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24年来首次:中国民间公祭“六四”死难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中国国内消息)2013年4月1日,清明节前夕,一群八九民运的参加者和民间知识分子,汇集河北省正定县,以庄重仪式,公祭了1989年“六四”死难者。他们在河北省正定县殡仪馆铭德堂,向“六四”死难者肃立、默哀,宣读公祭词,呼唤死难者的名字,一一公祭。这是二十四年来,在中国大地,第一次,民间以公祭的形式,追思“六四”死难者。

参加公祭活动的,包括部分八九民运参加者和民间知识分子。公祭发起人陈卫、于世文,都是1989年广州民主运动最早的发起人和组织者。当年,陈卫是中山大学大气科学系四年级学生,于世文是中山大学哲学系三年级学生。“六四”镇压后,他们分别被捕,各自遭监禁一年半。

发起人表示,之所以选择河北省正定县,是因为,那是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先生的从政发祥地,公祭者要提醒习近平先生,不要忘记他父亲习仲勋先生坚决反对的“六四”屠杀,不要忘记中华民族历史的伤口。中国梦应该是宪政梦,相信那才他父亲的梦。

据了解,公祭活动举行前的最后时刻,遭公安获知,部分参加者遭到阻拦,未能到达现场。但当局没有阻拦现场公祭活动。主要组织者于世文遭河北、河南两省警方羁押、讯问24小时,后被释放,现已平安回到他位于河南省郑州市的家中。讯问公安官员答应于世文要求,会将《公祭词》递交有关上级。

附一:《公祭词》
    
    公祭1989年6.4死难者公祭词
    
     女士们、先生们:
    
    今天,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在风萧水寒,壮士悲歌的燕赵大地,祭奠一群特殊的亡灵。
    
    他们,曾经和我们一样年轻,一样满怀梦想和激情;
    
    他们,曾经在我们中间学习、工作、生活,和我们一起发出过痛苦的、欢乐的、真诚的呐喊声;
    
    但是,1989年“6.4”,疯狂的坦克、无情的子弹夺去了他们鲜活的生命!
    
    这不是一家一户的痛苦,这是整个国家和民族的不幸!
    
    24年来,这个巨大的不幸,如同漫天的乌云,压抑在我们的心头。我们一刻也不会忘记,那些纯真的青春和灿烂的笑容——他们永远定格在我们的记忆中!
    
    人命关天,但他们的确切人数至今仍是个谜,他们中的许多人至今没有公布姓名,不知魂在何处?
    
    人死为大,他们逝去的年代已经久远,但在他们的故国至今仍不允许任何形式的公开祭奠;
    
    他们中的大多数倒在了天真活泼、如花似玉的黄金年龄,无缘享受普通人应该享受的亲情和爱情,无法分享这些年经济社会的发展成果。
    
    对于他们的无辜遇难,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
    他们的亲人悲痛欲绝,至今没有得到安慰和抚恤;
    他们至今无法瞑目,他们的灵魂至今无处安息。
    
     二十四年前,我们是那场惨剧的亲历者,也是幸存者。遇难者中,有我们的同班同学,有我们的同校师生。二十四年中,作为活着的人,我们苟且偷生,我们愧对众多的亡灵,无颜面对他们的亲人。二十四年来,我们无法公开祭奠他们,甚至无法公开表达对他们的思念和愧疚。每到清明和他们的忌日,我们只能悄悄地献上一炷香,在心中默默为他们祈祷。
    
     “6.4”发生后,我们充满了刻骨铭心的悲伤。漫长的二十四年过去了,两个天干地支属相轮回。今又蛇年。对于己巳蛇年春夏之交死难者的亡灵,我们愈思念愈加悲伤,愈悲伤愈加思念。当时我们都是在校学生,如今已是人到中年,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也在不断地反思,并在反思与成长中逐渐清醒。这本是一场完全可以避免的惨剧,它的最终发生和同胞们的无辜遇难是有着五千年文明的整个中华民族的悲哀。我们坚信,谎言可以在一些时间欺骗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时间欺骗一些人,但无法在所有的时间欺骗所有的人。公道自有人心在,岂容青史尽成灰。面对“6.4”,社会各方包括我们自己唯有正视,献出最深的悲悯和大爱,付出最多的真诚和善意,拿出最大的包容和智慧,并着眼于国家的发展和未来,去放下这个改革进程中的包袱,去愈合这段民族历史中的创伤,才能告慰这群无辜死难者的在天之灵。
    
    “6.4”死难者,你们是这样爱我们的国家,以至于献出了自己的最后一滴热血!当你们倒在这一片你们深爱着的土地上的时候,我们发誓要永远地纪念你们!
    
    愿“6.4”亡灵能早日安息!
    
    谢谢大家!
    
    安宁、陈卫(女)、陈晏彬、郭海峰、胡石根、郇建生、康玉春、李海、刘昆、罗志峰、马少方、马中飞、彭全江、徐琳、徐旭、杨海、于世文、殷玉生、赵常青、翟伟民、赵昕
    
     2013年4月1日于中国河北省正定县殡仪馆铭德堂
    
    附二:相片(公祭现场照片遭没收),依次为:
    
    公祭标语
    24年来首次:中国民间公祭“六四”死难者
    准备公祭
    24年来首次:中国民间公祭“六四”死难者
    公祭发起人于世文被传讯释放后,与公祭参与者在正定县公安局大楼外合影,右起:于世文,郇建生、马中飞。
    24年来首次:中国民间公祭“六四”死难者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3/4/03) (Modified on 2013/4/03) (博讯 boxun.com)
25512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今天在京访民悼念为中国民主进程牺牲的“六四”英烈 (图)
·政治新星陆昊曾遇六四波折 曲线再获新生
·斜眼旮旯:孔庆东六四照片被扒出
·关于平反“六四事件”的建议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在“茉莉花”两周年之际被传唤
·“六四”平反委员会电脑遭黑客侵入而崩溃
·蔡英文向中国青年招手 「二二八」和「六四」拉關係
·“天安门母亲”两会前发公开信吁当局直面“六四”
·张长虹: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会电脑遭中共黑客侵入而崩溃
·中国人大即将召开:访民与当局施法,吁勿绕开“六四”
·“天安门母亲”吁通过法律解决“六四”问题
·赵紫阳前秘书:监控放松了,六四评反无望
·浪微博现“六四”图片 已被删除
·新浪微博现“六四”图片 已被删除
·微博现六四图辑 1小时后删除
·“六四”学生罗茜听证会后被关押一夜
·“六四分子”罗茜司法听证会被走过场
·新书触六四禁区 习近平亲审通过
·何频:杨白冰与六四后的政治迷团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三)
·中国“六四”平反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诉讼通告(三) (图)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二)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一)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九)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八)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七)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六)
·六四抗暴英雄群体,历史和人民永远挺你!
·高洪明:六四抗暴英雄群体,历史和人民永远挺你!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五)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四)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三)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二)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一)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十)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九)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八)
·给胡启立关于平反“六四事件”的建议/王刚
·邓小平没打破教条 习近平临二次六四/吴祚来
·天安门母亲:新领导人不能再绕开“六四”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陈维健
·关于平反“六四事件”的建议
·治平:六四难民于硕,为何回国教授
·王藏:六四屠杀的延续——面对苦难铁汉李旺阳“被自杀”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委员会唁电
·解龙将军:军官莫言有没有参与六四大屠杀?
·黄晓敏:在看守所内为六四亡灵烧纸!
·鲍彤:“六四”为什么就不准翻案
·封从德:徐怀谦的不幸是经历过“六四”的中国知识分子共同的不幸 (图)
·应克复:谁有资格平反“六四”?
·“六四”迈不过去的坎儿/刘京生
·跟政治学者谈政改(二):平反六四有五难 / 寇建文 (图)
·六四与李旺阳离奇死亡 拷问良知/林保华
·枪声击碎我的梦(六四23周年南高联“北上”随感)
·“六四事件”真相必须设法在中国大陆进行传播
·纪念“六四”说一点邓小平和苏哈托/淳于雁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