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最后一名六四政治犯姜亚群已获释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01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图片:向广场游行的学生们冲破警察的一道封锁线后,发出一片欢呼。1989-5-4(六四档案)
    最后一名六四政治犯姜亚群已获释

   
    “六四事件”24周年前夕,传出北京最后一名当年参与六四被判“反革命罪“的政治犯,已经获释。据美国“对话基金会”星期四称,现年73岁的姜亚群患有老年痴呆症;相信他是于去年11月之前获释。曾在六四事件中被判刑的北京学者高瑜说,当年被抓的学生判刑较轻,而普通市民判刑较重。
    
    关注中国政治犯处境的“对话基金会”星期四表示,中国当局已释放了最后一名因“六四”而被以“反革命罪”判刑的政治犯姜亚群,并称姜亚群现年73岁,患有老年痴呆症;相信他于去年10月或11月间获释。
    
    新闻稿还说,北京高级法院于1990年7月17日以“反革命破坏罪”判处姜亚群死缓,后改判无期徒刑,又先后5次减刑。他在狱中被诊断出“轻度老年痴呆症”后,于1993年被转至专门关押老、弱、病犯人的延庆监狱关押,直至获释。
    
    记者周五致电景山街道办事处询问姜亚群,对方称“不太清楚”。
    
    记者:问一下,你们街道办事处有没有一个叫姜亚群?
    
    回答:我还不太清楚,没听说过。
    
    记者:他是八九年因为“反革命罪”,判死缓,后改无期徒刑,又减刑,听说去年出狱的?
    回答:我也不太清楚,。
    
    记者:当时是因为六四,被判“反革命罪”。
    
    回答:我不知道,我是值班的,再见。
    
    判死缓二十年后获释
    
    姜作为最后一名政治犯获释后,对话基金会相信还有数人因在八九民运期间犯事而被关押至今,其中包括现年49岁的苗德顺,于1989年10月被判死缓,1991年被改判无期;97年他因自焚而被单独关押,1998年改判20年刑期。2003年因心智疾病被转押延庆监狱。此后再无相关消息。
    
    北京一位在八九民运期间比较活跃的人士星期五告诉本台,当年在抵抗军队进城时,使用砖头、路障堵截军车的市民,一但被抓,属于“情节恶劣”判刑较重:“当时有比较‘恶’的行为吧,会有这种重罪,判这么重的罪,因为他现在住在景山,北京地区符合这种情况的,当时北京特别少(当局抓不到人)”。
    
    六四前夕被捕、后被判刑的北京学者高瑜对记者说,她也曾在延庆监狱服刑,同期服刑的有一名被指烧军车的女政治犯:“我是1995年下到延庆监狱的,当时延庆监狱有一名‘六四暴徒’,是一个老太太比他(姜亚群)的年纪大,(当年)已经六十七、八岁了,当时就她一个在延庆监狱,我没听说还有第二个人,那个老太判了15年,姓胡,说她烧军车,老太太一提起这事就哭,说她没有(烧军车)”。
    
    六四被捕市民判刑最重
    
    高瑜被以“反革命罪”逮捕、1994年11月,法院以公务员泄密罪判刑六年。她说,延庆监狱关押副部级以下的刑事犯:“市民也在这里(服刑),他会不会是在少管所,我在延庆监狱四年,95年12月底转到少管所,那个姓胡的老太太是反革命罪,也转到少管所了”。
    
    外界至今无从确切了解,究竟有多少人因涉及“六四”而被判刑。高瑜回忆,当年公安和戒严部队根据拍摄的录像内容挨家挨户搜捕,凡被拍摄到手拿砖头或木棍的,一律抓捕判刑,被判最重的是普通市民:“受到惩罚严重的都是普通市民,没名没姓的(不知名的),学生判得都很轻”。
    
    反革命罪改颠覆罪
    
    中国在上世纪五零年代实行的“反革命罪”于1997年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取消,并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取而代之。目前仍有一批政治犯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或“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入狱,且正在服刑,包括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浙江的中国民主党人朱虞夫等。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361919602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四临近 北京“二狗子”查抄买香蕉小贩/视频 (图)
·悉尼有英语学校禁谈六四和中共灭绝人权/孙宝强
·六四临近,民生观察网负责人刘飞跃被国保带走
·六四不用平反,真相必须公开 (图)
·80后“累点”多,房奴六四大游行
·六四4君子批民运败在团结,反过来赞中共
·孙文广:抗争后公安押我去游泳——悼六四24周年纪评之五 (图)
·纪念“六四”24周年:博讯精华资料、视频导读
·六四临近西安维权人士马晓明下落不明 (图)
·“六四”临近 在南站访民向访民发“反动”传单 (图)
·六四近,传中共大规模控制异议者
·广州公安不准六四游行,津3人再提申请
·如果再遇到六四,习近平可能扣不动扳机
·李贵锁因编歌纪念“六四”而被刑拘
·六四天安门君子变身中共学者 不再振臂高唿 (图)
·天安门母亲张先玲:中共恐惧六四“像小偷看到人就害怕”
·六四临近 中国多市民众申请集会游行
· “六四“前在京维权人士和访民呼吁发起为赵紫阳平反 (图)
·六四将至,天津民众到治安总队递交游行示威申请 (图)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民阵和全德学联举行六四24周年纪念会
·六四”前夕,在京访民连续打出“ 官员公布财产” (图)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大平台访民横幅抗议 (图)
·SOS:申请六四游行,广州3勇士被带走
·“六四黑衫行”系列活动之有奖征文启事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的遭遇(三)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五)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四)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三)
·中国“六四”平反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诉讼通告(三) (图)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二)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一)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九)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八)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七)
·24周年纪念:六四之魂,公民责任/伊娃
·六四:是一种思想/武振荣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艾鸽 (图)
·六四:是一种思想
·“平反六四”这个口号错了吗/胡平
·六四的日子/杨晴
·谢选骏:1989年六四屠杀悼歌 24周年五题
·六四与我一起上街找手机/孙德胜 (图)
·前六四学运领袖封从德:中共有4000万线人 (图)
·出走后又献媚中共求回国 范曾公开谈六四
·赵氏平反? 央视剧被指寓六四 (图)
·我反对平反六四/戴建丰
·历史、未来与现在——纪念六四/徐琳
·给胡启立关于平反“六四事件”的建议/王刚
·邓小平没打破教条 习近平临二次六四/吴祚来
·天安门母亲:新领导人不能再绕开“六四”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陈维健
·关于平反“六四事件”的建议
·治平:六四难民于硕,为何回国教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