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今晚不做爱:六四亲历者回忆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良心稿件)前两个星期前,在北京读研时的官官同学携老婆儿子来到法国南部与我一聚,又是好多年没有见面了,昔日的官官已经发福,头发也开始发白。汪战友,他老婆,那个小岛下放时的勾魂女郎,已经是一个十七岁的帅哥的妈妈了, 一位优雅的中年女性,但她那银铃般的声音未变,一下子就让我想起那难忘的下放岁月。我们八九年七月分配后被送往山东的一个岛上军营里,美其名曰是接受军训,其实是下放洗脑,为期长达一年。历史总是那样惊人的相似,我们的父母辈七十年代被迫去五七干校接受劳动改造,而他们的儿女们,八十年代后期的爱国学生却在那个那个年代末被迫去军营里接受思想改造。 而一晃,二十四年过去了。。。。人生如梦。
    
     官官是我的研究生同学,同年级但不同专业,八六年进校,八九年毕业,是我读研期间的入党介绍人,后来也是被下放到山东的战友或者难友。 他是一位非常和善友好的同学, 他做事谨慎,在女同学面前尤为腼腆,所以到研究生毕业时都一直还没有女朋友。八九年七月和八月我们同时经历了毕业,分配,下放。

    
    想不到在九零年六月底下放快结束时,官官被女人味十足的靓女汪战友勾走了。当时八九年被分配进部里的那批大学生,研究生在下放时被编为一个连,叫青干连,大概有一百多人, 其中有八个男性研究生,我们八个男性研究生被编进一个班,为青干连一班。 在我们班中,只有少有的两个人没有女友,一是草草,二就是我的同学官官。 通过我们的调查得知,汪战友是有男朋友的,所以我们也就没有怂恿腼腆的官官去进攻汪美女。那时候,鼓励人去追已有朋友的男女都是不道德的。 其实鉴于官官谨小慎微的行事风格,我断定他们最后的圆满结合绝不归功于官官的功劳。
    
    二十多年后一审问,果然得知汪战友首先看上了我的同学官官,然后通过第三者向官官传递信息,这样腼腆胆小的官官就“来者不拒,一拍即合”了。
    
    作为同学,我了解官官沉稳腼腆的性格,他是学生党员,而且还是我的入党介绍人。 他可以与党和谐,但未必就能与女人和谐。 如果没有国外先进理论的指导,他怎样能一下子搞定那含情脉脉的狐狸精汪战友呢?
    
    九零年六月底一起回到北京,听说处男官官立马就要闪婚,我就心急火燎地把一个礼物塞进他的口袋里,悄悄告诉他,这可是一个最实用的礼品啊,叮嘱他一定要象学毛选那样认真学习。 他一看礼物,脸就红了。
    
    那是一本当时在中国绝对视为禁区的书“夫妻和爱 – 性爱技巧,夫妻和爱抚”。 我八七年在法国留学时买的。 本来是想用来“自学成才”的,然后等时机成熟时翻译成中文,给当时中国流行的“自学丛书”一个有“色”补充。 结果他老兄一把我介绍入党, 我的政治觉悟就火箭般地往上串,成为十足的“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优秀预备党员,结果我就把这本珍贵的书无私地送给了我的入党介绍人官官兄。
    
    当时我完全没有想到这本性爱书用处如此之大,居然在官官身上创造出不可思议的奇迹。 二十四年后见到他儿子时才明白,他老兄一定一丝不苟一字一句地地读完了这本法语原版性爱理论书,否者腼腆的官官怎么能生出个十七岁的帅哥儿子呢?而且怎么能生出个能讲法语的儿子呢?
    
    那官官又是采用什么样的姿势生出这个帅哥儿子的呢? 依稀记得书上强调的两种姿势“传教士传统式:男人趴在女人身上, 用膝盖和手臂做支撑。 女人的大腿分开,略微抬高。 跨坐式:男人长躺,腿微微弯曲。 他的作用是被动的,女人跨坐在男人身上,由她扮演主动角色。她让髋部起落交替。 同时她可以有效地旋转骨盆,她也可以在男人的骨盆上做左右和右左的运动”。
    
    官官是学生党员,而且是我的入党介绍人, 他会不会通过传统方式向汪群众“传教”呢? 也许不会, 官官胆小,而且怕羞,哪里会象现在的优秀共产党员那样色胆包天呢,二奶三奶四奶,总有吃不完的奶。也许他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被人民群主给“跨坐”了吧。总之,我的官官兄这二十多年来非常了不起,既把汪群众发展成了党员,又把她升级为母亲。
    
    官官兄是我党的优秀分子,一个体制内的好干部,一个好父亲,一个好丈夫,一个好儿子,绝对是共产党内最廉洁最能守住口袋和裤腰带的好“官” ,当然也是我这位海外人士的好兄弟。
    
    见到官官兄和妻儿一家,我心花怒发。尽管又多吃了二十四年的饭,我的城府怎么还是不够深呢? 可不,我忍不住告诉当年的汪群众和女战友,如果我九零年没有送给他丈夫一本珍贵的书,她哪里能生得出一个讲法语的帅哥儿子。知道他老公用法国的先进理论指导他们的实践后,她哈哈大笑,官官和我也哈哈大笑。浪漫的法国出国际歌的作者欧仁鲍地埃,当然也出性爱专家。
    
    笑完后,就谈起了其他同学,谈起了八九年的学运,毕竟我们是那一年毕业的,与那次爱国学生运动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那个堵同学极左,同学中唯一反对游行的,站在强权一边。结果后来大部分的学生都参加游行时,他老兄实在熬不住了,也随大流参加了一次,结果好,参加一次就被美国时代杂志的记者拍了照片并把他的照片放到时代杂志的封面上。他后来一直心惊胆颤,担心对自己仕途造成影响,这可是报应啊!”我提到了我的另一位同学,这位同学与管管同寝室,后来也在我们青干连一班里。
    
    “啊,你不要看他当时极左,其实他心地还是善良的。 那天发生了流血事件,我们学院隔壁的外事部家属区里的一位孩子、外贸学院的学生钱进不幸中弹,他血流不止。他的血是AB型的,当时学院动员所有AB型的学生参加献血,堵同学也参加了献血活动。。。。”
    
    “啊,我真不知道这事,看来我对堵同学有偏见。其实那天我不在学院。 我和涅同学和神同学在头一天晚上就去了长安街, 听到鞭炮声后就去了木樨地,结果我们后来跑散了。 当时怕女友爱丽担心,就在凌晨五六点跑回学校,给她报平安。 后来又带她了去了木樨地附近,去了复兴门医院的等地,所以那天一直不在学校。我还真不知道堵同学准备献血的事呢,如果是这样我还真对他有误解!”
    
    “对了,那个钱进的爸爸好像当时是国务院外办主任,也算是部级干部了,叫钱永年吧? 听老师们说他们夫妻俩常到学院这边来诉说自己丧子的痛苦并控诉当局的暴行。 但等说了几句真话或者夸大话的肖斌被指控为反革命造谣罪并被在电视公审后,钱进的父母就再也不敢提钱进的事了。钱进住在学院和外事部的混合家属区里,我记得他的名字一直被写在校门口的小黑板上,那是通知学生和家属区住户取挂号信和包裹的书面通知。那时我每次路过校门都能看到他的名字,心里很难过,他再也无法取回他的信和包裹了,他的名字在黑板上挂了很久很久。 对了,后来他爸爸怎样了? 他死了儿子,但自己又在中央政府里担任外事要职,那就必须说假话,他的痛苦一定比一般人丧子大得多!他儿子的事也一定影响老子的政治前途了吧?”
    
    “后来他爸爸离开了国务院,被降职使用了,被派到印尼当大使,在外若干年。现在早退休了!对了,那天觉得在学校呆着危险,我就回家了,在石景山我家附近,我看到很多被遗弃的坦卡,我就钻进了一辆,去看看里面怎么样,结果,我看完里面后刚一探头出坦卡,就见不远处当兵的用枪对着我瞄准,吓得我屁滚尿流地跑了,谢天谢地,那当兵的没有开枪。 你呢? 你们那天晚上和第二天白天到底干什么了?”
    
    “ 那天晚上,电视警告后,学校里同学们群情激奋。外边也时不时有市民的喊声,叫大家去广场保护学生。 很多同学都往外涌。 我是和涅同学和神同学晚上十点过出去的,学校的老师劝阻,但我们还是强行出了校园。从不住校的神同学最“神”,他平时都不住学校,不知怎么那天他跑了回来,见到我和涅同学时就说,如果当兵的真打人,我们也打丫的!他老兄居然拿了个长柄扫帚,叫我们也准备自卫武器。当时我们三人都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要去保护广场上的同学们。我们骑车从展览路拐到阜成门,然后就往复兴门方向南骑。
    
    到了长安街,本来打算转东而行,增援广场上的同学。但鞭炮声在西边越来越响,于是我们三人临时改变方向,往西骑。 离鞭炮声越来越近的时候,我们已经无法前行,浓烈的催泪瓦斯让我们看不清前方,也让我们三人走散了。
    
    十一点赶到木樨地,那里早已硝烟弥漫。硝烟中飘扬着杆杆校旗。 血气方刚的大学生和年青的北京市民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留守在长安街的中央。两辆公共汽车横停在木樨地的西长安街大道上。在我这个方向,也就是公车的东侧,一杆医学院(好像是太原医学院)的校旗迎风飘荡,旗子周围人头攒动。一辆民用卡车正在往西行驶,一看就知道司机的用意,他准备把两个公共汽车之间的狭缝堵住,阻止公车西侧的士兵推进。在长安街的灯光下,在弥漫的烟雾中,车后带钢盔拿盾牌的武警或者士兵隐约可见。啪啪啪, 天空回荡着清脆的 « 鞭炮 »声, 那是朝天鸣放的 « 鞭炮 »。轰轰, 催泪瓦斯弹被投向街上的年青守卫者. 散发出的怪气窒息呼吸并催人泪下。 空中的鞭炮声此起彼伏,犹如除夕的夜晚,但好像没有节日的喜庆,却有杀气腾腾的气息。
    
    最初的枪声是自下而上的,那是军队在朝天鸣枪。 无奈枪声并没有吓到学生及北京市民们。相反,从远处闻“声”赶来的学生市民越来越多,大家准备一如既往地把挺进的军队堵死在长安街上,就像 五月二十号戒严令发布当天时的那样,把挺进的戒严部队官兵堵得水泄不通并最终感化他们。
    
    十多天前,戒严令的下达的确掀起了一场波澜壮阔的群众自发堵车运动。一辆辆满载军人的绿色车辆被老百姓和学生堵在北京城的各个路口或者某个隐秘处。« 我们奉上级命令来北京平暴的 ! » 军官们无可奈何地向被“蒙蔽”的群众解释道。 « 他们是爱国学生 ! 他们手无寸铁 ! 他们提出的要求是民主自由和反官倒。回去吧 ! 咱们北京老百姓不欢迎你们来这里 ! » 热泪盈眶的男女老少一次又一次地向被蒙蔽的子弟兵们讲清实情。有的爬上车头, 有的干脆就躺在车轮下,有也开始为子弟们端茶递水, 以期感动他们。
    
    北京军事博物馆的后面, 躲藏着至少一个营的兵力。我校的同学们轮流来到那里,先对之同仇敌忾,后对之苦口婆心,最后居然和他们搞起了 « 军民鱼水情 »。同学们轮流三班倒,夜班的同学们就睡在他们的车轮前。子弟兵来北京戒严,结果却被北京的老百姓和同学们戒了严并在思想上交械投降。
    
    然而,在六月三号的深夜,学生和市民们这一次完全想错了。忽然枪弹雨点般地横洒长安街。« 不好了, 不是橡皮子弹, 快救伤员 ! » 一位市民的呼叫让我回过神来。一个个血糊糊的身体被大家抬上三轮平板车。大家救的救人, 逃散的逃散,叫骂的叫骂,哭喊的哭喊。明白了,受了党教育二十多年的我终于明白了, 那子弹不是传说多时的橡皮子弹, 而是真枪实弹。
    
    “军队和老百姓,我们是一家人,哎嗨,我们是一家人”,军队怎么样会向一家人的老百姓和学生开枪呢? 老同学,我当时不愿意相信,也无法相信,但地上流淌的血让我彻底清醒了。
    
    当不了枪林弹雨中的救国英雄, 就只好当狗熊了。我拔腿就往长安街北边胡同的深处跑去。躲藏在一棵大树后,我就拉开了嗓子, 与成千上万的北京市民学生们一起怒吼 : «刽子手 ! 打倒刽子手 ! 法西斯, 打倒法西斯 ! » 嘟, 嘟, 嘟, 嗖, 嗖, 嗖 , 有节奏的扫射声回应着怒吼声。老百姓和学生都气晕了,拼命叫骂,而士兵也杀红了眼。
    
    两排军车并列向前推进,车顶上架着怒吼的机关枪。车下荷枪实弹, 头戴钢盔, 这些当兵的简直就象我们在电影里看到的日本鬼子,他们边扫射边挺进,好像去扫荡。
    
    当队伍开过后,我再次跑到长安街上,街上血迹斑斑,沿街楼盘的墙上弹痕累累,枪声渐行渐远。军队杀出了一条血路,那广场上的同学们会怎么样呢?
    
    我当时情绪激动,本想尾随部队去天安门,但怕爱丽担心,就在凌晨前赶回学校并告诉了她我所看到的一切。广场上的同学到底会怎么样呢?我们非常担心并决定再次出行。 阜城门附近,我们终于见到从广场上撤离下来的部分学生。他们排着队,大多数相互搀扶着,步履蹒跚,一边哭,一边喊着口号,有的向市民讲述着他们的经历。讲述者流泪,听众流泪,我们流泪。那分明是泪水的海洋。
    
    我们学校的本科生张同学也带着学院的部分学生回来了,他当时是我们学院的学生领袖,后来他被抓走并管了半年。
    
    从阜城门再次南下,我们来到离木樨地最近的复兴门医院。进了医院,发现医院早已人满为患。 走进医院的车库, 我们再次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车库里躺满了男男女女年轻的躯体, 一具一具并排安放,大概有三排,共有二十多具。除了一具无血迹外,所有的躯体都侵在血迹中,他们面部青白, 安静地躺在那里。他们身边摆着很多白纸花。估计是群众自己制作并摆放的。那位没有血迹的躯体是男性,大概二十多岁,胸口上带着橘红色的研究生校徽,好像是人民大学的校徽。他的脖子上勒着一圈细钢丝。他,我们研究生中的一员,被子弟兵活活勒死了,他没有闭眼。他和他们安静地熟睡,永远失去了呐喊声。
    
    我凝视着他,爱丽盯着他,那哭干的眼睛又泪水嘀嗒。。。。。。。”
    
    “老同学,木樨地那一幕、复兴门医院那一幕,两幕加在一起,改变了我和爱丽的一生。 出国成了我们的必然选择。其实多少年后,那两幕还历历在目,不堪回首”
    
    “可惜我没有把那两幕拍下来,你还记得我当时有一架高档相机吗? 那是我八八年从法国留学回北京后在出国人员服务部买的,是理光的,而且可以连拍。学生游行时和绝食时我拍了不少照片,还拍下了我们学院好多同学的照片。五月二十号部队戒严后,我跑出去抓拍,结果不小心把相机搞坏了,这样到运动后期就没有相机了。 当然,如果我相机完好的话,也许我也早就失踪了。 出国后我才知道,那天晚上,一些被害的学生和市民就是在拍照时被当兵的开枪打死的。我在网站上看到个叫王楠的中学生,遇难时19岁;为北京市月坛中学高二学生,他就是6月3日晚11时左右去长安街拍照时被枪杀的”
    
    “在木樨地的那天晚上,我算跑得快,幸存下来。 到国外后我无意中浏览到个《天安门母亲网站》,进入网站后才知道那天晚上有个中学生就是在我所在的地方被枪杀的,叫蒋捷连,刚满17岁,当时是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高二学生,他母亲叫丁子霖,人大的教授,对儿子被枪杀一事非常愤怒,后来成立了天安门母亲组织,即一个遇难者家属组织,联络被害人员家属,年年向全国人大全国政协提出请愿要求,要求概括起来就是《真相、赔偿、问责》六个字。 我在她们的网站上还看到吴向东、袁力、肖波、邝敏、叶伟航等学生和市民也是在木樨地那个地方遇难的”
    
    本来老同学的相见应该继续谈论轻松愉快的主题,但我们无意触及了一个伤心的主题,我们一下都从刚才的开心中变得严肃起来。
    
    “当时流传说部队要来军管学校,我和爱丽六月六号就慌忙乘火车离开北京了。心中装满了对刽子手的恐惧和仇恨,当时一心盼着把真相告诉四川的父老乡亲。黎明前到了重庆菜元坝火车站,却惊奇地发现到处都贴上了坚决支持党中央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标语。天啦,军队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老百姓却变成了平息反革命暴乱。 我当时气疯了,边走路边撕标语,从火车站一直撕到爱丽的家,我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后来你也知道,学校发电报把我们这届毕业生招了回去,说是要解决毕业分配问题。 到了学校,我们就不得不自我批评,进行反思,并必须写出反思报告。还好,我们两人识时务,你过关了,我也过关了。”
    
    “官官,我们学院八九毕业那届研究生共二十位,好像只有一位同学没有过关,最后学院取消了他的分配资格!”
    
    “对, 他是晶莹同学,他当时的确胆大包天,只有他当时敢说不合时宜的话!”
    
    晶莹同学,立即走进了我的记忆,他八九年七月在反思会上的发言又回荡在我耳边:“是啊,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如果说他们是朝天开枪的,那哪来那么多死伤者,难道子弹还会转弯吗?” 晶莹同学,一位陕西的汉子,当年是和自己的女友一起从帝王之地双双考入北京的,他没有思想转弯,当然也没有工作。 他浑身散发出不计后果的正气和霸气,犹如当年的项羽。
    
    “他现在在哪里, 知道吗?” “不知道,也许回到故乡,也许还在北京,也许早就出国了!”
    
    “那神同学现在在干吗? 当年那位拿扫帚当武器并和我一起去木樨地的北京同学?”
    
    “啊,神同学在开律师事务所,如今成大律师了。几年前我们在北京一起吃了一顿饭,这小子还带了两个保镖!案子越办越大,需要保镖助威了!”
    
    神同学,这位瘦小并且张牙舞爪的北京同学,有一天,他一定会站在法庭上,不是当被告的律师,而是当原告,控告那帮刽子手和刽子手的爪牙。 因为他和我一样,我们都是历史的见证人。
    
    那段历史可以暂时屏蔽,但根本无法删除,因为当年的北京学生和市民都是那段历史的参与者和见证人。
    
    两个多星期前,同学带着全家离开了,留下了一家人的幸福背影。 我的生活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但是昨天和今天的日子又到了,把我又带回到二十四年前。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想忘掉那些日子,忘掉那个带橘黄色校徽的被勒死的研究生,但无能我怎样做, 我都无法忘却。在这六月的特殊日子里,当年一幕一幕的场景就象放电影一样在我脑海中展现,好想删除记忆,但我根本无法删除,脑袋里一直热热的,胀胀的,于是就在此记录没有忘却的记忆,为了忘却的纪念。
    
    二十四年过去了,枪声中出生的婴儿现在已经可以做爱了,但当年的爱国史却扔被封存于土,为国捐躯的学生和市民扔背着暴徒的黑锅。诚然当年的婴儿们昨天和今天都可以安心做爱,因为他们只知道和谐社会和以人为本,但根本不知道他们出生时的那段历史。
    
    而那一代热血沸腾的青年们却无法在这两天享受性爱的乐趣,因为我们曾经被粗暴地强奸过,甚至被强奸致死。 今夜我不做爱。
    
    又:网管先生、女士,叔叔、阿姨,哥哥、姐姐、妹妹、弟弟,如果你们看到这篇日记,估计你们会根据上面的精神删除,如果删除,我完全也可以理解。但作为海外爱国侨胞,我请求你们手下留情,稍微保留此日记几天。笔者爱国,爱人民,旗帜鲜明地拥护一切给人民带来幸福的社会制度,不管这个制度姓社还是姓资。谢谢你们的理解。
    
     “睁只眼闭只眼”体现的是一种宽容、乐观、调皮、正能量。 你们是正能量的代表者,我相信,当然你们也可以调皮一点,对吗?
    
     海外赤子良心写于2013年6月4日
    
     后记:本文当天刚挂上网,就被屏蔽,后来发给美国的一位笔友,结果居然收到了他老兄的如下文字“你的《六四,我们不做爱》看了,很佩服老兄的记忆力。一切似乎就在昨天。看着恍惚间有点像是小说,但“外贸学院的学生钱进不幸中弹”一句让我如梦初醒。那时候我就在外贸学院(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读书。当时食堂门口的小黑板上也有他牺牲的消息。事情过去了二十多年,想想此事的确改变了许多人的一生.。。。。。有时真的想让人生从头再来,或者再活五百年啊。保持联系!”
    
     既然以上文字无法见光,那就让咱海外赤子赶个时髦,也做一次中国梦吧!我梦见,祖国在民主法制的轨道上越来越强大,人民享有充分的言论和监督公仆的自由,把“老虎”真正关进制度的笼子里, 打“老虎”不再用苍蝇拍,而是用当年进京的野战军加直升飞机和坦克,八九年毕业的同学们忽然有一天进入了国家的最高领导层,而且这个最高层得到了老百姓选票的认可。我梦见,关关那可爱的儿子,他将不会再象他的父辈们那样被下放,被反省,被说违心话,甚至被出国。我梦见,历史事实将重见天日,反应历史事实的文字将不会被“和谐”。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111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鹏《六四日记》:邓小平十大罪行与恶行/姚监复
·纪念六四被劳教,行为艺术家华涌提前半月回家 (图)
·北京演出惊现六四坦克人 听见1.5万人倒吸一口凉气 (图)
·哥哥六四后逃亡,她和外籍男友同居被抓和羞辱
·明年六四 海外民主人士策划重回天安门
·“六四第一案”开审 原告离庭抗议
·官媒:邓小平评针对六四的制裁:我想到八国联军进北京 (图)
·天下围城,纪念“六四”, 催生宪政民主新中国/文告
·华尔街日报说有采访录音证明马云关于六四评论被曲解
·马云获赠“马小平”,支持六四镇压遭谴责 (图)
·阿里巴巴前总裁,肯定邓小平“六四镇压” (图)
·关于谴责马云就“六四事件”发表不当言论及要求马云公开道歉的联署
·辽宁维权人士张顺六四前被捕
·申请六四游行人士被捕 罪名:颠覆国家
·浙江异议人士吕耿松夫妇“六四”后继续受严控 (图)
·一个“六四”受害者的自述/陈习科
· 华神清:“六四”老人悼爱女 (图)
·博讯镜头:六四已过,红袖标至今不撤 (图)
·2013年“六四”抗暴者子女成长基金获得者名单及情况简介
·中国冤民大同盟声援《六四》纪念日 (图)
·田宝成夫妇联合国上访记63:毋忘六四 (图)
·墨尔本民运联盟举行六四公祭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24周年声明
·歐亞紀念六四24週年硏討會在荷蘭舉行
·六四戒嚴軍警:靠官兵吼聲衝開清場之路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泰国民运组织“六四”24周年坐谈会 (图)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民阵和全德学联举行六四24周年纪念会
·六四”前夕,在京访民连续打出“ 官员公布财产” (图)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大平台访民横幅抗议 (图)
·SOS:申请六四游行,广州3勇士被带走
·“六四黑衫行”系列活动之有奖征文启事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的遭遇(三)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五)
·薄熙来案将成为左派心目中的“六四” (图)
·曹长青:埃及清场不是中国六四翻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孙宝强
·江棋生: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邓小平的六四,毛泽东的文革/ 穆岸
·六四的回忆/阎骥
·曾建元:一切从平反和道歉开始——六四24周年纪念
· “六四”24周年回顾当年党内斗争/淳于雁
·张炜:“六四”事件与中国经济增长
·六四和习近平的三条死路/曹长青
·六四和当前毛粉遍地,有着天然的联系/杨子
·雷鸣声:风声鹤唳的“六四”二十四周年
·封从德:紀念六四、回歸憲政
·六四年年祭,年年祭什么?/同城之声
·盘点:酿成六四悲剧的6大罪人/润涛阎
·从广场到红墙 有些六四亲历者已跻身政治局 (图)
·彭涛:今年『六四』纪念不一般:社会撕裂,人民绝望!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徐永海 (图)
·习近平:《关于八九六四的红皮书》/何岸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