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深圳挪用17.6亿社保基金14年盈利10亿不及存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02日 转载)
    来源: 人民网
    
     日前,深圳社保局挪用500万元社保基金开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宾馆、发廊、停车场被曝光之后,深圳社保基金挪用17.65亿元用于投资145个项目的消息又被传出,再次将深圳社保局推到风口浪尖。而此次传出的投资涉及范围之广,却未经听证令舆论一片哗然。

    
    然而,老百姓的"养命钱"17.65亿元在14年间却只盈利10亿元,远远不及放心存入银行盈利更多的消息传出,引起社会各界对自身"养命钱"安全的担忧和质疑。
    
    有分析称,深圳社保局挪用社保基金事件,挪用金额已经从500万元发酵达到17亿元,或许近日曝光的只是冰山一角。尽管社保局自己认定的结果是没有违规违法,但这样依然难以服众。深圳社保局挪用社保基金涉嫌各种投资金额数目惊人,希望权威机构介入审计。
    
    对此,深圳市社保局日前回应称,自1982年至1996年直接和间接投资项目所用资金共计17.65亿元,1996年之后市社保局停止对外投资并逐步对投资项目清理回收。清理完毕后,目前共收回本金及收益27.25亿元,增值近10亿元,没有"亏钱"。
    
    不少市民质疑,社保基金可以挪用办企业,社保基金到底还安全吗?一名资深律师认为,这些用挪用基金成立的公司虽然本金已经返回给社保局了,但问题是,本金还了收益怎么处理,谁来界定,应该有国资委和市政府作出相关鉴定。
    
    有专家表示,至于相关责任追查,主要看社保局和相关机构在处理事情过程中有没有个人利益挪用、借用、中饱私囊等问题,但市民有怀疑的权利,希望相关部门查清事实真相,给民众一个交代。
    
    对于社保局称当时挪用的是工伤保险基金,不是养老保险基金,所以不违反劳动部1993年的规定。有律师认为,社保局的这个说法是不成立的。不管是保险基金也好,养老保险基金也好,性质没有太大区别,社会保险分很多种,只能理解动用的是社会保险基金。
    
    资料显示,1995年11月16日,深圳市社保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由深圳市社会保险基金管理局和深圳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学会共同投资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陈晓杰。注册资金500万元,其中深圳社保局占比70%。但当时的注册资本500万元是从基金中支付。
    
    据了解,深圳社保局挪用社保基金开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宾馆、发廊、停车场,且该局职工均免费享受这些服务,被网友们质疑是该局的一种公开的隐形福利。深圳社保局表示,14年间共动用17.65亿元社保基金投资145个项目。深圳社保局投资已赚了10亿并没有亏损。可是,深圳某专业人士算了一笔账:倘若当初17亿直接存银行至少有29.86亿。
    
    另一基金业人士详细计算后表示:如果这笔钱自1996年至2013年的17年间全部存在银行,以每年的一年期定存利率计算,连续滚动存款,至今积累的资金量可达到29.86亿元(未扣除利息税),比现有本金和收益还多出2亿多元。
    
    而且他所做的计算是按最低标准,尚未计入1982年-1996年期间应有的利息收益--那些年间正是高利率时代,如1993年-1996年间一年定存利率达10.98%。
    
    1996年后,社保基金按照国家规定只能购买国债和存放在银行。按通常的收益率来看,国债收益高于定期存款,长期存款收益高于短期存款。深圳社保基金的资金配置中,93%为三年期和五年期存款,其收益比一年期存款理应更高。
    
    深圳市社保局表示,1996年投资部分就已经回收进入基金了,之后少部分陆续至今收回。因此这种算法不太科学,因为先收回的存入社保基金也会增值,没有算到前述的27.25亿里面,也很难算清楚。 (博讯 boxun.com)
21920913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深圳17.65亿社保基金被挪用 部分用于开宾馆发廊
·深圳社保局回应挪用社保基金事件 称已连本带息归还
·66家基金会已为芦山地震筹款逾4亿元 (图)
·深圳社保局:用了500万社保基金办公司
·壹基金首日筹得地震捐款1000多万 红会筹14万
·社保基金会理事长建议每5年将退休年龄延长1岁
·重要信号?令计划老婆谷丽萍辞基金会要职 (图)
·习点头:金砖五国应急基金 中国出大份 (图)
·谢旭人出任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理事长
·社保基金预算首次列入国家帐本 三公经费未披露
·中国各省市将设基金救助无力支付医疗费用患者
·国务院要求各省市建立疾病应急救助基金
·证监局官员离职入基金公司,官方:不违规
·证监官员下海路径:实权部门官员入基金
·天使妈妈基金拒向质疑者出示流水单
·王维洛:三峡工程的“民族性”和家族性——老百姓交纳的三峡基金如何部分化为李鹏家族的私有财产
·情妇丈夫举报 湖北高官或涉挪用社保基金
·今年铁路投资6500亿,拟设铁路发展基金
·儿慈会13基金被指从未捐助 回应称信息在填写中
·关于超期羁押案件援助基金的募捐声明
·郭予豪基金会开始运作
·瞻博网络股东年会、占领运动和“六∙四”人道基金/赵京
·大成基金危机是中国基金业的镜鉴
·社保基金如何走出通胀之困
·中国缺乏民主 妇女权益受损/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王萍秘书长
·三聚氰胺赔偿基金落空背后的迷津
·洛克菲勒基金影响中国人口政策--牛文元误导温家宝/易富贤
·良心與理智的選擇——評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
·良心與理智的選擇——評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
·诺奖之后能否成立08宪章非暴力基金会
·王琳:壹基金之困亦是公民社会建设之困
·呼吁全球基金项目关注爱知行研究所,创建艾滋病工作支持性环境
·廉政基金不治大贪/乔子鲲
·连天上人间都封了,基金经理得小心了!
·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七)/李原风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六)
·美國傳統基金會:中國經濟發展的十大迷思
·台湾国安基金进退场问题/林保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