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习近平稀罕旧事:与王岐山合盖一床被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28日 转载)
    
    来源:多维
      
    近日,中国媒体再次爆出中共领导人陈年旧事。《南方人物周刊》8月27日报道称,习近平当年下乡时期,一次从北京返回陕西延川,曾到王岐山那里借宿一夜,两人就合盖了一床被子。
      
    报道称,陕西省延川县作协主席张思明曾为写作习近平延安插队经历而在延川县梁家河采访,并于2002年赴福建拜访时任省长的习近平。他曾听习谈起,下乡初期,一次从北京返回延川,因路途遥远,先到了冯庄找王岐山借宿一夜,两人就合盖了一床被子。当时习近平带着一本经济方面的书,王岐山给留了下来。
      
    和王岐山同在一个村的延安知青尹大才也记得王岐山跟他说过自己和习近平的友情,“我知道他们好。”王岐山曾问尹大才:习仲勋你知道吗?尹答:知道,西北局第一书记,国务院副总理。王:他儿子也在延川,他们那边如果请你过去你去吗?尹:我去,你给我挣工分啊?
    
    
习近平稀罕旧事:与王岐山合盖一床被子

      
    《南方人物周刊》的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中共现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文章称,1969年元月,北京35中高二学生王岐山被送往延安“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时任康坪村村支书尹治海的记忆称,“知识青年来了,吃也吃不上,就是吃玉米、高粱。也不会吃,囫囵地吃,粮食的壳儿还留着,没有磨成面,就那么煮着吃。饭也不会做。最后我们派了一个老婆儿,给他们做了大概半年。陕北那些杂粮,乱七八糟的做法,他们不会(做)。城里是炒菜,这里一锅烩。”尹治海说。当年那种饥饿的感觉王岐山一直记得,日后他曾回忆说:“……跟黑龙江的同学见面后我都想哭,他们干活累了至少还吃得饱啊,我这是累了还吃不饱,知道饿是什么滋味了。”
      
    将小混混修理成教师
      
    王岐山被分配到康坪生产大队,同来的还有女朋友姚明珊。在时任康坪村村支书尹治海的记忆里,小组长王岐山干活一般,却很有号召力。同来的知青不必说,连其他生产队与他不熟识的北京娃,都听他招唿。据康坪村村民回忆,其他队上若有北京知青不服管、出问题,公社都会找王岐山去劝。“有时候政府就把他叫走了。哪个队的知识青年闹意见,打架,就叫他去,去开开会,让他去调解调解。”尹治海说。
      
    康坪村知青张佩侠还未报到就跟其他生产队人员打架,老乡们听说他在北京时就顽劣。到了康坪之后,王岐山负责“教育”,吃住看紧,其他知青与他配合,不时冷落与关禁闭、罚体力劳动并济,“人家(其他)11个知青都争气,就他一个小混混。”延安知青尹大才说:“王岐山把他修成正果,改成好样的,后来也当了老师。”
      
    因着强大的号召力,冯庄的3个大队合并后,王岐山成为大队革委会副主任,主要职责还是协调管理北京知青。
      
    尹治海觉得,王的号召力是从首都带来的,听说其在学校里便是风云人物。
      
    “你要让王岐山打架,他谁也打不过,他体质弱。但谁也说不过他。人家能把知青都拢住,知青都服气,老百姓都服气,我比他大3岁我都服气,比我成熟。”尹大才是下放较早的延安本地人,带着老婆孩子插队,住在北京知青的隔壁。尹大才夫妻两人跟北京知青们一样,管组里的领头人叫“岐山”、“珊子”。
      
    “王岐山把政策学得(透彻),人家就不像个知识青年,比蹲点干部都渊博。”尹大才记得,一季枣子成熟时,公社来了干部,“抢枣”,“队长挡不住,王岐山去,三言两语给打发了,(就是)搬政策、讲道理。”
      
    任博物馆讲解员 接待过李先念
      
    1971年9月,林彪的飞机掉了。尹治海去地区上开会,市委副书记千叮咛万嘱咐:保密保密。一回村,北京知青就围上来:开会是不是通报林彪的事?就在这一年的下半段,为防止“四旧”文物遭到破坏而早早关闭的陕西博物馆大门重开,5年的闭馆,原先的讲解员上了岁数,博物馆便到延安招上来10位北京知青。康坪队上有两个名额,据尹治海说,大家都去面试,口才上佳的王岐山和王小枫被录用。此时,姚明珊因父亲的问题,无法回城,王岐山不想先走,但公社催促,只能暂别女友,来到西安。
      
    其时“文革”虽进入平稳期,博物馆复工,但集体生活中吃饭前早请示晚汇报、排着队念毛主席语录、每周一日的政治学习闭馆也都是不能少的。好在业务学习也没荒废。西安碑林有一块景教碑,世界闻名,介绍早期基督教在中国的流传情况,馆里一位老先生单给年轻讲解员讲授有关该碑的知识,就讲了两个月。陕西历史博物馆研究员王平平(化名)比王岐山等人晚4个月入馆,是老五届大学毕业生,同北京知青一起做过8个月的讲解员,与王岐山交好。2011年2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在西安调研期间,特意安排一晚上的时间,约上8位(实到7位)友人在老博物馆(现碑林博物馆)叙旧。那一晚,王岐山提起,他至今还记得关于这碑的知识,“让我现在去讲碑林都能讲。”
      
    那一晚,老友们从7点半聊到10点多,王平平跟王岐山直说着陕西话,后者则举着水果给这个送给那个递,香烟不离手。此情此景让王平平觉得,“有些东西和几十年前一点都没变。”
      
    在王平平看来,王岐山6年的讲解员生涯锻炼了其口才和待人接物的能力。讲解词没有现成的,全靠讲解员自己提炼,又面对不同社会阶层和文化层次的参观者,应对需要灵活。在陕期间,王岐山又以工农兵大学生身份,就读于西北大学历史系,在知识储备、观世视角和人际交往等方面的人生维度变得多元起来。
      
    王岐山在博物馆期间,接待过中央领导李先念。“那是第一次让他接待身份比较高的重要人物。我在旁边听了几句,觉得他讲得很活,完全没有稿,李先念听了也觉得很有意思。”
      
    地下书会中度过前途未卜的岁月
      
    特殊历史时期中的陕西博物馆,像一座中国大舞台的微缩,纷纷繁繁,闹闹哄哄。其下情景,时而残酷恐怖,时而啼笑皆非。青年人们四处搜集书籍,地下读书会成为他们结交志同道合的平台之一。从阅读心得到当下时事,人们在迷雾中摸索,生存与未知是他们的原始动力,以隐秘而又难以抑制的热情讨论着中国的现实和出路。王岐山也是其中一员,他还带着一如既往的号召力,每日都有很多西安青年跑到博物馆找他探讨问题。一次军代表在大门口堵到他,说了几句:今天从早到晚来了几十个人找你,都不买票就进门,你给博物馆造成了损失。
      
    西安人葛岩在他的文章《七十年代:记忆中的西安地下读书活动》中提到他在此时结识的王岐山:“……已经可以感受到他的人际亲和力。西安有两个有名的中学生领袖,都是西北大学的子弟。但由于文革中政见互异,两人不相往来,但却都视王岐山为要好的朋友。”
      
    擅交朋友的王岐山同时也显示出稳重谨慎的一面,虽然西安各个派系他都有接触,但绝对不介入具体事务。
      
    王岐山、王平平等一圈朋友,在互相掩护、互相帮扶和互借“禁书”中度过前途未卜的岁月。《第三帝国的兴亡》中的袖章、语录、社会的疯狂曾令他们震惊,对应着认知中国的现实;也曾在深夜里扳着手数,开国元帅10人、大将10人以及众多上将,当下境况怎样,命运如何。
      
    这个时期的王岐山仍然没有明显表现出对今后道路的规划。他依然没有入党。
      
    回城后穿梭于不同话语体系
      
    王岐山早年的一位朋友曾以某部文学作品中的人物描述王岐山的特质:大城市里百十个团体,有知识分子、高干子弟、文艺界子弟、军干子弟,还有各种地域性团体,各个圈子之间鲜有往来,甚至隔阂颇深。只有一个人,不属于任何团体,却能在各个团体中周旋,不管是否意见一致,也不论阶层是否平等,总能相谈甚欢。
      
    王的社交能力在他返回北京后愈发凸显出来。他进入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工作,在完成本职工作之余,结交了更广泛的朋友。
      
    近代史研究所的研究人员朱信泉、严如平、韩信夫等人,对当年的实习研究员王岐山的评价为:实在、平易、学术功底尚好。80年代初期的社科院高干子弟云集,光近代史研究所里就有陈毅的儿子、贺龙的女儿、董必武的儿媳妇、朱德的秘书等,而王岐山表现得比普通老红军将领的后代还更显踏实。
      
    “(只)有一点比较特殊的,就是他当时骑个雅马哈。”社科院的老员工回忆,这辆扎眼的小摩托是王的亲戚所赠,当时算奢侈品。这辆摩托车对王当时的活动能力贡献不小。在他结识了翁永曦、黄江南、朱嘉明3人并联名提交经济研究报告之后,逐渐得“改革四君子”之名。
      
    黄江南在《三十年三十人之指点江山》一书中回忆了当时的情景。1979年,黄等人认为,“当时国民经济的结构失调已经到了崩盘的边缘”。友人李银河听到黄的分析后非常着急,觉得为避免国民经济危机,应让上层领导知道。经李银河与其在国务院政研室工作的朋友林春介绍,黄、翁、朱3人结识王岐山。
     
    “他(王岐山)虽然是学历史的,但异常聪明,吸收能力特别强,跟我们一谈就理解了我们的想法,马上就表示赞同,并且提议起草一个报告呈交中央。当时我和翁永曦、朱嘉明已经常常在一起讨论问题,再加上王岐山,我们4个人在市委党校后面的一间空房子里关了几天,写出了报告。在报告里,我们预测了1980年经济将要出现的衰退,分析了衰退产生的原因,并且给出了危机对策。……通过王岐山,我们把报告交给了姚依林,姚依林看后觉得很重要,又转给了陈云。陈云在报告上批示说:‘一个学工业的,一个学农业的,写了一份很好的报告……’其实翁永曦不是学农业的,只不过在农民报工作。”
      
    报告提交后,4人受到当时中央领导的接见,史称“老青对话”。“老青对话”对同时代热衷探讨中国道路的年轻人是一种激励。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的张少杰描述当时他们那代年轻人的心情为:“我们太想改变世界了。”从此,王岐山的道路转向经济领域。
    
    本文来源:多维

_(网文转载) (Modified on 2013/8/28) (博讯 boxun.com)
201919804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岐山旧事:学生时代就有号召力 能教育好小混混 (图)
·山东平度地方政府的胆子越来越大不惧王岐山 (图)
·高层内讧厮杀 王岐山7常委内部高调表态
·反腐前辈朱镕基 为王岐山喊声 (图)
·王岐山“血洗”金融业 打掉千名高管
·金融口大清洗 王岐山耍狠抡刀扫贪 (图)
·王岐山在金融界内部展开了第一轮大清洗/牛泪
·揭王岐山个性和家庭 称可能比前任更有作为
·王岐山反腐 先“火力侦察”广东上海
·党校专家分析王岐山反腐:集中精力打歼灭战
·王岐山:找老虎苍蝇,巡视组要当好千里眼
·专家分析王岐山反腐:先通过“火力侦察”摸底 (图)
·王岐山反腐:整肃自身队伍 火力侦察摸底
·法官办案能不能花当事人的钱坐飞机?—綦彦臣致王岐山与周强公开信
·常委权力排行榜:王岐山居第一 习近平仅第四
·王岐山动作很大 频插亲信入金融机构 (图)
·王岐山清理门户 中纪委副书记涉薄案被贬 (图)
·王岐山说到做到 中纪委挥刀“自宫” (图)
·王岐山要求高官留学子女毕业一年内必须回国
·向习近平王岐山举报海南省社科联
·西诺新唱:王岐山夜读《公正》,痛批《马三家》/视频
·给王岐山书记的公开信
·三中全会王岐山准政变?/盖戈
·王岐山抽查官员财产信息,抽查名单藏重大玄机!
·难寄厚望于王岐山的“无牙钦差”/李宇
·王岐山远离习左,无力重拳反腐/吉歌
·碧翰烽:王岐山清理私人会所深意 (图)
·王岐山反腐陷入低潮/吉歌
·干部普遍有二奶 王岐山要当普戈就死吧
·关于李淑莲之死致王岐山先生的第一封信
·吉歌:王岐山习近平拾红旗 腐败派胡春华唱改革 (图)
·王岐山和他的中纪委武工队
·春秋戈:且看习近平王岐山反腐,百姓可否“点灯”?
·王岐山:美方将迅速全面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王岐山下重庆,千万小心点/姜维平
·央企垄断 王岐山狠/朱永杰
·王岐山的陰謀,法輪會的犧牲,胡錦濤的困境
·奥巴马赠王岐山篮球 包含五大不言之意
·王岐山的“中国能力”就是吹泡泡/牛刀
·保八 王岐山这王八/王永钦
·官企垄断操纵一切 王岐山主义开始/莫丰齐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