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五七折良柱,维权再失声—写在李昌玉难友“三七”祭日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02日 转载)
    李昌玉更多文章请看李昌玉专栏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铁流:五七折良柱,维权再失声—写在李昌玉难友“三七”祭日


    
    (参与2013年7月2日讯)1、仙峯得恶噩耗,万里难奔丧
    6月12日11点06分山大教授孫文广先生通过手机发来短讯:李昌玉先生,因癌症晚期,于今早0点46分去世,享年79岁。李先生57年被打成右派,生前书写大量评论,他是零八宪章首批签署者,毕生致力于推进宪政。因我网络被封請转发。
    之前兩小时,料理他后亊的儿子早早告诉了我這个不幸消息。此时,我正在宜宾仙峯寻梦,相距数千里实难去山东济南哭拜。只能在电话中寄上哀语:
    你父亲一生不幸,抱才负屈,热爱祖国,忠于职守,是学者又是斗士,是写家又是摄影师。他是个负责任的父亲,忠于妻子的丈夫,是我一生中敬重的朋友!請代我在灵堂上摆上一个以铁流名义献上的花兰,写上“一生苦难,留给历史”八个大字。并告诉他儿子,請将有关材料发给我,我将以《往亊微痕》出一册有关纪念他的专集。回京后忙于应对《大刼难》被封杀一亊,出版刊印专集暂时搁置下来。
    白驹过隙,光阴荏冉。明天是昌玉兄西去“三七”的日子,我放下手中杂事,赶写了此文以纪念
    斯人抱恨去,铁流失良挚,
    五七天柱折,维权再失声。
    (史若萍教授先去,他再去,故为再失声)
    
    2、八載友谊重,相知兩心同
    人生友谊重,最难是相知。2005年秋,我吿别“商海”回归书斋,潜心静气把人生有过23年的苦难陈书于纸,但不知怎样传播出去以及怎样联络北京的同类难友。恰好在搞国产精品会推展时结识了国务院秘书俞梅荪。人世滄桑,变化莫测。十年后他因“泄密”蒙冤居狱也成了新时期的“政治贱民”。他是右二代一直在维权抗争,经其介绍方知山东济南有兩位维权先行者,一位是山大教授史若萍,一位是山大附中教师李昌玉,兩人联手在境外“议報”网站上,发起了1957年反右运动受害者向中共要求赔理道歉和赔偿经济损失的签名活动,签名者已逾万人,不由我肃然起敬,认为他们做了一件了不得的好事,我应好好学习。
    一周后我去济南访造,在山大附近一家招待所见到了史若萍、孫文广教授和他。把酒放言,坦诚相叙,批毛评毛,好不痛快!不久他来到北京,邀请我去参加一次“饭醉”,结识了北京学者丁东、山西学者谢冰等文人墨客。经丁东介绍又认识了党校老编审郑海天,再经郑海天介绍结识了北京市公安局难友任众和其他难友。
    有了活动新天地,不安份地我自然要做出“不安份”的亊情。为了能把1957年“反右斗争”大刼难诸多的血腥事情吿诉世人,不会英文与拼音的我、学会了汉王笔手写版,再经他和俞梅荪的帮助,发疯似的开始把我历年写下的反右文章爆发到海外网站上(主要是吴宏达主办的“中国观察”)。说得直白一点,他是我投入反右运动维权抗争的引导者,也是与国际网站接轨的搭桥人。没有他和俞梅荪的帮助,也就没有今日活跃于网络的铁流。所以我深深怀念他、感谢他……
    3、联手揭毛祸,著文重在真
    友谊不是吃吃喝喝,更不是吹吹捧捧;友谊不是拉帮结派,更不是辱骂他人。友谊是相互帮助,取长补短,探讨学问,共扶共进。他看重我“狗在叫,马在跑”做亊的执著;我敬重他从不谈人长短、高风亮节的品德。他常提示我:五七人均已是髦耋之年的老翁,来日不多去逝日近的古董,一定要把不多的时间用来写作,留下历史真相,把毛泽东反人类罪恶如实地写来吿诉子孙后代。他说中国前三十年黑暗专横,后三十年至少能吃饱穿暖。我们要守护改革开放好的成果,彻底揭露毛泽东杀害中国人的罪恶。。
    
    由于观点一致看法相同,关系越来越密切。他兩次带上夫人王老师来我家小住,我先后三次去山东济南看望他。我们常常促膝谈心说国事至深夜不眠,论人生言写作忘记日落西山。2006年初夏(?),国际中文笔会在香港召开年会,他向组办单位极力推荐我去参加,使我终于跨进了国际民主华人的圈子,结识了沙叶新、盛雪、陈奎德等俊秀。2007年,在钟沛璋、、杜光等老人支持下,我与北京任众、燕豗符、俞梅荪联合发起“反右斗争五十周年纪念会”。他是最极积的支持者和响应者,使這个会在国内外留下深远的影响。
    中共当局为了封杀历史,掩盖毛泽东借用反右斗争扑杀一代民族知识精英的血腥罪恶,开始动用专政工具监控打压全国较为活跃的五七老人,我首先受到跟踪监控。一时不知怎么办?显得有点惶恐,他得知情况吿后立即在国际互联网站上发出声音,谴责中共有关部门的违法行为。给了我抗争的勇气,使我顺利能赴美参加“反右斗争五十周年国际研讨”。可他没有去,因他夫人王老师身患癌症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他必须承坦看护的责任,司药送水不离左右。,
    4、毛左势力大,“专政”再显灵
    不久他夫人仙逝,狐独的他再次拿起笔奋斗,成天不停地写。他说要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也许是导致他旧疾肺病复发转成癌变的原因?
    为了争取五七难友有个发声的平台,说话的地方,在谢稻老人的倡议下,2008年7月我开办了由的“三亲”(亲历、亲见、亲闻)、“三真”(真实、真情、真亊)的民刊《往事微痕》。他不但极积投稿支持,还提供全国右友的地址和电话,以及熟悉的印刷厂。使“往刊”起步就很高,很快有了影响。他的奉献功不可没!
    为了抢时间,他起早贪黑结集了他30万言的文集《大视野》,自掏腰包花了近五万元,用香港刊号印了兩仟册准备面世。原拟卖一部份收回成本,另一部份拿来赠送朋友。想不到這些自费编辑印出的說历史真相的书藉,竟被济南市文化市场执法大队全部查剿,还作为一个“非法出版”案件交济南市公安局经检处侦察。济南市公安局经检处借势收走了他的电脑和出国护照,还动员他在秦皇島开公司的儿子回家“看护”老人。
    残酷的打压,违法的围剿,以及失妻的悲痛,他一气病倒了。经医生检察确诊:为晚期肺癌。为了求活,为了健康,他不得不接受化疗。這期间我专程去济南探视他,他十分乐观,坚信自已能好起来。他說:癌症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崩溃。你我都是李老君八挂炉里炼出的孙猴子,还怕癌症么?活一百岁不可能,活个八十九十不成问题。还鼓励我一定要把《往事微痕》办下去。我知道有人在骂你攻击你,在互联网用群发散你的传单,你要沉住气,千万不要理采這个心里阴暗的小人。如果你去理采了,就上了他的当,什么事也做不成了。記住:君子大度立天地,小人戚戚狂吠声。我谨記他的教诲,对攻击者从不置一词。沉默是最大的蔑视!!!!
    5、频危抗病魔,笔耕从不停
    癌症是生命的杀手,医学界称为不治之症。而诸多癌症中尤以肝癌、肺癌最为厉,一经发现存活时间不超过一年。他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2009年发现就是晚期,他却活了整五年时间。他抗争存活了五个年头,不能不说是个人间奇迹!
    在這五年的时间里,他做了无数次化疗,每做一次就翻肠倒胃的呕吐,肢体消瘦,疼痛难忍,他总是坚持着。他用顽强的毅力,全身心地投入写作;他用批毛的精神,去和魔鬼战斗,他争分夺秒的敲打键盘,把留存历史真相作为生命全部的动力。這期间他常把化疗的经过与感受发给我,一字字一句句感人肺腑。在這生命垂危之际,他关心的不是自已,是他人的安全,五七的维权,特别是《往事微痕》的前途。一次他在来信中說:铁流老弟,我知道你很难,尤其是在中国做点事更难。正如鲁迅先生說,不做事的总骂做事的。不做亊的自无所挑剔,而做事的总有這样那样的缺点。有什么办法,這就是中国,這就是中国所谓的知识人!好内斗,好生亊,好狗咬狗。你一定要坚持你“狗在咬,马在跑”的做事理念。
    我能說什么呢?只能说只要当局不下手,我就会把《往事微痕》坚持办下去!
    今年五月下旬他打来电话,说他的病如何有转机,短时内不会去见上帝,目前正在整理他的文集,大约有近百万字,希望能尽快付梓。我穾然预感他生命已到极限,提出要去济南看望他。他一口拒绝,叫我不要去,说他会到北京来。于是我去了四川,在寻梦的仙峯山上得到他病逝的噩耗,由不得悲痛失声地叫喊出:昌玉兄,你走好!
    他走了!一个壮士走了,一个英雄走了!他的走,使五七群体失去了一根良柱,而我失去了一位最真挚的朋友。
    昌玉兄,安息吧!我们永远怀念你,敬重你……
    
    附李昌玉遗作:1958年天安门前“向党交心”的誓师大会,毛泽东发动的反右运动,目的是为了使知识分子和民主党派成为共产党的驯服工具。这个任务,进行到1957年年底大致上是完成了,可是对于另外百分之九十没有打右派的人,毛泽东仍然心存疑虑,不相信他们做到口服心服。毛泽东认为其中不少人,仅仅只是没有被阳谋“引出”而已,因此要借反右运动的余威,使他们也成为驯民顺民臣民,服服贴贴。于是,毛泽东又有了锦囊妙计。这样他又设计出了一个“向党交心运动”。笔者发表过《1958年的“向党交心运动”》,现在再述其由来。
    1958年1月,毛泽东在第十四次最高国务会议上说:”每个人要把心交给别人,不要隔张纸,你心里想什么东西,交给别人。鲁迅的作品很好,他把他的心与读者交流。不能象蒋介石那样,总是叫人不摸底。‘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轻抛一片心’,这不适合今天的社会的。……要把心交给人。”到了3月,他想出了搞运动的老法子。在成都会议上,他谈到民主党派誓师问题时说:“可以搞,交心可以。另外要帮助他们动员知识分子参加。”于是在中共的策划下,各民主党派中没有打右派的几位头头带头,召开“向党交心”誓师大会。
    这个“向党交心”的运动轰轰烈烈,始于天安门广场。3月16日,万名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在天安门广场开了一个“自我改造促进大会”,即向党交心誓师大会。
    3时,大会开始,沈钧儒致开会词。这位老态龙钟的老人,斩钉截铁地说:“我们万众一心,在首都天安门前,向毛主席、向共产党、向全国人民表示我们最大的决心。我们决心跟共产党走。”李济深、郭沫若、黄炎培先后讲了话。他们代表各民主党派人士和无党派民主人士表示,决心做到千颗心万颗心联成一条心,把一切都交出来,贡献给可爱的祖国,贡献给人民,贡献给共产党。
    会后,83岁的民盟主席沈钧儒和70岁的郭沫若率领一支队伍沿着长安街向西走,队伍里有一个高大的木架,上挂“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社会主义自我改造公约”的条文。在他们的背后,80岁的黄炎培、73岁的李济深等人则另率一支队伍向东走,人们高举一个巨大的红布做成的心,上面写着“把心交给党”五个大字。把心交给党,交给哪个党?没有人提出这个问题。当“热爱党”比“热爱共产党”显得更亲切,却绝不会引起“热爱哪个党”的误会时,我们就知道,那些“民主党派”已经死去了。(丁抒《阳谋》)
    李济深自己逃脱了右派帽子,对毛感恩戴德、低首下心地表示,海枯石烂 绝不动摇,要以效忠报答。他说:“ 中国共产党是领导我们全国人民乘风破浪向前跃进的舵手,是我们民主党派的灯塔。我们在今天的大会上,向共产党和毛主席提出保证:我们永远坚定不移地跟着共产党前进,永远作共产党的忠实助手;党所好者好之,党所恶者恶之,为社会主义事业献出一切力量。海枯石烂,任何风浪,此志绝不动摇。……我们请党、请毛主席、请全国人民作我们的监誓人,随时考验我们的忠诚和决心,督促我们向前再向前!跃进再跃进!”
    虽然李济深在公开场合慷慨激昂地发表批判龙云、黄绍竑、陈铭枢的讲话,在天安门前表达对毛泽东永存忠心、绝不动摇的誓言,但是我设想,在夜深人静、仰卧在床的时候,他不会不感到刻骨铭心的痛苦吧?他慷慨激昂地批龙云、批黄绍竑、批陈铭枢,这些人都是他的亲密朋友盟友,他妄加给他们的那些罪状他相信吗? 李济深“反蒋、通共”几十年,在反右运动中有惊无险,被保过关。他认为这是皇恩浩荡,还是统战策略呢?
    这是“民革”第一号领导人、中国民主党派第一号领导人的故事。
    得到毛泽东赦免的黄炎培在社会主义自我改造促进大会上,也做了类似的表态。他说“我个人和今天到会的同志们的心情,真是热烈到了一百万分。我们每个人的心头,都燃烧着献身于社会主义事业的火焰,我们是多么兴奋呀!”在这信誓旦旦的“热烈”、“兴奋”里,谁知道他心中强咽下的苦水呢?
    五十几年以后我们来回顾历史,沈钧儒们的政治表演其实是毛泽东导演的一出滑稽剧。(2012-6-22改定)
    李昌玉简历:
    1934年生,1950年参軍,1956年入山大中文系,1957年刬为右派分子,保留学藉,59年摘帽。。1960年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留附中教书,“文革”中再次被戴上右派份子“帽子”。
    一生从事中国语文(即国文)教学,直到1994年退休于山东大学附中。先后发表过各种文章数十万字,退休后又好摄影,发表过照片约600张,其中有数十张经中国新闻社转发车给海外华文报刊。1999年来美国俄亥俄大学探亲,一年当中写下见闻感想约三十万字,拍摄了照片三千余张。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35599213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昌玉先生因病逝世 (图)
·李昌玉:黄炎培和右派儿子黄万里划清界限
·右派老人李昌玉向山东济南法治大队讨还五年前收缴的书刊
·山东大学附中遭遇暴力拆屋,师生和家长怒不可遏/李昌玉
·令人叵测的十九个小时/李昌玉
·薄熙来下台 令人叵测的十九个小时/李昌玉
·上书胡锦涛主席:决不能率先承认朝鲜金氏新朝廷/李昌玉
·李昌玉:人心惟危甚地震
·从容淡定,风流蕴藉──杨恒均的时政散文/李昌玉
·李昌玉: 别了,诺贝尔奖(图)
·李昌玉:人民代表是民意代表,还是党意代表?
·彻底否定反右运动:中共中央说“不”/李昌玉
·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国”无“父”/李昌玉
·紧急呼吁:立即解除对铁流的监控/李昌玉
·李昌玉:六十五元,灵隐寺买骂记
·李昌玉:一九五七大祭
·现在的教授/李昌玉
·论反右运动的要害是违宪兼论禁书事件/李昌玉
·一顶套牢作家的桂冠:做人类灵魂工程师/李昌玉
·李昌玉:三千公里滇西游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