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志军的罪与罚:曾有专人为其寻找美色
请看博讯热点:反腐打老虎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28日 转载)
    来源: 荆楚网  
      尽管刘志军案发已经两年多了,连铁道部都不复存在了,但有关他的消息依然牵动着人们的目光。
      据新华社北京4月10日电,原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受贿、滥用职权一案,当天已由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依法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享有的诉讼权利,并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志军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徇私舞弊,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追究刑事责任。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已依法受理该案,将择日开庭审理。
      检方起诉书中连用4个“特别”,更加凸显了刘志军案不同寻常的意义。

  “高铁英雄”倒下
    
      1953年8月,刘志军出生于湖北省鄂州市(当时名叫鄂城县)牌坊村刘金湾,是家里的长子,上有两个姐姐,下有一弟一妹。据当地村民介绍,因为家里穷,刘志军的父母当年是卖了房子才供他读到初中的。初中毕业后,刘志军到县里的铁路工地打杂。1972年,19岁的刘志军成为武汉铁路分局武昌工务段的一名养路工。这份工作事关列车安全运行,需要每天沿铁路线来回检查每一个螺丝钉。据说,年轻的刘志军做得很称职。
    
    
刘志军的罪与罚:曾有专人为其寻找美色

      刘志军的聪明体现在他对未来的铺垫上。1981年到1984年,刘志军先后在华东交通大学(南昌)基础课部干部班和西南交通大学运输系运输管理专业学习,补上了学历的不足。他又娶了当时武汉铁路分局局长的侄女,从此平步青云。此后的10年,刘志军搭上了“顺风车”,先后在郑州、广州、沈阳等多个铁路局任领导职位,不过时间大都很短。任期最长的,是从1988年8月到1991年9月,在郑州铁路局下属的武汉铁路分局任局长,干了3年多。1994 年,刘志军进入铁道部,历任运输总调度长、副部长。2003年,未满50岁的刘志军升任铁道部部长,一干就是8年。
    
      2004年和2007年,刘志军主持完成中国铁路第五次、第六次大提速,这成了他政绩簿上辉煌的一笔。然而,此后的一场变故,使他的履历中出现了第一个重大污点:2008年4月28日,由北京开往青岛的T195次旅客列车因超速导致车厢脱轨,致70人死亡,416人受伤。刘志军因此被国务院记过处分。
      但这似乎并未影响刘志军的仕途,他雄心勃勃地推动高铁项目,期待用高铁打翻身仗。2008年4月,京沪高铁开工,至2010年11月全线铺轨完成。然而,也就是在京沪高铁即将通车之际,国家审计署的一纸报告,揭发出其建设中的七大问题。其中,项目还未招投标就有施工单位进场施工,是此次审计最重要的发现。
      在这次审计过后,2011年2月12日,新华社正式发布消息称,经中纪委有关负责同志证实,铁道部党组书记、部长刘志军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身陷囹圄的刘志军没有亲眼目睹京沪高铁的正式开通,被他寄予厚望的高铁项目,却在2011年6月30日投入运营后屡屡曝出问题。运营仅仅10 天,京沪高铁就接连出现车厢停电、电缆起火花、因故障中途停车、未出站就因故障换车等问题。7月10日,山东省境内出现9级大风雷雨天气,京沪高铁曲阜东至枣庄间下行线接触网发生故障,导致19趟列车晚点。两天后,京沪高铁在安徽省境内因电网故障停运,导致至少11趟列车晚点,3趟列车迟发。同一天,由上海虹桥开往北京南的京沪高铁G114次列车再度因故障中途换车续行。
      4天3次故障,京沪高铁引发了国内媒体的批评潮:“故障究竟是何缘故?这些故障为何在试运行中没有检测出?”“京沪高铁容不得‘设备磨合门’的存在。如果带病运行,就是人为地制造故障,必须严查严惩。”
    
      7月23日,更大的灾难发生了。当天晚上8时34分,从北京南站开往福州站的D301次动车组列车与从杭州站开往福州站的D3115次列车在温州方向双屿路段下岙(音同奥)路追尾相撞。由于撞击剧烈,两列列车首尾挤成了一团,D301的前四节车厢拱了起来,呈人字状从20多米高的桥上坠下,其中一节车厢挂在桥面与地面间,造成重大人员伤亡。
    
      2011年12月2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作出了对“7·23”甬温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的处理决定: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负主要领导责任。
    
      2012年5月28日,中纪委监察部针对刘志军违纪违法案件的调查有了结果:经查,刘志军滥用职权帮助北京博宥投资管理集团公司董事长丁羽心 (又名丁书苗)获取巨额非法利益,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和恶劣社会影响;收受他人巨额贿赂和贵重物品;道德败坏;对铁路系统出现的严重腐败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刘志军被开除党籍,待召开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时予以追认;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高铁腐败利益链
      刘志军主政铁道部的8年,是争议不断的8年。他在任期内,铁道部多次因为管理不善、事故不断,饱受公众质疑。刘志军案东窗事发后,披露出来的案情也多发生在这8年中。回顾刘志军涉嫌所犯的罪行时,有两个词出现的频率最高:一是“丁书苗”;二是“高铁”。
      据报道,刘志军涉腐东窗事发,是缘起于“丁书苗案”的牵连。丁书苗1955年出生,山西省晋城市人,山西博宥集团董事长。接触过她的人说,丁书苗最大的本事是能拿到车皮,善于处理方方面面的关系,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在刘志军案涉及的10余名行贿人中,丁书苗的行贿金额最高,为4000多万元。而刘志军涉嫌的滥用职权罪,只有一项内容,即为丁书苗谋取中标30亿元的项目。
      据公开报道,早在2000年,丁书苗就已经认识了时任铁道部副部长的刘志军。同年,丁书苗成立了博宥集团,涉足高铁设备、影视广告等诸多投资项目。2006年,博宥集团参与组建的智奇公司成为中国唯一一家动车组轮对生产和维修基地。
    
      多人猜测,丁书苗出事最开始的导火线可能是高铁的声屏障项目。据知情人士透露,当时很多专家不同意丁书苗的产品设计方案,但由于丁书苗的关系过硬,铁道部最后还是选中了她的产品。然而,丁书苗的产品在京沪高铁的试装中发生严重质量问题,其他声屏障生产企业因为对京沪高铁的招投标过程和结果感到不满,多次向有关部门写信揭露,最终导致京沪高铁的声屏障招投标推倒重来,而丁书苗在最后一次的招投标中出局。
    
      与此同时,丁书苗作为中间人为某些国企在高铁建设工程招标中跑关系的事情也暴露出来。有关部门了解到,2010年7、8月间,某大型国企在中标铁路项目后,从账外划给了丁书苗约1亿元。
    
      刘志军为丁书苗非法谋利,丁书苗以金钱铺路,满足刘志军的需求。2011年春节前,丁书苗被警方控制。随后,刘志军也被调查。2012年3月,北京市二中院审理了3名被告涉嫌以“打捞”铁道部落马官员何洪达为名,诈骗4390余万元的案子。检方指控,2008年11月至2009年11月间,第一被告人刘琳以帮助被审查的原铁道部政治部主任何洪达疏通关系、获从轻处理为名,虚构自己为办此事花费巨额资金的事实,骗取丁书苗与其女儿侯军霞钱款共计人民币3000万元及沃尔沃吉普车一辆(变卖后获利人民币80万元)。刘琳在庭审当场称,丁书苗曾在电话中告诉他,“领导”对他办事不力很不满意,并称该领导就是刘志军。铁路系统内部通报的刘志军涉嫌违纪情况也证实了这一点。这份通报还称,刘志军道德败坏,玩弄多名女性,有3名即为丁书苗介绍。
    
      刘志军和丁书苗等人的利益链曝光后,高铁工程为何出现如此大的问题,也就不难解释了。案发前,许多从事高铁工程建设的业内人士就曾公开表示过对于高铁安全性能的担心。一家外资高铁物资供应商称,高铁抢工问题非常严重:“紧张的时候能把人逼急。经常是今天给你单子,明天就要货。有时候甚至在你接到单子的时候,要求交货的时间已经过了。供货商在质量上力不从心,连检样的时间都没有。基建也是这样。为了抢工期,没有培训,沿线农民拉过来就干。”据业内人士介绍,中国铁路建设和高铁项目中,不少建设单位在任期内要显示政绩及效益,主要的表现就是要求尽快完工并节约成本。因此,经常出现一些价格低、周期短的工程,影响了质量和安全。
    
      因此,对很多人来说,刘志军的落马并不意外。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铁路招标领域涉及从上至下至少几十层环节,如铁轨、机车、信号灯、控制系统、火车站建设、内部装修、站台服务等,由于铁路项目招投标、评标等的决定权都在各路局段,难免会滋生腐败现象。
    
    
      据接近原铁道部纪委的人士透露,铁路系统的投资项目,表面来看都有完备的审批程序和招投标规则,但在垄断而封闭的体制下,一些内部官员依然有可能利用制定和执行规则的便利谋取私利。他们会向下属打招唿,帮助特定单位中标,从中索要提成。同时,还可能会利用管理工程的优势,直接向施工单位索要工程项目。平时收受对方的好处,在项目招标和管理中给对方单位提供“方便”,已成为一些违法官员的常用手段。

  多米诺效应
      “拔出萝卜带起泥”。刘志军落马后的一年多时间里,铁道系统的问题官员接二连三被带走,刘志军“腐败列车”上的新成员不断增加。
    
      刘志军被免职后15天,铁道部会议宣布,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号称“中国高铁第一人”的张曙光已被停职调查。张曙光是刘志军的铁杆亲信。两人相识于刘志军任铁道部客车处处长时,当时张曙光在铁道部运输局装备部客车处工作。张曙光能很好地贯彻执行刘志军的想法和命令。“刘志军爱熬夜,张曙光夜里就陪着;刘志军好美色,张曙光就给他找女人。无论刘提出什么要求,张曙光都能想出些办法。加上张曙光和刘志军一样,在人际交往方面会来事,两人很对脾气。”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张曙光曾因滥用车辆采购权,受到铁道部纪检部门的查处,“发配”到沈阳铁路局任局长助理。2003年,刘志军上台后,高调提拔张曙光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铁道部运输局主要负责高铁技术、装备的引进。高铁上一套集便器售价20余万元,而张曙光的妻子正是这种昂贵的进口集便器的中方总代理。
    
      南昌铁路局原局长邵力平与刘志军的关系也非同一般。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刘志军在武汉铁路分局工作,是时任武昌火车站站长的邵力平的上司。其间,刘志军因收受铁道部武汉物资处行贿的一套住房被查处,曾让邵力平出面作伪证,最终逃脱了惩罚。后来,在刘志军的举荐下,邵力平成了武汉铁路分局局长。刘志军主政铁道部后,武汉局从郑州局中独立出来,并迅速壮大成华中第一路局。刘志军同父异母的弟弟刘志祥在武汉铁路系统任职期间,也受到邵力平照顾。 2006年4月,刘志祥因故意伤害、贪污、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缓。但在刘志军庇护下,刘志祥由死缓改为无期,无期改为有期,后来又保外就医。刘志军案发后,有关部门在回溯刘志祥案时,让邵力平协助调查,随即查到了他的头上。
      唿和浩特铁路局是受刘志军案波及最深的路局。2011年6月,唿和浩特铁路局局长林奋强、副局长马俊飞赴京参加铁道部会议时,被中纪委扣留要求调查。随后,中纪委派人查封了林奋强和马俊飞的办公室以及住所。2012年5月,该局又有一名常务副局长被爆出受到调查,其分管工作也已被他人顶替。消息人士称,林奋强被调查,一来是受刘志军牵连,二来是自身的经济问题也较严重。马俊飞因负责调度,“很可能在丁书苗庞大的煤炭运输生意中帮助疏通关节,提供便利”。
      此外,受到刘志军一案牵连被调查的官员还有:铁道部运输局原副局长苏顺虎、哈大客专公司原董事长杜厚智、中铁集装箱原董事长罗金宝、昆明铁路局原局长闻清良、中铁电气化局集团原总经理刘志远等人。据粗略统计,刘志军案牵扯出的副局级以上官员已达15人之多。
    

  惩治体现反腐决心
    
      2012年12月24日,中铁集装箱原董事长罗金宝涉嫌受贿一案在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罗金宝是原铁道部高层官员腐败窝案里第一个出庭受审的官员,这也意味着铁路系统系列贪腐案的审理拉开帷幕。
    
      今年4月17日,备受关注的丁书苗之女侯军霞等5人涉嫌非法经营罪一案在北京市二中院审理。据悉,受审的5名被告人中,侯军霞被列为第四被告人,其余被告人分别是郑朋、胡斌、甘心云、郭英。上述被告人多是在铁路工程项目招投标过程中,担任“中间人”角色的相关人员。
      在刘志军案即将开审之际,很多人关心刘志军的现状。据了解,刘志军目前的辩护律师是钱列阳,由北京法律援助中心指派。钱列阳表示,他已经会见过刘志军,刘志军对案件的结果并没有做出很明确的要求。在钱列阳之前,刘志军的家属曾经和高子程及戚晓红两名律师联系,希望由他们做辩护,但最终刘志军放弃了委托。
    
      有报道称,2012年夏天,刘志军案还在侦查阶段时,戚晓红就作为刘志军的辩护人,在秦城监狱内见过刘志军。“他是个极其聪明的人,应该知道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在戚晓红看来,刘志军当时的精神状态还不错,谈话思路也很清晰。但每次提到丁书苗,他都比较忌讳,“遇到这个话题就不谈了。”而对于解除委托的原因,高子程则向记者透露:“他让我保证他不死,这个我保证不了。后来他说组织上给他推荐了一个不收费的律师,他就用那个律师了。”
    
      我国刑法规定,对犯受贿罪的,根据受贿所得数额及情节,依照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的规定处罚。索贿的从重处罚。刑法第三百八十三条规定:个人贪污数额在十万元以上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犯滥用职权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依照这些法律条文,有学者表示,从刘志军案的起诉书的用词上看,“四个特别”属重判的信号。此前,被判处死刑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前副委员长成克杰、被判处死缓的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中国移动原党组书记张春江等人,法院在最终判决书中均有”特别巨大”、” 特别严重”之类的措辞。不过,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表示,由于检察院并未披露量刑建议,法院又尚未开庭,目前来看,各种判决结果都有可能。
      实际上,铁道系统的系列贪腐案进展到现在,对刘志军处以怎样的刑罚已经不是最关键的了,怎样落实官员“不能贪”的制度才是根本。从案情来看,刘志军的贪腐行为并不隐蔽,甚至可以称得上公开而张扬。不要说诸多党纪国法的重重束缚,只要招投标等制度或其他众多监管制度中的任何一条起了作用,刘志军屡屡“关照”丁书苗的行为都不见得能成功。因此,刘志军撞破层层制度之网而大肆贪腐的现实,可谓是对各种权力监督制度的一个严肃拷问。
      近一年来,党内防腐反腐措施不断加强。2013年初,中央纪委监察部召开2012年全国纪检监察机关查办案件工作情况新闻发布会。新闻发言人表示,中央纪委监察部严肃查处了薄熙来、刘志军、黄胜、田学仁等严重违纪违法案件,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目前正在立案调查的还有周镇宏、李春城等案件。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竹立家认为,最近密集审理包括黄胜、刘志军在内的重大腐败案件,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一届政府的反腐目标非常明确。“反腐是关系到我国社会和谐和中国梦实现的关键环节,对权力进行有效约束,使公权力能够按人民的意愿行使,才能保障社会发展的和谐、顺利。”
      在竹立家看来,近一段时间里,腐败案件的处理速度明显加快了。“过去,腐败案件尤其是重大的腐败案件,从抓捕到公诉到审理通常历时很久,但十八大之后这个进程明显加快了,从黄胜和刘志军的案件中可以看出,从严从重从快处理,是新一届政府对待腐败案件的风格。”
    
      竹立家认为,十八大之后,新一届政府的反腐策略更加清楚。为了惩治腐败,新一届政府采取了由浅入深的策略。“先是治标,对人民群众看得见、摸得着的腐败行为坚决反对,下一步则要从实质性和制度性措施做起。”而这些实质性和制度性措施,就包括官员财产公示等。“腐败是社会主义价值观、中国共产党党章、国家宪法所不允许的。不能遏制腐败,党的执政就会受影响。所以说,反腐是新一届政府的第一要务,未来2到3年内会在制度和实践上不断深化,查处力度越来越严,制度更加无漏洞,惩处更加到位。”竹立家说。来源: 环球人物杂志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22285709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曝刘志军爱熬夜好美色 张曙光给他找女人
·刘志军案晋女商人丁书苗女儿北京受审涉30亿元
·刘志军系列案开审:丁书苗之女被控涉案30亿元
·丁书苗女儿受审,曾为刘志军捞落马官员
·刘志军案中的另一关键人物辛旭光
·前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被控受贿滥用职权
·反腐打虎 刘志军案4个特别面临重判
·妻子回应刘志军与女星传闻:每晚都回家 (图)
·刘志军案开诉是否显示习李打老虎决心?
·刘志军案将北京开审 接下来是薄熙来、谷俊山
·刘志军薄熙来均为老虎 中共暗示将判死刑
·知情者:刘志军案保密工作做得相当好
·刘志军让律师保其不死 律师:刘系在家中被带走 (图)
·刘志军被提起公诉 薄熙来案陆续开场
·刘志军被公诉,薄熙来案还远吗? (图)
·刘志军落马细节:五星酒店玩3P时被捕 (图)
·铁道部原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案提起公诉
·涉极严重腐败 传前铁道部长刘志军难逃一死
·盛光祖铁道部长生涯回顾:刘志军事件后临危受命
·纪念铁道部的一位同志——刘志军
·习近平将杀刘志军祭旗?
·看山:王立军案该重庆反思,刘志军案该谁反思?
·王立军案该重庆反思,刘志军案该谁反思?/看山
·史上最不要脸的铁道部处分,刘志军张曙光成最大“临时工”
·刘志军的“架子队” /温淑萍
·铁道部刘志军倒了,难倒卢春房副部长屁股就这么干净?
·中共拿刘志军祭旗/林保华
·雷火丰:刘志军落马标志着十八大权力争夺战正式打响
·刘志军下台不是反腐败的“成果”/高小明
·温家宝失控,刘志军落马/海客
·中国铁道部长刘志军“撞天”/巩胜利
·铁道部长刘志军给中组部长下“大夹子”/铁勋
·春运来了 刘志军作秀了
·刘志军精亏力竭 胡锦涛得过且过/袁连贺
·火车屡屡出轨,刘志军还不出轨?/严少雄
·刘志军必须引咎辞职的五个理由/陈杰人
·许宗衡作秀 刘志军“低调”/刘昌富
·铁道部长刘志军引咎辞职 接着温家宝/李德胜
·盘点铁道部这一年 刘志军部长该下课吗?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