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宝兴灵关镇部分村民走上街头拉横幅称“我们饿”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24日 转载)
    
    来源:华商报 

博讯插入相关链接:宝兴县灵关镇震区缺水缺粮和帐篷   

    这次抗震救灾,政府与民间的表现都有明显提升,但两者也都有不少改进空间。
    
    如何合理组织力量,让应急反应与地震损害更为匹配?如何统筹规范,让物资调配更有的放矢?如何统一引导,将民间组织纳入整个救援体系?整个国家应急体系和协调机制仍需进一步完善,这是雅安7.0级地震给我们的第一个启示。
    
    道路拥堵
    
    “嘣!”伴随响彻云霄的声响,一块巨大的山石被炸开了花。震后72小时,重灾区宝兴县城中心一处延伸向小金县的生命通道,依然在紧张的挖掘之中。
    
    打通生命通道,是汶川大地震后,给四川的一条珍贵救灾经验。但在这次芦山地震中,救援力量缺乏统一协调,志愿者缺乏统一组织调配,造成生命通道拥堵严重,这显示我们的反应机制还有待完善。
    
    抢通生命线又被车辆堵死
    
    20日8点40分,四川省政府就已启动抗震救灾一级响应;四川省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省应急救援总队赶赴雅安,同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各部迅速响应开展救援工作。在7级强震下,四川省仅仅用12个小时就打通了前往芦山的生命线。除了“孤岛”宝兴。可路通了,并不代表就能抵达目的地。车来了,人来了,路又堵了。
    
    路上塞满了车,有工兵车,有120车辆,还有新闻采访车,以及志愿者的小轿车。这种情况在雅安地震后的四天里,处处可见。
    
    “雅安是山区,对于交通来说,只能是微循环。”4月21日中午,四川省交通厅厅长彭琳在芦山县通往宝兴的210省道上,焦急地直打转。微循环的意思是,车太多了路就有些“累”了。
    
    村民打横幅“我们饿”
    
    目前,可能没有哪个灾区比宝兴更期盼道路畅通了。23日上午,宝兴县灵关镇的部分村民走上街头,拉上横幅写着:“我们冷,我们饿。”
    
    由于道路不畅通,救灾物资总是不能及时到达。地震后三天内,宝兴县一度成为物资救援盲区,灾民们通过自救,把家里的存粮拿出来统一调配,但主要是针对为外来救援者服务。一位宝兴县交警告诉本报记者:“看到满满的物资装在车上停在路边,总是进不来,我们也很揪心。”
    
    一方面,是四川省交通厅厅长现场指挥,负责清除路障;另一方面,却无法治理灾区的拥堵。路依然不是一条完整的路。在只有两条车道的雅安灾区,车辆显得毫无秩序。由于各地救援力量过于集中,而道路承载量是有限的,无论怎么疏导,总是拥堵了再拥堵。这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启示
    
    各系统救援必须统一协调

    
    四川地震局官员李建明曾撰文总结称,汶川地震显示出地震应急体系的诸多不足,如组织指挥体系和工作运行机制与特大地震灾害不相适应。各系统前线指挥部注重点上的救援救灾,缺乏面上的统一协调,信息报送和沟通不及时,造成震后初期救援救灾条块分割、各自为政。
    
    实际上,灾区的救灾力量并非越多越好。如果各级组织架构不精细,协调不好,救灾力量也可能相互对冲。过多的救援力量集中在有限的区域,势必难以发挥全部作用。今天看来,这些问题在雅安地震中仍没有得到完全解决。
    
    民间救援
    
    志愿者太多让道路拥堵?

    
    这次芦山地震,志愿者成为一个主力群体。可也有一种声音,认为比起汶川大地震,志愿者在这场地震中,似乎由“帮忙者”变成了“添乱者”,并认为灾区道路拥堵很大程度上也是志愿者太多造成的。
    
    21日,四川省交通厅厅长彭琳已经向记者说:“大批志愿者直接到受灾最严重的现场并不是最好的办法。我们一开始就呼吁,非专业志愿者暂时不要进入到救灾的第一现场。”来自西藏的女孩蒋丹是在校生,得知地震后,第一时间从拉萨买了张去成都的机票。后来,在成都的她通过论坛发帖,找到了一个想共同赶赴灾区的志愿者群体,名字叫“雷霆小组”,成员共有28人。4月22日,他们坐大巴来到芦山县,发现当地已人满为患后,又转到了宝兴县。但由于没有经验,大部分人既没帐篷也没被褥,只得在学校教室里坐着休息。后来,还是民政部门给了他们一些被褥。“我们是来帮助灾民的。”蒋丹不服输。但被问及能具体帮助灾民什么时,蒋丹却有些说不出话来。
    
    在灾区,这样的志愿者并不在少数。他们既缺乏专业技能,又没有困难地区生活经验,到达后,反而会成为灾区人民和救援者的负担。
    
    而相反,来自成都的瑞生塬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志愿者,却突破阻碍,将灾区婴幼儿急需的奶粉送到了灾民手中,他们的速度甚至在官方救援团队之前。
    
    而对交通拥堵完全由志愿者造成的说法,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看法:由于交通管制,京昆高速雅安段、成温邛高速等禁止社会车辆通行,私家车被迫绕道国道318线,加剧拥堵。雅安境内地质灾害多发,道路狭窄,交通运输能力本来就差,低级别公路多、道路养护滞后导致路况恶化,加之交通部门管制过程中存在的指挥不当,震区交通拥堵已是必然。
    
    启示
    
    民间组织应与政府救援体系有效对接

    
    一样的志愿者,却体现了两种迥然不同的灾区经历。有些不被网民所理解,有些却成为灾区救援的中坚力量。
    
    其实民间资源总是越多越好,问题关键不是志愿者要不要去灾区,而是如何组织他们,让救援更有效率。
    
    相比五年前的汶川地震,无论政府还是民间,救灾的反应速度快了很多。民间的互助自救,看起来往往不那么整齐秩序,但这更多的是“成长的烦恼”,社会不必妄自菲薄。
    
    民间多为自发行动,缺乏统一引导和疏通。这方面政府应该在管理层面统筹,对民间组织进行规范,设立机构对接,将之纳入整个应急救援体系。
    
    纵观这次抗震救灾,政府与民间救援如何更好地结合仍有不少改进空间。政府更要学会善待和引导,不能因为一时的道路拥堵,就挫伤志愿者的积极性,而是要妥善引导,把民间力量用好。
    
    微博观点
    
    @新民晚报新民网:四川芦山龙门乡每天须劝返千余志愿者。群众“找不到组织”,自发行动,无序作为就难以避免。要让民间救援力量理性发力,就需要政府因势利导,主动壮大民间组织,这样才能充分发挥民间的专业力量,让理性救灾理念深入人心。
    
    @人民网:从汶川到芦山,一次次砥砺磨练,人们对志愿者工作有了更多了解,认识也逐步走向深化。这项工作既需要饱含热情和力气的“热心人”,更需要专业的态度和技能。唯有二者结合,才能把好钢用在刀刃上,让拳拳爱心转化为强大合力。
    
    本文来源:华商报

(Modified on 2013/4/24) (Modified on 2013/4/24) (博讯 boxun.com)
41919706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华裔学者不客气:雅安地震伤亡的主因是这个
·雅安地震:一桌满月酒,救了整村人
·乌鲁木齐:1残疾乞丐向雅安捐2月乞讨款 (图)
·雅安天全县:地震经济损失高达270多亿 (图)
·雅安救灾:战士经过家门,含泪却不敢入 (图)
·雅安地震:空军首次大规模空投物资 (图)
·航拍雅安宝兴,数千灾民栖身露天体育场 (图)
·雅安灾后,三峡水库诱发地震的争论再起
·多维:雅安地震,13集团军引媒体关注
·心碎:102岁空巢老人雅安震中扒砖自救
·雅安地震:公安部发出搜救总攻令 (图)
·纪念5.12大地震五周年,并悼雅安4.20大地震死难人士—慰问四川人民
·雅安大熊猫将在武汉再住2年 年花费150万元 (图)
·四川雅安地震:太平镇派出所的大楼最坚固 (图)
·抢黄金时间 雅安地震灾区封锁管制
·奥运冠军林丹夫妇现身雅安 捐款220万 (图)
·雅安大灾后 三峡水库诱发地震的争论再起
·震区雅安市人们周一照常上班/王宁
·四川雅安地震:部队步行到达太平镇 (图)
·救救雅安人民吧,救救这个国家吧/杨祖坤
·雅安地震断想/杨支柱
·云南四川甘肃旱 雅安地震也是人祸/王世保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