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发生的几件事/李红卫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发生的几件事/李红卫
     每年六四前夕公安国保政法系统,就开始忙着打压,今年比往年更紧张,五月下旬就已经二级戒备,这也是预料中的事。在5月12号济南市界人士,在燕山历交桥公园,提前举行了纪念六四的活动。拉横幅表达对八九六四学生的哀思。
     5月26日,我通知好友来参加生日宴。在我最无助最困难时,是他们给我勇气帮助度过难关,我想借这个机会答谢。中午大家冒雨赶到英雄山附近的美食一条街新疆居,在二楼哈什单间,发现走廊很多便衣,他们早早在等候着,隔壁房间一屋子公安、国保。我们的房间与他们的房间之间只有一层木板,中间有十厘米的缝隙,对方对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掌握。我用蛋糕盒子塞住,他们就用脚踹,我再塞……。
     为了我的生日,朋友王意深从龙口带来了一米长的两条大鱼和大海罗,朋友张恩广从蓬莱老家带来了自酿的葡萄酒,席间有位姑娘送花给我,大家为我祝福!因为都是关心国家事的人,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对目前的水污染、食品,奶粉大米中的毒物以及刚发生的政府官员、校长、教师性侵幼女案等,大家都痛恨欲绝,为自己的小孩子担心。这些都是腐败造成的,24年前学生们反腐败失败后,现在腐败渗透每个角落。连教书育人的园丁,也变成了禽兽残害自己的学生。大家渴望民主,早一天来到。铲除腐败,能扬眉吐气的活着,而不是生活在龌蹉中。生日宴即将结束,准备拍照留影时,突然进来一群公安,把悼念六四的横幅抢过去揉成一团,你们又想拉横幅、照相发到网上。济南警察对你们可以了,这是聚会的地方吗?并指着我朋友高祥明说:你看你欢的,没你再欢的了。对我的朋友郭全芳推搡着说:还有你!其中一个国保指着王意深恶狠狠说:你再指,你再指一个,想上前打人。这群公安、国保堵着门不让我们走,公安又打电话,不一会又进来几个公安说:我们是四里山派出所的,现在口头传唤,你们涉嫌非法聚会,都带到派出所去。
     十几个人加上公安只能分两批拉走,在派出所会议室,大家仍然热议国家的事儿,因为我们没有违法,大家非常坦然,开始一个个提审,我是最后一个提审的。走完姓氏、年龄、家住哪儿,孩子在哪儿上班,手机号是多少,是否有前科,今天谁联系的怎么认识的 ,谁拿的横幅等程序后,历下公安国保付队长徐军指着我说:你还要房子吧?本来想给你解决,因为你违法就不解决了。你不抓紧找房子,你捣鼓这些事干什么?我说暂时我不找房子了,找也找不来,等着国家民主自由的时候,私有房产会还给我,我不去求他们。现在我多参加一些活动,关心一些社会上的事儿。徐军说:我看着你拆迁上访,一步步走过来,怎么会走向今天这一步?我说:这都是你们逼的。徐军又说:吃饭就吃饭吧,又拉横幅。别人说的是你拿出来的横幅,你要照相。我问:有证据吗?我们可以三头照面,徐军不语。我说:当年学生的要求是反腐反贪,结果对他们进行了屠杀。每个人都有父母,难道说表达一下都不行吗?徐军说:六四那是颠覆国家政权的反革命事件!你知道吗?我说:你年轻轻的,和你同龄人比,与时不能俱进,你输在起跑线上,你这就被社会淘汰。当今执政者,也只是说六四只是一个政治风波。我说徐军你被共产党洗脑了。徐军说:你被孙文广洗脑了。我接着说:过上一年半载,你会为今天说的话感到自责和内疚。人的觉悟有早有晚。一会徐军的电话响起来,是徐军的对象叫他回家吃饭,徐军好象还有很多劝我的的话没说完,不愿意走。最后徐军警告我:如果让我再看到你从派出所里,你再参加活动,我就用法律治你。徐军你也真搞笑,明明是你们违法,宪法规定言论自由,聚会自由。我没有违法,你想拘留我拿纸来,我摁手印跟着你走,要不你就放人,我没有时间陪着你。被限制人身自由七个小时后,我走出派出所。
     5月27日晚,七点多我房门一阵狂砸,未婚夫打开房门,原来是燕山办事处的陈办事员,他问:就你一个人在家吗?答:我一个人在家不行吗?那个人走后,我们知道门外监视开始了。晚上十一点多,听到公安让邻居砸我的房门,邻居说:屋里都黑灯了,有事明天说不行吗?第二天,二十八号早上七点十五分,房门又一次被狂砸。并听到恶狠狠声音,老陈、老陈开门!我们是不会理他们的。有事拿传唤证,没事别进来。就这样一天房门被数次狂砸。被限制了自由,什么事儿也做不成!
     二十九号早,从邻居那里知道,在宿舍大门口有大约二十人的公安便衣把守。我未婚夫要出差去买火车票,准备骑电瓶车走,一推车发现轮胎被扎了一个大口子。这与2011年围堵我去北京上访一样,前后轮胎都被扎坏,锁眼里给塞上木屑,真是一帮土匪。他只好又骑另一辆车冲出大门口。
     这帮公安为预防万一,从宿舍大门口抽出一部分人,转到单元门口,他们有的坐在楼梯口,有的直接坐在门口。二十四小时监视,不停的狂砸门,维稳监视人员把尿尿在我屋门口。走痕的灯是感应的,灯灭的时候他们拿东西敲地,又灭了再敲,一晚上扰民不断。这就是维稳人员的素质!
     今年一月份,从劳教所出来,一直在家照看孙女,抽不出时间写点东西,眼下正好我用这段时间整理一下资料,写一写在劳教所的事情,可能经历的磨难多一些非常淡定,不去理会外面的事儿,我写我的,不知为什么经常断电!
     从邻居那里得知,二十九号下午三点半,由济南市历下公安分局的国保徐军和燕山派出所的陈警官召集宿舍的人开会。把我的身份证放大,给大家看,把我长相,身高,曾经因为什么拘留、又因为什么反对共产党反对政府,被劳教了一年半刚刚放出来,时间不长。现在是敏感时期,希望大家提高警惕,别让民运、法论功的人出来破坏。如果你们发现了就去举报,举报有奖。有人发现我屋间亮灯了,去汇报了,所以就断电了。他们把我当成了通缉犯,这就是所为的维稳。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在干维稳工作?在监视我的期间,邻居告诉我徐军和一个公安拉呱,指着我的窗说,她的目的就是宪政、民主、自由,这就是造反。她不考虑会影响到孩子吗?另一个公安说;这就是政府说的顾大家不顾小家,接着又说都要民主自由,不就天下大乱了。这要是在过去,这个公安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晚上七点他们交接班时,有几个便衣说:太累了,白天还好点,晚上蚊子咬啊,隔着裤子都咬,受不了,不干了!
     六月五日早上八点钟,一个国保接了个电话,单位准备让他写一份安保的情况,他给办公室打电话说:写的好一点,短一些,抓紧交上,瞧!政绩就是这么来的,可以立功了。他们这次来禁足不单是为前几天表达对八九六四的哀思,而且又是一次阻碍我参加每个月的全国访民进京的集体访,这次的集访恰好是六四的前夕。
     我热爱生活,热爱和来,反对暴政,希望扬眉吐气的活着。人人都安居乐业,我参加民运活动,并不是即得利益,而是愿我们的国家,早一天民主富强昌盛。
    6月7号,我被软禁了十天后终于可以出门了,发现自行车轮胎也被扎,我只好当散步出门遛达吧,自由真好,渴望真正的自由!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3/6/13) (博讯 boxun.com)
24415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吕耿松:上苍叫我祭奠六四英烈 (图)
·社会问题久拖不决 中共警惕六四重演
·朱德孙子朱援朝去世 六四遗体告别 (图)
·刘沙沙六四下午在广西玉林市失踪/王宁 (图)
·六四逐年淡化 中共以时间换时机
·当局严控“六四”24周年纪念,民众黑衣悼念 (图)
·太陽報:今年六四草木皆兵
·中国防堵六四纪念活动 (图)
·六四周年后大部分被软禁者未放
·六四24年,民运人士“服务”中共政府 (图)
·六四期间 武汉在京访民打横幅诉冤情 (图)
·陈希同去世,“无法撤销六四屠杀罪责” (图)
·国军抗日将领之子杨泽钦先生勇敢为“六四”呼吁 (图)
·六四显灵 北京变天 轰雷落雹 上午如半夜 (图)
·大陆24年来首次,民间公祭“六四”死难者 (图)
·中国严控六四纪念,众多网民无惧封锁 (图)
·六四周年之际中国网络敏感词特别多 (图)
·六四后邓小平为何最终选江泽民作为接班人? (图)
·上海访民6月4日晚上为“六四”冤魂祈福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声援《六四》纪念日 (图)
·田宝成夫妇联合国上访记63:毋忘六四 (图)
·墨尔本民运联盟举行六四公祭
·中国社会民主党“六四”24周年声明
·歐亞紀念六四24週年硏討會在荷蘭舉行
·六四戒嚴軍警:靠官兵吼聲衝開清場之路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泰国民运组织“六四”24周年坐谈会 (图)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民阵和全德学联举行六四24周年纪念会
·六四”前夕,在京访民连续打出“ 官员公布财产” (图)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大平台访民横幅抗议 (图)
·SOS:申请六四游行,广州3勇士被带走
·“六四黑衫行”系列活动之有奖征文启事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的遭遇(三)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五)
·封从德:紀念六四、回歸憲政
·六四年年祭,年年祭什么?/同城之声
·盘点:酿成六四悲剧的6大罪人/润涛阎
·从广场到红墙 有些六四亲历者已跻身政治局 (图)
·彭涛:今年『六四』纪念不一般:社会撕裂,人民绝望!
·才出狱的访民夫妻六四前受洗归耶稣/徐永海 (图)
·习近平:《关于八九六四的红皮书》/何岸泉
·纪念六四英烈/葛志慧 (图)
·六四是中国政治文化弊端的镜子/梁京
·唐柏桥痛斥柴玲:“每年六四都感到喜悦”?
·谢选骏:我对1989年“六四屠杀”的预感
·在六四24周年时向柴玲讲讲耶稣/徐永海 (图)
·“愛國”之爭,六四的飛躍/林保華
·又到六四,看看赵紫阳的俗吏一面/蔡贤彬
·牛泪说历史:李鹏在“六四”中的收益
·六四是中共被历史唾弃的分水岭
·魏京生:中共倒台才能平反六四
·“六四”运动救了邓小平/吉歌 (图)
·“六四”24周年感/伦敦客(2013年6月3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