堵锁眼,洒几把黄豆堵小区的下水道,粪便等脏水四溢,臭不可闻,禁放的震天雷震破了小区的玻璃,老人被半夜里的巨震吓得血压骤升、心脏病发作……一些区领导坦言,这招最有效,只要现场不死人,大家都这么弄,上面逼工期和进度,要绩效,只能这么搞才有效。
    

  风起于青萍之末
    
    今年五月间,季建业遭遇了第一波“寒流”,也许一切就从此改变。
    
    有境外媒体报料说,季常年不在市政府的办公楼上班,而喜欢在高档酒店办公,市里各部委办局和区县主要负责人汇报工作、呈报文件都到这家名曰汉府的高档饭店去“面圣”。他不高兴的时候会“随手把文件一扔,接着就是倾盆大雨的斥骂”。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
    
    事后,季动用各种关系进行“公关”,才平息此事,并为此多次向省和北京方面说明”绝无此事”,以自证清白。但此后,网上一度关于其被“双规”传闻不断,耐人寻味的是,对这一传闻,南京市唯一一次为这位市委副书记、市长辟谣的,是市政府的台湾事务办公室,这样的做法给人以更多的猜测和联想。
    
    今年国庆节后,本应该由季建业带队出访英国的行程,被有关方面叫停,这也许是一个更为清晰的信号。
    
    今年国庆期间,记者遇到一位江苏省老领导。他说,过去大院门前偶然有上访户,多以苏北来的居多,欠发达地区的一些基层干部侵犯群众利益,上访是难免的。而这两年,一个怪事出现了,许多时候,一大早坐到省委省政府门前的都是南京人,再一问以本地拆迁户居多,并且呈激增态势。关于南京暴力强征、强拆的报告不绝于耳,由于拆迁执行层面的简单化和野蛮操作,一些地方矛盾激化,群体性事件的风险隐患加大,省里对南京在这方面的工作是有看法的,有些做法确实不象话。前两年,南京中心区有个区长因拆迁中的贪腐行为而落马,而南京江南八区的拆迁办连续发生腐败窝案,他们不吸取教训,不从制度完善上下功夫,照样蛮干,最终必然会铸成大错。
    
    这一切,果然一语成谶。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62286805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青岛黑社会老大聂磊今天被执行死刑 (图)
·周永康的大管家吴兵招认 中国最大黑社会
·吴兵交代在周永康和周斌的庇护下打造黑社会
·四川蓬溪向篷南镇政府雇佣“黑社会分子”打断维权农民双腿 (图)
·网爆:四川蓬溪县蓬南镇镇政府竟雇黑社会将村民双腿活活砍断 (图)
·中国互联网掀「泥浆大战」 周永康被指涉网络黑社会
·广州一警官涉嫌充当黑社会保护伞受审 受贿340万
·来函:秦火火是中国最成功的网络黑社会头目
·黑社会头目带打手闯入北京海淀韩颖的家/视频
·无锡访民劫黑监狱成功后遭公安及黑社会绑架下落不明
·林强动用黑社会强抢胡炜升等佛山市场视频 (图)
·山东潍坊:政府指使黑社会泼血-“死”
·延安城管暴力执法堪比黑社会激起民愤/视频
· 福建镇政法委书记带黑社会抢地殴打村民 (图)
·网曝:福州政法委书记带黑社会抢地施暴 (图)
·福建莆田一村支书为村民维权被以“黑社会”判刑18年 (图)
·吉林人大代表王刚案宣判:不构成黑社会犯罪
·王兴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二审辩护意见
·外媒:胡耀邦三子胡德华的北京房地产遭遇持枪械黑社会 (图)
·深圳维权市民邹琴丈夫被黑社会围困骚扰
·紧急关注:上蔡派出所所长找黑社会群殴胡醒爱
·实名控告:黑社会伙同腐败警察为害乡里
·一上海公民诉称中共体制是流氓黑社会
·沈阳:违法动迁,政府雇黑社会致7旬媪骨折
·政府成了黑社会,还是黑社会统治了政府
·山东临沂有多黑雇佣黑社会搞“计生”绑架杀人无罪/许大丽 (图)
·中国白色恐怖黑社会/叶国强
·中国官场有如黑社会 打老虎谈何容易
·武汉公务员纠集黑社会​持械非法入室打砸伤人 (图)
·请看比黑社会更黑的河北邢台桥东区政府
·看吉林 克格勃加黑社会式的维稳/张秀云
·韶关工商银行协助黑社会组织勒索我巨款 (图)
·江苏灌云县继续动用黑社会迫害人民/任华 (图)
·丁华,洪玲玲和陈黛莉联合国上访记--有持无恐的黑社会 (图)
·是谁操纵莱州黑社会报复民选村主任张玉玺
·政府还是黑社会?徐州丰县赵庄镇政府强拆打人
·吴义龙抗议警方黑社会化执法和维权申明
· 穷二代被诬黑社会带头大哥,沦为打枪官二代替罪羊
·新华网:中铁十三局咋干出黑社会般行径?
·吴钩:清朝朝廷孵出黑社会 (图)
·黑社会化法治是颠覆国家政权的重要推动力量/赖锦东
·三亚的餐厅为何勾结黑社会进行宰客 / 郎咸平
·葛洵: 中国式维稳 - 克格勃加黑社会
·中国是个黑社会国家/网络游戏
·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是黑社会恶势力/周家平
·7.1人民公仆雇黑社会强抓人,私设监狱、丧尽人性折磨上访妇女12多天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陈维健
·派出所收赞助费与黑社会收保护费何异? (图)
·网友呼吁究竟谁是网络黑社会
·押送访民的安元鼎是建国以来最大的黑社会组织—读后感
·押送访民的安元鼎是建国以来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周丕东
·核心城市的黑洞黑幕黑社会
·余英时:用黑社会的流氓手段统治的大国怎能崛起
·杨恒均:用“公民社会”对付“黑社会”
·是人民公仆还是黑社会的流氓/王学勤
·黑社会当然反对民主化/凌霜的博客
·民阵副主席盛雪:中国网络黑社会(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