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律师称曾成杰案存5亿资产误差 判决书自相矛盾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21日 转载)
    
    台海网7月20日讯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两个新证据的问题,向各级检察机关、各级法院做了多次递送、反映,却未能受到重视。”7月19日,曾成杰案辩护律师王少华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仅从二审判决书中即可看出的5.18亿误差问题,以及持续反映的资产评估鉴定缺失问题,是他认为足以让高院发回重审的理由。但事实却是,这两个新证据始终未能获得重视,曾案被核准死刑。
    

    一场持续数年、为政府所默许甚至推动的民间借贷热潮,在遭遇多重因素作用下,陡然变为灾难。在此之下,地方政府应有怎样相应的责任担当?参与其中的企业和企业主该如何担责?法律层面该如何严谨进行?
    
    三大问题对应于曾案,则是三个尖锐质疑,而这种质疑也出现在近年来其他民间借贷案件中。
    
    辩护律师称,由于对曾成杰案各个环节都存在太多质疑,接下来他将针对该案中的各个问题,与学者、律师、媒体人士展开研讨会。
    
    未见的资产评估
    
    “抛开程序上的诸多违法问题,单是一个资产评估报告,就始终未出现在庭审过程中,而这个报告又是对案情至关重要的。”
    
    一审前被法院要求提交的资产评估鉴定,始终未出现,死刑复核期间,律师再三要求调取无果。
    
    十年前,商人曾成杰进入湘西州吉首市介入城区改造时,被当地官方媒体作为当时最大的招商引资成功个例大篇幅报道。
    
    判决书显示,曾成杰在2003年6月至9月间,先后获得吉首市的“三馆”(湘西州体育局的体育馆、州文化局的图书馆与群艺馆)项目,随即注册湘西吉首三馆房地产联合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后变更为湖南三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最终变为湖南三馆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馆公司”)。
    
    其后,曾成杰开始集资。2000年,湘西州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调动民间投资和企业创业的积极性”,首次明确表示企业发展需要调动民间投资。
    
    其后的3年中,湘西州政府报告接连提出州政府的重要工作之一始终是“千方百计启动民间资金”(2002年州政府“计划草案报告”)、“拓宽融资渠道、激活民间投资”(2003年州政府工作报告)、“引导和推动民间资本进入基础设施,拓展民间资本的融资渠道”(2004年州政府工作报告)。
    
    在此鼓励之下,曾成杰控制下的三馆公司陆续接下多个地产项目,并开始介入经营矿产等。
    
    2008年,由于国际经济形势及国家加强宏观调控,在行经五年的高速发展之后,湘西民间借贷步入危机期。
    
    当年3月份当地政府领导班子调整后,官方对民间借贷不再持鼓励态度。
    
    9月初,一系列群体事件因停止付息而出现。在此期间,正当地方政府与众多集资企业确定以3个月为限,对民间借贷问题按照不同企业、不同情况予以处置,但随着群体事件升级,当地开始将众多参与集资的企业负责人控制。当年12月,曾成杰因以涉嫌集资诈骗被批准逮捕。
    
    2012年2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曾成杰犯集资诈骗罪,判处死刑。这成为湘西集资被公诉案件中,唯一被判死刑案件。
    
    2013年6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维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做出死刑核准。7月12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曾成杰执行死刑。
    
    “抛开程序上的诸多违法问题,单是一个资产评估报告,就始终未出现在庭审过程中,而这个报告又是对案情至关重要的。”律师王少华在曾成杰案二审时介入,但他发现,一审前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关于被告人曾成杰等集资诈骗一案补充侦查的建议》中,即已标明缺失资产评估、清产核资情况鉴定。
    
    但在王少华向法院申请调取后,资产评估报告始终未能见到,反而是王和媒体记者经多方努力,找到了评估单位,并获得了这份报告。
    
    “里面的问题很明显,资产被明显低估了。比如当时的一些房产建成后已经取得房产证,但评估却是以在建项目进行的。”王少华认为,即使按照这份不到三馆公司资产实际价值三分之一的资产评估报告,如果按照湖南政府处理湘西民间融资的政策,不计算利息,偿还集资本金,尚有2.8877亿元的盈余。
    
    因此,公诉机关所诉的“三馆公司给融资群众造成6.2亿元的经济损失”并不存在。
    
    5.18亿“误差”疑云
    
    专家意见书指出,司法会计鉴定所针对的是诉讼中涉及的财务会计问题,只能反映企业所登记的财务会计状况,对于企业真实的业务数据和经济活动情况的评价,无法做到百分百的全面和客观。
    
    即使仅详读二审判决,即可发现出现在21页和91页的两种计算背后,存在高达5.18亿的“误差”。
    
    王少华表示,在将该报告向最高院死刑复核法官反映后,对方当时颇表关切,并叮嘱他要取得原件。但此后多次申请调取,并将资产评估报告中的问题向各级法院、检察院反映,却毫无进展。
    
    除了这一重要证据外,王少华认为另一个直接出现在二审判决书中的“误差”,也可被轻易发现,并成为让最高院发回重审该案的依据——二审判决出来后,他即开始就这一问题向最高院反映。
    
    在111页的二审判决书中,第21页称截至案发时,仍有17.7亿元集资本金未归还。但91页却又称,三馆公司集资兑付率为50.1%,已兑付6.23亿元,尚需兑付400多万元。
    
    “已经兑付的这6.23亿元再加上这400多万元,是总额的50.1%,倒推算一下,就可以发现案发时未归还本金应该是12.5亿元,与前面说的17.7亿元相差5.18亿元!” 王少华律师称,这一推算还是建立在假设会计鉴定完全真实、客观的情况下。
    
    事实上,一年之前,包括高铭暄、赵秉志、陈兴良等9名刑法学者曾专门针对曾成杰案做出过一份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其中就专门谈到了司法会计鉴定书的效力问题。
    
    专家意见书指出,司法会计鉴定所针对的是诉讼中涉及的财务会计问题,只能反映企业所登记的财务会计状况,对于企业真实的业务数据和经济活动情况的评价,无法做到百分百的全面和客观。对于非法集资案件,特别是涉及资产数额等事实的认定,必须进行专业的审计和资产评估。
    
    “结果是,两份资产评估报告都未在法庭上出现,而依照法律规定,这是必须向被告人出示的,而且被告人有异议还可以提出申请重新评估。”王少光认为,无论是这一“误差”,还是误差背后缺失的评估鉴定证据,都是该案最为明显的瑕疵,但这却未能推动最高院作出发回重审的决定。
    
    同样广受质疑的是,曾案尚未开庭时,其资产即已被处置,且处置过程至今未有准确信息出现。但从相关资料可以发现,其所有资产被打包给湘西当地一家州属国有企业,而该企业又将该资产包分割转让出售,其中卖给另一家省级国有企业的房地产项目为3.3亿元,一家当地上市公司买走的一项资产为1.5亿元,另有矿产项目被以7000多万元的起拍价拍出。
    
    “首先未有判决售出财产违法,其次这样明显的贱卖,造成清偿集资款明显减少,这也是形成所谓给集资群众带来损失所在。”王少华的这一观点被陈有西等律师及学者着重强调,但如同近年来在鄂尔多斯、温州等地出现的民间借贷案一样,这种先于法院判决的资产处置方式,广为流行也广受指责,却未见停下。
    
    7月16日,在曾成杰追悼会前,王少华接到北京律协电话,称有不少曾案集资者将前往追悼会现场,提醒王少华注意安全。而王则告诉对方,打算前来的近千名集资者,是为了悼念曾成杰,他们此前曾集体向有关单位去信希望能够轻判曾成杰。
    
    但最终,集资者在附近的凤凰镇被人拦下,未能赶到。
    
    本文来源:台海网 (博讯 boxun.com)
1919193025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民间借贷:怎样避免曾成杰式悲剧? (图)
·曾成杰家乡追悼会 传吉首融资民众被阻前往 (图)
·曾成杰的死刑之路 (图)
·追忆湘西集资案:曾成杰死刑 4名厅官被处理
·南周:曾成杰死亡日,法官称不知何时行刑 (图)
·处决曾成杰被指新版打土豪分田地
·曾成杰死后局却扑朔迷离-兰和
·曾成杰的最后46天:因得罪看守所干部被“整”
·曾成杰之死惹众怒 周强自打嘴巴挥不去的梦魇 (图)
·曾成杰骨灰下葬
·新浪独家对话曾成杰女儿
·死刑犯曾成杰:从“辉煌传奇”到“罪大恶极” (图)
·曾成杰的最后46天:手铐脚镣被50公分绳子连起 (图)
·曾成杰之女领到父亲骨灰
·曾成杰的最后46天
·曾成杰案程序生疑 资产“未判先卖”再起波澜 (图)
·曾成杰之子:父亲获死刑后一直未能获准会面 (图)
·湖南高院:曾成杰被处决当日法院已贴布告
·曾成杰女儿:如能见父亲想说追回资产还百姓钱 (图)
·湘西集资案,死刑犯曾成杰之女:救救我爸
·曾成杰并非被秘密处决第一人/伊利夏提
·曾成杰案 被指国家杀人越货例证
·曾成杰的辩护人王少光律师紧急声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