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綦彦臣:关于天津高院违反“司法解释1453”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25日 转载)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关于天津高院违反“司法解释1453”与一中院刁难民事再审申请人问题的反映(公开信)
     来源:参与 作者:綦彦臣

    
    (参与2013年7月25日讯)
    
    
    
    天津高院李少平院长:
    
    根据民诉法一百七十九条之规定,河北省泊头市公民尚绳云与高卫东因不服天津一中院“(2012)一中民二终字第75号”判决,于2013年5月13日向天津高院提起申诉。我是尚高二人的委托人(公民代理),与尚一起到天津高院立案庭递交诉状。
    
    天津高院有关接待人员声称申诉应去原二审法院去交诉状,指示我们去一中院。我们当日内去一中院递交诉状,一中院接待人员以格式不合格为由,要求我们将申诉状证改为民事再审申请书。
    
    5月16日,尚绳云一人赶到一中院立案庭递交了民事再审申请书。一中院接待人员一句“回去等着吧”,就再无下文。此后就被推拖下来,至今没有明确答复。
    
    按照最高院审委会第1453次会议通过、2008年12月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司法解释1453”),天津高院理应接第一条中“向原审人民法院的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的,上级人民法院应当依法受理”。
    
    申请人在明确表达“申请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撤销2012终75民事判决,提调该案全部案卷予以再审”。但是,天津高院却不理会申请人的要求,亦不接“司法解释1453”办理,致使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人格得不到其码的尊重。
    
    就算按着天津高院的内部规定,由一中院收下申请书后再北安高院,那么,按照“司法解释1453”的第七条“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符合条件的再审申请书等材料后五日内完成向申请再审人发达受理通知书等受理登记手续”规定,一中院也早该给受理的通知了。从5月16日正式交给一中院再审申请书、证据材料、民事代理委代书,至今两个多月,一中院以及高院对申请人的催问都是以“回去等”或“下星期你再来问”搪塞。下面我将尚绳云正式递交再审申请之后的遭遇简列如下,供李院长核实:
    
    (一)6月18日,去天津高院,立案庭六号窗口接待人员说:“一中院已送来材料,现在在领导手里。你一周后再来。”
    
    尚出了高院门口,与此前给他打过电话的白俊勇(音)法官(号码27506567)联系,白说:“确实给你(把材料)送高院去了。”
    
    (二)6月25日,再去天津高院,立案庭接待人员给翻查了全部记录,没找到一中院交来材料或者领导看完批转来立案的材料。
    
    尚再次与白法官通话,白改了口,说:“给查查交了高院没有。”随后又说,“你这案子特殊,在一中院领导手里。你回去再等一周再说。”当日,尚去了天津市政法委反映情况。政法委工作人员做了简单记录,答应给协调一下,但也没了下文——既不见有书面材料寄来,也不见电话回复。
    
    (三)7月9日(星期二),尚第三次去天津催问,高院接待人员翻查立案记录,仍没见到一中院送材料过来。
    
    尚又给一中院白法官打电话,白保证说:“这一周准给你送上去。”一周过后,尚在泊头给白打电话催问,白说:“还没送上去,你再等等,我给你回话儿。”
    
    (四)7月23日,第四次去天津催问,高院仍没见一中院送来的材料,而到了一中院,一位接待人员(女性)十分蛮横地说:“回去等吧!不可能为你这个案子专跑一趟(高院),得等攒一批才送。
    
    一中院如此官僚主义、衙门作风,作为高院院长的李少平先生是否该过问一下呢?天津高院的内部规定(由中院转而不是高院直接受理)与“司法解释1453”相抵触,是不是该改一改呢?
    
    希望李院长暨天津高院能够答复我的质疑,也给申请人尚绳云与高卫东以明确答复。
    
    此致
    
    质疑!
    
    
    
    代理人:綦彦臣
    
    
    
    2013年7月25日
    
    
    
    附:《民事再审申请书》一份(不含证据材料)。【网络公开发表时,从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28559922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法官办案能不能花当事人的钱坐飞机?—綦彦臣致王岐山与周强公开信
·綦彦臣:关于收回对FaLunGong【法轮、功】及其领导者赞扬言论 暨不参与政治宗教之争的个人声明
·綦彦臣:写给卸任前的温家宝总理(2)——苦水王庄,水不苦,村民命苦!
·綦彦臣:致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先生公开信
·綦彦臣:恳求良心人士支持
·关于网易博客遭受黑客攻击的个人声明(专发博讯)/綦彦臣
·綦彦臣:新的出埃及——继续为赵常青弟兄祷
·“新极左势力”政治学批判/綦彦臣
·綦彦臣:从“种儿问题”到“公民散步”
·綦彦臣:尊宪政改与直接民主(下)
·綦彦臣:尊宪政改与直接民主(上)
·“救欧洲”是可能的吗?/綦彦臣
·“新平准制度”有可能吗?/綦彦臣
·“房价降60%”是煽情吗?/綦彦臣
·“不接班谜团”是家族问题吗?——创新社会不可能出现在中国/綦彦臣
·“求职杀人”是案件吗?——不可能出现的精神中产/綦彦臣
·綦彦臣:“小国政治”时代来临——中国民主化外部因素战略学解析(10,上)
·给恐惧的人以安慰——回应俄罗斯学者特洛伊茨基/綦彦臣
·綦彦臣:我对锤击事件的看法——方舟子奸诈而愚蠢
·綦彦臣:疯子的长城——献给古格的敌人
·綦彦臣:李庄案“客气”裁量之权术
·綦彦臣:门之图腾?—丁朗父《山居秋夜》画作欣赏(图)
·五四思想资源的日本源头/綦彦臣
·綦彦臣:可以原谅的邪恶——电影《燃烧弹》观后杂感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