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德国媒体第一次直接采访到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受害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26日 转载)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图片:马三家劳教所。(网络图片)
    德国媒体第一次直接采访到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受害者

    十几天前,有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报道在中国网上出现。这个消息引起很多德国媒体的注意。四月二十三号,德国媒体第一次报道了在中国的德国记者直接采访到该劳教所受害者的专题报道。
    
    从三月份以来,围绕如何看待中国的人权问题,被关押的犯人的活体器官移植买卖问题,劳教问题再次引起德国社会,德国媒体的讨论和关注。由于法轮功在他们的媒体上的报道,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问题几乎涉及到所有上述三个问题,为此十几天前,在中国网页上出现的揭露马三家劳教所问题的文章立即引起德国媒体的关注。一些媒体报道时提到,马三家的问题已经听到很多,但是在中国却很难采访到第一手的证据。然而,本星期二,四月二十三号,德国电视一台的驻中国的记者在德国电台上推出了一个直接对于马三家受害者的专题采访报道。由于这可以说是第一次对直接的证人的采访,因此该报道立即引起德国各媒体的关注。
    
    这个报道一开始就提到,辽宁省的马三家在地图上几乎找不到,但是当地的人都知道这个地方及劳教所。在中国大约有三百个这样的劳教所,安全部门可以不经过法律过程把他们不喜欢的人关押到这里四年。
    
    该报道具体报道了曾经在马三家被关押过的直接受害人对于她们在马三家所受到的迫害的诉说。例如,什么是坐老虎凳,绑死人床。一位五十岁的妇女说,她被关进后被女警殴打了二十多分钟,还被用电棍电击她的脸部、耳朵、腰、胳膊、腿和肚子等部位。在那里,她们每周要工作七天,从早干到晚上六点半,很多时候要到深夜,完不成任务不能够睡觉。产品主要是缝纫衣服和汽车坐垫,或者圣诞装饰品。一个月只能得到一点二欧元,有的人甚至分文不得。
    
    对于被关押的人,报道特别提到,在过去十年在这里关押了很多法轮功学员,但也有吸毒者,小偷小摸者和其它方面屡教不改的人。这些受害者现在敢于接受记者采访是因为最近传出要废除劳教制度。但是他们立即受到有关当局的威胁。在节目制作期间,一位被采访者甚至已经多次被警察找去谈话。为此,受害者现在非常害怕再次面临迫害。
    
    据报道说,大约正是为了保护被采访者,所以德国电视一台的采访播出的不是电视,而是广播。这个对马三家受害人的采访立即被德国很多媒体转播和转载。媒体关注,马三家是最严重的一个劳教所,还是只是冰山的一角。
    
    本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Modified on 2013/4/26) (博讯 boxun.com)
371919100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德国之声:马三家揭开中国劳教黑幕 (图)
·辽宁调查组指《走出马三家》“严重失实” (图)
·王德邦:谁在颠覆国家政权?——从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说起
·纽约时报: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图)
·揭马三家劳教真相 李文娟遭警砸门威吓 (图)
·马三家劳教受害者爆料人李文娟现况 (图)
·马三家受害人、鞍山的李文娟被围屋砸门/录音 (图)
·《走出“马三家”》被删,预示劳教制度难废 (图)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肉刑证人——写在口述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完成之际 (图)
·辽宁将调查马三家劳教所酷刑事件 (图)
·大陆媒体揭秘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坐老虎凳 绑死人床
·揭秘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坐老虎凳绑死人床
·马三家劳教所解教访民朱桂芹的口号(劳教系列16)
·刘玉玲:以阴道从马三家女子劳教所带出的求救信
·辽宁访民刘利失踪有消息,被无手续关押马三家劳教所
·朱桂芹控告辽宁马三家劳教所虐待
·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拒不释放所外执行者(图)
·受害者曝光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内幕(四)
·受害者曝光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院内幕(三)
·又一马三家受害者曝光——辽宁营口朱晓明的控诉书 (图)
·西诺新唱:王岐山夜读《公正》,痛批《马三家》/视频
·中国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捣毁“马三家”》 (图)
·控告:辽宁省马三家子教养院女子劳教所恶警 (图)
·解教犯人控诉马三家警察暴行,被告为逃避惩罚威逼证人做假证
·《财经》爆料"马三家"劳教所黑幕的政治解读与思考/梁京
·陈维健:“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由独立人士调查马三家劳教所/孟雅春
·刘逸明:马三家劳教所——中国的人间地狱
·阴道在咆哮:直面“马三家”/艾晓明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