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已结束,郭永丰家仍遭断网迫害
请看博讯热点:网络封锁和压制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0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六四已结束,郭永丰家仍遭断网迫害
    习近平作恶手段未必逊色前任
     作者:郭永丰

    5月26日一整天,由于网络不稳定,直煎熬到晚饭后,我只好去网吧上了一阵网。27日中午时,刚打开网络很正常,我很高兴,但没过多久,我家网线又链接不上了。等了好半天我才给提供商打电话,对方竟然不敢接我的电话。没办法,只好看书,直到妻子下班回家后,妻子打电话给提供商,对方问是哪家的,我妻子说了房号,对方说看看,可等了老半天,一直没见任何反应。我妻子只好再次打电话,结果对方不再接电话了,我妻子只好发短信催促,对方也不回复。这明显与十八大前切断我家网线类似,当时我还写了《十八大未开,我家网线又被切断了》,发表在《中国人权周刊》上。
    
    此前一月,国保就找过我说过六四的事,说我不是六四事件的直接受害者,关注六四没啥意义,不让我再为六四写任何东西了。前两三天,国保又来找我说到六四,说六四马上就要到了,要我配合他们的工作,6月2日、3日、4日、5日停止网上一切活动。为了确保我家网线畅通,方便我看新闻写作,我全部答应了。可是不知为何?他们从今天起就开始断了我家的网线,直让我苦不堪言。因为这网线,不只是我本人是网虫,必须每天依赖网络讨生活过日子,还有几乎每天都要写一篇心得体会的妻子,其博客里也不能增加新内容了。因为她加班加点,干着枯燥乏味的普工工作,一日唯一最快乐的精神生活就是写篇日记发表了,这样她才有精神,干工作也有信心。每天早上7点出去,晚上八点左右回家,一周才休息一天,甚至没有休息。每天都干着重复无数遍的手工业工作,已经干了快二十年了,四十多了,还要与刚进厂的二十左右的年轻人竞争,她也很无奈,但没有任何选择。我真心疼她,但却由于自己走上民主化的不归路,也绝不可能有能力帮到她,只好任其自然。
    
    固然,给我家断网,原来我妻子对我牢骚最多,常常哭泣着骂我,这天,可能也麻木了,视为正常了,断网就断网了,本来每天晚上回家及睡觉前都要看看她的博客的点击率及评论的,也不再有任何牢骚,教完孩子的学习后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五点左右起床,还是继续写她的心得体会,然后拷贝了去网吧发表。可每天都要泡网络的我,就不知所措了。因为这是我获取时政消息唯一的渠道,是我赖依活命写作的唯一窗口。不知不觉突然被切断,竟然一点办法没有。比如你如要提供商赔钱,他可以马上陪你钱,可你家今后还上不上网了?除非你不在中国呆了。控告提供商,中国的法院会支持你吗?何况,这本来就是党逼迫提供商干的,你以为提供商愿意干这种缺德事情吗?对于提供商来说,到底是你大还是党大,因为党可以不让他做这个行业的生意,他们所服务的客户是千家万户的,而你,整个深圳市也只有你一家啊,不做你一家的生意又有什么大不了的,一月不就是五十元的网费吗?
    
    中共改革开放这么多年,最大的好处就是网络的普及,让中国人无形之间看到了很多真相,被蒙蔽一辈子甚至好几代的人,一下看到这么多的真相,全都惊呆了。作为笔者,固然也是由于网络的普及是最早受启蒙的一代人。目前还有更多人正在被大面积的启蒙觉醒中。固然,中国目前的状况,中共之所以不敢彻底切断网线,主要原因还是与国际经济接轨的原因,而网络的畅通恰好就是绑架这种经济唯一最快捷便利发展的纽带。很明显,谁都知道,只要经济一崩溃,中共一党专制立刻结束。但现在又面临另一个重大的问题,网线一旦被全部切断,广大上网爱好者由于上不了网,只好涌上街头去聊天,这就正如埃及网民的站街行动,中共专制崩溃一定会更快一些。
    
    所以,中共只好采用定向断网的办法,只把他们认为影响力较大,对一党专制破坏性最强的人家的网线断开。或者干脆用暴力手段限制这些人的自由。但他们哪里知道,这些人只是极个别极少数,其实在公民社会普遍崛起的今天,这些人已经起不到实质性的大作用了。不过,为了继续意淫一党专制的高潮美梦,习李新政只好还依然采用老办法,利用完全黑帮化运作的国家机器,属地管理,责任到人耍流氓,要么切断网线,要么迫搬家,要么软禁,要么被旅游,要么拘留,要么黑监狱,要么被精神病,要么雇凶杀死你等等。其手法,与地痞流氓等黑恶势力毫无二致,甚至有过之无不及,有时候,真正达到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总之,他们就是要让你在某个时段彻底消声,在表面上看来他们的流氓统治依然是非常见成效的。
    
    习近平未登基之前,有人幻想习皇帝开明,毕竟习皇帝有一个非常硬骨头和高贵气节的共产党内极为少有的好父亲—习仲勋的浩然正气。古人常说,子不孝父之过,子承父业,有其父必有其子,可事实上,人种繁衍也有变种与变异的,实际上,习近平先生就是完全背离其英明父亲,而真正认贼作父与流氓为伍的痞子加无赖,否则,在其上任这么长时间以来,怎么还依旧干出如此荒天下之大谬的倒行逆施的只有恶棍和流氓才干得出来的缺德事情呢?
    
    也许在敏感日子前后切断我家网线是常事,是对我非常轻的处罚,实际我也没有做什么事情。因为,根据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九君子被陆续正式逮捕,以及江西刘萍、魏忠平等人因要求官员公示财产再次被栽赃罪名的逮捕,广州刘远东先生由于抵制朝鲜核爆被非法无限期关押,这说明,习近平先生是完全背离其父亲,公然向全中国人民耍流氓的。这种孽障之人所做恶事,让九泉之下的习仲勋先辈情何以堪,怎能瞑目?
    
    由于网络被断,在网络断线的时间段里实在太空虚无聊,更多的是愤懑,一个好端端的国家,怎么就让一群痞子、流氓恶棍用谎言加暴力的手段统治着,而无法无天,有恃无恐,肆意妄为,猖獗横行六十多年,而一代比一代更恶劣?
     2013年5月28日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劳教后第一次被传唤
    5月29日上午,跟了我八九年的市里的两位国保来到我家,说是了解一些情况,他们主要问我这些天都见了谁,我就将被精神病多次的雷州高中数学老师陈鹏专门到我家找我的情况如实告诉了他们。然后他们劝我六四期间的配合,我慷慨答应了。30日上午,他们又来我家核实以上图片的内容,问我有没有听说过,我说看到过,问我有没有转发,我说可能转发过。于是到我家看我的脸书,找了一个下午,才发现我在脸书和推特上都没有转发。后来招来南山区国宝大队的人及其网警,继续对我的脸书检查,以及网上搜索,搜索了别人转发的有我名字的该微薄,后面加了很多内容。因为前面的内容是我在新浪微薄发布的,后面的内容我就不知道了。他们主要怕后面的在每个城市里成立一千人的敢死队队伍,尤其怕在六四期间有所行动起来。但我说这确实不是我写的,可能是别人在转发时加上去的。最后他们带我到南山区桃源派出所,在这里我见到原来被我打过现在已做了队长的古先生。他依然对我很冷漠,虽然我主动向他打招呼,还继续道歉,他竟然恶狠狠凶巴巴地对我说,他与我永远势不两立。
    
    在南山区桃源派出所,他们打印出来了两个不同版本的图片资料,先是给我拍照并做了指母印,再然后就是做笔录,整个过程看起来非常严肃到位,之后我在笔录上签了名并按了手印。然后他们派人在办公室看着我,他们拿我的笔录出去。在做笔录时,民警让我关了手机,并把手机拿走了。
    
    我说,这样一个根本不起眼,也没有多少人看的东西,也引起了警方如此高度的重视,天朝警方也太敏感了吧。他们说,如果在言论自由的美国,这肯定没有什么。一民警问我为何不去美国。我说早就想去了,但不给我办护照。一民警说可以偷渡,我说那样太费力了。
    
    大概十二点多,他们才放了我,他们说,只要不是我原创转发的,就没事。让我以后千万小心一些。政府现在怕的就是行动,而不是你如何骂。尤其在六四敏感期间,更不能有煽动性的言辞发布。
    
    由于我出门时没带一分钱,向他们要路费,他们没有给我,找值班民警要车,也没要到。只好于12点20分左右步行回家。由于路径不熟悉,问了很多人,才与凌晨1点40分左右赶回家。
    
    关于此次被派出所传唤,他们没有向我出示任何传唤证明,他们说带我走就带我走了,说放我回家就放我回家了。尤其在深更半夜,从没走过陌生夜路的我,让我极为不习惯,就彷佛被人扔到野外的狗,甚感凄凉和落魄。由于一路比较偏僻,整个空旷的大马路上除了来往的车辆,就我一人的身影在昏黄的路灯下晃动。一路上,让我想到西方某人因夜晚找不到车,找到了警务点,警察竟然极为客气礼貌的将该人送回了家。但在天朝,因为我主张公民必须联合独立监督政府,确保官权首先守法,我竟然成为了天朝政府的敌人——他们恨不得置我于死地。
    2013年5月31日
    
    
    郭永丰六四期间的遭遇日记
    5月31日中午时分,市国保二位来到我家,他们主要谈昨晚被传唤的事情,说要不他们赶及时,在我家澄清一下午,我早就被南山区国保大队关进了监狱。关于此事,他们追查到我这里就终止了,那就证明是我写的。所以,现在他们不拘留我,不等于以后不拘留我,此事期限六个月,在六个月内,只要与此事有关的任何事情发生,都与我脱离不了干系,他们会随时随地抓捕我。当然,作为多年熟人,他们也无法帮我。尤其如果查到在我的推特和脸书上有记录,肯定会有人马上拘捕我,他们也没办法。他们之所以提前来澄清此事,主要为了我好。
    
    当天下午吃晚饭的时候,他俩又匆匆忙忙来到我家,按照上峰指令,他们对我说,现在我有三条选择:第一马上跟他们去住宾馆旅游,第二让我回老家陪女儿参加高考,第三立即停止一切网上活动,电话关机。期限从当晚开始,到6月7日临晨终止。我选择了第三条,在他们监视下,手机关机后被胆小怕事的妻子收走,并锁了起来。网络自29日恢复后,由于没有断线,我虽然可以随时上网,但不能转发任何微薄,在推特和脸书上不能留任何记录,SKYPE和QQ都不能打开,因为时刻有人盯着我,如果我配合得不好,他们随时可以投我进监狱。他们在离开时对我说,我是被他们俩担保着的,如果我出了事,他们也要挨批,一定要受到上级的处罚,所以,他们求我千万配合一下他们的工作,这样与我好他们好,大家都好。毕竟眼下,民运根本没有这个实力,又弄不出什么名堂出来。所以,我慷慨答应了他们的请求,下来后也严谨这样做了。
    
    6月1号下午,由于我没有手机使用,这天休息的妻子也陪我去教会参加礼拜。礼拜结束后,国保给我妻子打来电话,说要与我在附近见个面,我们三人就在外面等他们到来。是两位开车先过来的,他们带我们找好饭馆坐下来,另一位才打的赶了过来。当然见面的内容还是让我配合的事情,他们再次郑重嘱托和警告我。我说,已经答应好的事情,肯定要严格遵守,你们就放心吧。吃完饭后他们就走了,我们也找地铁回家了。
    
    6月3日晚,妻子收到他们的电话,要我6月4日下午别出去,在家里等他们,那天下午,吃过午饭后,我就坐在沙发上看书。直到四五点钟,他们才在楼下按门铃,也不上来,而是叫我下去,我就走了下去。当然还是提醒我这天就是六四,一定要好好配合,千万不要上网,弄出什么动作出来。我说,都已经答应了的事情,总不能没有诚信,说变就变啊。这在民主社会也是无耻的。如果确实很难做到,事先我会提出来的。于是,为了感谢我的配合,他们在附近超市买了六瓶啤酒给我,说那天请我全家吃饭时,他们看到我妻子也能喝点啤酒,那就拿回家一起喝吧。让我在看书时,喝点啤酒提提神。
    
    6月5日下午,按理说,六四已经完全结束,可我家网线却突然断了,害得我连新闻也看不了。晚饭后,我照常背了电脑去大学城图书馆看书、写作。晚上回来时,妻子告诉我,她打电话给网络提供商,对方竟然不接她的电话,她只好发了短信,对方也不回复。我打开电脑看了一下,发现还是不通。本来是说好的,我的网上活动可以停止,但我妻子还要正常用的,怎么也断了?当晚妻子还告诉我,国保打来电话,让我第二天下午别出去,他们要来找我。
    
    6月6日上午,我打开电脑看,发现网络还是没有开通。于是便想到了5月28日下午到我家的辖区保安队长,该队长是新来的辖区民警谢警官带来的。原来的辖区民警老赵的保安队长个子很高,人高马大,象个东北大汉,但人很和蔼,老赵也很耿直,不会轻易听从国保的话干什么坏事。所以,他被调走了,换来能干坏事的谢警,那天晚上传唤我时,他再次明确告我,让我搬到别处去。如果我不搬,他会有办法让我搬走。这个言听计从的保安队长,当时就要走了给我家提供网线的电话号码,还当场打了告诉他。这次网络断线,估计他们再次直接给网线提供商施压了。
    
    30号晚上被传唤到南山区桃源派出所,在那里我还见到了我居住在西丽官龙村的辖区民警,他的姓名我已经忘记了,当时也没顾得上问。他身高一米75左右,有些胖,大脸盘,我在警务接待室时,他大声说着话,笑着走了进来。他自我介绍说,他是官龙村的辖区民警,我从官龙村被迫搬出来,搬到九祥岭,他说九祥岭也属于他管理的地盘。我说你一个普通辖区民警,怎么能管理那么大一块地盘呢?他的一个同伙说,他官大得很啊,他就管理官龙村和九祥岭辖区。他说,九祥岭现在的辖区民警是光头小朱,陕西人,他说我应该最清楚小朱了。我连连点头。他说,咱们可是冤家路窄啊,我从九祥岭搬出来,搬到平山村,领导又把我从西丽派出所调到了桃源派出所,恰好就负责平山村的治安管理,平山村现在的辖区民警小谢只是他的一个下属罢了。他说他就是我的克星,他走到那里,那里就一定是我最倒霉的地方。他劝我马上从平山村搬走,大家都相安无事,否则,他们还是有办法赶我走。我当时说,你就别赶了吧,我自己要永远的离开深圳了,你还赶我到哪里去。
    
    现在想起来,这家伙其实就是专门雇凶差点砍死我的帮凶之一。于是我想,假若我实施报复的话,我该首先杀掉谁呢?此人肯定是首当其冲的。但是,由于中共专门雇佣大批流氓对付我们这种人,我杀掉此恶警,难道不会再有更多人接替他的位置?很明显,自从我在官龙村遭遇砍杀后,他是明显升官了。现在他官瘾正浓,正是官迷心窍的时候,当然,对于我,只要上峰有令,或者是默许了的,他会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也就是说,杀死我,他们连眼皮也不眨一下的。所以,想来想去,还是要结束一党专制。在一党专制下,任何公职人员都是上级官权作恶的得力帮凶,其实也都死得更惨。
    
    6月6日下午五点半左右,国保按了我家的门铃,让我下去,我就走了下去。他们说我这些天配合得很好,让我再耐心一些,把今天煎熬过去。我说了我家网线被切断的事情,他说那就等到明天再上网吧。他们只是过来跟我打个招呼,由于任务在身,他们必须按时过来见我一面。国保还说,希望我以后继续友好合作,包括我们平常日子的合作,我说没问题。然后他们就走了。
    
    6月7日,我以为今天我就可以按照往常一样正常上网看新闻、与朋友聊天、并用手机了。但没料到,早上起床后,打开电脑,网线还是链接不上。先给国保短信,没见回复。只好用手机发短信告诉朋友们我这几天被消失以及网络仍未开通的事情。也接了几个朋友关心的电话,掌握了这些天被消失的人都陆续露面或回家的事情。
    
    6月7日下午,国保问我网络的事情,他说是什么端口坏了,我说不可能,网络提供商肯定不会说是辖区民警威胁的,否则他不可能再做这个生意了。这一定是辖区民警干的。于是国保又给辖区民警电话,结果辖区立刻派保安队长到我家来,说是前几天打雷,把端口烧坏了,正在抢修。我说是老天爷的事情那就没办法了。于是对他们千恩万谢。保安队长说,今晚或者明天肯定开通,他们正在抢修。我说,只要是老天爷的事情,一周没网上也没关系。你们管天管地,也没那本事管老天爷的事情。
    
    6月8日上午,网线果然通了,妻子早起后用了,我起床后也很正常。中午时分,国保还打电话问我,我说非常感谢!他说不要转发与六四和敢死队有关的微薄就没事。我说我肯定不会转发了。可是到了下午两三点钟,又断了。这真让我苦不堪言。于是给朋友发了短信,专门到网吧在QQ群里发了消息。直到晚上八九点钟,听妻子说开通了一会儿。但我在家时又断线了。
    
    6月9日早上打开电脑,上不了网。下午我回家后还是上不了网。我不知道这些为了一丁点蝇头小私利的流氓恶警究竟想把我怎样?是逼着我学习杨佳吗?
    
    在此只好紧急求助!希望有能力的朋友能够帮我一把,比如给我提供无线上网的费用支持,因为我太穷困了。没有固定工资收入,仅靠微薄稿酬谋生,女儿刚参加完高考要花很多钱,儿子在深圳上二年级,还有父母日趋年老,负担极沉重,自身还泥菩萨过河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321934721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深圳维权人士郭永丰网络一直无法开通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劳教后第一次被传唤 (图)
·民主斗士郭永丰被打
·如同高志晟般西北汉子——郭永丰/华神清
·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遭砍后险被打死在拘留所
·因推广《公民监政歌》,郭永丰被民警盘问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受到白粉包的威胁
·郭永丰SKYPE的密码被盗
·郭永丰紧急寻求免费治疗腰椎盘突病的民间偏方 (图)
·病魔缠身的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 (图)
·与网友见面后,网络掉线让郭永丰苦不堪言
·郭永丰正在补办的身份证被人领走了
·深圳国保逼迫郭永丰离开 太原邓太清被阻出门一整天
·深圳国保又开始迫郭永丰家搬迁了
·郭永丰:我不自杀,被自杀被他杀都有可能
·深圳异见人士郭永丰遭国保威胁必须噤声
·郭永丰:新浪微博已完全沦为独裁者的帮凶
·郭永丰:新浪微博的管制对我变文明了!?
·郭永丰:让监政猎猎大旗在全国各地无处不高扬!(附视频)
·请关注: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失踪了 (图)
·郭永丰的新浪微博被禁言,西安警方的说辞让人难以信服 (图)
·十八大还未开,我家网线又被切断了/郭永丰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先生病魔缠身向社会求助 (图)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被调查受严重威胁/益风
·郭永丰牢狱之歌-纪念辛亥革命兼致中共十八大(之一)
·继郭永丰—申请联合国政治避难
·杨在新:郭永丰先生被殴打,我们应当做点什么?
·郭永丰对深圳当局的刑事控告书
·郭永丰公开控告深圳当局的违法犯罪行为!
·郭永丰:父女上访十四载,得来结果蹲大狱
·缩编党员3000万,中共在玩厚黑学/郭永丰
·没有民主宪政政体的假法治/郭永丰
· 郭永丰:谁愿意投我的票
·郭永丰:习近平有胆乘势还人民知情权吗?
·郭永丰:中国急需政治反对派的加速成长
·郭永丰:我的中国梦!
· 良友,教友,难友——-郭永丰
·郭永丰:中共反腐败犹如驴子拉磨
·习近平的“以宪治国”纯属谎言/郭永丰
·郭永丰:如何从维稳体制过渡到宪政民主体制?
·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图)
·郭永丰:公布财产是中共权贵的最大软肋
·郭永丰:只有实行宪政民主才能保证国家长治久安
·糊昏新政 中共末日倒计时/郭永丰
·郭永丰:时代在呼唤,胡锦涛何不政改?!
·中共政权杀人依旧还是常态/郭永丰
·网络监政浪潮让中共权贵集团如坐针毡/郭永丰
·郭永丰:中共最高领导人应由竞选产生——给中共十八大建言
·维稳是一场针对人民的战争/郭永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