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严打微博大V 指其用“求证”传谣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03日 转载)
    来源:明报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简称国信办)昨日宣布,将在全国集中部署打击利用互联网造谣和故意传播谣言,指一些所谓「大V」帐号以「求辟谣」、「求证」等方式故意扩散谣言,令一些不明真相的网民跟风,国信办会集中打击,但相关做法引来学者批评。

    
      「大V」是指微博的意见领袖,内地网民在微博发布消息时,有时会「@」(提及对方并令对方收到通知)这些「大V」,希望他们转发以扩大影响。「大V」接到求助信息时,因未能即时查证,多在前面加「求辟谣」或是「求证」,希望得到更多资讯,但实际上也传播了未经证实的消息。
    

  指损公信力 扰乱传播秩序
    
      新华社引述国信办网络新闻协调局负责人称,一些所谓「大V」帐号以「求辟谣」、「求证」等方式故意扩散谣言,让不明真相的网民跟风,损害网络媒体公信力,扰乱正常传播秩序,主管部门会「集中打击」。国信办负责人强调,以造谣等方式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影响证券交易、损害他人商业信誉、编造恐怖信息都触犯《刑法》,各地将深入核查一些经常传播不实信息的网站和微博、微信帐号,依法追究责任。
    
      有26万余微博粉丝的独立历史学者章立凡对本报说,他对国信办这种说法感到「奇怪」:「求辟谣,求证也不行?有比较才有鑑别,有求证才知道真假,不然怎么知道是不是谣言呢?」如果真要这样做,「那大家就都去V(即删除认证)好了……去V之后我还可以去上街散步」。他又指一些部门在推出政策前会先在网上「放气球」试探民意,如反对意见多就宣称是谣言,「如果官方要打击谣言,最好从自己内部查起」。
    

  「不利披露真相」 应先定义网谣
    
      广州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张志安对本报说,「在中国大陆,一些涉及政府官员或是权力机关的『谣言』,最后往往都被证实是真的,如一开始就限制这些所谓不真实消息,对我们去调查事实真相,倒逼公权力机构去披露真相是不利的」,他建议当局先明确网络谣言的定义,将处置案例公开给公众参考。
    
      如涉及官员腐败的消息,张志安认为即使细节上有差距,只要大体相符,就不算谣言,政府也可随时辟谣,「如果你(政府)屁股干净,你随时可以出来回应」,所以他不认为政府或者官员会被谣言伤害,「质疑公权、质疑政府、质疑官员,永远是网民的权利,而回应永远是政府和官员的义务」。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31920711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将实时监控警方微博所反应警情
·衣俊卿事件女主角微博亮相 自称是“无业游民”
·家长微博称孩子没捐款被罚站 学校:自愿没强制
·编译局长风波后,常艳博士开微博:感概颇多 (图)
·红十字会回应被网友喊滚:埋头苦干不管微博 (图)
·中共收紧政策:编辑记者微博须经单位批准
·江泽民又看女服务员 微博上疯传 (图)
·微博舆论左右开攻,李开复被特务 (图)
·彭丽媛亲自做模特 靳尚谊作品火爆微博 (图)
·青岛官方微博倡市民去教堂许愿引争议
·中国删除记述彭丽媛当年为戒严部队唱歌的微博 (图)
·政法委网络巨额封口 赵岩新浪微博遭封杀
·李克强调研被微博直播 车队被社会车辆穿插
·俄国使馆腾讯开微博 网民齐喝:还土地拿走党
·俄国使馆开微博 网民齐喝:还土地拿走党
·俄罗斯北京使馆开微博 中国网民跟帖“还我领土、带走主义”
·港大:少数用户主导新浪微博讨论
·报告:揭秘新浪微博“删帖”内幕
·央视微博回应“直播糯康死刑”争议:诛枭不是看杀人
·郭永丰的新浪微博被禁言,西安警方的说辞让人难以信服 (图)
·微博是”小宪政”的宣言书/木然
·严家伟:没有民主政治怎能容纳尖锐的批评?——从谢长廷先生微博被“销号”想到的
·破冰:征集解封微博软件及破解微博封杀的志愿者
·胡星斗微博:记者采访录(二)
·环球时报:关闭美领馆微博因其傲慢 望其学会慎独
·微博政治心理及其调试/木然
·微博时代是谁在“给这个国家挖坑”?/风青杨
·我的自白----《陈平微博集》自序/陈平
·李伟东的微博:假如我们出师解放朝鲜
·李伟东的微博:午夜政治观察126-133
·微博提升中国政治透明度/英国《金融时报》
·从非典造谣者被劳教看微博实名的威力/杨涛
·答梅新育微博/伊利夏提
·名人不必惧怕“微博绞肉机”/韩浩月 (图)
·廖祖笙:微博实名制背后的党权扩张
·北京观察:北京出台微博实名制规定传递什么信号? (图)
·政务微博别成“僵尸” /吕尚春
·微博时代,大公司会被抛弃吗? /姜汝祥
·古代的“微博”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